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 烈居(下)/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找到小院之处,院内的婢女早得到通知,候在那里,瞧见烈盘,怯生生的行了个万福:“烈仙长好。”

不论是前世时作为地球上最后一个修仙者、人中龙凤,享尽世间富贵,亦或是今世在烈家,他身边都从不缺乏伺候之人,对这些东西倒也还习惯。

旁边领路的值事弟子笑着对烈盘说道:“这是新一批上山来的贡人,对咱们仙家的习惯可能还不太适应,但都是有专门统一培训过的,正适合烈兄弟你这样的新人,方便照着自己的习惯来**嘛!这些女人都还是雏呢!烈盘兄弟瞧瞧喜不喜欢,若是不喜欢,兄弟我再帮你换过。可惜殿内有规定,一所小院只能配一个常备婢女,否则便是帮烈盘兄弟弄上十个八个来也不是问题。”

宗门不是道门,对男女之事并无什么忌讳。名门正派的修士也要传宗接代,只要不违背道义,在这方面还是比较开放的。这些分配在各个布衣弟子小院内的婢女,早就已经有了这样的思想觉悟。而且因为这些婢女都只是普通世俗中人,能沾上仙家雨露,对她们来说反而是一种荣幸。

烈盘对这方面向来没什么太大的兴趣,听那值事弟子说得露骨,心中暗自不喜,淡淡的说道:“有劳成师兄费心了,就这里挺好。烈盘还要整理新所,便不多留,成师兄请。”

那值事弟子似是感觉到烈盘的不快,悻悻而去。

待那值事弟字走了,烈盘才得空打量了那婢女两眼,只见她生得眉清目秀,一派小家碧玉之感,年约十七八岁的模样,不过是世俗普通人,从身上感受不到任何一丝的灵气:“你叫什么名字?”

那婢女头也不敢抬,语气显得稍有些紧张:“回仙长,奴婢姓柳,单名一个静字,是西南安城人士。”

西南安城,居然还是个老乡。

烈盘心中生起些许亲切感,笑着点了点头,用安城口音说道:“别那么紧张,我叫烈盘,正好也是安城人士,说起来,咱们还算是老乡呢。”

那婢女进入潜龙殿已有好几个月了,所闻所见的每一位仙长,在她们面前都是高高在上、不可一世之象,纵然偶尔有遇到那种不摆谱的,可也不会拿正眼瞧她们,更别提像烈盘这般和她对话了。再听烈盘说他们是老乡,安城那一亩三分地,上十年都出不了几个进入仙云宗的人才,更没有多少婢女是来自那处,这样两个小机率都能碰到一起,更显缘分,她一时间惊喜,也用老家话问道:“啊,你也是安城的?”

话一出口,才感觉有些激动了,居然直接就对这位仙长,也是自己日后的主人称呼‘你’,这可是大为不敬之事,顿时暗觉惶恐。

哪知那位姓烈的老乡仙长却是毫不在意,大笑着说道:“是啊,才从安城过来不久。我这人不喜规矩太多,你也别一口一个奴婢、一口一个仙长的。我就叫你小静,你就直呼我名字吧。”

烈盘倒是说得随意,可要让柳静直呼他的名字,柳静却是怎么都不敢,好说歹说,才从仙长给降格到了少爷,已然是柳静这经过所谓宗门专业培训的婢女的最大让步极限了。

这小院中所需之物一应俱全,烈盘大笔一挥,在那小院的门匾上写下‘烈居’两个字,这新家便算是座落成功。

刚放下笔,苗玉龙已闻讯而来。烈盘这些日子一直闭关准备突破先天之境,也没与这二人联系,直到他破境成功,先前去潜龙大殿更换布衣身份,才有登记弟子去通报了他。立刻便过来庆贺他乔迁之喜。说起上次帮烈盘卖丹药的事,苗玉龙略有些尴尬:“那位前辈这次闭关迟迟未出,我也不好打扰,恐怕还要多等些时日。”

这事儿烈盘早已不急,之前卖丹只是为了凑集突破先天的所需材料,现在早已过了这坎,丹药几时卖出,已经不放在心上了。随口应过,却对苗玉龙口中那位前辈甚感兴趣,笑着问道:“以前烈盘还不是潜龙殿中人,苗师兄不好多说,现在烈盘既已是布衣弟子,苗师兄可透露这位前辈的身份了吧?我潜龙殿中,不是只有四大长老和百家坛的诸尊授课尊长吗?可这位前辈高人却似乎并非这两类?”

