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5 狮子大开口/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可思议!不可思议!”老学究满脸的不敢置信,看着手里的元符,心中跃跃欲试:“以老夫数百年的阅历,这等奇闻也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不知,这位道友可否给老夫演示演示?否则口说无凭,老夫也不敢向拍卖行的尊客随便推荐不是?”

烈盘笑道:“鉴定物品本就是拍卖行的事,老先生让我演示当然没问题,但总不会让我白白用掉九张元符,只是因为贵拍卖行无法鉴定我的元符能力吧?”

老学究哈哈一笑:“道友说的哪里话,老夫其实也是想开开眼。这样,若九张元符并合,果真能融为一体,使其威力大增。那老夫便掏钱买下这批元符!价格随道友你开!”

“老先生如此大方,就不怕我狮子大开口?”

那老学究笑了笑:“能见识生平未见之物、未见之事,素来便是老夫的爱好。为了老夫这个爱好,便花费再多也是值得。当然,我相信道友也不会开出太过分的价钱,公平合理即可!”

“二十万。”烈盘直接就给那老学究原本开出的价钱后面添了个零。三组的估价是两万,九组凑为完美整套,却也只卖二十万。这价钱,烈盘确实要得很公道,并未漫天要价然后坐等落地还钱。二十万上品灵石,该够自己炼上一阵子星宇决了。而且,这九组所成的完整一套,等于是提出了另一个理念,对于那些想买去研究的人来说,比如说眼前这位老学究,烈盘就觉得他有着很大的购买yuwang,恐怕连拍卖都可以省了,他直接掏钱开出个天价就搞定。如果只是买去收藏还好,可如果想要研究其中道理的话,仅仅只买这样一套是肯定不够的。那如果想买更多的,这价格可就又有待商榷了。

那老学究爽快的朝烈盘一伸手:“成交,道友请!”

这个‘请’自然是请烈盘演示。

只见那黑色斗篷之下伸出来一只手,微微一晃,一张六甲元符瞬间燃起,空中凭空出现了一套灵纹铠甲,瞬间加持到了其中一个中年男子身上。

这是拍卖行鉴宝殿,有的是各种测试工具。那老学究亲自拿出一个水晶球,在那灵纹铠甲上接连砸了七八次,根据那水晶球内的能量反应,瞬间已得出结论:“若攻击在二十万斤力以下,那可承受总计五百万斤力的重击。若攻击在二十万到五十万斤力之间,可承受的重击量约为两百万斤力。此外,单次攻击的最高承受力为一百万斤。”

“不愧是元符!”得出结论的老学究赞叹不已:“就算是在二品中最顶级的防御灵符,赶这数据也还略有逊色!这几乎已经可以比拟三品元符了!道友请继续!”

烈盘更不打话,斗篷中再次伸出手来时,已然捏好了九张六甲元符,待那老学究微一检查,随手扬开。只见那九张元符的符体同时化羽,幻化出九道蓝色的点点莹光。这本该是直接分化为九套铠甲,可此时,这些本该组合铠甲的点点莹光,却仿佛受到冥冥中一股力量的牵引,飞速朝空中同一个聚点聚拢了过去!

“融了!果然融合了!”老学究忍不住腾的一下就站起了身来!虽说眼下还并不知道这九张元符的融合效果,但至少,这确确实实是将九道灵符融而为一,而并非只是简单的重叠!

只见那些蓝色莹光越聚越浓,竟逐渐在中心处形成一个小小的旋涡!待那旋涡一成型,对这些蓝色莹光的吸附力顿时大增,汇聚速度猛然加快!一套比之前的蓝色铠甲更深色数倍、蓝得透亮的新灵纹铠甲在空中飞快成型!

烈盘虚空一指,这组合铠甲瞬间套到了另一个中年男子身上!

单从样式上来看,这和六甲元符所形成的灵纹铠甲大致相同,但其颜色却要深色得多。

老学究迫不及待的便将水晶球试了上去。只见球体内的能量柱飞速膨胀,直接到顶不说,竟还闪出阵阵红色的警报之声。那是该灵纹铠甲的能量已经超出了这水晶球的测试范围:“换大的!”

旁边助手立刻拿来一个更大号的水晶球!

