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5 一刹万年(上)/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烈盘小心翼翼的念动口决,打开了洞天府地的出入口。

这洞天府地上原本并无封禁,想是它曾经的主人翼龙王并不懂封禁阵术之类,因此并未在洞天府地上设有什么防范措施。否则纵是烈盘对灵纹再熟,在刚才那一瞬间想要解开洞天府地的封禁躲进去,可也没那么容易。就眼下这还是在他已经进入洞天府地之后才临时设上去的。

他先只是开启了一丝封禁的缝隙,以防碧鹰王还停留于此间未曾离去。飞快的用神念潜出这丝缝隙略一查探,心中顿时一松。因为并未感觉到有什么强大的神念在这四周搜索,想来那碧鹰王应该已不在此间。

这才将封禁完全打开,整个人顿时从那洞天府地中折射了出来。

可还未等他来得及喘上口气,便已透过那微微透明的冰壁,瞧见正前方峭壁外千米距离处,一道张开着巨大鹰翅的背影!

碧鹰王?!

刷刷刷刷!

几乎是下意识的,烈盘全身的灵元尽都转动调集了起来,一套组合六甲符和一套组合神兵元符也尽数抄到了手中!

这老家伙居然没走?!已经足足十个小时了,这到底是哪来的耐心啊?!

等等……

碧鹰王似乎有点不正常。

就那么直挺挺的悬空于该处,既无任何动作,也似乎没有任何反应,甚至,就连神念都未曾放出来探查四周!但它又确是碧鹰王无疑!那一身代表着真妖境的强大妖气,艳丽得血红透亮,可绝非其他什么玩意可伪装出来的。

烈盘心中称奇,再往碧鹰王身周瞧去,这才又瞧见了同样悬于碧鹰王对面的‘小九’。

那家伙居然敢直面碧鹰王?而且,居然没有被碧鹰王给撕成碎片?

还未等烈盘脑子转过弯来,已听那‘小九’远远的说道:“烈兄弟,请过来一叙!”

‘小九’说这话时,眼睛是正直勾勾的盯着烈盘的,显然早已发现了他。自己明明才刚从洞天府地中钻出来,这冰洞内的冰壁亦是经烈盘改造过,只能从里面瞧出去,但从外面却看不见里面的情况,除非用神念探查。但刚才自己出来时,分明就没有感觉到有任何被神念窥视的感觉。那‘小九’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事出反常必有妖,烈盘并未立刻回应它,反是比刚才更警惕了数分。

却见那‘小九’微微一笑,突然伸手轻轻一勾。距它约有二三十米远的碧鹰王就像是一个被长线操纵的木偶一般,轻轻巧巧的朝‘小九’手中被扯了过去。

‘小九’伸手一捏,如捏只小鸡般抓住碧鹰王的脖子,慢条斯理的从怀里摸出一张道兵符。紧跟着,五指成爪,抓住碧鹰王的脑袋,竟生生将这碧鹰王体内的生魂都给拽吸了出来!封到那道兵符中!而再看碧鹰王的肉身,失去了生魂和神念,那幻化出来的人型躯体再也维持不住,修长的双腿双臂逐渐变短变细,化为两对鹰爪,身子也从人身慢慢转回了绿羽覆盖的鹰身……

拽取生魂来封印成道兵符,其实效果并不如直接封印灵魂。毕竟道兵符不是万妖幡,可没有什么灵元之力借你补充。只有生魂的道兵,实力是绝对比生前要弱些的。而若是有灵魂的道兵,再不济也能达到生前水准。不过,封印灵魂道兵,那道兵未必会完全听从你的吩咐和命令,还需要你慢慢去**去培养,甚至就算你真**好了,但让它怀恨在心,也很可能在实战中倒打一耙,拖你后腿算是轻的,直接害死你都极有可能。但生魂道兵就不会,无意识无状态,只有战斗和听命行事的本能,虽然实力稍弱一点,但相对也要安全和方便得多。

烈盘自己就是玩生魂的行家,见小九如此动作,直看得下巴都差点掉了下来。

要想凭空抽取一个生物的生魂本就够难的了。何况那可是碧鹰王!真妖境的存在!在小九这区区大妖兽面前竟然如只蝼蚁般如此轻易就被抽走了生魂?!甚至连一丝的反抗都瞧不见!

