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2 鹰王娶亲/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巨大的鹰爪收了回去,碧鹰王傲然立于王座之前,眼睛肆意的在狐夫人那凹凸有致的玲珑身段上瞧来瞧去。

妖兽的眼光与人类不同,狐夫人这人型打扮,在人类看来绝对是极美极美了。可妖兽们却并不见得就懂欣赏,包括碧鹰王在内。但,狐夫人仍旧可以艳压群妖。只不过她身上吸引那些妖兽们的地方,不是那漂亮的人类脸蛋、不是那鼓涨涨呼之欲出的胸部、亦不是那修长的美腿和挺翘的韵臀,而是她那与身具来的一股狐骚气息!

对妖兽们来说,狐夫人身上的味道就像是一剂万妖通杀的催情剂!只要嗅到一点点,保证能让已经濒死的妖兽都重新再‘立’起来!

碧鹰王亦是如此。哪怕已经到了像它这等真妖之境,仍旧无法完全抵抗来自狐夫人身上那股诱惑!每次瞧见她,碧鹰王都会有一种**焚身之感。只是它不喜欢用强,与雌性强迫发生关系,对碧鹰王这样层次的妖兽来说是一种无法接受的侮辱。那会让它觉得自己很没有吸引力。因此哪怕明知狐夫人对他并无半分忠心,它仍旧是没有选择杀死她,而是将她留在身边,并且委以像搜查烈盘这样原本看来是大有好处的差事。

“我不想杀你。”碧鹰王淡淡的说,妖兽没有人类那样多的弯弯肠子,即便是上位者,仍旧还保持着十分耿直的秉性。它从来不在狐夫人面前掩饰自己对她的喜爱和包容:“但,猿王之死,整个妖族都需要有一个交代。鬼魄尸王拿命来交代了,你呢?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

偌大的大殿上只回荡着碧鹰王的声音。

狐夫人沉默了半晌并未开口。

“没有理由吗?”碧鹰王的声音逐渐冰冷起来:“你虽刚做我下属,可在这万圣大陆上,咱们相识早已不是一天两天。你该知道我的性子,心慈手软这样的词永远和我没有半点关系。”

“你不是想要我吗?”狐夫人终于缓缓说道,语气十分平静,没有半点挑逗之意。但愈是这样,却愈发的透露着一股子让碧鹰王难以把持的诱惑:“若是我死了,以鹰王的身份,不至于去要我的尸体吧?”

“哦?”碧鹰王先是一楞。自从它将狐夫人收归麾下后,曾不止一次向狐夫人暗示过这方面的意思,可得到的却永远都是冷冰冰的回应。这次对方居然主动提起?

虽说这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出于对方的自保之意,但却毕竟是个意外之喜。它还以为以狐夫人的性子,那是宁死也不会屈服的。

“我可不想让你为了活命而拿这种事来做条件。”碧鹰王坦然道:“你知道我,我不喜欢用强!而且,尤其不喜欢你为了活命而出卖自己的这种下贱样子!”

“你喜欢也好,不喜欢也罢,这都是我现在最真实的想法和打算。”狐夫人淡淡的说道:“狐族不可一日无首,所以我不能死。为此,就算再怎么下贱下作,狐媚亦在所不惜!”

“本王可不是那些会完全输给本能的低等畜生!”碧鹰王冷笑道:“你竟敢仗着本王对你的喜爱,如此侮辱本王?!嫁给本王,在你嘴里倒成了下作下贱之举了?!”

“那只是鹰王自己所言,可不是狐媚的心意。或者,鹰王是害怕了?害怕自己不如天临圣君那般优秀,害怕得到了我的身子,但最终却打动不了我狐媚子的心?呵呵,一个真正优秀强大的雄性,总是能让身边的雌性死心塌地!我本以为鹰王雄冠寰宇,行此一统万圣大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之大事,还以为鹰王是何等样的枭雄豪辈,却不想竟连这么一点自信都没有。”

“…………哈,哈哈哈!”碧鹰王突的大笑出声来,突然一个挪移,瞬间从那高台宝座之上挪到了狐夫人身前:“说得好!本鹰王哪点不及那天临匹夫?哪点不及这大陆历代豪强?!只要先得了你的人,我就不信你这骚靼子从此不死心塌地对我!”

它一边说,鹰爪已搂上了狐夫人的翘臀。只轻轻一捏,那丰韵白泽的翘臀上已被掐出五道通红的爪印:“今天便先将你就地办了,以解本鹰王心头之欲!”

“只要鹰王愿意。”狐夫人并未反抗那鹰爪的行径,只是口中却说道:“不过,却要鹰王先应允狐媚一事!”

碧鹰王早给她三言两语挑逗出了真**,可毕竟真心喜欢,不忍强上,强忍着问道:“何事?!”

“狐媚出生媚尾狐族,依着我狐族规矩,生死嫁娶,都需到族内宗洞内告祭列祖列宗。当初天临娶我,便是依足了这条规矩,鹰王若是真心对狐媚,亦或日后想完全得到狐媚的心,便也请依了这规矩,陪狐媚前去族内宗洞一行!否则狐媚纵死,亦难有脸面见我狐祖列祖列宗!”