这已是测试五品灵符的专用水晶球!以中土大陆的灵符道水准来说,五品灵符已经算得上是极好了,那已是紫府修士层次所使用的道符,威力极强!

可,即便是这样大号的水晶球,球内的能量柱竟也在瞬间就已经达到暴满状态!红色警报再度响起!

老学究和两个中年男子哑了半天,不等老学究再吩咐,那中年男子已赶紧换来了另一个通体紫色的水晶球!这已是巨龙拍卖场鉴宝殿内最顶级的灵符测试球了,专用于测试六品以上、九品以下的灵符威力!在中土大陆来说,别说九品,就算仅只是六、七品灵符,那都已然是最顶级的水准!那是可以相对于金丹老祖境界所用的灵符,威力滔天!至于八品、九品的灵符,那是可以和太虚真人出手的威力相提并论的!已然是如今中土大陆灵符道的极致所在!再往上可就没有别的灵符了,或者应该说是灵符道达到这一境界之后,更高层次的东西早就已经在中土大陆失传了,这也是灵符道没落的原因之一。

这紫色水晶球测上来,总算是有了个结果!

“攻击在二百万斤力以下,那可承受总计五千万斤力的重击!若攻击在二百万到四百万斤力之间,可承受的重击量约为三千万斤力。此外,单次攻击的最高承受力为一千万斤力!这、这已是标准的六品防御类灵符水准!比单体元符的威力强上了足足十倍!”

老学究的声音有些激动。无法不激动!作为一个资深的鉴宝专家加收藏大师,特别是在灵符道上还多少有些研究,他深深知道这九张元符融合为一所产生的奇效究竟意味着什么!

这可绝不仅仅只代表着用一品符做出了六品符的效果,而是代表着一种概念、一种革新、一种进步!对整个灵符道的进步!

若是这套元符能被人研究清楚,搞明白炼制出元符的原理,并保证一定的成功性,那将中土大陆现有灵符道最顶级的九品灵符,改制为九品元符,再以九张九品元符进行融合……那绝对将直接打破如今灵符道的极限瓶颈,甚至给整个中土大陆带来一场灵符道的变革,那绝对将是一个可以影响整个中土大陆无数宗门、无数修仙者的大事!

老学究看着紫色水晶球内的数据呆了半晌,突的问道:“不知道友有多少张这样的元符?”

烈盘笑了笑:“老先生想买?”

“有多少我要多少!”

如果烈盘只有一组,那没办法,只能买来收藏。毕竟想要研究就得实验,要实验就会有损耗。仅只一组九套,刚好每种元符都只有一次组合的机会……仅仅一次的机会,那是根本就不够用来实验的,只能看个效果,连个屁都研究不出来!那仅只是收藏的话,二十万上品灵石这样的价格也就算顶天了。但如果能有更多、如果能供人研究……

“可我是拿来拍卖的。”烈盘慢悠悠的说道:“老先生能瞧出这批元符的价值,别人也能瞧得出。有竞争者和没竞争者,这价格能一样吗?二十万,是这一组九套元符的价钱。老先生想将剩下的一组九套留下也好、亦或是拍卖也好,都行。但若是想要更多的,那价钱可就得另外商谈了。”

老学究楞了楞,突的大笑出声来:“道友说话倒是爽快,也是个明白人。这元符若只有一组,那顶多收藏所用而已,二十万上品灵石已是天价。但若有更多,那便确是有着更大的价值,这价值甚至会大到无可估量!所以,只要道友手里有更多的元符,价钱上,都好商量!在这仙云宗境内,恐怕还真找不出第二个比老朽更能出得起价的人!”

“呵,阁下的口气倒是不小。”烈盘笑道:“难不成这巨龙拍卖场便是老先生你开的不成?”

老学究淡然道:“鄙复姓流云,单名一个财字。在仙云宗境内、乃至整个中土大陆之上,都还算小有点薄名。承蒙各位仙家道友看得起,赐了财某人一个绰号,叫云财神!”

烈盘虽然对中土大陆,甚至对仙云宗本地境内的势力格局、名人大派之类都陌生得很,可对这位‘云财神’的大名,却是老早就已经有过了耳闻!

此人竟正是流云家族族长,号称仙云境内第一大富翁的流云财!

