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8 五灵仙体/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殿上弟子有点结巴的报出炼气道二十段这个数值时,烈盘已然直接走到了测试仙体的大水晶前。

看席上的修士们尽都屏住了呼吸,大家此时都还没有从炼气道测试那一关的震撼中回过神来,但却又个个都对烈盘究竟有着什么样的修仙体质好奇到了极点。可烈盘双手按在那大水晶上已经足足有一分钟,直到测试结束,大水晶中的灵核居然都楞是没有产生半点反应。

“这不可能!”看席上有修士惊叫出声。

测试仙体的灵核毫无任何反应,那意味着这姓烈的竟然没有任何特殊仙体,仅仅只是普通平凡人一个!可就是这样一个普普通通的平凡人,却楞是做到了其他那些拥有着各种得天独厚之仙体的天才们,所无法做到的事!达到了他们所无法达到的高度!

三样测试全部结束,烈盘安安静静的走下台,看席上、看席下尽皆都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在脑子里想到了一个词——‘至尊’!

所谓‘至尊’,只是一个名称修饰。可以放在武宗的前面,称之至尊武宗,也可以放在先天的前面,称为至尊先天。只需要满足一个条件,那就是在同阶内能做到绝对的无敌、并且在各方面数值都达到一个别的同阶所无法达到的高度,如此方有资格称之为至尊!

不论是至尊武宗,或是至尊仙天,亦或是至尊元婴、至尊紫府,甚至是至尊金丹、太虚等等,同阶内的至尊无敌,往往也就意味着你进入下一阶段后仍旧还会保持一个同阶内极强的状态,甚至同样保持至尊无敌的状态,而且根本就不存在任何突破瓶颈!这样的强者,其潜力绝对是最可怕也最强的!未来成就根本不可限量!因此只要出现了任何一个这样的人物,那不论是哪一阶段的至尊,都绝对是可以轰动整个中土大陆的!

仙云宗立派上千年,还从没有在任何阶段出过一位至尊级的强者。哪怕就是天赋纵横的如今宗门宗主向灵莎,也还远远达不到这样的地步呢。

“那、那烈盘是至尊武宗?!”

“天啊,宗门竟然出现了一个至尊武宗!”修士们激动起来了!

“而且至尊武宗的价值恐怕比其他任何境界的至尊都还要更高!”

“那是自然!至尊武宗突破先天时,重塑肉身的强度绝对要高于其他任何人!就是当初灵莎宗主,她突破先天重塑肉身时,还及不上眼下这烈盘巅峰武宗状态的一半实力,可那也重塑出了玄冰极脉之体,外加洛水之神的法身呢!算是在水灵一道上走到了极致中的极致!”

“这烈盘单论炼气道便已超出灵莎宗主当初数倍,力量更是无可比拟,且居然还是白纸一张的普通肉身资质!天啊,我都无法想像究竟有什么样的仙体和法身才能配得上他这身筑基实力了!那可才真是潜力无限!”

“烈盘!你可愿跟我!”

看席上的杂声中,任天行的声音如同平地一声惊雷!

三十万斤力的肉身!二十段炼气之道!这个叫烈盘的小家伙,可比聂霜所吹嘘的更猛得多!任天行来此之前,对聂霜所说的,说烈盘如何如何厉害、比自己强多少多少,对这些话,任天行本就没有全信。琢磨着这烈盘能和自己的徒弟聂霜差不多就已经很牛逼了,就算稍微差一点,那看在爱徒的面子上,自己也将之收入门下,用心栽培一番,那也是场缘分。可万万没有想到,这烈盘竟然比自己徒弟说得还要更猛、更夸张!而且,此子剑眉星目,一看便是天生剑坯,若是授以衣钵,未来的成就绝对还在自己那徒弟聂霜之上!

任天行话音未落,旁边玉华真人却已抢着说道:“任师弟才收了一个玄冰极脉之体,还未栽培出成效呢,又来抢这烈盘?只怕师弟你忙不过来!何况师弟向来独来独往,连个固定的落脚地都没有,只带一个聂霜也就罢了,想要再带一个烈盘?呵呵,倒不如让这烈盘跟我去玉华峰,我必全力栽培,保你有一个锦绣前程、光明未来!”

任天行在旁边冷哼道:“就玉华师姐你那里有光明未来?我这里就黑暗了?真是爱说笑!你那宝贝徒弟刚才可还说人家烈盘经脉尽断什么的,瞧起来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儿!让烈盘你去玉华峰?也不怕天天和你那些徒弟打打闹闹的伤了和气、影响别人修炼!”

“在我玉华峰,还没有哪个徒弟敢打打闹闹!”玉华真人冷哼道:“再说小孩子家家,曾经有点小过小节,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冤家宜解不宜结!嫣嫣,你既是先入我门下,该有点师姐的样!有什么过节,和烈盘赔个礼道个歉,大家化敌为友!”

