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 先天中阶(下)/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任何言语都无法形容烈盘现在的感受。

若说其他先天强者在灵元汇湖的过程中,所感受到的是一种汇聚的力量、一种人多力量大的感觉。那烈盘此刻所感受到的,就是一种完全不同的境界和领悟!那是创世界一般的感觉!

这是一种因量变而因起的质的变化!

一种奇秒的感觉和领悟开始逐渐在烈盘的心头萦绕。他开始逐渐体会到了一些东西,一些原本只存在于天地之间的原理!

他来自一个已经现代化的地球,因此很容易的就可以将那巨大灵元滴汇入灵海中时的巨大冲击和震荡,与科学中所说的地球起源联系到一起去。

科学可以探秘宇宙间的奥秘,但事实上,修仙,亦是一个探索宇宙间乃至万事万物奥秘的过程!因此这两者间有着一些共通点其实一点都不奇怪。

而这个原本看起来很简单的问题,却因为认知的不同,让烈盘在修仙一路的道境上,从一开始,就已经站到了一个中土大陆的人们永远都无法启及的高度上!

他的这个高度,是建立在曾经地球上所接触过的那些因科学而探知出的宇宙知识之上的!

他不是科学家,不见得对宇宙的种种奥秘有多少了解。但最起码,他的眼界和视野,要远远比这些仅只知道天圆地方之说的中土大陆修仙者高出太多太多!

此时此刻,当那种‘创世界’的感觉,或者说概念和意识萦绕上心头的时候,整个世界的颜色因着他这境界感悟的层次,瞬间就已经变了天!

原本空空荡荡,只有那灵元滴和下方正在成型的灵元之海的灵府里,突然多出了一股蔚蓝!

那是天空的颜色,出现在整个灵府的大背景上,将这整片灵府都映得晶莹剔透!甚至,烈盘还隐隐在这片蔚蓝中瞧见了些许云彩!这些许的改变或许并未让灵符更加强大或是有着更多的能力。但,它却让这片灵府世界看起来更具生机、更生动,乃至更有活力也更真实!

当第九百九十九滴灵元滴坠入海中时,整个识海已被一片无边无际的**所覆没了!

这片**大到无边!就连烈盘这个识海的主人都看不到它的边际所在!永远没有尽头!

烈盘当然不会以为这是简单的无限大,自己一个小小先天,和无限这样大的命题是不可能拉上什么关系的。唯一的解释,便是这片**并非一个平面,而是一个类似球体的形式。沿着一个方向走下去,自然是永远都没有尽头的。但即便如此,这片**也大得有些骇人听闻了。起码,烈盘无法瞧见这片**有任何明显的、不规则的地平线!

灵府越大,代表着你体内所能容纳的灵元之力也就越多。

一些人以为先天境强者可以无限从天地中吸取灵力,因此自身灵力等于无穷无尽。这个观念可以说是完全错误的。

先天强者的力量来源确实是来自天地之间,所用的力量也确是吸取自天地灵气,但事实上,他们并非可以直接将天地灵气作为一种可以完全操控的力量来使用的。那是借来的东西,必须经由你的经脉、灵府,转换为你自己的能量之后才能使用。你自身越强,炼气道越强,那你转换天地灵力的速度自然也就越快。如此,才能保证你在战斗中对灵力的消耗。但这也仅只是说维持一定程度的消耗,若是高强度的战斗,使用大招之类的招术,对灵元之力的消耗极快时,这种自身的转换便会跟不上节奏,从而导致先天强者体内的灵源枯竭了。再者说,你的灵府越大,往往也代表着你体内的经脉越粗壮,所能承受负载的灵元之力也才越多。这是你的爆发力!爆发力越高,也才能施展越为强大的招数。

烈盘此时的灵府大小前不望头、后不能看尾,如此前后相连的巨星,已经堪比一颗星球了,先天强者,能拥有如此大的灵府?

烈盘不知道曾经的亚特兰蒂斯修真文明里有没有这样特殊的灵府存在,但最起码,在中土大陆的历史上却绝对没有出现过!能在灵府内形成一片湖泊的大小那就已经是中土大陆修真者们的极限了!

