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2 神兵天降!/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滕翼一向在仙云宗修行,少有下山,除了他所在的翼龙峰几名师弟外,甚少认识别人。能称呼他为腾兄的,这整个中土大陆也找不出几个来。能坐在这黑色怪鹰背上,瞬间扫破上千雪鹰

所组鹰阵的,那更是腾翼所认识的人中,绝无仅有之辈!

这声腾兄可瞬间把腾翼给叫得脑子有点晕乎乎的,虽觉那声音有点熟悉,可一时间却楞是想不起来究竟是谁。倒是旁边的方喻和丫丫兴奋了起来,激动的喊道:“是烈师兄!”

这驾着黑鹰俯冲而下者,正是烈盘无疑!

此时已是下午,他本是骑着刚收的巨鹰提前来此踩点,准备挑个好地方明天伏击通天灵猿的。可才刚近这霜锥山范围,便瞧见大批量的雪鹰朝这方向围集而来。这样的景象烈盘这些天来

通过九尾灵狐看得多了。秘境内除了他之外,还是有不少其他仙云宗游散弟子的,其中也不乏有出现在冰川高原附近者。而三大妖手下妖兽们所得到的命令是擒拿一个人类,它们可认不得那

人类究竟长什么模样,因此只要是瞧见有人的,往往便是附近妖兽群起而攻之,先拿下再说。

能此时还停留在秘境内的,基本都是宗门弟子无疑,既是同门,那顺手救之倒也无妨。他倒是不怕因此暴露目标,反正就是来这里等猿王上钩的,弄出点动静引它前来,和在这里坐等它

明天过来例查,那对自己来说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区别。

哪知,这冲下来之后才发现,被困于鹰阵中的居然是三个熟人,腾翼、方喻、丫丫!这三个家伙本是和自己一起被分派进六十六号高塔负责防御守卫,后来被胧天殇以迷魂术弄晕,让陈

冰救回了大营去,怎的倒在这里出现了?

他瞧出那凝血罩的名堂,知道是腾翼化自身精血所化,因此倒也不敢强行替他打破。此时手中一扬,一张六甲元符激射入罩中,瞬间加持到腾翼身上。

六甲元符虽是防御类灵符的代表符之一,平时被人广于应用,只能提供防御作用是所有人对此符的共识。但元符却不同于灵符,让旁人所不知的是,这六甲元符因是聚天地元气而成,因

此具有一定的恢复气血、以及隔阻各种减益术法之效。

腾翼这凝血罩一经启动便难以靠自身停止,会一直持续不断的吸食施术者的精血作为能量罩的消耗所用,直到将施术者吸取到精尽气绝方休。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可算是一个极大的减

益buff了。烈盘此时身在罩外,普通手段难以进入罩中替他断绝凝血罩、救他性命,但灵符却可以。

此时六甲符上身,感受到身体正被一种邪术强行抽取精血元气,立刻自动对其进行隔绝。好在此时的腾翼早已是强弩之末,体内精血元气早已耗了个七七八八、所剩无几,否则单只以这

一张六甲元符,还真难将他与凝血罩之间的联系给阻断掉。

感觉到凝血罩失去力量来源,烈盘只伸手轻轻一压。那原本被上千鹰阵猛攻都不破损分毫的凝血罩,瞬间便四分五裂消的散于空气之中。

凝血罩一散,腾翼顿失所依,一屁跌坐到地上。脸上却满是不可思议之色。

确实不可思议,太不可思议了!

尽管已经从陈冰口中知道了这个新入门、并且凑巧和他们凑到了一起的潜龙殿先天弟子很牛叉,可也没想到他竟然挥手间就破掉了自己的凝血罩!而且是完完整整的、彻彻底底的破掉!

竟然将自己这施术者都给救了起来!别看人家这举手投足破得轻松随意,可这要是换了别人,就算是腾翼那个紫府境的师傅,若是遇到刚才那种情况想要救下腾翼,恐怕都得花上好大一阵子

功夫呢。这烈盘究竟是如何办到的?!而且,烈盘不是为了让陈冰救自己等人,只身阻止胧天殇已经牺牲了吗?怎的会突然出现在此处?

