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 狂锤铁战/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未等万妖幡成型,矮冬瓜的冲势猛然间噶然而止。

所有的势场、冲力,仿佛在这一瞬间内就变得无影无踪。

半空中一只金色的大手当空按下,将矮冬瓜直接按趴在了平台上,半点也动弹不得!

烈盘心中一惊,万妖幡的黑雾也同时收回乾坤袋中。

此时方听得半空中一个威严且厚重的声音响起:“堡内严禁私斗,更不允许堡内人对任何客人出手!雷鸣,这已是你本月第二次犯戒了!累教不改!幸好没伤了人,否则今日必取你性命!”

这声音不怒自威,别说被他压在掌下的矮冬瓜,便是整个平台周围所有修士,也不禁生起一股敬畏之意,恭恭敬敬的抬头朝半空中看去。

只见半空中有一相貌威严的中年男子,正站踏在一柄巨大的铁锤之上,左臂比了个压势,正是那只幻化出来将矮冬瓜死死压住的金色巨掌。

烈盘不识得他,但这满平台的大多数修士却似都识得。不少人惊呼出声来:“铁堡主!”

此人竟是铁炉堡的堡主铁战?

狂锤铁战!单论其实力,那也是在中土大陆上排得上号的元神道尊!同时还是中土大陆公认的第一锻器名家!独立创下的铁炉堡,更是在中土大陆闯下了天下第一堡的美名,成为整个中土大陆修仙界最繁华的交易中心之一!绝对的霸主级风云人物,其名头之响亮,绝对远在刚以元神道尊之境成名的仙云宗宗主向灵莎之上!

自己刚进铁炉堡居然就碰上了这头号boss?以他元神道尊之威,随手压服矮冬瓜这等紫府修士自然是不费吹灰之力。而且强如烈盘这般神魂,在铁战出手之前都根本没有感觉到对方的存在,甚至,连铁战出手之后,也是只见那金色巨掌而感觉不到丝毫的杀气和战意!只不过,这矮冬瓜听起来虽然象是铁炉堡中人,可毕竟只是个小小紫府,他在堡中犯戒,怎用得着这位大boss亲自出手?

烈盘心中疑惑,还未等他想出个结果,便见半空中的铁战朝他的方向看了过来。

“那位小友。”铁战淡淡的说道:“小女顽劣,常爱与人逗耍,但却实无恶意,更不会真要偷你的乾坤袋。可否先将她放下说话?这般提着她,可也太不像话。”

这下不只是烈盘,整个平台上的人都静了下来,一个个下巴都快掉到了地上!

刚才那个小偷小妞,居然是铁炉堡堡主狂锤铁战的女儿?!难怪这看似世俗凡人的小女孩居然敢到这里来偷东西,当然,人家也不是真偷,纯粹为了好玩而已;难怪那紫府境的矮冬瓜一听这女孩被骂便恼羞成怒、愤然出手;难怪这矮冬瓜先前出手时,不远处明明有几个铁炉堡的护卫在一旁看着,却连过都没敢过来。这他妈是少东家带着她保镖玩耍闹事呢,闹大了,自然有堡内管事的出来解决。自己上去?要么白挨矮冬瓜一顿揍,要么也是得罪了少主,以后穿不完的小鞋、造不完的孽……

之前骂过她是小贱人,又说她是孤儿那位,瞬间就吓尿了裤子,飞剑一栽,若非有旁边好心人拉了一把,差点就直接跌下去摔死。

烈盘倒是不卑不亢,轻描淡些的将那女孩放下。

此时那女孩早已没了先前的锐气,低着脑袋就像个做错事情的孩子,口中怯生生的喊了声:“爹……”

铁战也不理她,放开了按住矮冬瓜雷鸣的大手。他出手分寸拿捏得极好,那雷鸣虽是全身被压,但却似并未受伤,仅只是全身有些酸麻。此时胆颤心惊的从地上一翻而起,立刻便跪倒在平台上。

铁战直说道:“这已是你本月第二次犯戒,本该严惩,但念你护主心切,加之并未伤及客人……先将小姐带回内堡抄写淑女经百遍!然后你自己去刑堂领五百威煞棒,罚俸三月、面壁三月!”

那女孩小嘴一撅,似是想说点什么,可被铁战眼睛一扫,立时又将到了嘴边的话重新咽了回去,嘴里小声嘀咕了几句。那矮冬瓜更是不敢辩解,在地上连磕了几个响头,这才拉着那女孩,驾出一柄宽大法剑腾空而去。

铁战却未立刻便走,瞧见女儿离开了,这才又转过头瞧了瞧烈盘,笑着说道:“小友刚才祭出那法器颇有神妙之处,不知是何名目?可否告知?”

