011 仙云第一剑(下)/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金丹老祖发火,一众紫府修士均是噤若寒蝉。

虽说仙云宗内部一向和睦,极少内斗,可上下尊卑有别,议论尊长的私事可是大忌。再说了,玉龙子此人在宗门内又是出了名的小气量,若是别的金丹老祖听了这等话,或许笑笑就揭过了,但落到玉龙子头上,那可还真没准儿。

席间安静无声,而台下众武宗中的宁方却显得兴奋无比。

最初走万兽林上仙云宗时,他也是抱着一种雄霸天下的气概上山的。他天生纯阳真脉,本是和金刚法身同级别的二流修仙仙体,在仙云宗内又多有他宁家子弟,早在一年前宗门大考的时候,他就已经可以直接选进宗门。可仅仅二流仙体,在宗门大考时顶多被选入百头峰之类场所。

他心高气傲,一心想入仙云三十六峰,于是便决意要闯人人闻之色变的万兽林!希望能借着闯万兽林的成绩,让三十六峰的老祖们另眼相看一番。结果果然闯林成功,正是意气风发、该受万众瞩目,成为仙云宗一颗冉冉新星的时候。可却不料半途中杀出一个烈盘,竟然将他在潜龙殿内的光芒尽数掩盖掉!甚至连自己的表哥宁致远亲自出马,竟然还是在那个烈盘身上吃了亏。这让他一度有些信心受挫,只觉自己比实力比不过烈盘,连比后台居然还是比不过对方。到时候这烈盘往测试台上那么一站,连斩六十只大妖兽的成绩只怕会让三十六峰老祖都为之惊叹,人人争抢!而自己相形之下自然黯然失色,想要进入三十六峰一事更只能是痴人说梦了。

可,玉龙子来了!而且,还是专门为自己而来,已经内定自己进入玉龙峰了!这事儿,昨天宁玉龙就已经特地通知过他。

他原本还有些不敢相信,自己一个区区二流仙体,居然能得金丹老祖看中?直到瞧见玉龙子到场,那才是如同吃了一颗定心丸。此时忍不住朝烈盘的位置瞧了过去,正好瞧见烈盘老神在在的打了个哈欠。

还挺悠闲!

宁方心下冷哼,今天到场的除了玉龙子外,别的都只是些紫府修士!自己入玉龙峰之事已成定局,就不信这姓烈的还能比自己的去路更好!自上山以来,一直在这小子手中吃鳖,这下总算可以扬眉吐气一把了!而且,不曾瞧见玉龙子刚才有多威风吗?!随便一句话,便能让这满席的紫府修士噤若寒蝉,连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口!又如此护短,自己跟了这样的师尊,那才算是不枉了!

“哥,那宁方在瞧你!”烈蓉压低声音,在烈盘耳边嘀咕道:“刚才台上有人说玉龙子是冲一个姓宁的小子来的,该不会就是冲那宁方来的吧?嘿,真不知那废物有什么特别之处,居然能入得金丹老祖的法眼。”

烈盘淡然道:“管好自己就行,理会那么多做什么。”

“那家伙不是把哥你当作死对头嘛!你瞧他现在那得意样!”烈蓉不爽道:“而且那个玉龙子好霸道的样子,可别帮宁方找哥你的麻烦才好。”

这还没完呢,却见空中又是一道光芒掠过。

似剑光,但却比之前任何剑光的速度都还要更快得多!就算是玉龙子的御剑速度,与此剑光相比都要更差上一分!

没瞧见那光芒是如何着陆,便已看到入口处多了一老一少两名男子。那老者身材甚为高大,满身白袍,面色竟如冠玉。若非是那长已及胸的白色长须,没准儿还会有人把他认成三四十岁的中年人。他身后背着一柄灵光异闪的古剑,剑身上所透射出来的那种古朴灵气和异彩光芒,隔着老远便能让人直接瞧出异光来。

这至少是灵器级的神兵!甚至,有可能是法宝级!

此老一到,席间顿时又安静了下来,而且比之前玉龙老祖到此的时候还要更安静得多!甚至就连玉龙子这个原本傲视满席的老祖,瞧见这老者时竟也吃了一惊,瞬间收起他之前那股狂妄之态,主动站起身,冲那老者躬了躬身,恭恭敬敬的说道:“任师兄怎也有空来此?”

“你这小子能来,我就不能?怎么,有什么好情报、好苗子藏着掖着,生怕我来给你们抢了?”那姓任的老头淡淡的说了句。还未入席,早已有最前排的紫府修士主动给他让了座位。

玉龙子尴尬的笑了笑:“任师兄说笑了。”

那任老头也不客气,径自在那座上坐了,冲旁边喊道:“喂,那谁,再弄张椅子来!”

