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 离开秘境(下)/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也是烈盘和十圣狐仙再三考虑后的说词。若是直接说瞧见了狐仙的尸体,那可是魔神的尸体,就算肉身只是大妖兽境界,可被魔神‘居住’过,那肉身还能差了?烈盘若说自己不屑那具肉身,没有收起来,骗鬼都不会信。炼云归自然更不可能相信,因此倒还不如直说没瞧见它的尸体,只在旁边拣到了一个装有洞天府地和镇魂鼎的乾坤袋,如此更自然些。至于狐仙为啥会把乾坤袋遗失在那里,那就不需要烈盘费神来解释了,一句不知道便可以搪塞过去。再说了,人家狐仙都虚弱到连最重要的乾坤袋掉了都不知道的地步,那炼云归还不得相信对方已经死掉了?

这是最安全的说法。

就在仙云宗一众弟子正叽叽喳喳、议论纷纷时,炼云归也来了。

随着炼云归一起过来的,还有几位宗门金丹老祖。其中一人烈盘也认识,正是当初在潜龙殿考试时曾见过一面的玉龙峰玉龙老祖。此时这位老祖还不知他的宝贝大徒弟宁玉龙已经死在了秘境中,更不知是死在了烈盘手下。不过瞧见烈盘时,他不由自主的皱了皱眉,打从当初第一眼在潜龙殿外瞧见这小子时,他就有种说不出的讨厌。就像他讨厌任天行、讨厌季长风、苗玉龙等人一样,但凡是这种宗门内的正气凛然之辈,在他看来都是可笑的、装样装逼的讨厌家伙。你们修仙不花资源?你们他妈的只靠宗门供奉能富得流油?还不是一个个表面道貌岸然,背地里该做啥做啥,凭什么来说老子阴险?

尽管早已从季长风口中听过了太多关于他师傅的事,可这还是烈盘第一次瞧见炼云归。只见这位在仙云宗大名鼎鼎的炼器殿殿主穿着一身白袍,一大把白胡子覆盖了他的整个下巴,让他笑起来时你都瞧不见他的嘴。

“哈哈,早听长风说起咱们仙云宗出了个了不得的少年才俊,我还道是如何个三头六臂的少年,今日一见,果真是义气风发、一表人才。”

他当先走来,其他几位金丹老祖尽都跟在他身后,便连一向傲气的玉龙老祖也乖乖的走在他后面,俨然以炼云归为首,便比对任天行那等太虚真人都还恭敬些。足可见炼云归在仙云宗中的权势地位实不作第二人想。

烈盘此时可是归心似箭,兜里的灵矿没了,还等着去流云商会做大买卖、买大把灵矿呢。可炼云归这边倒也是条不能直接迈过去的坎。此时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见过炼师伯和各位老祖。”

“免了免了!”炼云归看起来似乎心情极好,大手一摆:“还行什么大礼?”他大笑着说:“你这小家伙眼下可是咱们仙云宗英烈堂上供奉的香火,哈哈哈,别说你给咱们行大礼,便是每年逢年过节、宗门大祭什么的,咱们这帮老家伙连同宗主,都反倒要给你这小家伙的牌位行礼呢!”

英烈堂是仙云宗历代为宗门战死的英雄烈士的衣冠冢,每逢节气或宗门祭奠活动,宗主都总会带着仙云宗上下去英烈堂上香进礼。

烈盘的名字被刻进英烈堂中虽然是个失误,但确实是已经刻上去了,炼云归说他才该向烈盘行礼,确是该有其事。何况,就算这只是个误会、只是个玩笑,可烈盘打响了仙云宗反击三派的第一‘枪’,而且奋不顾身的拖住胧天殇,这才让陈冰等人逃脱,提前给八号营地示警,才有了方圆困住翼龙王之事。只因这么一拖,八号入口大营的宗门弟子伤亡情况,是八妖王之乱时最轻的,伤亡未曾过百,大多数低阶弟子都安全撤离该处返回宗门。这可是实实在在的大功一件,便单论此,烈盘也当得炼云归敬重。

对方虽然客气,可烈盘倒也不敢在这等名宿面前托大,谦虚了几句。炼云归这才问起烈盘如何逃出胧天殇魔爪等情。

烈盘这可已经是今天第三次说起这事儿了,此时细细将早已描绘好的经过一一道来。

先前他第一次说时,便已将那些宗门的守卫弟子听得一惊一乍的。可此时再对炼云归这些金丹老祖说起,按理说这些老祖们哪位不是见多识广之辈,天塌于眼亦不变色的心境早便该炼出来了。可听起烈盘所说的那些经历,却照样是无一不为之动容。

紫府境,并且还使用了血祭术的鬼修!万魔窟秘境内的十万妖兽!号称九大妖王下第一妖的通天灵猿!秘境内仅存的一位真妖境碧鹰王!十尾圣狐,哦,不,十圣狐仙……

等等,十圣狐仙?!身负重伤,极可能已经挂掉了?