他们当时跟着方圆追去六十六号高塔,遇着胧天殇时,对方被挑衅之下只说烈盘已经被他杀了,丫丫还为此哭了好几场。

此时瞧见烈盘,三人均是又惊又喜,可眼下又实在不是叙旧的时候。只见半空中那些雪鹰先是一楞,毕竟瞧见一个同类对准敌人俯冲而下,虽说沿途确是击退了不少雪鹰,但妖兽嘛,实

力强的欺负一下实力弱的,为了展现一下自己的力量耍耍威风,这些可都正常得很,可实在没想到那同类身上竟然还坐着一个人类!

煞时间,群鹰激愤!

刚刚才被烈盘冲散的鹰阵瞬间又重新集结了起来,虽只是些精英级妖兽,可此时凝阵所聚集起来的气势实不在一只千年道行的大妖之下!

腾翼等人本就已个个负伤,再遇上这大妖气息,哪里承受得住?正觉无法呼吸间,却猛然感觉那大妖气息骤然消失!

高阶强者以威压、势场压制低阶强者,靠的主要便是神魂比对方强大。烈盘本就是个异数,明明先天之境却已拥有普通紫府强者的神魂强度!更兼有识海内的炼天鼎,别说这区区组合出

来的大妖威压,便是真面对上如通天灵猿一级的大妖,亦可完全在势场上与之对抗!甚至,就算是翼龙王那等级别,也无法攻陷有着炼天鼎的烈盘的神魂防线!

此时烈盘神魂荡开,非但轻轻松松便已将那群妖阵压给抵了回去,且还反压一头!无匹杀气冲天而起,直将那群鹰阵形生生惊作鸟兽散!

这种群妖之阵,破阵最难。可一旦将其阵形打散,再多的妖兽亦不足惧!

烈盘都用不着万妖幡,手中一道蓝芒一道青芒亮起,两柄法剑如流星追箭般朝着空中一通乱窜!他御剑威力本就奇大,‘这是剑’和‘青锋剑’又尽皆都是极品法器,这剑光威力一甩出

来,哪怕没有神兵元符的加成,攻击力之强悍也远非滕翼等人可比!

只见那剑光过处,有如砍瓜切菜一般,空中雪鹰就像下饺子似的‘噗噗噗噗噗’的直往下掉!

饶是妖兽短智、凶残勇猛,面对这等杀法亦是忍不住胆寒!

因为不论它们如何努力冲刺,可没有任何一只雪鹰能靠近那人类身周十米之内!那道青色剑芒在空中的穿行速度足足比这些雪鹰快上十倍还不止!只要一有冲近烈盘十米范围内的雪鹰,

立刻便会被那剑芒给绞至渣都不剩!雪鹰们攻不过来,在空中便如留给那蓝色剑芒的活靶子!

腾翼等人看得呆了。

早先有那手解凝血罩的本事,他们便知烈盘厉害,可也没想能厉害到这般程度!

大家都是先天,可三人拼死联手都险些没抗住的妖兽群,在人家手里,却就跟飞在空中的一堆蚂蚱没什么区别!剑光一扫便是一大片!

屠杀仅只持续了短短的三四分钟,雪鹰散了。再骁勇的妖兽也架不住这般单方面的屠杀!深渊中、山腰上、小道间,处处都是被杀雪鹰的尸首。上千只雪鹰,这几分钟间生生被烈盘留下

了一半之数!

那青蓝二色剑芒在空中打了两个转,犹如示威般,将那些虽然逃开,却还聚在远处不肯离去的雪鹰吓得四散而逃,再也不敢回头。

烈盘这才收了青锋剑,将‘这是剑’御起,扯上三人腾空而起。

御器之道,一看你神魂强弱,二看你肉身强度。主要还是神魂强弱的关系,肉身强弱仅只是体现在飞行时抵御因高速而迎面刮来的罡风。若是肉身弱些,飞行过快时产生的罡风轻则将你

吹刮下飞剑,重则可以直接将你撕成碎片!而这两类都是烈盘的强项,肉身强度堪比初阶元婴的神魔炼体者,神魂强度更是已可和普通紫府相提并论!

