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 巨款/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流云财满脸喜色的亲自一一清点,六甲元符十二组,神兵元符十组,冰崩元符、离火元符、寒岚元符、土壁元符、五雷元符、金雨元符、蔓藤元符、风壁元符、次元刃元符、金刚圈元符、寒冰箭元符和大火球元符共十二种,每种一组,合计三十四组元符。以每组九张、每张十万灵石算,共计四千八百六十万上品灵石!

在场的都是些仙修,心算惊人,早在元符清点清楚时便均已算出这个成交价,除了流云财之外,即便是那些拍卖场的管事,也都忍不住朝烈盘投去羡慕的眼神。

那可是足足四千八百六十万上品灵石!加上烈盘之前卖出的价值三百万灵石的灵器,转眼间竟便已拥有五千万灵石的身家!要知道,就算是仙云宗那些金丹老祖,恐怕都没任何一个能有如此丰厚的身家!除非是像任天行那样的太虚真人,或是在仙云宗境内根深蒂固的那些古老修仙家族,以家族之力,方能有如此雄厚的财力!

数目是算出来了,这笔灵石对流云家族来说倒也并不是什么天文数字。不过这毕竟只是流云商会的一个分部,一时间也筹不出那许多现成的灵石来。流云财略一沉吟:“之前未曾想到黑兄有如此多的元符,这边分部并未存放有那么多现成的灵石,恐怕要劳烦黑兄在流云城里多呆上两天,我让人加紧从最近的几个分部将灵石凑集过来。”

“云兄的人品,黑某是信得过的。另外,我还需要一批特殊灵矿,二品、三品居多。”

“这好办。黑兄尽管将所需之物开个单子出来,只要不是太过生僻之物,两日内必为黑兄办妥,价钱亦是一切从优!”

流云财确是摆足了与烈盘交好的诚意,他能看得出这个神秘卖符客的价值。若说上次卖给他几组元符,有可能是从某个秘境空间或是前辈遗墓中偶然得到的,那这次足足三十多组,共四百余张元符,那可就绝难再用偶然获得来解释了。这神秘卖符客说不定有着一个极大的元符宝藏!手中元符的数量,恐怕绝对远远不止他目前所拿出来的这么些而已!

要想问出别人的元符究竟从何而来,这显然是件不可能的事。这点流云财心知肚明,因此他连问都没有问过,只要能从神秘卖符客的手中不断的买到元符成品,用以自己研究,他就已经心满意足了。因此交好是必须的,至少他要保证这神秘卖符客不会将元符再卖给别家。

“呵呵,那就多谢云兄了。”

“客气!”流云财笑道:“黑兄以前不常到流云城来吧?这边虽是边境重镇,但娱乐游玩之物倒也一概不少,便让云某作东,好好陪黑兄休闲上两天。正好,三日后是距此三千里外的铁炉堡仙品大会,介时会邀请中土大陆各修仙界名流前辈参加。云某手上正好有几张邀请票。若是黑兄有兴趣,正可与我一起前去玩玩。”

“仙品大会?”烈盘微微一楞,这还真没听说过。不过以流云财如此身份财力,居然都才只得到少数几张邀请票,想来这所谓仙品大会的入门门槛绝对是极高的。只是不知那大会究竟是做什么的。

“呵呵,黑兄不知铁炉堡仙品大会?”流云财似乎有些意外。

烈盘是真不知。

摇了摇头。

“其实也没什么。所谓仙品,自然指的便是仙家兵器。”流云财解释道:“仙品大会,便是这些仙家兵器的大盛会!”

“铁炉堡是中土大陆上极少数几个不属任何仙家门派管辖的独立势力,位于仙云境以北,以擅长打造法器神兵而闻名于世。并且除非是打造出灵器级以上的仙兵,但凡是法器级的,铁炉堡绝不外卖。”流云财说起这个时,亦是一脸佩服之状:“由此可见他们对仙兵品质的要求之高!因此但凡是铁炉堡卖出来的仙兵,往往都是极佳的上品,极受仙界名流高手们的追捧。而这仙品大会,是铁炉堡每五十年才举办一次的盛会,整个盛会分为很多部分。最主要的部分便是仙品会了,铁炉堡将会展出十件这五十年来他们内部打造的极品仙兵,恐怕任其一件都是中上品灵器级,甚至还极可能会有法宝的出现!”

“法宝?!”烈盘吃了一惊。在他印象中,法宝之类,一般都属于是像仙云宗这样大派的镇派之宝那级别了。要么就是至少已到元神境的超级大能者才有可能拥有。可这铁炉堡,竟会拿这样的东西出来展览?任人品评?