旁边桌的紫府修士连忙让出张椅子,任老头一把抓过放在身边,招呼他那年轻弟子道:“霜儿,坐!别站我后面杵着像根晾衣杆子似的!”

那年轻弟子应了声是,依言坐下。

能在这席中入座的,至少都是紫府期修士。其他随师前来的徒弟辈,个个都只是在师尊身后或旁边束手站立,是为礼仪。若是旁人学任老头一般让徒弟入座,别的紫府修士少不得要一通数落说教,岂不见就连玉龙子偏爱徒弟,都被这帮人背地里议论嘛。可这任老头让他徒弟坐,席间所有人却都觉得理所当然一般,别说反对,就连想,恐怕都不敢那样想。

任天行!号称仙云宗第一神剑!太虚之境!太虚真人!

虽不敢说打遍仙云宗无敌手,可若是宗门要排个前三高手出来,那任天行绝对就是其中之一!

而身旁那年轻弟子,豁然正是三个月前才拜入他门下的聂霜。

上次烈盘见他时,聂霜虽已突破先天,但却是处于一种刚刚突破、灵气极不稳定,对境界还很生疏的状态。可现在却已做到灵光内敛,聚而不散,整个人也少了几分以前的浮躁,显然对天地、对道境已然有了一丝明悟了。

听说上次见了烈盘之后,这小子回去就闭了次关,看来确是大有成效。他倒不像宁玉龙那样装作不认识宁方,一坐下后,视线就直接移到了烈盘身上,冲他点了点头。

周围席间的修士们都是些眼尖之辈,正暗自猜测两人间的关系,却听任天行已经直接喊道:“哪个是烈盘?”

所有人都是一楞。

烈盘?没听说过这名字啊!

只见任天行的目光直接就在等待考核的一伙武宗里搜索,旁人均是暗暗诧异:难道是这届武宗里的小家伙?

烈盘心下苦笑。

上次和这小子见面时,聂霜就说过想让烈盘也拜入任天行门下,与自己成为真正师兄弟的话。当时烈盘并未回答他,看来这小子说动自己不成,干脆就直接告诉了他师傅。

任天行可是个剑痴,听说有人竟能在武宗境就施展御剑术,更是独立灭杀掉一名先天强者!这等实力手段,可是让他大感兴趣。何况聂霜本就崇拜烈盘,将之视为标杆,更视为知己,因此对自家师傅说起烈盘时,自然是百般夸赞,早就已经引得任天行心痒痒的了。他是个豪爽个性,做事又素来无所顾忌,才懒得管旁人有什么闲言闲语,因此直接便开口询问。

烈盘开口应了一声。

任天行的目光顿时锁到了他身上,虽瞧不出烈盘有何特殊的修仙之体,但却也感觉到这小子双目深遂、精气神均是极其内敛,显然有别于普通武宗,神魂要显得格外强大几分。而且此子目光如剑,虽大多数时候都内敛不放,但偶然凝视间的那股锋芒毕露,一看便知是天生的炼剑坯子类型,果然如徒弟所说那般,绝对是个顶尖的用剑天才,正是大合他意。

此时大笑了数声,连声道:“好好好!好小子,一会好好表现,我看好你!”

广场中顿时安静得落针可闻。先来一个玉龙子也就罢了,金丹老祖虽然极少亲自参与潜龙殿的武宗测试,可到底偶尔还是有的。但似任天行这等在宗门内屈指可数的太虚真人一级!那除非是已经瞧准了某个必须夺到手的后辈,比如像之前聂霜那样,否则是绝不可能出现在这武宗测试场上的。

那个叫烈盘的名不经传的小子,难道是像聂霜一样级数的天才?

无数目光顿时都集中到了烈盘身上。旁边的宁方则是恨得咬牙切齿,差点没被噎背过气去。这姓烈的还真是处处和自己作对啊!自己憋了两个月,好不容易才有了点良好的感觉,这还没保持上一分钟呢,竟然又被那姓烈的轻易给破坏掉。

还未有人打破广场中的诡异宁静,却听得有个女子声音在场边淡淡的响起:“任师弟,上次才抢了一个聂霜,这次又想来抢谁?烈盘?这烈盘是谁?任师弟不给大家介绍介绍吗?”

能有资格称呼任天行为师弟的,在仙云宗内可找不出几个人来。

众人均朝那边瞧去,只见这潜龙大殿入口处,正走来一位体态婀娜的年轻妇人,身后还跟着一男一女两名弟子。

那、那是!

玉华真人!

ps:今天第二更,还有五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