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 金贵的扒手/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能渡劫,绝对不能。

不论是先天、元婴、紫府,亦或是金丹、太虚、元神。这些每一个境界,非只是对应着一个修仙者的强弱,同时还对应着修仙者对自身的改造。每突破一个境界,修仙者的自身都会产生着让人无法忽视的变化,那不仅仅只是实力的增强、道境的提高,还有最基本、最原始的,来自肉身本体的变化。

像先天境界,是将原本在武宗境时的汽态真气转化为液态。相应的,原本用以储存汽态真气的丹田,也会随之逐渐转化为可以存放液态真气的灵府识海。若你仅仅只是境界和实力达到了要求,可肉身却没有完成相应的转变,没有完成从丹田到灵府识海转变的积累,那造成的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你的丹田根本无法容纳纯度浓度密度都更高的液态灵气,这些狂暴的能量没有栖息之地,直接就会将你的身子冲爆!轻则走火入魔、功力尽散,重则立刻爆体而亡!

而同样,从先天迈入元婴境,是将液态的灵气转化为固态,化婴结体!那可同样不是灵府识海便可容纳的能量层次!

烈盘眼下的情况就有点尴尬。

单以实力论,他体内灵元之力早已达到普通巅峰先天的水平之上!别人迈入先天中阶时顶多将灵元滴汇为一条小溪,他却直接就已经达到汇集成海的地步!并且,在道境上,早在前世时他就已经领悟了太极之道,虽只是皮毛,可确是已经入道了。到了今世,有炼天鼎不停的锤炼神魂,神魂愈强,而道境同样亦有提升。因此早已满足了从先天迈入元婴境界的一切条件!让天地亦受到感应,进尔准备降下天劫。

可,他的肉身还差了点……

这个‘差了点’,指的可不是肉身弱。恰恰相反,因为修炼星宇决这等体、气双修之法,又吸纳了无数灵矿,他的肉身强度便比之普通初阶元婴的神魔炼体者都不惶多让!只不过,他的肉身目前默认他是先天中阶,虽是一直在不断增强中,但却并未达到改变本质的地步。

从本质上来讲,他仍旧还只是靠着灵府识海来储存灵气的中阶小先天而已!

烈盘并不害怕渡劫,以自己冥冥中的感知,即便只是以自己眼下的实力,加上万妖幡包子的超级防御,不管自己的化婴劫究竟有多强,安稳度过,他至少有九成的把握!

但,他怕的是成就元婴之后,肉身却还来不及反应将灵府识海转化为可以存放元婴的婴府!自己的肉身再强、防御再强,也都只是外在,灵府识海可没法也像外在的防御那般强,万一被这高纯度、高密度的元婴给冲破……

再说了。先天境界是整个修仙路上的基石,这个基石打得越扎实、越牢固,以后的修仙路也会越好走、成就也才会越高。自己眼下才仅只是先天中阶之境,已有如此强大的潜力,若是能继续修炼到先天高阶乃至先天巅峰,那以后的潜力和成就真是无可限量!若不将自己的潜力挖掘到最大,岂肯甘心?!

躲!

烈盘心中瞬间便已有明断。

躲天劫!无论如何,在自己达到先天巅峰状态时,也绝不能渡化婴劫!

躲天劫,在修仙界来说是十分常见的。

那些对自己的实力并不自信,害怕被天劫给劈死的。那些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想要延迟渡劫的修仙者们,都会想尽各种办法来躲避天劫的来临。

最简便的法子,洞天府地!

洞天府地是与此方世界完全隔绝的异世界,呆在那里,可以让天道无法找到你,自然也就无法降下天劫。只不过,躲入洞天府地里便意味着长时间的闭关。以自己目前的修炼速度来看,即便有着充足的灵矿支撑修炼,要想从先天中阶迈入巅峰先天,那至少也要花三到四个月的时间。并且,当自己从洞天府地中出来的那一刻,必然便是天劫瞬间降临的时候!天劫的强弱是视修炼者强弱而定的,以自己现在先天中阶的水平而言,辅以万妖幡内包子的超级防御,当有九成把握可以抗过去。但若是以自己达到巅峰先天境的水平,那降下的化婴劫之强,恐怕单靠包子就显得有点乏力了。若是自己是自由身,在这三四个月内还可以到处搜捕强大妖兽的生魂,进一步的提升万妖幡的力量。可呆在洞天府地中,却没法将万妖幡的威力提升一丝。