“呵呵,当然不只是品评而已。”流云财笑道:“仙品会所展出的所有仙兵,都是会在大会上直接拍卖掉的。而且每届仙品会都至少会出现一件乃至两件以上的法宝!因此这仙品会虽是五十年一届,可每届召开时,往往都是整个中土大陆各豪强大派争相抢夺的焦点。毕竟,这天下虽大,但肯直接将法宝拿出来卖钱的,绝对只此一家,别无分号!”

说到这里,流云财笑呵呵的看向烈盘:“黑兄三日后虽是身怀五千万灵石的巨款,但若是对那法宝有兴趣,只怕仍还未够伸手的分量呢。往届仙品会的法宝,往往都是被几个鼎盛之极的大派购得,价格动则过亿起,甚至飙高到十亿、数十亿!何况,便且先不论财力,单只是那几个大派的声威,便足以让其他竞争者望而却步了。”说到这里,眼神中似颇有些惋惜之意。

烈盘懂他意思。以他流云家的财力,若是真要想购得某件法宝,只怕绝对会成为那些大派最强劲的对手。但这玩意可不是你光有钱就行的,有钱买,也得有命用才行。似流云家族这样依附在小小仙云宗下的仙商家族,和那几个中土大陆上的顶级大派抢法宝,那可真是寿星翁上吊,嫌命长了。

“那其他人岂不只是纯粹看个热闹而已?”烈盘颇有些不以为然:“那还有什么意思?”

“不然,那些顶级大派争的也就只是法宝而已。别的灵器,若有看中的,那便各凭本事了。何况,除了正戏的仙品会之外,还有一连十天的自由交易市场。因为该会云集了来自中土大陆各地的名流仙家,带去的各种异宝奇珍、仙兵法器均是不少,有人想要出手的,有人想要以物易物的,因此铁炉堡会另设一个场地专供各路仙家们自由交易,并且提供免费的鉴定服务。铁炉堡的鉴宝师眼光可是十分毒辣,眼界也都极高。由他们鉴定出来的东西,那等于是盖了不章、戳了个印,价值直接翻番,那是绝对有质量保障的。因此除了真想买卖仙品的之外,也有不少得到异物却不认识的仙家,会趁此机会专程带过去请铁炉堡鉴定一下,热闹得很呢。”流云财说道:“这自由交易市场的东西极多,算起来可也并不比仙品大会上的差了,何况这些东西来自天南地北,有很多你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神奇物事,就别说买到自己所需或者合适之物了,权当去涨了次见识也是极好的。”

“确实是个好地方,不过我有些急事要办,只怕是去不了了。”烈盘淡淡的说道。

流云财似乎没想到烈盘会突然拒绝,心中颇觉惋惜。这次他打注意带这神秘卖符客过去,除了想增进一下双方的交情之外,更主要的,他是想更多的从各方面去了解这位神秘人物。而要想了解一个人,越近的距离便会了解得越真实。

正觉遗憾,却听烈盘又说道:“这急事颇急,不单那仙品大会黑某去不了,便连云兄两日后的灵石到账,恐怕黑某也不能亲自来接。”

流云财楞了楞,先前对方都答应得好好的,两日后再付全款,怎的突然又来这一出:“那黑兄的意思是?”

烈盘笑了笑,不过因为斗篷变声的关系,让这笑声变得有些干哑,听起来有点串味:“云兄不用担心,两日后我自会让人来接手灵石,只需云兄开张条据给我,到时候我让人拿着过来取灵石便是。”

“哦,这倒无妨。”流云财说道:“不过,五千万灵石的巨款,黑兄竟敢假手旁人,这份气魄倒也确是让云某钦佩。”

“云兄过奖了,黑某另还有个不情之请。”

“黑兄但说无妨。”

烈盘顿了顿,笑着说道:“我派来取灵石之人,是位年轻后辈,他平时便喜好锻器,对这仙品大会只怕是很感兴趣的。若是云兄方便,便带这位后辈前去涨涨见识如何?也算是黑某欠了云兄一份人情了。”

流云财似是有点难以理解对方的这种‘大方’,隔了好半晌才回过神来:“黑兄与那年轻后辈的交情若何?莫不是家中子嗣?”

烈盘摇了摇头:“黑某闲云野鹤一只,并无什么亲人。这年轻后辈是黑某前些日子机缘巧合下才结下的忘年之交,虽说结识的时间还并不长,但若要说交情若何……应该算是黑某在这世上最亲近的人了吧。云兄若能带他去涨涨见识,黑某感激不尽。”

听到最后这句时,流云财眼前迅速一亮。

作为一个生意人,他不怕别人对他提要求,怕的是对方无欲无求。听那神秘卖符客此言,两天后来的那名后辈,显然就是他的弱点。在这后辈身上下功夫,恐怕效果会比在卖符客身上下功夫容易得多、也更管用得多。

“好说!”流云财大笑出声来:“黑兄的后辈自然便是我云某的贵客,既然黑兄相信云某,将之托给我,那包在云某身上便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