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3 漏灵口/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呵呵,那可不见得。”烈盘却继续说道:“就平时来说,这漏灵口确实没什么可怕之处。但别忘了,现在可是战时。若是有人趁漏灵口开启时,往其中加入稳固通道的阵法和元气,使得通道口膨胀……”

众人都吓了一跳:“谁会干这缺德事儿啊……”随即人人闭嘴。

眼下仙云宗和不周山等三派正值僵持之态,在万魔窟九处入口都互有攻守,以仙云宗的强势,哪怕宗门内元神、太虚一个不出,可正面交战,三派还是一点好都讨不了。这正面不行,自然就极有可能走点旁门左道。可仙云宗在九处万魔窟入口都设有重重巡逻、处处岗哨,三派若想搞什么妖蛾子,大规模的出动肯定不行,根本无法避开仙云宗的巡逻视线。小规模的通常又没什么效果。可若只是扩展漏灵口通道,那随便一个修士带上乾坤袋内的工具、法阵之类,一个人就可以搞定一切了,具有十足的可行性!因此像烈盘刚才所说的,三派会借用漏灵口大作文章,放出秘境内大批量的妖兽甚至是妖出来,搅乱仙云宗后方,这可是大有可能之事!

“靠,那咱们岂不是随时都有可能面对成千上万的变异大妖兽乃至是真妖?”成天乐这下也乐不出来了,有点傻眼的问道:“对了,这能穿越重重障碍跑到咱们六十六号岗哨位置这样中心地带来的敌人,只怕也不会是什么善辈吧?”

烈盘笑道:“非紫府境的修士不可!”

方喻咽了口唾沫:“那就是说咱们不但要面临大批量的强大妖兽,还、还得面对一个紫府境的修士?咱们那岗哨,不会全是咱们这种新兵蛋子吧?有没有紫府境的师叔伯坐阵啊?”

旁边腾翼摇了摇头:“不可能有。”

丫丫也小心翼翼的说道:“听说紫府境以上的师叔伯,要么是在各个入口城寨坐阵,要么就是在最前沿的重要岗哨轮值……”

“没这么黑暗吧!”方喻夸张的惨叫道:“要不咱们去把烈师兄的想法给上面汇报汇报,引起引起他们的重视什么的。”

“不必了!”

方喻话还没说完,旁边陈冰的眼中已经闪烁出了熊熊精芒:“越危险、越有挑战,那才越有意思!”

“不错。何况这只是我的凭空猜测而已,没有确凿证据的话,宗门是不可能在这时候专门抽调一位紫府境的强者到如此偏僻位置坐阵的。而且我的猜测也不一定就真准,说不定宗门早已有针对这方面的防范,只是我们不知道而已。”烈盘一边说,一边笑呵呵的看向陈冰:“不过,陈师姐如果是嫌六十六号岗哨太冷清没有挑战的话,那倒大可不必担忧。”

陈冰瞧了瞧他:“怎么说?”

烈盘把嘴往前面第一排小组的位置努了努。

那正是轩辕霄的小组、翁亮的小组所在之处。正好那两个小组的人也朝烈盘这边望来,诡异的冲烈盘笑了笑。

“你们有仇?”陈冰倒是有几分眼力,一眼便已瞧出两边的关系。

烈盘摸了摸鼻子:“算是有吧?”

“他们也在六十六号岗哨附近?”

“我眼神不太好……好像瞧见他们一个是六十五号、一个是七十一号来着,离咱们近着呢。”

轩辕霄等人和烈盘他们虽只隔着几十米远,但那抽签的纸条上文字极小,而且拿在别人手中晃荡着、周围又人头耸动的。烈盘居然还能瞧清上面的号数。

这还叫眼神儿不太好?

“刚才方师叔还说过,严禁同、同门相残呢,他们应该不敢吧?”丫丫在旁边小声的说道。

“不敢,他们就不会来这里了!”腾翼一针见血。

“不是吧?”旁边成天乐已经捂住了脸:“又是妖、又是紫府修士的还不够啊?还要加点内敌,这也太黑暗了吧!咱们能不能别这样啊,我谁也没得罪来着……”

陈冰的眼神则是轻蔑的在轩辕霄、李中堂、宁玉龙、翁亮等人的脸上一一扫过,淡淡的说道:“没用的东西!就那些废物?当他们不存在就行了!”

李中堂、宁玉龙可都是宗门内年轻辈中的佼佼者,李中堂更曾是年轻辈十大高手之一,只在上一界宗门大比时才被苗玉龙勉强给刷了下来,霸占了他第十的席位。不管怎么说,这两人都绝对可以算是元婴境中的高手了。但加在一起,再绑上个轩辕霄,竟被这陈冰说成‘当他们不存在’?

