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 离开秘境(上)/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和十圣狐仙约好此言,带着一个未知的结果,踏上了返家之旅。

这次来万魔窟秘境,进来时是抱着万般无奈,被翼龙王逼得躲进来的。进来之后虽然轻松了两个月,可随后又被妖兽大军、通天灵猿乃至碧鹰王惦记追杀,可算是劫难重重了。可这出去的时候,却是满身的轻松。

“姓名?”

“烈盘。”

“哪个烈盘?”那天荡山空间通道处的宗门弟子楞了楞,像看个西洋镜一样上下打量着烈盘。

烈盘笑了笑:“烈火的烈,盘龙的盘,安城烈盘!”

整个天荡山空间通道处都静了静。十几个宗门弟子尽都停下手中的事儿,瞪大眼睛朝他看过去:“潜龙殿那个?”

烈盘点了点头。

“我靠!”几个宗门弟子就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一个个蹦起身:“不是吧,潜龙殿烈盘?!”

“就是那个以先天之境上了咱们宗门英烈堂的家伙?!”

“靠,都进英烈堂了,那不该已经是个死人了嘛!”

“这家伙是人是鬼啊?”

“这可是咱们宗门英烈,你别‘这家伙’、‘那家伙’的。”

“靠,烈兄弟你不知道?你在咱们仙云宗现在可牛逼大发了!”

“烈兄弟你不是和那个胧天殇交过手了吗?听说那可是紫府境的老牌鬼修,靠,你这都能活下来?”

“偶像啊!虽然咱境界比烈兄弟你高点,可要是让我对上胧天殇,估计有一百条命都全送光了!”

十几人兴奋得一边叽叽喳喳,一边围着烈盘不停的上下打量,问动问西,连替他办出境手续的事儿都给忘了。

烈盘可不知什么英烈堂之事,倒是之前在冰川高原见到腾翼他们时,知道仙云宗多半已经把自己当成了烈士之事。此时听这几个宗门弟子说得夸张,心中虽觉好笑,但几人到底热情得很,都是一个宗门的,别人热脸相迎,也不好冷面相对,随口答了几人几个问题。

这边正热闹着,早有好事者将这里的消息传了出去。只隔了约莫一两分钟,见那峡谷上方数道剑光飞近,其中一道剑影来得甚急,如同流星坠地般轰然砸到地上。

“烈兄弟?!”那剑影光一落地,上面的人影便迫不及待的跳了出来,惊喜万分的冲着烈盘这边飞速奔来。

烈盘一瞧,脸上也是展开笑容:“季大哥也来秘境中了?”

“哈哈哈哈!”季长风先前听人说烈盘出现在秘境通道出口处时还不大敢相信,此时瞧见果然是烈盘,心中那份惊喜实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他与烈盘算得上忘年之交,虽说烈盘进入宗门后忙东忙西的,极少和他联系,但无论是烈盘还是他,都将对方视为了极其重要的朋友。烈盘固然是感念其当初是引导之恩,若没有季长风,自己恐怕也不会这么早就接触到仙云宗。甚至说,若没有季长风最初给他那批材料,没打造出万妖幡的话,早在对阵南离老祖时自己恐怕就已经命丧黄泉了。而对季长风来说,不但觉得和烈盘这小兄弟意气相投,更为让他看重的,是烈盘那神乎其技的锻造之术。倒不是说季长风势利或是与烈盘的交情带有功利性,而是他本身就痴迷于炼器,对所有炼器高手都有着一种本能的尊敬和崇拜,而且是极其狂热的。他这样崇拜的对象有不少,包括他师傅、宗门内几位深藏不露的炼器高手,以及中土大陆上所有排得上号的炼器宗师级人物。但,这些无一不是炼器界的前辈名宿,而像烈盘这样年少、平辈的,则是唯独的一个!因此他非但将烈盘视作朋友和敬佩的对象,更是将之视为知己、亦师亦友,烈盘在他心目中的份量,可并不比他师尊炼云归差上多少。

早先在宗门内听说烈盘丧身于不周山鬼修胧天殇手下时,季长风曾几度悲哭得晕厥过去,此时听到他还活着的消息,自然是第一时间便冲了过来。

他激动的冲上前来便是一个熊抱:“你果然没死!果然没死!我就知道你不是那么容易死掉的!”

烈盘大笑道:“扯淡,瞧你这样子就知道你先前相信我已经挂掉了,这也太不相信我的实力了嘛!”

季长风微一尴尬,他之前确是相信了烈盘的死讯,但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仙云宗上上下下众口一词,连英烈堂都进了,又寻不到烈盘,他不信又能怎么的?此时稍一调整,哈哈笑道:“那全世界都说你死了,人证物证俱在的,我不信也没理由嘛。再说了,那时候宗门上层都在研究怎么处理你的后事,都在琢磨着怎么补偿你家人呢。我要跳出来坚持说你没死,你家人捞不到补偿,你还不得怨死我?”