旁人只道他问的是烈盘先前祭出来的天罡鼎,在场修士等阶虽不太高,但不乏有识货的,先前烈盘拿出天罡鼎时,人人都认得那小鼎上灵气淡薄,顶多是一柄下品法器,毫无任何亮眼之处。可人家铁战是谁?中土大陆第一锻器名家,人家的眼光能差了?只怕那只小鼎有何别的玄妙之处是自己没瞧出来的也未可知。

旁人虽如此想,但烈盘心中却清楚,铁战问的是万妖幡。

自己为挡矮冬瓜那一击,确是已将万妖幡给祭出来了。不过铁战出手极快,瞬间将雷鸣制服,烈盘见势快,收得也快,万妖幡的黑雾只窜出一丁点便已被他收了回去。旁边别的低阶修士难以察觉这细微处,可铁战是何等样人,自然瞧了个一清二楚。

一个修仙者要想立足于乱世中,依仗的不是你表面实力有多强,而是你的底牌有多强。并且这底牌要隐藏得够深,才能教人防不甚防、甚至在危急关头救你一命。烈盘虽是无意在这等高人面前藏拙,但毕竟此间人多口杂,他可不想将万妖幡的名头给暴露出来。因此只说道:“不过是些小玩意罢了,难入铁堡主法眼。”

铁战也是刚才瞧见万妖幡的一瞬,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却又模模糊糊的辨不清楚,因此才出口相问。可话一出口,立时醒悟到自己在大庭广众之下盘问别人的底牌法器显是有些强人所难了。他淡淡的笑了笑,不再提这茬,只说道:“小女顽劣,让小友受惊了。”他随手轻轻一挥,一张烫金箔纸轻飘飘的飞到烈盘身前:“鄙堡这几日正要举办五十年一度的仙品大会,小友若是有空,不妨拿此不记名请贴去瞧瞧。”

仙品大会邀请的一般都是在中土大陆上有名有号、有权有势的大人物,所发请帖自然也是张张署名。像流云财那样,将请帖转赠,还得事先和铁炉堡通讯打招呼,否则烈盘纵是拿着那请贴也如不了仙品大会的门。而这种不记名请帖,则就是铁炉堡高层随手赐予一些普通修仙者的了,不记名,因此随便谁拿着此帖都可以参加仙品大会,但却仅只限一人参加。铁战看得出烈盘仅只是个先天小修士,又只穿着一身仙云宗潜龙布衣,身份低下,以为对方肯定是不在仙品大会邀请范围内的。因此一则为爱女的荒唐买单,二则也是因为瞧见万妖幡似曾相识,这才动了心思随手送他一张请帖。

烈盘伸手接过,还未说话,便见铁战已御锤而去,不见任何浩大冲势,可转瞬便已消失在眼前。

手拿着这张请帖,烈盘有点哭笑不得。自己本就有请帖了,对方倒是好意,但再送一张也是多余。只得随手将那请帖揣了,大步朝那平台下走去。

这宝船平台之下,便是铁炉堡堡内了。

整个铁炉堡分为内堡和外堡两大部分。

外堡环内堡而建,周围围有一圈高大的城墙,如同圈地似的在这片广阔的沙漠中生生圈出了一个中型城镇来。

说是中型城镇,但若是单论这城镇面积,却远比烈盘老家安城的城区还要大得多。整个外堡占地数百平方公里,分为东南西北四个大区。除了北区是专门的住宿区域之外,东、南、西三个大区均是贸易繁盛之处。这里店铺林立,并非全都是铁炉堡所开设,相反,大多数外堡的店铺都是来自中土大陆各地的商家们所开。所卖东西五花八门、既杂且多。锻造器具的、贩卖丹药、灵符的,收售各种各样原材料的、专门替别人加工材料或是租用锻造、炼丹所用场地的,甚至还有许多来自大陆各地的特色饮食、风味小吃,让人目不暇接。

而内堡,则就是铁炉堡的真正专属地盘。座落在整个铁炉堡正中心,一圈高厚的围墙将内外堡完全分割开。这里除了是堡主铁战的家族居住地,同时还是铁炉堡真正核心的锻造铺、锻造专卖商店之所。平时除非是受到堡主特别邀请,否则要想进入此内堡,至少要满足‘千万资产’或‘实力等阶达到金丹境以上’之类的条件,才有资格进入。而在仙品大会召开之时,更是只有手持请帖之辈才能进入其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