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 测试资格/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声音既是从席间传出,可听口气却又不像是在场任何一位长辈,声音相对稚嫩。众人转头搜索,立刻便发现那声音竟然是从玉华真人那边传出来的。

张嫣嫣!

自打进了这广场,她的视线就没有从烈盘兄妹的身上离开过!什么宁方之类的一流仙体也好、秦明的二流金刚法身也好,她连多瞧上一眼的兴趣都根本没有!

就是眼前那个姓烈的穷酸武夫,当初竟然敢指着自己鼻子骂自己是‘泼皮女子’!小小一个破镇二世祖,竟然敢说要来仙云宗让自己好看!更甚者,居然还‘逼’得自己父亲背井离乡!

这几件事都已经触及了张嫣嫣的底线,她对烈盘这个名字可说是早已到了闻之切齿的地步!

现在倒好,自己前些日子接到父亲来信时,本还打算让李中堂,也就是玉华峰的***兄替她活动活动安城人事,以求把父亲留住呢。哪知等李师兄去问时,张天道早已自动离职、音信全无。而安城烈家、万冶子等人又均有季长风兼顾,让李中堂连打击报复的心思都给省了。张嫣嫣在宗门内每每思及父亲被人欺负,特别是被那个她完全瞧不起的烈盘欺负,心里就气不打一处来!还琢磨着如何去寻找这烈盘的下落,以自己如今巅峰武宗修为,要捏那小小烈盘还不是手到擒来之事?

她今天本是陪师傅玉华真人过来观摩入门武宗考核的,谁想居然瞧见了烈盘这家伙!瞧见也就罢了,这个当初连武者都不是、一个经脉尽断的废物,眨眼间居然已经是巅峰武宗了!难怪可以把父亲逼到那样的地步!

她不爽!很不爽!不爽到了极点!而她对自己感觉到不爽的事,处理办法一向都很简单!谁让她不爽了,她就要让别人更不爽!

你不是想进仙云宗吗?好啊,本姑娘今天让你知道知道,仙云宗可不是随便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进来的!就算这姓烈的不知通过什么关系攀上了季长风这尊靠山。但你区区一个季长风,在我师傅玉华真人面前,连个狗屁都不是!想走关系走后门塞人进宗门?门儿都没有!

“一个混身经脉尽断过的废人,竟然也有资格来修仙问道?”张嫣嫣并不算太蠢,就算要仗势欺人,可她也总得有个理由。而且这个理由找得恰当极了!

她冷声说道:“接续经脉之类,在武宗境内混混也就罢了,想突破先天、甚至想要晋阶元婴?那断续起来的经脉能承受得住天地元灵的突然灌注?我小小女子见识虽寡,却也知此乃百死无生之事!真不知当初是如何通过考核申请的,我劝阁下还是尽早主动退出,以免浪费宗门资源才是!”

修仙本就乃逆天之事,纵然是天赋高绝的天才,走上这条路也都是九死一生、历经千辛方能成功。而若是曾经‘经脉尽断’这种,根本就等于已经失去了继续修仙问道的资格。

仙云宗每三年一次的对外招生就不多说了,肯定不会收这样有‘前科’的人。纵然只是闯万兽林的考核资格,在申请报名时,也会做一些简单的检查,若是发现曾经经脉尽断,那也是直接就会取消你考核资格的。也就是烈盘当初接续经脉时手段够高明,非但将断脉尽续,甚至还更胜往夕!若是当初由张天道那样所谓顶级神医的手段帮他治疗的话,全力以赴之下,治好是没问题,但却绝不可能治到现在这样连宗门都检查不出来的地步。

张嫣嫣几句话丢出来,顿时在看席里如同掀起一阵轩然大波。

先有一个烈蓉,以武者身份便踏足宗门,甚至没有闯过万兽林就直接获得入门测试资格。这样的违禁之事,瞧在这小丫头能在短短数月内直升七阶武宗的潜力上也还罢了。可立刻又冒出一个她的哥哥,竟然曾经是个经脉尽断的废人,居然能通过闯万兽林时的宗门检查!若说这其中没有猫腻,那是任谁都不会相信的。

简简单单一个入门测试,却接二连三的出现各种徇私舞弊之事,而且还被自家人暴料出来,对于仙云宗这样好面子、讲规矩的名门正派来说,实在是一种荒唐事。

“嫣师侄所言当真?”

“那烈盘果真经脉尽断过?”

“这两兄妹如此犯禁,纵然有些天赋,可未免也太不把宗门规矩放在眼里了!”