那漫天的风雪对普通先天强者确是御器的巨大障碍,但对烈盘来说却浑然没有半点问题,轻轻松松便已穿过整片风雪带来到这山顶之颠。

霜锥山确是座奇山。从山脚到山尖下方,整段区域内都冰霜漫天、雪樱飞舞。可在这最拔尖儿的山顶上,却是风平浪尽,连半片雪花都瞧不见。

只见在这约有数里方圆大小的山顶上怪石嶙峋,静悄悄的没有半只妖兽存在。那怪石中有一巨大石窟,曾经是这冰川高原上的王者,雪狼王的居所。虽说石窟中早已没有妖兽存在,可走

到这附近时,却仍旧还能感觉到一种来自雪狼王那等顶级大妖所残留下来的霸主气息!让人情不自禁的心生敬畏。

烈盘按下法剑,与三人同降于这石窟之外,还未来得及说上点什么,那边腾翼已倒头便拜:“承蒙烈兄两次救命大恩,腾翼没齿难忘,请先受腾翼一拜!”

他纳头便拜,却被一股柔和的力量轻轻托住。只听烈盘笑道:“同是仙云宗子弟,相互扶持本就应该,腾兄如此说话可就见外了。”

腾翼是真心要拜,可被烈盘托住哪里还拜得下去?旁边方喻则笑着说道:“烈师兄是爽快人,何况大恩不言谢,大哥就别坚持啦。”

腾翼本也不是矫情之辈,此时大笑道:“二妹说得是,大恩大德该当铭记于心,宣之于口反倒落了下乘!是腾某矫情了!”

众人都笑了起来,只觉几分钟前还在风雪生死中煎熬挣扎,此时却已在风平浪静的山顶上平安休息、与旧友重聚,这大起大落实在是来得太快,都有些让人反应不过来了。

腾翼先前用了血祭之术来施展凝血罩,虽说得烈盘解罩相救,但毕竟对身子已是大亏大损大耗,能勉强站立与众人说话已是不易。再加上此时精神松懈下来,再难保持原有的精神。方喻

和丫丫扶着他坐了下来,烈盘顺手递上了一颗聚元丹。他并非是受伤,而只是精血亏损,聚元丹虽主聚天地元气,可对精血元气还是大有滋补之效的,何况又是烈盘自炼的椭丹级别,功效更

佳。只服了一颗,稍作调息,脸色已然比之前红润许多了。

三人这才问起烈盘如何会在此间出现。

“当时正好在那空间通道附近,瞧见翼龙王与方师叔大战,受余bobo及,因此失足跌了进来。”烈盘只说了个大概。

“你走的时候,瞧见方师叔的困龙锁仙阵么?”

烈盘道:“跌进来时,好象是瞧见方师叔布有一道阵法。”

方喻一拍手,惋惜道:“那你是在翼龙王脱困之前就进来了,难怪咱们没碰上。那困龙锁仙阵足足将翼龙王困了四五个时辰,只可惜方师叔苦等的援军不至,咱们赶到那通道口时,方师

叔已然在脱困的翼龙王手下岌岌可危,临死前拼着将咱们五人推了进来……”

“五人?”烈盘问道:“还有两个呢?”

“是陈冰和成天乐。”腾翼补充道:“咱们五人是一起追着方师叔而来的,也一起被方师叔推进秘境内。这两个月来在秘境内四处寻找出口,在热火高地时还好,自从进入这冰川高原,

接连遭遇了数次大规模的妖兽围攻,成天乐为了救丫丫已经死掉了,陈冰受了伤,也在几天前的一次围攻中和咱们失散。之前成天乐死时咱们便已约好,倘若有人在妖兽围攻中走散,大家伙

便到这霜锥山之颠来汇合。咱们这次拼死上山,除了想到这里可能比较安全外,亦是想来等陈冰。”

这山顶上除了怪石还是怪石,便是雪狼王那石窟,众人刚才也进去逛过一圈了,连只蚂蚁都找不出来,哪来的陈冰?

