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 饶恕/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被通天灵猿这么一瞪,再有之前李中堂和轩辕霄的惨状,宁玉龙瞬间就吓尿了裤子。

什么宁方的血海深仇、什么来自家族的巨大压力,统统都在猿王这一瞪眼中便已被他抛得一干二净!

他一屁股跌坐到了地上,手中的法剑也‘砰’的一声掉到地上。混身上下不停的发抖,嘴巴哆嗦着却楞是说不出半句话来,直到通天灵猿一闪身欺近他身前!

“饶、饶、饶命!烈兄弟、不不不,烈大爷、烈祖宗!饶了小人的狗命吧!”宁玉龙哭丧了一张脸,一翻身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舂,口中不停喊道:“是小人有眼无珠、是小人冒犯虎威、是小人有眼无珠、是小人冒犯虎威……”

他如同疯了癫了一样,口中不停重复着这几句话,鼻涕眼泪齐流,横飞四溅!

猿王的身影和那巨大的黑色法棍在他脑袋顶上停了下来。

烈盘叹了口气:“堂堂修仙之人,道心不固、胆小如鼠!吓成你这般德性,就算治好也废了!”

“是是是!小人是废物!废物!”

“滚吧!”烈盘懒洋洋的说道:“杀你这样的废物,莫的脏了烈某的手。”

宁玉龙一呆,显然没料到烈盘竟会如此轻易就放过他。可随即却又从烈盘的眼中看到那丝不耐烦和不屑。

他是个聪明人,修仙者一向都很聪明,就算是再笨的修仙者,神魂变强后,脑力智力通常都远非凡人所能相比。

他看得出烈盘肯放过他不是因为别的原因,而实是别人压跟儿就没有将他真正放在眼里过。视他直如一只蝼蚁或是蚊蝇之属,杀与不杀,对别人来说根本就不是一件需要放在心上的事!甚至,人家也根本不怕自己去告发他屠杀同门师兄弟。毕竟第一,这事儿是宁玉龙他们一方先挑起的,对方不过是还手反击而已。第二,人家压根儿就没把你宁玉龙看成个人物,想要无凭无据的告人家给人家添麻烦?也得你有那个份量才行!

一种落差和羞愧顿时涌上宁玉龙的心头,他定了定神,默默的站起身来,拣起地上的法剑,瞧了瞧身后的张嫣嫣。

张嫣嫣冷哼道:“无胆鼠辈!废物一个!”

宁玉龙的眼中闪过一丝羞愧,可很快,便被一股憎恨所取代。他满目仇恨的盯了张嫣嫣数秒,转身御剑而起,眨眼间已不见了踪影。

烈盘却似笑非笑的看向张嫣嫣,口中问道:“你骂别人是废物,你能比他好到哪里去呢?”

“最起码,我不会向你磕头求饶!”张嫣嫣倒是颇为硬气,大概这其中也有几分一向在烈盘面前的那种优越感在作祟,正是那些曾经的优越感,才给了她说这话的底气。

烈盘笑了起来:“那只能说明你无知者无畏,或者说,死猪不怕开水烫。可,并不代表你就不是废物了。”

“烈盘!”张嫣嫣咬牙切齿的怒喝道:“别以为你比我强就可以侮辱我!我……”

“没兴趣侮辱你。”烈盘淡淡的说道:“只是想告诉你一个道理。修仙之途,靠的是自己,而不是别人。像你这般进入宗门后就只知拉帮结伙,与你那些什么狗屁大师兄混在一起的,到最后只能落个比凡人还惨的下场!”

“你敢教训我?!我知道,不就是我在南安镇的时候奚落过你吗?!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小人,妄我爹还替你治伤!还给你灵丹!你……”

“教训你?还真把你自己当盘菜了。”烈盘冷声道:“若不是念在你父亲张天道最后还算有悔过之心,现在我就劈了你!”

他一反之前笑嘻嘻的模样,杀气毕露!

她之前的‘不怕’,只是建立在一直以来对烈盘的不屑之上。从小时候她知道有烈盘这样一个乡下未婚夫起,她就从来没有把这个叫烈盘的家伙放在过眼里,甚至,还有些仇视。因为她在安城里的那些小伙伴们,常常都拿她这个乡下未婚夫来取笑她。可现在,烈盘在安城翻云覆雨,将她一直崇拜的父亲连同轩辕战等安城大佬尽数打垮,挥手间又将她看来高高在上的李中堂、轩辕霄等人直接灭杀到死,连通天灵猿这样的大妖都被他收入麾下,甚至连碧鹰王都似乎栽在了他手里!这些事儿的画面无可抑制的在她脑子里划过,早已在她对烈盘的不屑之上添上了一份畏惧之意,只是连她自己都没有发觉而已。而且,烈盘刚刚灭杀李中堂等人的画面还清晰无比的印在她眼眸里,轩辕霄那一地的腥臭碎尸也在无时不刻的唤醒着她那份恐惧。再被烈盘这般突然变脸的冷喝,新恐旧惧一起涌上心头,如同火山喷发般难以抑制的冲了出来!顿时将她吓得噤若寒蝉、脸色惨白、手脚冰冷,噎在了那里,半晌也喘不过气来。

烈盘懒得再搭理她,他确曾答应过烈无心,来到仙云宗后绝不找张嫣嫣的麻烦。虽然只是一句话,但对父亲,他绝对是极守承诺的,否则就凭张嫣嫣两次三番与自己为难,以他的行事风格,早就已经顺手将之除了。