流云家族的生意遍布仙云宗境内的每一个角落!上至巨龙拍卖场之类的仙家顶级拍卖会所,下至普通世俗中的茶馆客栈、乃至下九流的妓、赌、毒、娼,就没有流云家族不伸手的地方!因此在仙云宗境内,不论是世俗还是修仙界,流云家族都绝对是最富有的。甚至即便在整个中土大陆来说,流云家族的财富恐怕都能排得进前十位家族的行列里去!

流云财说在境内没有人能比他更出得起价,这话可绝不是夸口!

烈盘也是吃了一惊。他身上有黑色斗篷能遮掩灵气,让流云财瞧不出他的底细。可流云财身上却没有任何遮掩灵气之物,却居然楞是瞒过了烈盘这双眼睛和神魂感应,在刚才之前,居然都一直将这老学究看成了普通人,从他身上感受不到任何一丝的灵气!还以为他只是巨龙拍卖场的一个普通管事呢,哪知竟会是流云家族的一把手!据说此老已有三四百岁高龄,更是早在百年前就已经达至金丹老祖之境,难怪连烈盘这等人精都瞧不出其丝毫虚实来。

不过,堂堂流云家族的族长,传说中的云财神,居然跑到巨龙拍卖场的鉴宝殿来坐馆,这倒也算是件奇闻了。

流云财说道:“老夫闲着无事时便喜欢在族内各生意店铺之间四处逛逛,这拍卖场来得最多,因为老夫本身便也是个喜好收藏宝物之人!能恰好碰上道友,那也是桩缘分!未知道友怎么称呼?可便相告?”

“闲云野夫,无名无姓。”烈盘随口说道:“瞧我这斗篷颜色,便叫我一声老黑就好。”

流云财笑了笑,知道这等人既穿了这种隐身斗篷,自然是不愿意在人前暴露身份,倒也并不强求。拍卖行里多的是这种怪客,只不过眼前这位手里的货物让他格外感兴趣而已。

“既是缘分一场,那老夫有个不情之问,还盼**友赐教。”

烈盘一伸手:“云财神但说无妨。”

“好!”流云财略一沉吟:“不知**友这批元符来自何处?是**友自己炼制?亦或是帮人售卖?还是得自仙家遗迹?”

“这恐怕有点强人所难了。”烈盘笑着答道:“不过有一点倒是可以告诉云财神,此符并非是我所炼化,而是得自他处。至于来自何处,那就得云财神自己猜了。”

流云财点了点头:“另外财某还想问,除了**友之外,还有没有别人拥有这样的元符?不会财某刚从**友手里以高价买进,随后**友或是别人立刻又有大批的卖出去,让财某手里的这批元符变得毫无价值吧?”

“中土大陆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就算有什么隐世高人懂得炼制元符之术的,那可真的是一点都不稀奇,鄙人可不敢打这样的保票。不过,鄙人获取这元符的地方,绝对没有第二张元符卖给别人。这点鄙人还是可以保证的。”

听烈盘如此说来,流云财的心中已经有了定数。看来这批元符的保密性是有的,不用担心自己刚花大价钱买进,然后就发现这玩意已经烂大街了。其实元符如此珍贵之物,本也不可能真有什么大批量的货源涌入,只是多问上一遍,以求保险而已。当然,这保险是买了个放心,但听对方的口气,价钱上恐怕就得做好大出血的准备了。这黑衣斗篷人深知这批元符的价值,绝不会轻易贱卖的。别看人家先前只报了个二十万的开口价,但那是为了让你见识到元符威力打广告用的!

流云财顿了顿,直接将话题转入正题:“财某人做生意向来以爽快著称,废话不多说。若是**友只有这一组元符,那二十万的价格已然说定,自不会再更改。但若是**友有更多的九张一套的组合元符,每一套,财某人都出价二十万!并且,道友有多少,财某人便能吃多少!”

之前是一整组,总共十二种元符,每样九张为一套,总共十二套元符才卖二十万。可眼下直接九张一套便出价二十万,等于直接翻了十二倍。

烈盘却是呵呵一笑:“云财神既无诚意,那便先以二十万的价格卖这第一套吧。鄙人正好还有些琐事要办,大概要耽误月余才回。到时候必然会再来巨龙拍卖行一趟。若到那时云财神改了主意,再与鄙人联系吧。”

流云财大笑道:“**友倒是会做生意。那**友说说,财某究竟要出什么样的价格才算有诚意呢?”