这他妈是我自己眼花了吧?!这怎么可能!

他和小九也算接触了好几天了,对那九尾灵狐的底细和实力清楚得很!别说碧鹰王了,就算是通天灵猿那一级的大妖也能轻易灭了它。甚至,就算是在顶级大妖兽那个阶段中,它都算不上最强的。哪来的收拾碧鹰王的本事?!

还未反应过来,却见那边小九已将失去了灵魂的碧鹰王尸体往那峭壁下的深渊随便一抛,紧跟着,烈盘只感觉眼前一花。小九在原处如瞬移般已来到了这冰壁洞口,也未见它有何动作,整块堵住洞口的冰壁便如玻璃般被震得粉碎。小九的身子出现在那漫天飞溅的碎冰之中,笑着说道:“你不过去,便只有我过来了。”

先前有冰壁相隔,远远望去还只能瞧见一个大概影子,因此并未感受到这‘小九’身上所带的那股庞大神魂之念。可此时对方已经做到近处,那股比碧鹰王还要更强盛、更霸道得多的妖气瞬间冲着烈盘扑面而来!竟险些将他生生刮飞出去!

烈盘这一惊非同小可,虽说眼前这家伙的外表看起来与之前自己认识的九尾妖狐一模一样,但,这绝对不是同一个人!这是何等样强大的妖气!何等样霸道的气势!别说之前那大妖兽小九了,就算是狐夫人、甚至就算是碧鹰王,也都远远不如!

烈盘第一时间便想要将组合六甲元符和组合神兵元符给打到身上,可这念头才刚刚转起,便瞧见那九尾灵狐轻轻冲自己笑了笑,刹时间,一股勾魂摄魄的强大魔力牢牢将自己的神念锁定,竟将自己刚才那已经燃烧起来的战意和斗志瞬间扑灭!反而让自己无可抑制的生起一种对它的亲近之意,仿佛有一个声音一直在大脑里说‘它是好人,它不会伤害你、它是好人、它不会伤害你……’

烈盘一向定力过人,而且前世时孤独惯了,防备心极重。脑子里的那个声音虽然大且清晰,但却并不能完全左右他的思维!他极力想要反抗这股声音强加给他的意志,虽说这有些蚍蜉捍树的感觉,但却终未放弃。整个人瞬间僵在那里,脸上一阵青一阵白。

这‘小九’自然便是十圣狐仙了。对人类它一向没什么好感,哪怕就算是救了它一命的烈盘,它也顶多说不算憎恨而已。

似是感觉到烈盘的意识中有反抗之念,十圣狐仙淡淡的开口说道:“用人类先天之境的神魂来与我魔神境的神魂相抗衡,除了白白吃苦之外,你根本就不可能有其他任何收获。现在你已经很累了吧?何必让自己那么累呢?放松下来吧,我不会杀你的,我只想取回本该属于我妖族的东西。”

它说话的声音极轻极柔,就像是在给宝宝唱摇篮曲的模范妈妈,让闻声者荤荤欲睡。

但烈盘却并未睡过去,反倒是心中的那种抵抗意识愈加明显,脸上的表情绷得更紧了。

十圣狐仙的眉头微微一皱。

被一个小小的人类先天强者反抗自己的意志,这可还真是破天荒的头一遭。虽说之前还作为狐夫人时,在与烈盘的接触中它就曾感觉到这人类先天的神魂挺强,远超普通先天的程度。但却仍旧没想到会强到这般地步。

一道十色的狐光闪耀起来。

十色狐光!狐族最顶级的幻术!因可让人感觉时光倒流而闻名于世,但它的功用可绝不仅仅只是让人感觉到时光倒流而已。它有太多的幻象呈现方式了!

