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 天龙地虎/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位叔叔且先不急聊,那边有个家伙,先前在门外无故掀了侄儿的马车,这都算了。现在又来咱们拍卖场里招摇撞骗,居然说什么认识我爹,还说和我爹有约,要让我爹出来和他说话。哈哈,真是笑话了,我爹会认识这样的仙云宗小布衣?嘿嘿,有几年没回流云城,这些骗子的胆子倒是越来越大了!两位叔叔来得正好,先将这骗子擒下,再通知他们宗门,让他们仙云宗的管事过来好好给个说法!”

“骗子?”张天龙和王地虎顺着流云德泽的目光瞧过去,正好瞧见坐在大厅中的烈盘。

见得是个穿着仙云宗潜龙殿布衣服饰的青年,两人俱都是稍一迟疑。

自家侄儿的性子他们自然清楚,定是和那仙云宗弟子有了什么冲突,才被人掀了马车,现在找个借口便要自己二人替他出头呢。不过倒也奇怪,瞧那布衣弟子不过先天之境,以流云德泽如今已准备渡化婴劫的水准,又是无量老祖亲传,居然还在他手中吃了亏,自己处理不下来,要找自己二人替他出头。

若是在以前,这等仙云宗的布衣弟子,张天龙顺手就可以给扔出去了,管他谁对谁错。但一来最近仙云宗势头正劲,向灵莎以元神道尊之境现世,早已震摄四方,俨然让已经逐渐式微的仙云宗触底反弹般,正式迈入一流修仙门派的行列。二来,这少年看似只有先天中阶之境,可竟然能让自家那个出身名门无量山,且已经准备渡劫的少爷搞不定,足可见此人绝非什么普通的潜龙殿三星布衣而已。第三,仙云宗这次与不周山大战,因为八妖王灵枢山之乱,让仙云宗的低阶弟子损伤惨重,那些剩下来的,都被仙云宗当个宝似的捧着。再者,仙云宗现在新晋崛起、百废待新,正是要大量花费的时候。似流云财这样在仙云境内的超级大商人,就算平时和宗门有点交情,恐怕也难免会被宗门以‘拉赞助’为由放一次血。若是再在这节骨眼上找他们小辈的麻烦,只怕仙云宗会借此大作文章也未可知!何况那少年见了自己两个紫府修士都还如此镇定,只怕真认识主上也未可知。

只是流云德泽既已发话,两人也不好不理。

张天龙给王地虎打了个眼色,后者会意,朝烈盘走了过去,冲他喊道:“那少年,你认识我家主上?你和我家主上何约之有?”

“他能有什么约,这还用得着问?!”流云德泽不满道:“怎的三年不见,两位叔叔反倒变得婆婆妈妈起来?”

两人略觉尴尬,暗自苦笑一声,却也并不听他的。

烈盘本已做好要迎接这两位紫府修士出手的准备,倒是没想到两人居然并不动手,言语间也还算客气,这才淡淡的说了两个字:“卖符。”

一听烈盘说‘卖符’,张天龙心中便知要糟。

他二人算得上是流云财的心腹了,上次黑袍卖符,流云财那么大的动作、那么大的手笔,这二人如何不知?更知道那黑袍当时说过要派一位年轻后辈上门来拿卖符钱。

流云财极其重视此事,为了搞好和那黑袍卖符客的关系,早已在这拍卖场上上下下打过了招呼,只要这黑袍的后辈来了,那必须立刻通知他,并且在自己赶来那几分钟内都特意着重交代,必须得给伺候好了,若有谁敢这事儿上给他捅娄子,立马卷铺盖滚蛋!

照着云财神这般的重视和吩咐,若是得知那黑袍的后辈来了此间,大厅里明明有人,却连个伙计都不肯过来招呼一下,也不替他通报……

王地虎瞬间换了副脸色,说不上陪笑,但脸上表情已立刻变得柔和了许多,轻言细语的问道:“可是两日前那位黑袍前辈……”

“正是。”烈盘笑了笑:“不知道云会长几时有空下来与烈某一叙?”

听到人家这话里带刺儿的语调,王地虎就感觉今天这事儿要捅娄子,还未来得及开口,旁边的流云德泽早已按捺不住,大声说道:“操,你小子还装?!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不到黄河心不死!还卖符,卖你妹的大头符!咱们流云家能看得上你这小先天卖的符?今天不抽死你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我流云德泽的名字就倒过来写!”

他说话间,整个人已如豹子般朝烈盘猛窜过来!