“对流云家族来说,动则上亿灵石的交易也属平常。这批元符本身虽远远不值这么多钱,但其中所代表的意义,想必不需要鄙人多言了吧?云财神若只将鄙人当作短视之辈,那自然是无诚意之极的。”

“不错。这些元符确实是极有研究价值,若是研究有成,甚至可以引起整个中土大陆灵符道的变革!那已经远远不仅只是财富所能衡量的了。”流云财笑眯眯的说道:“但,元符虽然稀有,却还并未绝迹。便是我巨龙拍卖行,也常有拍卖那些得自古迹中的二品、三品甚至是四、五品元符。财某也收藏有不少,甚至也认识有不少人专门从事这方面研究的修士,他们个个都想要重振灵符道。可自灵符道没落至今数千年,却根本没有人能再成功复制出制作元符的技术来……”

“零零散散的几张元符,和我这大量的整套元符相比,其研究价值和难易程度恐怕不可同日而语吧?”

流云财说道:“整套、大量的元符,确是要更利于研究。但其成功率绝对也是低得惊人。若从投产比来说,这十有**会是桩亏本的、有出无进的生意。**友若是想坐地起价,只怕也有些欠妥。”

烈盘大笑道:“富贵险中求。风险越大的生意,回报往往也会越丰厚!钱财灵石之类,对云财神阁下来说还有什么可取之处吗?便是赚再多,也不过只是堆数字而已。但若能研究出元符之道,引领起整个中土大陆元符道的变革,那可是利尽天下的大善举、大功德!名誉当代、流传千古,甚至一举刺激云财神的道心,便是晋太虚、破元神恐怕都不再是遥不可及!”

其实这玩意的道理很简单。若真能研究出元符的制作方法,那别说灵石之类,便是把整个流云家族的所有家底都交出去,流云财也觉得值!什么利惠天下他是没想过,他要真有那么大善心,也做不成如此成功的大仙修商人。可,让流云家族从此摆脱‘暴发户’的名声,甚至将流云家族变为‘流云宗’,那都不是没有可能!到了他这样的境界,赚钱对他来说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也没有丝毫的吸引力。反倒是身份、地位、自身实力、境界之类的东西,才是他所真正在追求的!

当然,仅凭一些元符的成品,便想要从中研究出元符的制作方法,并且还要求保证有极高的成功率,这概率太低,失败的可能太高。为了如此小概率的事,投入太多,那可也不是流云财所愿意的。

见他仍在沉吟,烈盘直接说道:“鄙人还另有要事待办,这卖符之事不急于一时,还是等云财神想好之后再说吧。一个半月之后,鄙人必然会再来此间一趟,希望到那时能从云财神口中听到好消息。”想将事情缓一缓,多要点价固然是最主要的原因,但这其中却也有另一个原因。他身上的灵符可不够数!之前只炼了二十张六甲元符、二十张神兵元符。这两类可以再一样拿出两套来。可似离火元符之类,却就没有多余了。而且离火元符之类,他之前只一样炼了两张。还是在无字天书将初阶灵符全部介绍完毕之后,在篇末处提及到每九张元符为一组,同时激活可将九张元符融合叠加。得知这个元符的大秘密之后,他才又将离火元符之类,每样多炼了七张,组成九张一组的一整套。刚好够应付流云财这第一笔二十万的款子而已。

流云财可不是那种沉不住气的角色,而且从烈盘的语气中也听得出他眼下确实是另有要事,对方既然说一个半月后再谈,那便一个半月后再谈好了!在这仙云境内,若说到要用钱买什么东西,流云财还真没见过自己有竞争的对手。

爽快道:“来啊,给这位**友先取二十万上品灵石的灵票……”

话音未落,只见那黑衣斗篷人大手一摆:“二十万上品灵石,全给我换成二品灵矿便是!其中虎眼墨石占三成、两仪玄石占两成、翡翠碧沙占两成、神乌金石占三成。此四类矿物照此比例,能换多少换多少!”

ps:今天第三更~外加上周忘了的海选票加更,合6000大章一个~~狂神今天要去提亲,没时间更新,昨晚码的今天一起更了,三更奉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