苗玉龙说道:“潜龙殿是宗门内最鱼龙混杂之地,人员组成也五花八门。因为潜龙殿规矩较少、比较清闲嘛。而且也是主峰之一,灵气浓郁,不比仙云峰差上太多,比起一些独栋小峰,哪怕就是仙云三十六峰,也都不惶多让。因此大多数在宗门内没有担任要职的尊长,都爱到潜龙山隐居。这其中大部分尊长进入潜龙殿落脚,都要与潜龙殿立下契约,以任课授道的方式作为居住此山的条件,但其中也有些特例。”

他顿了顿,接着说道:“要么辈分极高,要么身份特殊,要么就是实力滔天的潜修者。这类尊长在潜龙山亦有不少,起码有三四十位之多,所居之处,即便对咱们潜龙殿中人来说也都是个秘密。呵呵,那位前辈更是这些尊长中的翘楚,辈分既高,实力亦极强。我也是机缘巧合之下才得已结识了他老人家,受他老人家点拨不少,获益良多。”

潜龙山说是独山,但实则极大,少说也有连绵数百里地!其中更不乏有许多幽静辟谷、悬崖峭壁之类的人间仙境,确实是适合那些隐居前辈们的栖身之地。

见烈盘恍然,苗玉龙又说道:“烈兄弟平日无事时也不妨在潜龙山内四处转转,若是能有机缘碰上一两位隐居的宗门高人,以烈兄弟的天赋资质,必受其所喜爱,亦必有所斩获。”

烈盘点头称是,苗玉龙呵呵一笑,又闲聊了几句,这才道明来意:“听说今日有新入殿弟子在藏书阁挑到了星宇决?不会正好是烈兄弟吧?”

星宇决自设了禁制之后,放在藏书阁数年间都无人能触碰。烈盘今日拿到了它,殿内自然有人相传。以苗玉龙的耳目,这事儿自然瞒他不过。

“呵呵,传说中的天阶功法,还是免费,自然想要试上一试。”

苗玉龙点了点头:“此功法确为天阶,若是有前半部的筑基术相辅,甚至说不定能称得上仙阶!非但在宗门中名列第一,便是放眼整个中土大陆,也绝对是数一数二的功法。只可惜练成的成功率实在太低,甚至说自此书出世以来,就从没有人能练成过。不知有多少前辈高人、惊才绝艳之辈不信邪,强行修炼。其结果不是走火入魔便是一事无成,烈兄弟可得三思。”

他一边说,一边从怀里拿出两本小册子。乃是两套功法,一名‘仙风云体术’,一名‘聚灵真决’。苗玉龙将两本功法都给烈盘递了过来,说道:“这两套功法都是地阶中品功法,虽及不上星宇决那般偌大的名气,可也算得上是我宗门中的秘典,不论是炼体的仙风云体术,亦或是这套炼气道的聚灵真决,都足可供烈兄弟修炼到金丹老祖之境。我便将之都赠与烈兄弟,若是那星宇决修炼不顺,可趁早在此二门功法中任选其一修炼,切不可一意孤行。”他语重心长的说道:“修仙道上,道心坚定、认定了方向便不怨不悔的走下去,这固然是一种良好的习惯。但有时明知不可为时,亦需知道变通,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

看得出苗玉龙出自一片真心,能说出这些话,确实是对烈盘关心之极。烈盘心中受用,虽自家人知自家事,知道自己修炼星宇决绝无问题,可也不便拂了他美意,将那两套功法收下:“烈盘受教了。”

交付好此事,苗玉龙也是松了口气,最怕的就是这等年轻子弟心高气傲,若烈盘真是和那星宇决较上了劲,苦修个数十年却一无所获,那可真是白废了他这一身天纵之资了。

随即问起烈盘突破先天时的情况。烈盘自不好将九百九十九条经脉全通这种超乎中土大陆常识的事告之,只说自己打通了一百一十八条经脉,成就了中土大陆上所谓的至尊先天之境。修出来的法象也并非人型神像,而乃是一片浩瀚天体。

这法象之属,除非是修为到极高境界,否则是不可能外显让旁人轻易瞧见的。苗玉龙只叹自己无缘得见,好生郁闷了一番。

正说话间,钟鸣也赶了过来,显然也是从值事弟子那里听说了烈盘升晋先天布衣之事,赶来道贺的。和他一路来的还有秦明,那小子本是金刚法身,是殿内为数不多的拥有仙体的弟子,因此颇受殿内重视,所给修炼资源也比普通弟子要多些。这两个月又多受钟鸣照顾,在潜龙殿的武宗大宿舍里混得倒也是风生水起,只短短一月,仗着烈盘那三颗聚元丹的余效,已然晋级到七阶武宗境,可谓是进步如飞。这两人来了之后,又有旧客到访,居然是季长风。老季和苗玉龙一向交好,苗玉龙得知烈盘出关,第一时间就已经通知了他。只是从炼气殿那边赶来多花了些时间,因此才在钟鸣之后赶到。

众多熟人相聚,有柳静烧的一手好菜,再有钟鸣这好酒之徒带来的美酒,在这仙云峭壁之旁的独院内,顿时传出阵阵欢声笑语,好不热闹。

PS:今天第二更,欢迎加群34984265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