滴流成海,并且灵府内渐归平静,这代表着中阶先天完成了整个晋级的步骤。

体内灵元之力也是有等级高低之分的,这主要是看你体内灵元之力的纯度和浓度。

烈盘此时只感觉体内一股无穷无尽的灵元之力自灵府内涌了出来,散于自身的四肢百骸中,暖洋洋的舒服无比。而且不单只是量大,这股灵力的质量也显然比之前先天初阶时强出了不少。不敢说是完全的质变,可至少,在质量上强出之前两三倍是绝不夸张的说法。烈盘甚至感觉,只需消耗一点点灵力,便可以支撑自己来一次万里长跑!只需一点点灵力的爆发,便可以轰出上百万斤的巨力来!比起自己在先天初阶时,何止强上一两倍之多?!

与此同时,撑开的灵府如同蝴蝶效应一般,开始影响起他的肉身,从皮肤到经脉、从肌肉到骨骼乃至五脏六腹!

原本这些日子吸取的矿物精华,已然将他的肉身淬砺到了一个极其炙热、极其饱和的程度。此时的灵海成型,便如锤炼、煅烧过的铁器被送入了冷淬水中。高温速降、铁器定型,让他感觉全身都来了一次脱胎换骨般的变化!他甚至都能感觉到自己的骨骼在发出一种类似金属般的声音!

持续的晋阶变化不停的作用在他身上每一个角落。

这种小晋阶的过程是漫长的,亦是舒爽的。舒爽得让烈盘都有些睁不开眼了,享受无比。

而当他睁开眼时,整个晋阶过程已然完成。

灵府内有了新的变化,除了那无边无际的**和蔚蓝的天空,空中多出了数百上千颗闪耀的繁星。烈盘略数了数,九百九十九颗,正对应着自己之前所修炼的灵元滴之数。一颗不多,一颗不少。

此时低头瞧了瞧自身,随意握了握拳头。没有什么爆炸性的力量灌涌出来,但却有一种让他感到自身无比坚实的感觉。这并非是因为自己变强的程度有限,而是因为自己非但肉身、力量、灵力变强,便连境界、意识,亦已同时变强,甚至因为感受过了‘创世界’的过程,让烈盘在境界意识方面的提升,竟比他肉身、灵府的提升都还要更多得多!他能完全掌控此时的身体,掌握体内的每一分力量!才会有这种坚实而不外溢的感觉!

烈盘无从估量自己此时的实力,但一种满溢的信心却已经覆盖了他身体的每一个细胞!

是时候找那只猴子的麻烦了!

烈盘眼中精光一闪,吓得这些日子一直帮他守护着冰洞口的包子都从地上跳了起来。

………………

要想干掉通天灵猿,最起码得有一个首要条件,那便是单挑!

三位大妖虽然各自负责冰川高原上三块不同位置区域的搜寻任务,但他们三个的大营却都是统一集中在一起的。亦就是冰川高原的最中心地带。那三座巨大的帐篷间相隔不过数百米,一有点什么风吹草动,必然瞒不过其他两位大妖的耳朵。狐夫人倒还无所谓,以烈盘这些日子来对她的了解,就算是通天灵猿被人在她面前被剥了皮,她纵然不说幸灾乐祸,但却也绝不会施以援手。

只不过,那尸王却就不一样了。虽然和狐夫人一样属于是天荡山降妖降将,但它却似乎颇以这个身份为荣,甚至有点乐在其中的意思。非但对碧鹰王所下的每一个命令都奉若圣旨,便算是通天灵猿随便说上几句,它也绝对是言听计从,毫无半分忤逆之意。这家伙可绝对是碧鹰王手下最忠实的走狗之一,若是自己到大营中去找猿王单挑,这家伙不跳出来帮忙才怪了。何况在这大营中,那通天灵猿的贴身手下可也不少,全是战斗力爆表的顶尖大妖兽层次!这些家伙不至于威胁到烈盘,单挑甚至群殴,烈盘都无惧于它们,但它们却也并非软柿子,绝对不好收拾!若是自己正在和猿王大战时跳出这些敌方的帮手来,那可就真是要命了。烈盘还没自大到挑战通天灵猿的同时,还能腾出手来对付一大帮子顶尖大妖兽,外加一个尸王的地步。