丫丫垂泪道:“那天围攻咱们的妖兽好多,还有好些顶级变异大妖兽。冰姐姐是为了掩护咱们才失陷在妖阵里的……”

旁边方喻抱了抱她:“傻丫头,别尽想坏的。冰姐那么强,御剑速度又是先天内第一,她铁定会没事儿的。大概现在已经在往咱们这里赶来了吧。”

听完众人经历,烈盘亦是心中感慨。想不到碧鹰王为了抓自己,为了‘包子’这只传说中的千年太岁,弄出来的这偌大阵仗,反倒把陈冰等人给害苦了。说起来,这事儿和自己可也脱不

了关系。

“烈师兄呢?”方喻好奇的问:“在秘境内这两月,烈师兄都在哪些地方呢?咱们居然一次都没碰上过。”

“也就在热火高地和冰川高原两处,”这倒没什么好瞒的,烈盘说道:“两边地界都不小,大概是错过了吧。”

腾翼点头道:“两块区域,任其一处都抵得上咱们仙云宗数百峰那般大小,没碰上也正常。对了,烈兄可知冰川高原为何突然有这许多妖兽出现?”

方喻也好奇起来:“是啊,烈师兄知道点什么吗?这万魔窟秘境我虽然没有进来过,可听说以前秘境内是严禁有大规模妖兽群集的,怎么……”

烈盘说道:“你们比我进来得迟,可曾瞧见当时灵枢山脉的其他几个秘境入口附近有何异常?”

说到这个,腾翼顿时满脸严肃起来:“各处都先后有出现如咱们六十六号高塔一般的空间通道!虽然未曾过去瞧见详情,可当时整个灵枢山脉的空间波动极为强烈,天地元气也极为混乱

!难道是……”

烈盘点了点头:“不止是翼龙王!秘境内的九大妖王,除了一个碧鹰王外,别的八个已经全都在那时冲出秘境去了。”

三人均是一楞,随即惊呼道:“八大妖王!?天啊,在秘境入口大营处留守的基本都是低阶弟子,只有一两名紫府尊长坐阵,哪是那八妖王的对手?这次宗门恐怕会损失惨重!”

烈盘摆了摆手:“那倒也未见得。有了咱们六十六号高塔提前预警,想必方师叔早已将警报发到各处大营去了。宗门有了反应的时间,要减轻伤亡倒也并不算是什么难事。”他顿了顿,

这才又接着说道:“秘境内八妖王已去,原本的势力平衡自然也就打破。独剩的碧鹰王称霸秘境、势不可挡,早已将整个秘境内九大妖王的地盘尽数都归于它手。这批在冰川高原上聚集的妖

兽群,便是他所召集来的。”

腾翼破口便骂道:“刚才听烈兄说这碧鹰王是九大妖王中唯一没有同流合污、攻我宗门者。可没想到它居然在秘境内如此乱来,无视我宗门规则,自行霸占我宗门之地。这等后院放火,

比那其他八妖王更罪大恶极得多!待宗门日后平息三派之乱腾出手来,必将此妖贼碎尸万段方休!”

“以后再说了。”烈盘笑了笑,不再提这茬。之前他本是想从三人处打听一下外界的情况,看看什么时候才能从这秘境中出去,可听三人说来,他们也只比自己迟进入秘境十来小时,对

外界情况的了解可不比自己多多少,问了也是白问。此时只说道:“这山顶虽然看似平静,可却绝不安全。你们稍事休息之后便下山去吧。由此往西走,可去往贫瘠之地。那里的妖兽少些,

便连唯一仅剩的大妖尸王亦已前来此间,群妖无首、无人指挥,现在的贫瘠之地可安全得很。”

腾翼楞了楞,旁边方喻立刻反对道:“咱们还要等冰姐呢,而且,烈师兄不和我们一起吗?”