旁边张嫣嫣的脸都绿了,不能把烈盘给弄出仙云宗已经让她很不爽了,可师傅竟然还要自己给他道歉?!而且,瞧着烈盘那二三十万斤的巨力、二十段炼气之道,可以想像他突破先天重塑肉身后会有何等样巨大的潜力!那可不是她所能比拟的。再想到曾经烈盘说过要上仙云宗给她好看,现在师傅又想要收他入门下,不论在师傅面前的受宠度、还是论自身的实力,以后还不得天天被他欺负到死?

她在世俗时有张天道护着,进了宗门又有玉华真人护着,一向被宠惯了,就以为全世界的人都该以她为中心,围着她转。现在冷不丁被烈盘轻描淡写的就夺了师傅之宠,那是越想越气、越想越后怕。此时紧咬着嘴唇,眼泪在眼眶里骨溜溜的直打转,旁边李中堂说道:“小师妹脸薄,师尊还是……”

玉华真人到底心疼徒弟。张嫣嫣虽没有烈盘那般天赋纵横,可其资质也是非同小可,而且嘴巴乖巧、极擅奉承长辈,因此一向极受她宠爱,瞧见她哭,皱眉道:“这有多大点事儿,哭什么鼻子……”

任天行大笑道:“哈,家事难断,玉华师姐还是先回家处理家事吧!烈盘,到我……”

“多谢几位尊长厚爱。”他话音未落,下面烈盘已说道:“可我已答应张长老,就留在潜龙殿,哪都不去。”

这话一出口,除了张洞宾和苗玉龙松了口气,心里暗爽之外,其他人全都楞住了。

有仙云三十六峰的两大峰主争抢,而且这两位可都是三十六峰的领头人物!一个号称仙云第一剑,另一个则是这第一剑的师姐,太虚真人之境!别说在仙云宗,便是在整个中土大陆,那可都是响当当的角色。平时不知有多少想要修仙的少年天才子弟,求神拜佛都拜不到他们门下,这烈盘居然拒绝了?而且拒绝的理由,竟然只是为了留在潜龙殿?!

台上的人们还没反应过来呢,烈盘却已笑着又说道:“烈盘生性懒散,无拘无束惯了,潜龙殿的氛围正适合我这种闲散之人。”

任天行说道:“我也无拘无束惯了,连个山头都没有!你若喜欢懒散,到我这里可比在潜龙殿还要自由得多!”

烈盘摇了摇头:“烈盘心意已决,何况,在场武宗里,可有比烈盘更天赋纵横者,两位尊长若想收徒,可不必单瞄着烈盘。”

“就是就是!”旁边张洞宾大笑出声来:“任师弟、玉华师姐,这届武宗弟子里的天才还是很多的嘛!像之前那个宁方就蛮不错的,还有那个叫方卓的,你们也都可以考虑考虑嘛!何必强求人家烈盘呢。”

任天行眼睛一瞪:“张师哥,你说这话我可不爱听了!那个叫什么宁方的,能和烈盘比?!喂喂,姓烈的小家伙,耍滑头也不是这样耍的嘛!这场中还有谁比你更有天赋的?你倒是说说!你要真说得出来,我就认了!”

“她。”烈盘把身旁的烈蓉往外一推:“蓉儿,去试试!”

见烈盘把自家妹妹推了出来,台上所有人都感觉眼前一亮。先前并无人专门去留意这个烈盘身边的小跟班,可现在听烈盘说得有模有样、不似吹嘘,再仔细一瞧,顿时觉得这女子确是灵性十足!

要查看一个人有无修仙资质,一般单凭肉眼是瞧不清楚的。仔细点的,就得用类似测试水晶之类的道具来准确判断。稍微粗糙一点,那也讲究个望闻问切。除非是天资纵横到了极致的仙体,方能有很微弱的一点点外象。

烈蓉便是仙体灵气已达到露外象的地步!五灵具全,且金木水火土五行,本就是世间一切元素的基础,具有此五行,便可化万道!这才可说是真正得天独厚的超级仙体!就这么随随便便的站在那里,四周也会无风自动、天地灵气会自主的往她身边靠拢!别说她自己了,就算是普通人如果常和她走在一起,托天地灵气聚集之福,雨露均沾,那也是能延年益寿的!

说起来,五灵仙体和聂霜的玄冰极脉之体属于同一层次,但那只是因为没有更高层次的划分,因此将这两种仙体并列为极品仙体而已。但若真要分排个高下,五灵仙体绝对是超出后者很高一截的!

台上修士们可都是眼光独到之辈,先前只是因为有烈盘、宁方等人吸引了他们注意力,并未四处多瞧。可现在一瞧烈蓉,顿时便人人都瞧出了端倪。任天行和玉华真人同时眼前一亮,周围那些紫府修士们更是不由自主的又站起了身来!