所以在大营中动手是绝不可能之事。

按照从九尾灵狐那里了解来的信息,这猴子每天都会亲去霜锥山一趟,亲自监工搜查进度。那里虽然有着数以万计的妖兽大军,但一来分布极散,二来那些普通妖兽大军的妖兽们战斗力平平。相比起大营中的尸王和猿王亲卫,差了可不止一星半筹。这里是自己唯一的机会,能否给万妖幡抓取到这第二个主魂,便看此行了!

不过在这之前,自己还差三只大妖兽要抓取。必须先将万妖幡的第一组生魂完全集满之后,第二组生魂位才会开启!

烈盘招了招手,手中一杆骨质的旗杆轻轻一挥,已经在外界呆舒服了的包子不情不愿的跳回了幡内。

烈盘伸手轻轻隔空一划,一股热力荡出,轻易便将那封积的冰壁给熔出一个可供一人出入的洞口来。

几只正在那山谷内盘旋的巨大白鹰立刻发现了他,可还未等它们发出尖锐的鸣警之声,一抹蓝芒已然飞快的在空中划出数道弧线!几只白鹰的鹰喙还保持着张开状态,可双翅却已没有了继续飞行的动力,就这么头一歪,笔直直的朝下方无底深渊坠落下去!

烈盘眼疾手快,手中一张道兵符飞也般的射出,直没入距离他最近、却也跌得最块的一只白鹰尸身上。只见那白鹰的尸身表面渡起一阵淡淡的光芒,紧跟着,一个黑漆漆的鹰魂被那光芒从尸身中硬拉了出来,发出一声凄厉的悲鸣。

烈盘伸手一招,那鹰魂立时飞扑到他面前。

只见那鹰魂眼睛瞪得大大的、口鼻中的喘息声甚重,显得有些狂躁。

烈盘呵呵一笑,伸手轻抚那鹰魂的额头,口中叹道:“你见了我便啼鸣,引来了兽军那是要我的命。你既有害我之心,那死于我手下,也不能算枉死了。我需借助你的灵魂做点小事,你若肯配合,事后自当引经超度,让你归于地下冥界重获新生。但若是你心有怨怒,或是不肯配合,我即撒手不管,任你在这荒郊野林中做个孤魂野鬼、自生自灭!”

这白鹰到底是妖兽,虽然还没有到大妖兽级别,无法学人类说话,但以这等妖兽的灵性,听懂几句并不复杂的人言却还是不难的。它似已听懂了烈盘的意思,原本狂躁愤怒的双眼逐渐变得灰暗下去,情绪也慢慢平静了下来,似是已接受了自己死亡的命运。

只不过有一点它没有搞动,那人类明明有着秒杀自己的能力,手中又有道兵符这等玩意,那单只用道兵符将自己完全制住,不就可以随心所欲的支配自己,哪用得着还和自己废话那么多?

“呵呵,凡事皆有因果。我要借你的掩护去一趟霜锥山,只是,我并不了解鹰的习性,单纯的控制你飞行,只怕露出马脚。”烈盘倒是浑然不在意被对方知道自己的真实想法和目的:“你如果不愿意,刚才跌下去的可还有好几只白鹰,我大可到悬崖底找它们的灵魂去。”

不论是妖兽或是人类,越修真修仙,便越是对天地自然、鬼神之物感到敬畏,对死后灵魂可以转世投胎之说,虽然修仙界一直都没有个明确的认识,但大部分人和妖兽对此都还是相信的。特别是‘超度新生’之说更是盛行。反正不想死也已经死了,身死道消,生前的什么狗屁任务也好、立场也好,对此时的白鹰来说也就已经无所谓了。为求博得个被超度的机会,就算让它做牛做马也愿意。

它此时的情绪已经完全稳定了下来,扑打了两下它那巨大的翅膀,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呵呵,好,那便载我前去霜锥山吧!”

ps:今天第三更!保底完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