便如烈盘眼下正感觉到的。时光可以倒流,也可以前进!

一组组画面在烈盘的眼前闪过,让他感同身临其境。他瞧见了一个虚构的自己的未来!在仙云宗苦苦修炼,便如大多数天才子弟一般,刚出道时便光芒万丈,轻轻松松突破元婴境乃至紫府境!仗着星宇决,开始在中土大陆四处游历,增涨见闻。厚积薄发之下,再度突破金丹境,自此成为中土大陆修仙界中真正小有名声的一份子。然后再是太虚、元神……这是数百上千年的漫长岁月。学着别的修仙者一样,一边修炼的同时,也一边结婚生子,找了个情投意合、可相互依靠的道侣,在万般艰难的修仙路上,两人相互搀扶、战战兢兢的一路走下来。他天赋比较强,竟破了元神境,成就了化羽地仙!这已是中土大陆最顶层的修仙者境。延寿数千载!他的道侣终是没能陪他走完这漫漫仙路,仅只有金丹境的道侣在他过完两千岁生日时去世了,甚至因修仙者产子不易,连后代都没给他留下一个。接着便是他的妹妹烈蓉,虽有他大力帮助,可也仅只停留在太虚境,在他三千多岁时撒手人寰。至于父母,更是早在他还未成就金丹时便已寿终正寝。

仙云宗有他这位天下第一的化羽境高手坐镇,倒是发展得愈加兴旺,在他大概六千岁左右时,便已成为了中土大陆修仙界中第一大派!可那又怎么样呢?因为星宇决,他苦留于化羽境而无法突破。实力倒是随着年岁的累积而越来越强,但却终是迈不出那化羽成仙的最后一步。直到七千岁生日、八千岁生日,乃至九千岁生日!他如同一只形单影只的孤雁,虽说整个大陆有无数人在仰视着他,但却再也无法找到一个可以与他齐肩并进的人。那种高处不胜寒,且无法堪破生死更进一步的孤独,成为了他意识中的全部。

一个不能成仙的修仙者,注定了是孤独寂寞而绝望的。看着自己一天天的变得衰老,那种坐等死亡的感觉,几乎已经快将他给折磨疯了!

上万年的时光在烈盘眼前一一扫过。

开始那几年,他还能保持着一丝明智,知道这是一个并不真实的梦,是那只九尾灵狐给自己下的幻术。

但,真亦假来假亦真,如果当幻象都真实得如同真象时,那真和假也就真没什么区别了。

时间能冲淡一切,包括烈盘的防备之心。一年两年他能保持清醒,三年五载他能意志不灭,如看电影般浏览着自己的人生。但十年八年呢?百年千年乃至万年呢?

没有人能在如果真实一般的世界中经历万年而不迷失本心,烈盘也不能!

这是一种烈盘无法想象的幻术境界,让他在这其中不断的被时间冲淡记忆、被各种各样的生离死别牵制了感情,他开始对这个虚幻的世界也产生出真实的情感来。

十圣狐仙是真没想过要将烈盘的这个梦给延续到万年以上的。也没有什么纠结的想法,诸如到底杀不杀烈盘之类,这些事情对它来说根本就不值一提!

它的想法和做法其实都很简单。

它刚刚从镇魂鼎中脱困,附身到小九身上。虽说神魂仍旧还和六千年前魔神境时一般强大、虽说它所懂得的各种技能、术法仍旧和六千年前一样多,不,甚至是比六千年前更多!这六千年呆在镇魂鼎里的时间它可也没有完全白白浪费掉!但,它眼下的身子终究还只是一只顶级大妖兽而已。

所以它并不和碧鹰王真正的正面交手,而是突然袭击般,用十色狐光直接就制服了它!现在,它也愿和烈盘正面交手,这到底是可以干掉通天灵猿的人类,天知道他的正面实力到底有多强。

因此,幻术就成了它唯一也是最正确的选择!

第三更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