“好勒!”烈蓉对哥哥、对自己,可一向都是信心满满。

大步走上那测试台前!

力量关,弱了些,三万斤力。算是勉强达到了一个七阶武宗的正常水准。可炼气道……

十七段!

赶烈盘差了三段,但要知道,烈蓉才仅仅只是七阶武宗而已!若是等她也到巅峰武宗之境,天知道这丫头的炼气道会达到何等样夸张的地步!超越烈盘的二十段记录妥妥的!

而且这都还不是最绝的。

当烈蓉走到第三个测试台,将双手按到那巨大水晶上时。

整颗水晶几乎是瞬间就生起了剧烈无比的变化!

整颗核心瞬间分解为五彩之色,然后相互缠绕、组合、重叠,其光芒直接就将整颗水晶球都撑到满溢状态,其光芒之耀眼,直晃得站在旁边的烈蓉都根本无法睁眼!

“五、五灵仙体!”

“那是五灵仙体!传说中的五行通脉之身!”

修士们禁不住失控惊呼出声来!

什么宁方的九阳天体,什么张嫣嫣的玄阴之体,甚至就算是前段时间才轰动了宗门的聂霜的玄冰极脉之体!和这五灵仙体一比,统统都是渣!

传说中最适合修炼灵气的仙体,天生就是上天的宠儿,学什么会什么、甚至有些东西都不用去学,直接就能无师自通的天才中的超级天才!

如果说之前烈盘所展现出来的是一种无可比拟、但却也无法预料的天赋和潜力。那烈蓉此时所展现出来的,就是一种板上钉钉的超级潜力!拥有五灵仙体,而且是如此完美的一个五灵仙体,这样的天才只要不半途夭折,那成就太虚、元神,甚至更高的境界,都几乎是顺理成章的事!

紫府修士们,包括玉龙子这金丹老祖的眼睛都望直了,但却没人开口要收烈蓉为徒,因为他们都知道,有任天行和玉华真人在旁,这样的五灵仙体是无论如何都轮不到他们去收徒的。

玉华真人直接开口道:“这徒弟,谁也别和我抢!任师弟,你那粗手粗脚的流浪生活,可不适合这等女弟子!”

“靠,师姐,咱们不带这样贬人的啊!什么叫流浪生活?好歹我任天行也是三十六峰峰主之一,是有山头的人嘛!”

“就你那破山头,茅屋两间、破庙一座,也好意思收徒?!”

“啧啧,我那是茅屋破庙,你那就是金銮宝殿啊?再说咱们修仙之人,谁讲究这点住处?就算真讲究,回头我就让人上山盖房去!要多大就盖多大,保证让徒弟们住舒服了,还真当你师弟我是穷人呢!”任天行懒得再和她多扯,转而问烈蓉道:“丫头,你来挑!是想去我那里,还是去那个凶女人那里?那女人的徒弟和你哥哥可有仇呢!”

“任师弟!”玉华真人怒道:“你这是误导!小孩子间,不就是一点小摩擦小误会,怎么就说得上有仇!”

这两大太虚真人,平日里可都是高高在上、极有涵养之辈,就算是上次抢聂霜的时候,两人也只是淡淡的争上几句。像眼下这样争得面红耳赤、相互揭短,那可真算是出格失态了。

看席上下一众人瞧得瞠目结舌,烈蓉则转头问烈盘:“哥,你说我去哪里好?”

任天行和玉华真人同时闭嘴,紧巴巴的盯着烈盘。任谁都瞧得出,这妹妹对哥哥的依赖性极强,烈盘让她去哪里,她铁定是不会有二话的。再说了,这两人可还对烈盘念念不忘呢。想着眼下烈盘对宗门可能还不是特别了解,被张洞宾匡去了潜龙殿只是个失误。只要先收了他妹妹,以后这兄妹俩一联络,对比起潜龙殿和亲传弟子的待遇,不怕这烈盘不‘变心’。到那时,自然是谁收了烈蓉,谁就近水楼台先得月了。

烈盘却只是歪了歪头:“这可得你自己挑。”他笑了起来,转头看向任天行和玉华真人:“两位尊长都给了烈盘那么丰厚的奖励,烈盘可不好偏袒谁。”

这小子,这时候提起奖励,是怕任天行和玉华真人忘记了这茬,或者因为没挑到人故意赖账呢。

任天行哈哈大笑道:“小家伙心思还挺多,把咱们两位真人看成什么人了。任你妹妹挑谁,那奖励都少不了你的!”

ps:今天第一更,4500+,今天还是七更!两个4500的单章,算是今天的保底三更,另外还谊久天长兄和happylizx兄的贵宾票加更,共五个三千小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