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 请帖/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众人朝发声处瞧去,只见得大厅中已多出数人来。

流云财满脸铁青的站在那数人身前,满脸尽是怒火。

他虽是刚刚才走进这房间,但以他金丹老祖的修为,早在流云德泽大声嚷嚷烈盘是骗子之时便已在老远之外听到了。当时不知烈盘便是黑袍的后辈,因此虽然已朝这边赶过来,却赶得并不甚急。以前他这儿子在他面前装得虽好,可到底是让他听到过一些关于儿子嚣张跋扈的风声,以前他还不大相信,这次正想暗自观察个清楚。

可哪知自家那儿子的表现太让他失望了,特别是最后那句,虽只将烈盘和他儿子起冲突掀马车之事透露了一鳞半爪,但老辣如流云财,却早已可从这一鳞半爪的叙述中瞧清整件事情的起没!他虽是散修,可一直以正道自居。将儿子送去的无量山,那也是中土大陆顶呱呱的名门正派!可自家儿子居然能说得出‘凡人命贱如狗’这样的话来!这是一个正道之士该说的人话吗?!

非只如此,更得知那少年竟然便是黑袍卖符客所说的唯一亲人后辈!自己这两天还想着如何与别人搞好关系呢,自家那儿子倒好,三年没回家,一回来就给自己捅这样的娄子!

流云财的双目里已经直似要喷出火来!以前偶然听到有关儿子不好的一面,还觉得是有人恶意中伤,可今天才算是彻底看清了自家这儿子的嚣张与跋扈!

“爹!”流云德泽也是被突然出来的老爹给吓了一跳,刚才实在是被烈盘给气晕头了,居然忘了自家老爹也在拍卖场中,便已经说出什么‘凡人贱如狗’的话。他知道自家老爹的性格,最反感的便是这类嚣张跋扈、不把凡人当人的修仙者,自己以前一直掩饰得不错,可今天算是被怒火给冲昏了头……

他从小便打心眼儿里怕这个爹,纵然已经去无量山苦修了三年,但这种从小养成的畏惧却并不能立刻便消失。此时见他面色铁青,吓得连大气也不敢喘上一口。

“凡人贱如狗?!”流云财怒不可揭,怒喝道:“是谁教你说这样的话的?!你是邪道魔修不成?!你在无量山这三年,就学了这些东西回来?!”

流云德泽不敢吭声,被他老爹如此喝骂,两腿早已吓的软了,若非有旁边张天龙扶着,估计都得一屁股瘫下去。

流云财接连喝骂了好几声,这才稍稍从盛怒中回复过来,心中暗叹,怒其不争,可见他吓得两腿瘫软的模样,终又还是于心不忍,冲张天龙和王地虎摆了摆手:“带这小畜生滚回他院子里去呆着!让他好好反省!”

让人带走了流云德泽,流云财仿佛瞬间苍老了好几岁一般,精神也略显有些不足。这才转过身朝烈盘看过去。他早从几人对话中听得烈盘便是黑袍卖符客所说的年轻后辈,此时勉强一笑:“这位小兄弟怎么称呼?”

“我叫烈盘。”烈盘刚才一直在观察流云财,看得出他痛心儿子不争,对流云德泽嚣张跋扈之事也确是不知情。看来自己并没有看错流云财,只是他生了个儿子不像他而已。此时微一躬身算是见礼,同时从怀中摸出两天前流云财写给他的欠条:“黑叔让我来收款。”

自己打的收条岂有不认识之理,烈盘的身份自然无需再怀疑。

流云财点了点头,接过那欠条随便瞧了一眼。本是有心想和烈盘多说上几句话,可脑子里终是有自家儿子那不争气的画面晃来晃去,弄得他有些心烦意乱。既为儿子痛心,又为儿子担心。正道修仙者不同于普通世俗中人,特别是要渡劫的修士,更讲究广积善缘、业报因果。似自家儿子这样的品性,只怕走这修仙之路会越来越难、甚至横死于劫雷之下。

元符之道是他现在的追求,固然重视之极。可相比之下,儿子的未来无疑还是压倒一切的。

他此时心情全无,嘴皮子蠕了几下,终是无心再和烈盘套近乎。他现在只想赶紧处理完手上的事,然后好好去管教管教他那个宝贝儿子。若不将他那心性给拧过来,他是绝不会同意让流云德泽以这样的品性心境去渡化婴劫的!毕竟天威难测,若是真在渡劫中降下业报,那业雷的威力何止强过普通劫雷百倍!只怕瞬间便能劈死了他!

这宝贝儿子自己身处生死存亡之中却犹未自知,还当修仙之路只似他以前修炼武宗时一般,只需武力突破便好!看来这次无量老祖让他渡劫前归家一趟,只怕也是看出了这徒弟心术不正,故意让他回来,好教流云财好生管教一番了。

心里揣着心事,挥挥手,让旁边管事将早已准备好的两个乾坤袋拿了过来,亲手交到烈盘手中:“犬子无状,倒是让小兄弟看笑话了。呵呵,这两个乾坤袋,一个装着与黑兄交易的五千万灵石。另一个则是黑兄曾交代过的所需灵矿。灵矿的购款,我已经自行在那五千余万中扣掉了,小兄弟你先清点清点,看看可有什么错漏。”

烈盘当时开给流云财的那批所需灵矿,总价算下来应该至少需要两百万灵石左右。而卖符以及卖灵器的货款,总共只有五千一百六十万。流云财只取了个一百六十万的零头,确是极其大方慷慨的在主动示好了。

烈盘心中自有明账,别人说刚好一百六十万,那只是客气话。自己找补他固然不妥,可也总不能装不知道,笑着说道:“云会长一句话便给我黑叔免去四十万灵石,烈盘先替黑叔谢过了。”

流云财暗自苦笑了一声,瞧人家这后辈多懂道理,相比之下便更显得自己那儿子奇蠢如猪、奇笨如牛。

他从怀里摸出一张烫着金边的纸符,那纸符的正面上印着一个大大的‘请’字:“相信黑兄已给烈小兄弟说过仙品大会之事了。云某本是答应了黑兄,准备要陪烈小兄弟同去参加、看看那盛会热闹,可此时确已心情全无。便将这张请贴赠与烈小兄弟。小兄弟若是嫌自己一个人去无聊,也可邀上几位好友同去。那仙品大会只要有请贴便可进入,每张请贴的主人也都可以带上三四位好友,并无禁制。”

这两天了解过铁炉堡的仙品大会,烈盘已知这张请贴的珍贵之处。

那是一个能牵动整个中土大陆的大盛会,普通金丹老祖几乎都是没资格专门收这样一张请贴的,也就是流云财这样金丹老祖再外加仙云境第一大富翁的特殊人物了。其他能拿到这张请贴进入其中的,无一不是在中土大陆修仙界中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少说也是太虚真人的级别起步!这才是真正高规格高档次的大盛会!

流云财现在虽然忙于管教儿子,确是无心再去,可竟肯将这请贴直接转赠给自己。这可不单只是一张请帖而已,那请帖上明写的是邀请流云财,可让烈盘自己去,那便等于是代表他流云家过去的了。他与烈盘素未平生,却能有这份信任和慷慨,也算是在卖符客身上下足本钱了。

自己这次以真身过来,为的便是想去瞧瞧那大盛会,自然没有拒绝的理由。爽快的将这请贴给收了,流云财这才又补充道:“烈小兄弟只怕对那铁炉堡位置不熟。好在我早已让人备好了宝船,便送小兄弟一趟,还望万勿推辞!”

“呵呵,那便多谢云会长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