“我当是什么大事!”碧鹰王大笑道:“便依夫人所言!非只是到夫人族内宗祭,本王还当照足我妖族迎亲规矩,给你狐族千珍百味以作聘礼!夫人希望咱们几时动身?!”

狐夫人笑了起来:“瞧鹰王这般性急,只怕是一刻都已经等不下去。狐媚本是想说今日现在便动身,却又怕鹰王想要先处理灵猿之事。那斩猿王者,是人是妖、是兽是禽、是公是母一概不知,鹰王若想等着替猴子报仇之后再去,狐媚便恭候等驾便是。”

“替猴子报仇之事不急于一时!”碧鹰王对狐夫人的心结既解,那yuwang便如井喷般喷涌而出,再也按捺不下,只说道:“咱们今日便动身,先忙完本王与夫人的大事要紧!替猴子报仇,等咱们从夫人族内归来再办也不迟!”

狐夫人恭恭敬敬的鞠了一礼:“一切只听夫君安排,狐媚自无不允之理。”

碧鹰王喜极大笑道:“你叫我什么?”

“夫君。”

“哈哈哈哈!好,好,好!”它一连说了三个好字:“来啊,替我备宝船!以我鹰族最高规格备下迎娶所用千珍百味,再替本王将天荡山打扮得漂漂亮亮、喜喜庆庆的,本王三日后便要替你们娶一个主母回来!”

三日,以鹰王那灵器级宝船的速度,足够从天荡山到狐族所居的天临湖跑上一个来回了。

…………

这边碧鹰王洞内忙得热火朝天,只因鹰王一声令下,整个天荡山都如同上足了发条的机器般转动起来。鹰王要迎亲,那可是天荡山头等大事!所有妖兽,不管有事儿没事儿的,尽都作一片忠心热情之状,在天荡山上奔走相告、准备着喜庆大典的各种所需之物。

可,就在这片热闹之中,一间屋内的一男一女却作相视无声状。

二者皆是人型,男的倒正常,但那女的虽身材玲珑,但嘴鼻极尖,屁股后面还翘着九根毛茸茸的大尾,一看便知非人。正是烈盘与狐夫人手下的小九。

只见烈盘半晌才突然叹了口气,开口道:“我怎么总觉着这事儿有点不靠谱呢?”

“公子指的是什么?”小九问。

“瞧刚才鹰王对你家夫人那殷勤状,恐怕就算是你家夫人要天上的星星,它都会想办法给摘下来吧?”烈盘嘿嘿笑道:“怎么贵夫人不直接开尊口,问碧鹰王讨要那三件宝物?那岂非比让烈某去偷更容易得多?”

“公子只怕不了解鹰王习性。”小九淡淡的说道:“碧鹰王在万圣大陆上自数千年前便已成名,那是出了名的吝啬、小气加贪财。瞧瞧它给夫人的聘礼,什么千珍百味?不过只是些珍味肉食罢了!向他讨要十方灵盒、镇魂鼎、定风珠?且不说他铁定不会答应,只怕更还会因此怀疑夫人对天临陛下念念不忘。到那时,纵是不对夫人有何过激行为,只怕也会特意将此三宝另行存放或者特意加管,让公子偷盗更不容易而已。”

烈盘本是对狐夫人此举略有不解,可听小九这般一说,立时恍然。想想那碧鹰王刚才情绪兴奋之下,给个聘礼都还只给什么千珍百味,确是小家子气之极,狐夫人不敢开口讨要那三宝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只听那小九又说道:“何况夫人已服下公子所给的凝魂丹,难道公子到现在都还不相信夫人吗?”

烈盘笑了笑,并未接它这茬。

说实话,他是真不相信狐夫人。当然,并非觉得她是想害自己,或者给自己设了什么圈套。只是几次与狐夫人接触,都总感觉此女城府极深,而且心中似是藏着一个大秘密!

她让自己偷盗那三宝,说是什么三宝对她意义重大,是什么传族宝物、定情信物、夫君的至宝,但实际上,只怕这三宝里面还另有乾坤、另有说法。

这些感觉,烈盘没有什么证据,但却就是有一种冥冥中的感知。人们通常把这种感知称之为第六感,是一种玄之又玄的预感能力。普通人的这种预感显然只是随思绪而摆动,并不准确,但对神魂强大的修仙者来说,这样的预感能力却就十分靠谱了。

当然,一个修仙者若想要凭预感去感知什么东西,通常还是会有很多限制。其中最主要的一点,你不可能预感到神魂比你更强的他人的行动和命运。只能预感和你自己一样强度乃至比你更弱的。而且对象越弱,感觉越准、越精确!

狐夫人的神魂强度当然不可能比烈盘弱,人家好歹是可以比拟紫府境的大妖,而且狐族尤擅神魂念力。不过,就算她再强十倍、百倍,都总比不过炼天鼎!

烈盘摸了摸下巴,感觉到碧鹰王的气息已经随着外面喧闹的兽声去远,显是已经陪狐夫人登上宝船前往天临湖而去了。

他这才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冲小九嘿嘿一笑:“我从来不相信任何敌人,更别说是一只妖兽!不过,既然已经来了这里,总不能空手而归,现在是干正事儿的时候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