“呵,若他果真经脉尽断过,那纵能通过万兽林考核又如何?断续的经脉在世俗间混个顶级武宗尚且无妨,可若想要修仙问道,引天地灵气灌体的第一关便铁定过不去,徒费时间精力、浪费宗门资源而已。”

“是谁让那烈蓉进宗门的?那个烈盘又是如何通过万兽林考核申请的?潜龙殿现在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看席上人声渐多,任天行、玉华真人两位却是端坐不动。

这两人都是冲烈盘而来,只不过一个是听徒弟蛊惑、而另一个则是受宗主所托。两人心里对这姓烈的小武宗都是兴趣十足、也好奇无比。倒想瞧瞧这小武宗有何能力应付眼前的窘境。

只见众所非议中,烈盘终于是站了出来。

他只是很自然的排众而出,走到了测试台前,淡淡的看了看那个负责测试的弟子:“下一个测试者是我吧?”

“啊?”那潜龙殿弟子已经是在殿里混了十几年的老鸟了,见过嚣张的新人,可像烈盘这样把一大堆紫府修士、尊长完全视若等闲,任他们说东说西,我自我行我素者,这还真是头一次瞧见!

看席上的一大堆紫府修士也都是一楞。被一个还没入门的小武宗无视,这可是他们想都没想到过的窘境!立刻就有紫府修士站起身来,大声呵斥道:“呔!那小子,事情未明,谁允许你上台测试的!”

“无意冒犯。”烈盘淡淡的说道,接着伸手指了指山门入口处大大的牌匾:“给烈某测试资格的是潜龙殿,有事儿找他们去。”

废话!不论是张洞宾这潜龙殿大长老或是苗玉龙这潜龙殿大师兄,那可都是求着拜着要留烈盘在潜龙殿的。

那紫府修士一楞,先前被这小武宗集体嘲讽也就罢了,现在居然敢直接和他对话,还对得如此理直气壮!

“小小武宗不知天高地厚,你反了你!好好好,我倒要瞧瞧你在这潜龙殿到底有何背景!我倒要瞧瞧谁敢摆明了违背宗规收你入殿!”那紫府修士怒极,若非有任天行、玉华真人等长辈在场,恐怕早已直接出手。但说话间却已不留后路,摆明了要让潜龙殿将这违规之人给革除掉:“张长老?张长老?!”

张洞宾早已从苗玉龙处问清了烈盘的情况,知道此子有意留在潜龙殿,这可就是他的心头肉、宝贝疙瘩。先前任天行大喊什么‘烈盘我看好你’之类的话时,张洞宾还担心极了,前几个月才抢走个聂霜,这会儿又来抢我的烈盘!虽说烈盘已经答应要留在潜龙殿,可张洞宾到底心中没底,谁知道那小子能不能经受得住太虚真人的诱惑。此时一众紫府修士起哄,要取消烈盘的比赛资格,那倒是正合了张洞宾之意。

不让他测试是不可能的,任天行明显就是冲烈盘而来。但,这可是自己表现的机会啊!别人要拆烈盘的台,咱潜龙殿却来力挺,感情牌这种东西,来多少张洞宾都不嫌多。

“鬼叫什么!”张洞宾眼睛一瞪:“我潜龙殿要招什么人入殿,关你们屁事!操了个蛋的,啊,咱们有点好人才来了,你们一个个眼巴巴的就跑来抢。现在听有人随便放屁说咱们违规,你们他妈的就一个个上岗上线,跑来和老子说东道西!洗干净耳朵给我听好了!别说烈盘没违禁,就算他经脉尽断,违规进了我潜龙殿,那也是老子张洞宾的意思!老子就收这人入殿了,你们咬我?”

张洞宾火气大,宗门内人尽皆知。他虽只是紫府修士,但辈分却高,属任天行一辈。只因年轻时受过重创,无法内结金丹,难成金丹老祖,一直处于假丹之境。但若单论实力,纵是宗门内许多金丹老祖也要忌惮他三分。而若是论资格辈分,便是任天行都还得叫他一声张师哥呢!平日里大伙儿将潜龙殿视为宗门底层,难免就会让许多人在面对潜龙殿时产生些许优越感,却忘了这潜龙殿四大长老本也不是省油的灯。

听他突然骂开,一众紫府修士还真没几个敢立刻反驳的,只听张洞宾大声说道:“这小家伙已经是我潜龙殿的人了,何况今天是我潜龙殿的入门测试,在潜龙殿这一亩三分地上,老子爱让他测试就让他测试,想收他入门就收他入门!谁觉得不爽、觉得我徇私舞弊了,尽管到宗部甚至宗主那里直接告我一状去!烈盘,上!”

ps:第七更!还完今天两个大章了,现在还能码点,12点前再还一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