还有,自己之前让流云财准备的这批灵矿,仅只是供他从先天中阶迈入先天高阶的储量。可没有把高阶到巅峰那一步也算进去。呆在洞天府地中可没法凭空变出灵矿来。

并且,足足三四个月的时间,要给暴露在空气中的洞天府地找一个安全之所可也并不容易。回仙云宗潜龙殿是肯定不行的,虽说苗玉龙之流肯定不会见财起意,可难免也会遇上如轩辕霄、李中堂之类的歪心眼儿。就算在潜龙殿内他们无法下手,可总会将自己身怀洞天府地之事给泄露出去。那以自己渡劫后一个小小的元婴修士,身怀洞天府地如此重宝,不被那些邪道份子或是大能者们给盯上才是怪事了!总之,绝对的麻烦不断!

自己需要时间。一方面补充乾坤袋内灵矿的储量,另一方面也趁着这次仙品大会,最好能淘到一两件到时候渡劫所需的保命法宝,或是购买一些妖兽生魂以增强万妖幡威力。最后,还得给洞天府地找一个安全的藏身之所……

好在,能隐隐感觉到距离天劫的来临起码还有三四天时间,这段时间,应该够自己做好一切准备工作了!

他边走边想,想得入神,走得愈慢,突感觉身后有一物撞来,本能的朝旁边让了让。可那撞来之物居然也随着他避让的方向偏倒过去,紧跟着,一只柔若无骨的小手就趁着这避让的空隙朝他怀里摸了过来,同时一个女孩子的尖叫声在耳边响起:“啊!”

‘啊’声噶然而止。

烈盘一手准确无误的抓住那只伸向他怀里的小手,另一只手则如同提一只小鸡似的抓住那个撞向他的女子的后腰,将她整个儿给提了起来!

在这人流涌动、臃堵不堪的平台上,这姿势无疑是极占面积的。

能站在这平台上的大多都是仙修,反应都是极快,瞬间避让开,将烈盘身周让出一个米许见方的空隙,不至于让那个被吊提起来的女孩手脚抓碰到周围。

本以为是有人欲对自己不利,哪知将这女孩提到手中,却感觉凡体浊胎,虽然身手敏捷,可压根儿就不是仙道中人,顶天了是个初阶武宗,是个扒手。但看其穿着打扮,居然穿着一身雪貂袍子,生得粉面玉腮,哪像什么街上的扒手,分明就是一个美人坯子、富家小姐。

那女孩被烈盘提着,满脸通红,大声喊道:“你做什么!你这流氓!快放我下来!”

她出手行窃虽然隐蔽,但周围大多数仙家修士那是何等眼力?都瞧清那女孩手脚不干净,只是她还没偷着东西便被烈盘逮住了手,手上没有物证而已。此时听她语气不善,一个个都是觉得好笑。

仙道中人,若是自命名门正派的,极少会有与凡人冲突的时候。就算偶然遇上凡人不敬,大多都是一笑了之。但若是遇上坏人,也不能完全姑息。像这样的扒手之类,取其性命不会,但教训一下还是有必要的。

旁边有人说道:“呵呵,穿得如此金贵的小扒手倒是少见,瞧起来不像孤儿之类。”

“你才是孤儿!你全家都是孤儿!”那女孩虽是被提在空中,但胆色倒是不小,也极为泼辣。明明是她行窃在前,可面对修仙者,居然敢喝骂出口。

被骂的是个先天修士,眉头微微一挑:“小贱人你骂……”还没来得及说完,这平台上凭空显出一只大手,直接把那家伙给拍飞到了一边!且直撞倒旁边数位先天修士,好不容易才稳下脚来!

要击退一名先天修士不难,可要在如此众目睽睽之下,出手拍飞了一人却还不让旁人瞧见其踪影,这可就有点门道了。

这处平台附近顿时安静了下来,人人驻足朝这边张望。那个被烈盘提在手中的女孩哈哈一笑:“敢骂我?哈哈,雷伯伯,打得好!还有这个提着我的家伙!”

随着那女孩话音落下,只见一个好似地瓜般矮胖的家伙不知何时已站到了烈盘身前。只见他铁青着一张脸,二话不说朝着烈盘便推出一掌!

掌虽未至,可掌势已先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