炼云归等几名金丹老祖都同时楞住了。几人一直守在这里,为的便是要捉那十圣狐仙,可听烈盘这的意思,狐仙已经死了?

这确实是很有可能的事。

仙云宗众人此前虽不太清楚十圣狐仙是何方神圣,但自从得知这个名字之后,查阅宗门典籍,很快就从曾经仙云宗的前身:天火圣门的资料里找到了关于狐仙的记载。那还是六千年前的事了,当时的天火圣门可是在中土大陆能排得进前三的超级大派,后来因宗门内部分崩离析,分化为无数个小门派,这才有了后来的仙云宗。那时的天火圣门强盛无比,门内的强人异士多不胜数。像万魔窟秘境这样的低阶秘境,少说也拥有上百个之多。像这样的低阶秘境,本是不可能诞生出魔神境妖兽的,可这里偏偏就出了十圣狐仙这样一个异类。低阶秘境诞生出魔神妖兽,这明显违背天道规律,当时在天火圣门可是一件极其轰动的大事,因此记载得非常详细。天火圣门的第一拨‘清场’大军几乎在这十圣狐仙的手中全军覆没!由于低阶秘境无法让太虚境以上的强者出入,随后天火圣门便派出了足足近百位金丹老祖,一场大战,以惨重的代价才灭了其肉身。可却并未灭其灵魂!只因狐仙能在低阶秘境这样的低劣环境中修炼到魔神境,这就像是有人能在修仙道逐渐没落的中土大陆上白日飞升、成就真仙之境一样,实是件非常不可思议、打破常规之事。

修仙者们都想从它身上找到这种打破常规、克服天地条件限制的秘密,因此并未灭其灵魂。可因其已是魔神境,神魂太强,根本无法经由空间通道带出秘境去。用洞天府地虽然可以,但又考虑到此妖兽的特殊,若在中土大陆现身,只怕会引起其他大派觊觎。因此索性特造镇魂鼎,以特殊手法将之封印在鼎中,秘密镇在秘境内,以供当时的天火圣门大能者前来研究和解秘。甚至连原本的万魔窟低阶秘境也因此被封禁起来,不再允许普通低阶弟子进入试炼。可还没等人类大能者将狐仙身上的秘密探明,却就发生了天火圣门解体之事,万魔窟秘境被后来的仙云宗接管,关于十圣狐仙的秘密自然也就随着天火圣门的卷宗资料一起被淡忘在了宗库的角落里……

炼云归是炼器宗师,在卷宗中详查过关于那只镇魂鼎的一切消息和情况,深知那镇魂鼎的特殊性,亦知道十圣狐仙纵然被锁于鼎中未死,可因其肉身已被摧毁,就算再脱困出来,也不可能立刻便恢复当年之勇了。

它既只是附身于一只大妖兽境界的九尾妖狐身上,那它眼下的肉身实力也就仅只能达到大妖兽境界而已。不过,它的神魂强度比起六千年前应该只强不弱,而且当年的十圣狐仙原本就不以肉搏见长,是妖兽中比较罕见的擅长术法类的妖兽,幻术更是天下无双。以它的手段,即便只附身于大妖兽身上,但靠神魂之强、术法之多,要灭杀像碧鹰王那样的真妖并不难。但,相对应的,以它此时那孱弱的肉身,若是一不小心被碧鹰王这样的真妖抓上一爪,恐怕也是捱不住的。一句话,攻强于守。因此烈盘说狐仙和碧鹰王一战,虽是先灭杀了碧鹰王,但却被对方临死反击打得半死,这确是极有可能发生的事。

“你有何证据?”炼云归还未开口,旁边的玉龙老祖已淡淡的问道:“空口白话,人人都可以说。”