要换成别的宗门子弟如此说话,恐怕旁人还不相信。可织女峰里出来的女修,却绝对没一个是会吹牛之辈。何况玉贞真人本就擅长教徒,在她织女峰中不为宗门众人所知的女修高手多的是!如今在仙云宗年轻辈里排名前三的,便都是她们织女峰的女修!若非是编排名之人认为织女峰弟子太多了,别的殿脸面上不好看,因此只给织女峰三个席位的话,恐怕连整个前十都没别殿、别山头什么事儿了。

这陈冰说起话来底气十足,只怕也是织女峰中那种默默无闻的女修高手之辈。何况此女天性如此好战,只怕战力也会和她的战意成正比。

见她毫不怕事儿,烈盘倒是心中大定。他倒并不指望陈冰能帮他抵挡轩辕霄等人。这三个元婴境修士想要自己的命,但若真找上门来,那还不知道是谁要谁的命呢。不过以自己目前的实力,自保有余,但护人却稍显不足。有这陈冰在,至少不用担心自己一边的同门会被殃及池鱼了。

此时各小组均是在对比着地图研究各自所在岗哨的位置。大多数抽到比较靠前线位置的弟子都苦瓜着一张脸。同样是为宗门效力,他妈的别人就在清闲到了极点的内部位置喝茶聊天,凭什么自己就得去前线位置提心吊胆啊?而且大家还领的都是一样的‘工资’,也没见自己的工资就比别人高出一点来。

台上的方圆也不着急,静静的坐在那里等了大约半小时,直到所有小组都已将自己的任务和岗哨位置完全搞清楚了,这才站起身来,轻轻的摆了摆手:“都看好了的话,便自行到前面宗案房登记名册,待会自有宝船送你们去自己的岗哨位置进行轮换,以后每隔三日都会有宝船到各个岗哨轮转。想要撤离的小组可以在那时选择返回,也可以继续留守。最后,祝你们一路顺风,凡事小心谨慎,别把小命交在这里那才冤枉!”

这运送众人的宝船,倒是与之前那紫府修士带大家过来时所用的一模一样。看来是宗门内的制式宝船,下品灵器级。船上的防护罩除了可以遮风档雨之外,也可以抵御元婴强者的攻击,甚至连紫府境强者的全力一击都可以勉强防御下来,防御力十分惊人。

自这城寨中起行,绕来回横向,从倒数第一最靠近城寨的第一百八十六个岗哨位置开始,每到一处岗哨,例行停留大约几分钟,首先巡视核对岗哨内的人数和人员情况,确定有无准备在下次轮班时返回的人员。若是有,直接登记入册。然后再将三日前巡视时已经登记过的撤退人员搭装上船,最后才让准备接替此岗哨空缺的新人放下,随后继续驶往下一个岗哨处。

从第一百八十六个岗哨位置开始,只到约第八十个岗哨位置处。这些岗哨的位置都十分接近城寨内围,基本上没有什么人员伤亡事件出现。相对而言,常驻的小组也较少,大部分内围岗哨都只有一个小组六人常驻。而越往外部,驻守岗哨的人员也就越多。

当宝船行至第七十一个岗哨时,进行交接工作时,三天前原本岗哨中的三个轮班小组,总共十八人,居然已只剩七人!而且还个个带伤!坚硬的、高高的岗哨上也布满了利爪痕迹和刀剑劈砍痕迹,整个巨大的高塔岗哨都朝左侧倾斜了下去,四周山坡树林上更是鲜血随处可见、树木成片成片的东倒西歪,显然曾在此间发生过极其激烈的战斗!

活下来的那七个人被救上宝船来时,一个个都显得垂头丧气、精神不振。

这七十一号岗哨虽然仍旧靠近内部,但却是处于整个山脉防御体系的最左侧位置,临崖傍险之处。如果对手只是世俗普通人,那这悬崖边上可就是最安全的岗哨位置了。可对手却是仙道中人,区区悬崖对那些御剑高来高去的修士们来说根本就不存在任何的问题。

这岗哨中本是有三组十八位修士轮换,其中三位元婴修士、十五个先天境弟子。今天早晨时,突有一只由十个元婴修士所组成的敌人小队从悬崖另一侧横空而来,闪电般袭击了此处。岗哨中弟子奋力反击,可三个元婴加上十五个先天,对上足足十个元婴修士,这实力却实在是相差得太大。若非仗着岗哨高塔的地利之便、以及高塔上自带的防护法阵勉强苦守,又得宝船驶近,远远就已经吓退了敌人,否则恐怕就连眼下这重伤的七人都剩不下来。

剩下这七人尽都是先天弟子,三个元婴修士早已阵亡。

宝船在此多停留了一阵,主要是需要及时调整分配这岗哨高台的任务。这事儿单只是宝船上的领路弟子和一众新人自然作不了主,还得让人专门返回城寨中询问方圆的意见。

ps:第五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