他并不蠢,瞧烈盘那般镇定的模样,和以前那些来拍卖行里招摇撞骗的骗子完全不同,其实心中已然有几分相信这小子恐怕真认识自家那老爹了。若是一会流云财真的下来和那小子叙上了,那自己被掀马车的仇也就别想报了。还不如趁着现在老爹还没来,拖着天龙地虎两位叔叔先揍这小子一顿,事后顶多说是误会,自家老爹还能为了这么一个卖符的小子抽自己一顿不成?而若那小子果真是骗子,那就更没得说,先揍他一顿,再扔给仙云宗好好处分,那才真是大快己心。

不过,先前他不敢动手,那是因为他知道自己打不过烈盘。但现在既是有张天龙和王地虎在一旁,总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吃亏!行啊,张天龙和王地虎吃错了药不肯动手,那咱就逼着他们非动手不可!今天还就不信了,三年没回家,连一个仙云宗的三星小布衣也能骑到自己头上耀武扬威了!

张天龙和王地虎反应再快,也想不到自家这宝贝少爷说打就打,还在楞神间,流云德泽的拳头已然轰到了烈盘的后脑勺前!

烈盘一声冷笑,先前给流云财面子,让这小子风言风语也没和他计较,可既是敢动手……

烈盘看也不看,一道青芒已朝着身后疾冲而去!去势之速,便连还在发楞的张天龙和王地虎都齐齐吓了一大跳!

修仙者御使法器的威力取决于神魂的强弱,烈盘虽只是先天,可神魂之强,便是许多元婴修士都不敢与之相比!他出手时那青芒的速度明显已然达至了极高水准,竟连张天龙和王地虎一时间都未瞧清那究竟是何法器!不过仙云宗弟子大多喜欢使用法剑,以烈盘这般的御器威力加上法剑,若被轰中,自家那少爷岂还不丢了性命?!

“不可!”张天龙和王地虎几乎是同时喊出声的,两道身影也同时拔空而起,直抢向那御器青芒!

两人到底是紫府修士,速度奇快无比,虽后发但却先至!

张天龙伸掌便朝那青芒抓去!

青芒入手,顿时只感觉手掌心处遭受一股巨大冲力,一时间竟拿捏不住!他到底是准备不足,虽瞧出烈盘这手御器术威力极强,远超普通先天水准,但却也没想到居然强到如此地步!

巨大的冲力推着他整个人朝后倒栽,撞上身后慢了一拍的流云德泽,两叔侄跌了一地。

以张天龙紫府境修为,竟然还拿不住一个小小先天的御使法器,被如此冲飞,可算是狼狈丢脸之极了。

王地虎吃了一惊,连忙朝他手中瞧去,只见那青芒法器竟只是一只小小的小鼎而已。心中暗自松了口气,还好对方并无杀意,用的只是小鼎……若是用的法剑,以刚才那手御器之道的威力,张天龙估计不足之下只怕要吃个大亏!整只手被轰个对穿都是轻的!

他生生止住朝前的冲势,与烈盘相对而立,心中的震惊实难用言语形容!对方可只是一个小小先天修士啊,而且连巅峰境都明显还未达到,从他身上明显感受不到任何即将渡劫的兆头。可御器之威,竟能将自己的哥哥,紫府境的张天龙轰得如此狼狈!这其中张天龙准备不足未尽全力固然是主要因素,但……

大厅中此时人仰马翻,桌子椅子倒了一地。流云德泽被张天龙撞飞压下,虽未曾受什么重伤,可也被撞得头晕脑涨、呼吸不敞。心中更是恼怒之极,还未从地上爬起身便已咆哮了起来:“气死我了!气死我了!气死我了啊!我爹可是流云财!你这小畜生竟然敢一再羞辱我、欺负我,我要你死,我一定要你死!”

“羞辱你?”烈盘淡淡的说道:“似你这般视生命如儿戏的人,也配让我羞辱?”

“生命你妈!”流云德泽气极,都已经这样了,张天龙和王地虎居然也只是想着保护他,而不肯出手教训那小子!反倒是连张天龙自己都吃了个亏,更是让他丢尽了脸!他现在是打也打不过,只能动动嘴皮子,气极败坏的怒吼道:“凡人命贱如狗,就那等贱民,死一个少一个,死一对少一双!老子便是这流云城的天,你竟然敢为了一个凡人小孩来掀老子的马车、来管我的闲事,还敢在我家大厅里揍我!我爹马上就来,我爹是流云财、是金丹老祖!看我爹不把你这小杂种碎尸万段……”

他骂声未绝,却已听到大厅中响起一个威严而恼怒的声音:“闭嘴!”

声音虽不是很大,但却气势十分惊人,就如同是在每个人的耳边炸响起!便如同是那种在空旷的旷野上,老天朝你吼出的声音!

天地之声!

能在怒喝声中让人感受到那种天地之威,而且还如此强烈的,至少也得是金丹老祖才行!唯有真正掌握了一定道境的金丹老祖方能在言行举止中有如此威势!

巨龙拍卖场,包括现在的流云城只有一位金丹老祖,那便是流云商会的会长,流云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