“我在这山顶还有些事。”烈盘自然是为了在此等着伏击通天灵猿:“陈冰若来此,我会告诉她,让她去贫瘠之地找你们的。”

腾翼立刻说道:“烈兄还有何事?说与我等知之,也好略尽些绵薄之力。”

众人之前交往,那是平起平坐的同门师兄弟。论身份,腾翼这翼龙峰第一高手还远远在烈盘之上呢。可现在两次蒙烈盘相救,更兼见人家挥手间扫退千鹰集阵,那份实力已足以让腾翼三

人仰视了,说话间自然也就不由自主的摆低下了身段。

烈盘笑道:“烈某欲捉一老妖,只恐实力不济,因此要先在此设伏。若对方中了圈套,自可手到擒来,但若是对方未中圈套,便是加上腾兄三人也难是其敌。到时候烈盘单身还好跑路,

多了腾兄几人反而不便。”

他这么一说,腾翼三人立刻便恍然。均知人家这样说是给自己三人留了脸面。开玩笑,就凭人家之前扫退上千雪鹰的本事,连他都说难以对付之敌,自己三人留下来确是半点忙都帮不上

,只能给烈盘增加麻烦而已。只是,老妖?却不知是何老妖。

方喻是个憋不住事儿的,开口便问。

“呵呵……”烈盘还未来得及答,陡然间感觉到极远处有一股强横妖气飞速朝这边赶来!

他脸色微微一变,脱口道:“来得这么快!”

“是烈[师]兄说的那老妖吗?”三人异口同声的问道。

烈盘无奈的点了点头,说道:“现在只怕你们想走也走不掉了。那猴子来了。”

“猴子?”腾翼似是意识到了点什么,但他却无法像烈盘那般,感受到来自那么远距离之外的妖气。

“通天灵猿。”烈盘开口便道:“本想着它就算再快,等那些雪鹰去它大营通报后,至少也得数小时之后才回赶来,没想到……估计是它今日在此间巡查后,又在附近哪个地方耽误了,

并未返回大营去。因此得到消息后第一时间赶来,否则断不至快到这般地步。”

通天灵猿!

对这位万魔窟秘境内除了九大妖王之外的第一大妖,腾翼三人可谓早已耳熟能详了。听到此处均不由倒抽了口凉气!

本听烈盘说要对付一老妖,估摸着以人家的本事,只怕真是对付一只千年大妖级别的妖兽呢。但顶多也就是刚到大妖级而已,相当于人类元婴后期的修士战力。似烈盘这等逆天怪才,跨

越一个大等阶挑战倒也并非不可能。但通天灵猿那是何等样的存在?!那是整个秘境千年大妖级别中的NO1!足可与紫府修士相提并论,便比之八号入口大营最强的方圆,恐怕都不徨多让了!

至于九大妖王,那已是对应金丹老祖的真妖级别,自然不在此列之中。

烈盘就算再强,撑死也就只是个先天,竟敢跨两级与紫府境强者动手?!而且瞧人家这架势,还是主动找上门来!

腾翼三人瞠目结舌,方喻结结巴巴的问道:“可是天荡山碧鹰王手下那只通天灵猿?”

烈盘笑道:“这万魔窟秘境内还有第二只猴子够资格称之为老妖吗?”他一边说,一边朝那雪狼王的石窟内一指:“你们便先躲在石窟中吧,一会我若擒下那猴子,自然万事休提。若是

失手,我跑路时必会将那猴子引开到别处,你们确认四周安全后再慢慢出来。这石窟内有雪狼王残留的威压,除了那猴子外,别的普通妖兽并不敢进入,你们呆在这里是不用担心被发现的。