“补偿?”烈盘楞了楞,这事儿他还真不知道。本以为修仙大派处事大多只为宗门自身考虑,像自己这样的普通布衣弟子,虽然有点天赋死了可惜,但死了也就死了,应该没有什么对家人的补偿之说。

事实上,大多数修仙门派在处理这类事情时都是一样的,不可能说哪个门下弟子挂了,家人都可以捞到一笔补偿。这修仙路本就逆天而行、凶险万分,选择走上这条路,任何人都必须做好被老天收去性命的准备,就连他们自己大多数都顾不上家人,更别说宗门了。没有那义务,也没有那时间。

季长风笑着点了点头:“这次对阵不周山大战,门下弟子尽心尽力,伤亡也都有些。这是为宗门而战,属于特殊情况,宗门自会安排身后事。”说着,又压低了声音,笑呵呵的低声道:“何况你别忘了,你还有个宝贝妹妹眼下是宗门里的大红人呢,就冲着她的面子,宗门怎么着都会给你这种‘烈士’安排个风光身后事的。”

烈盘恍然。自家那宝贝妹妹可是拜在了仙云一剑任天行的门下,那可是仙云宗三大太虚真人之首!算是宗主一人之下、宗门万人之上的角色了。他最看重的亲传弟子,这面子能小了去?何况以自家妹妹对自己的感情,若是自己真死于宗门战乱,而宗门又不给出一个重视的态度,那烈蓉不一怒之下反下山去才奇了怪了。

虽大多是出于安抚自己那妹妹,但听季长风说起宗门对自家远在安城的父母照顾有佳,烈盘心中还是很承宗门这份情的。若说以前的仙云宗对烈盘来说只是个修仙问道之所,是一块成长路上可有可无的踏脚石,毕竟不论是轩辕霄亦或是宁玉龙之流,都没给他留下什么好印象。直到此时此刻,宗门方才在他的心中稍微有了点归属感和认同感了。

跟着季长风过来的,还有炼器殿的几位其他师兄弟,此时给烈盘略一介绍,季长风便迫不及待的拉着烈盘问长问短。问及他当初是如何逃离胧天殇的魔爪、是如何瞧见翼龙王发威、又是如何跑进万魔窟秘境来暂避一劫、又是如何在此间度过两个月时间。

对烈盘这个宗门新兴的‘英雄’人物,不只是季长风,他那几个师兄弟,包括守卫这通道的宗门弟子,个个都是好奇得很。别人问起时烈盘倒还可答可不答,但既是季长风如此一脸兴奋的问起来,可就不好不说个仔细了。

略掉一些不能说的内容,将大体情况说了一次,只听得这周围近二十个听众不时惊呼出声。

“靠!胧天殇那老鬼还用了血祭之术?!这紫府境鬼修对付咱们宗门先天弟子居然用这等手段,好不要脸!”

“烈兄弟你太牛逼了吧!紫府鬼修用血祭术都能给你逃了!”

“十万妖军?我的天啊,那是多震撼的场面!”

“我反正是没见过。”

“通天灵猿?!你确定?!就那只万魔窟秘境里号称九妖王之下第一大妖的猴子?!用根黑铁棍那个?!”

“被烈兄弟你连生魂都给它收了?!”

“黄风尊者?!十尾圣狐?!”

“碧鹰王?!靠,烈兄弟你是来讲评书的吧?!”

“不是,碧鹰王死你手里了?!”

“那可是二十万灵石的宗门奖励啊!”

“那么多金丹老祖来都没逮到的家伙,原来是被烈兄弟你给宰了!?”

“这不可能吧,那可是相当于咱们人类金丹老祖的超级真妖啊!”

“和一只狐狸拼了个两败俱伤?给烈兄弟你拣了便宜?”

烈盘用早已与十圣狐仙商量好的对白一一说出,这些话可不只是编来说给炼云归听的。要想让人相信,还得多几个人念叨才行,众口铄金嘛、积毁销骨嘛。

一连串的事让季长风包括周围的其他听众都听得目瞪口呆,半晌才有人突然回过神来,失声问道:“那个和碧鹰王拼成两败俱伤的,不会是炼师伯他们正在找的那只十圣狐仙吧?!”

季长风也是一楞:“十圣狐仙听说早在六千年前便已是魔神境,若果真是它,对付碧鹰王应该不至于拼成两败俱伤才是。烈兄弟你不会是看错了吧?”

烈盘摇了摇头:“我也不太清楚,当时我藏身在冰洞中,只瞧见碧鹰王和那只九尾狐狸一起坠落进深渊,后来我下去查看时,捞到了碧鹰王的尸身,但那只狐狸的,却没瞧见。”

ps:临时遇到点事 更新迟了 抱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