“我的眼睛就是证据。”烈盘对这位老祖可一直没什么好印象,此时不冷不淡的说道:“这事儿确是我亲眼所见。不过,这种事情本就与我无关,说出来不过是因为诸位尽皆问起,随口闲聊罢了,烈某又从中捞不到什么好处。玉龙老祖若是不信,那也无所谓的。”

烈盘这番话挑不出什么毛病来,可却有着一股子未曾将他玉龙老祖放在眼里的感觉。若不是炼云归在此,恐怕玉龙老祖立刻便要发火。此时为之一噎,有点恼怒的剐了烈盘一眼,冷笑一声,不再言语。

烈盘哪会管他,接着又说道:“烈盘这些日子的经历差不多就是如此了,在这里呆了两个月,早已归心似箭,不再陪诸位久聊。恩,我知道炼师伯设在此通道的进出规矩,要检查乾坤袋。可烈盘这袋子里的东西可能不太方便让所有人都瞧见,不过对炼师伯,烈盘还是十分相信的。若一定要检查乾坤袋,便还烦请炼师伯私下里亲自检查,不知这要求是不是有些过分?”

炼云归本就因为季长风的关系,对烈盘极有好感,何况这小子此前还为宗门立下过大功。自己要检查进出弟子的乾坤袋,不过是为防十圣狐仙偷溜出去而已,并没有什么其他的目的。当众检查是检查,私下检查也是检查,有什么不可以答应的?

爽快道:“哈哈,小家伙既是宗门功臣,这么点小要求自该满足!跟我来!”

选择相信炼云归,这是没法子中的法子。俗话说匹夫无罪、怀壁其罪。自己身揣洞天府地、镇魂鼎、两柄上品法器级法剑,数件从碧鹰王宝库中得来的灵器,还有一大堆元符和得自狐仙处的数以百万计的灵石、灵玉甚至灵宝!

这样庞大的财富若是外露,顷刻间便必会给自己带来杀身之祸!

因此让人当众检查乾坤袋是绝不可能之事,而让炼云归私下里检查。一来,以炼云归这仙云宗炼器殿殿主的身份,自己怀揣之物中,恐怕除了那件镇魂鼎和洞天府地之外,别的东西还不大能入他的法眼。毕竟人家本身便是炼器大师,什么样的宝贝没见过?别说这些法器灵器,便是法宝,人家都亲手打造出来过!眼光自然不同。不至于来眼谗烈盘的这点东西。二来,炼云归不论是在仙云宗亦或是在中土大陆,乃至包括季长风对他这位师傅的评价里,都瞧得出这绝对是个刚正不阿的真正的正派中名宿,就算让他知道自己这点秘密,也绝不可能随便就给自己泄露出去。第三,自己之前已经有说过碧鹰王和十圣狐仙拼死的事,有了那样的铺垫,再将洞天府地和镇魂鼎作为狐仙身死的证据让炼云归看看,既可解释自己身上这些宝物的来源,又可以骗炼云归撤去出入口处的禁制和照妖镜,可谓是一举数得了。

只可惜,事情进行得并不如烈盘预料中那般完美顺利。

炼云归相信了烈盘的说辞,相信了他这批宝物的来源,也并没有打洞天府地和镇魂鼎等宝物的主意。而且,还默认十圣狐仙已经和碧鹰王拼死了。但,他却并不认同狐仙已真正消亡。拿他的话来说,十圣狐仙既可从镇魂鼎中逃出来附身于小九身上,那大可再从已经死掉的小九肉身上钻出来,附身在别的妖兽身上,此时绝对仍旧还存活于这片秘境大陆中。近万年道行的大魔神,岂会那么容易就被一只真妖的反扑给干掉?

因此,他的围剿计划是仍旧保持不变,通道出入口处的限制仍不取消,那照妖镜同样也是高悬于通道出入口处。看那架势,不逮着十圣狐仙的灵魂,炼云归是绝不会罢休的了。至少,在此间耗上个三年五年,烈盘看他都绝对有耐心耗下去。

这计划行不通,看来狐仙还得是照着老办法,靠自己给它画的传送元符遁出去,否则迟早会被炼云归搜出来。

不过,这已经和自己无关了。完成通道口的检查,烈盘一秒都没有多呆,只和季长风打了声招呼便带着满满当当的乾坤袋一头钻进了空间通道中。

PS:第二更到~迟点还有一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