三人还在迟疑间,烈盘已不由分说一挥手,灵元一展,已将三人强行推送入石窟之中。同时随手一拍,震下那石窟入口处的洞梁,碎石如雨点般砸下,瞬间已将那石窟给封了起来,让里

面瞧不见外面,外面自然也瞧不见里面。

他的许多战斗手段还是不适合在众人面前公开,特别是元符和炼天鼎。正派修仙界中,害人之心不可有,但防人之心不可无。他自己身上秘密太多,不论是元符亦或是炼天鼎,一个是足

以让流云财这等超级大佬都甘愿为之付出万贯家财的划时代产物,而另一个就更不得了了,传说中的远古神器,甚至烈盘估计在中土大陆上,纵是远古时期,也还没出现过像炼天鼎这等高级

的宝贝呢!一旦为人所知,必然会引来太多绝世强者的觊觎之心,那纯粹是给自己找麻烦而已。因此才封了石窟洞口,腾翼三人却只道是烈盘护他们心切,心中感动不已。他们倒是并无二心

,此时屏住呼吸,悄悄透过那碎石缝隙往外瞧去。倒也隐隐可见外面的些许情况。

石窟外的烈盘此时早已养精提神,严阵以待。方才还感觉到那股妖气远在百里之外,可此时却已感觉那股妖气来到了这霜锥山之底!速度之疾,比之自己全力御剑时还要更快上数分!

烈盘心下暗赞,左手一扬!

一根白色的骨旗凭空腾起,狠狠的插入他身前地上!

万妖幡!今日战猿王,为的便是这宝贝。先前来此霜锥山之前,早在沿途中便已将第一组剩余的几只生魂给补满,将第二组生魂的主魂位给开启了出来。虽说这第二个主魂还未有主魂入

住,使得万妖幡的第二形态并未能完全开启,可满员的第一组生魂却已然给整个万妖幡带来了一股与之前完全不同的气势!

只见那旗幡展开时,从万妖幡中所蔓延出来的已不再只是普通黑雾,而是一种黑、白、灰三色交杂的杂雾。看起来虽然复杂了点、散乱了些,可唯有烈盘这操控者才能感觉到来自这新万

妖幡中那股无可比拟的超强劲力!

雾气的档次完全提升了一个台阶,感觉已处于一种即将蜕变的质变期!让烈盘感觉就算是以自己最强的‘这是剑’配合上螺旋御剑术,若是被这幡雾给绞上,恐怕都会寸步难行!那防御

力和凝滞力,比之前何止强出十倍!这才是他敢战猿王的最大依仗之一。

插好万妖幡,‘这是剑’与‘青锋剑’同时出鞘,分左右两侧悬停于他身边空中。

什么布置伏击、布置法阵,那些只是说给腾翼等人听的罢了。他早先倒确是有这类打算,反正身上也有两套阵旗可用,在这山顶设下点小阵以助战势并无不可。但通过这些日子从九尾灵

狐处了解来的情况,知这通天灵猿看起来蛮力惊人是个莽兽,可实则胆大心细、心思缜密无比。自己纵然真在这山顶布下什么大阵,只怕也绝难让对方上当,反倒是提前引起对方重视和警觉

,让自己失了出奇不易的先手而已。再说了,现在对方都已经来到了山脚,以那猿王的速度,冲上这霜锥山山顶,顶多也就只是几分钟的事儿,自己就算想要布置也来之不及。

那便堂堂正正一战!自己苦修星宇决小成,又有‘这是剑’、‘青锋剑’神兵,再有万妖幡和各类元符相辅,正是自己自上辈子修仙以来,空前强盛、信心爆棚之时,正好拿这猴子试试

身手!

烈盘犹如尊战神般伫立原地,负手闭目,只等猿王到来!

ps:今天的大更!七千五!还清男人哥的贵宾打赏,和68章的错更。狂神再次向大家道歉,实在是这两天忙晕头了,基本都是晚上赶稿然后定时更新,白天巨多事,一天才睡一两个小时- -!导致发现几次错更情况,希望大家谅解,狂神跪拜叩首!!三鞠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