此时回身收拾起碧鹰王的尸身来。

虽是真妖,但到底不是真龙一类本就体型极大者。鹰王平时化真身时足有十丈高,可死后妖气溢散,恢复原型,也不过就是只三米来长的绿头鹰。不过却极重,以烈盘的手上劲道,一提之下都感觉很沉,少说怕有三四千斤!要搁地球上,这肉身绝对是被一大堆科学家围着研究的对象,但恐怕就算研究一千年都没法研究出个名堂来。只因它的肉身并非是因为密度大而重,而是因为肉身中沉淀着无匹的妖气,是那股妖气让肉身重起来的。而也正是因为这些沉淀、并已经彻底融入进了肉身的妖气,让这具肉身极具价值!哪怕只是它身上随便一根骨头,拆出来都足以和三四品矿物比肩硬度!或许柔韧性上稍微差些,但却比普通矿物更多了一份灵性,这可就不是三四品矿物所能望其项背的了!

用‘这是剑’,也是运上了些真元,才顺利切下了碧鹰王的脑袋。将碧鹰王的尸身收好,回头一瞧,张嫣嫣还呆站在那里。

见烈盘看向她,她才似稍微回过了些神,突然鼓起勇气大声说道:“你、你说你看在我爹的面上,是、是什么意思?不是你杀了我爹吗?!你这个杀人凶手!你、你就是因为杀了我爹,心中有愧,所以你才说这些话的是也不是?!”

说到烈盘杀了张天道,她的情绪又稍稍有些激动起来,巨大的仇恨压抑了些许恐惧,但却并未完全盖过,声音仍旧是因害怕而微微发颤。

“杀了你爹?”烈盘白了她一眼:“我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得来的消息,也懒得去了解。但张天道并没有死,虽然我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你得感谢家父,就是那个被你称为‘无知’的无心叔叔!是他让我饶了你爹一命!也是他,让我别在仙云宗找你的麻烦。否则就凭当初你在南安镇内放的那些狗屁,你以为你能安安稳稳的过到现在?”

张嫣嫣楞了楞。

她对安城的消息大多都只是听到些一鳞半爪的传言。当初是季长风负责安城内乱的事后处理,由于轩辕家族集体叛乱,勾结南离老祖这等邪道散修,竟敢意图暗杀安城大长老!且欺上瞒下,妄送仙营军数十武宗性命,更置穷荒蛮林内上万山民于不顾。这般无法无天的事儿,在仙云宗尚属首例,因此哪怕是在宗门内部,这事儿也都是传得极广的。大多数人都知道。不过仙云宗对外公布的处理结果里,只是提到处理了以轩辕战为首的一干乱党,并未将其下所有被处理人员的名单公布出来。

张嫣嫣是知道张天道和轩辕霄之间关系的,甚至连南离老祖的事情她也在父亲的家书里多有耳闻。

但这事儿她并不方便直接去问处理此事的季长风,就算让李中堂去问也不合适,毕竟作为张天道的女儿,这事儿她肯定得避嫌。不过事后她也让李中堂专门派人回安城去找过她父亲,但他们张家原本的小院现在已经姓烈,父亲张天道也已不知所踪,自然就以为父亲也被宗门作为乱党和轩辕战等人一起被宗门处置了。这笔帐,当然要算到烈盘的头上!当初若不是因为烈盘说过要上仙云宗来找自己的麻烦,那父亲也不会挺而走险去勾结南离老祖这等邪修匪类,便不会惹来这杀身之祸了。何况,原本的张家大院现在改姓了烈,难道这还不足以说明问题吗?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她这些日子来早已恨烈盘入骨!

可不曾想,现在却从烈盘的口中得知父亲并未丧身的消息。

“你、你是在骗我?”她颤声问道。

说实话,她其实是想相信烈盘所说的。她自小就和父亲一起长大,也一直以父亲张天道为崇拜的对象,父女间的感情极好。若能让父亲‘死而复生’,让她做什么都是愿意的。

“没兴趣骗你。”

“那、那、那我爹去哪里了?”张嫣嫣两只眼框全红了。

“不知道,也没兴趣知道,更没有兴趣和你这肤浅女人多作解释。”烈盘冷声道:“事儿就是这么个事儿,你信也好、不信也罢,那都由得你。不过我得最后提醒你一次!虽然家父屡次让我看在他的面子上,在仙云宗多礼让你,但凡事皆有个限度,我姓烈的从来都不是什么老好人,所以你可也别以为我就不敢真宰了你!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这可不是威胁恐吓!旁边李中堂半死不活的模样和轩辕霄的惨状,已经是最好的证明了。

他说着,一边御起法剑腾空而起,末了,没忘补上一句:“对于今天在这里发生的事儿,若是有任何人问起,你都可以实话实说。烈某行得正坐得直,替宗门除了两个败类,那可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但若是你敢添油加醋、胡言乱语,给烈某找些没必要的麻烦,呵呵!”

那‘呵呵’二字传来时,剑光已然去到了极远之处,转瞬间已只给张嫣嫣然留下一个闪亮的光点。

她呆在原地站了半晌,突的叹了口气,垂下她那颗傲骄的头来。许久,她才重新站直身子挺直了背,走过去将已经身受重伤、昏迷不醒的李中堂扶起,慢慢的、一步步的朝那山谷外走去。

ps:今天第三更,一会九点左右还有一个加更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