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 故人/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烈盘本是可以拿着请帖直接进内堡,不过这仙品大会本就是要到明天才开。而铁炉堡内堡之中仅只有锻造法器、灵器之类的售卖,并无烈盘所需的丹药材料、灵符材料之类的玩意。索性选择先在外堡逗留今日。好提前将进入洞天府地闭关的所需之物给准备齐全。毕竟自己参加完仙品大会出来时,天劫肯定已经是近在咫尺了,得赶紧找地方躲进洞天府地里去。若是在那时候再去买这些东西,只怕就耽误了时间。

有钱能使鬼推磨,在修仙界中,灵石无疑是万能通用的。此时兜里揣着五千万灵石巨款,办起事来自然是轻松加愉快。

先采购了一批丹药材料,主要是为渡劫所需的几样补充灵元的丹药,以及专用于辅助化婴劫的一些特殊丹药类。这些丹药其实直接买成品也能买到,不过价格贵得吓人。既是能买到材料,那还是自己动手更省得多,何况,自己动手炼丹的质量肯定也会比那些丹药店铺贩卖的制式丹药要好得多。然后才是各种灵矿。

他倒是已经在流云财那里进了一批二三品灵矿,仍旧是延续之前修炼吸星大法时的风格,以刚柔并济、五行调和的搭配为主。这次只不过是在原本已拥有的灵矿基础上,再增加一定的数量而已。

此外,便是灵符的材料了。

现在他已经开始准备正式着手二阶元符的炼制。这些二阶元符可不同于一阶,不是只拿张黄纸,配上一点狗血朱砂就能结阵成符的。还需要许多其他的特殊材料。像龙甲元符,那是六甲元符的升级版,除了最基本的制符材料之外,还要求要有蛟龙之血和一片龙鳞,并且那取血蛟龙的等阶越高、实力越强,那制出来的龙甲元符也就会相应的越强!如此种种。

在流云城时烈盘便托流云财弄上了一批二阶元符的所需材料,但这才过去短短两天时间,仓促间也没什么真正的好货,那些稍次些的,以烈盘现在的财力也不屑去用。本是说好流云财从流云商会的总部替他调取几样材料,等他从铁炉堡回去之后再给他,可这也是忙着闭关渡劫不是。最紧要是要先炼出一批龙甲元符。这玩意若也用九张组合,那威力绝对完爆组合六甲元符,当可成为自己渡劫时的一大保障。

这些玩意说起来既多又杂,但除了对炼制龙甲元符所需的龙血和龙鳞外,其他都不是什么十分高档的东西。烈盘出手又大方,并不与人斤斤计较的讨价还价,只在主卖材料的西区逛了一圈,便已尽数入手。倒是龙血和龙鳞,那西区杂货店中虽是有一批现货,但却仅只是从一只初入大妖境的半蛟身上所割,与烈盘在穷荒蛮林里瞧见的那只寒潭半蛟水平相当。这样层次的龙血龙鳞,便是流云城的巨龙拍卖场也有,有点入不了烈盘的法眼。只将那杂货店记下,若是等仙品大会结束,自己都还没找到更合适的龙血和龙鳞,那大概也只好将就用用了。

搞定全部后,也不过才傍晚时分,正要拿着请帖直接去内堡,却突听得街上有人叫自己的名字。

“小盘?”

这声音十分熟悉,喊得有些犹豫又似更有几分胆怯和不确定的成分,复杂之极。

烈盘一时间想不起是谁,扭头一瞧,看清那个叫自己名字的人,顿时连他自己都呆了呆。

张天道?!

只见曾经在安城意气风发的张天道,此时穿着一身粗布麻衣,跟在一个满头须发的老者身后。那老者和张天道都背着个药篓,一副行脚郎中的模样。那老者驻足,顺着张天道的声音朝烈盘这边瞧了过来。

“果、果真是你啊,小盘。”张天道的脸上既有些许惊喜,亦又有些许胆怯和紧张,特别是喊‘小盘’时,喊得极不自然。

烈盘确是有点意外了。

上次在安城,他本是有心要取张天道性命对这等有杀自己之心的人仁慈,那绝对不是一个智者所为。不过父亲烈无心再三求情,终是不好违了他老人家的意思,这才饶张天道一命,让他离开安城,有生之年不许再踏足安城半步。当时张天道离开安城,本以为他会选择曾经呆过几年的仙云城定居,却不想居然跑到了仙云境外来。还如此恰巧就在这铁炉堡中碰上了。

“张叔叔。”烈盘冲他点了点头,虽说他心中对张天道此人极为不屑,可怎么说也是父亲的平辈兄弟,叫他一声叔叔不是给他面子,而是给父亲的面子。

听到烈盘还肯叫他‘张叔叔’,张天道的脸上多了一分喜色,少了一分紧张。他高兴的连连点头,应了一声,问道:“小盘你不是已经去仙云宗了……啊,你穿这身潜龙布衣,想是已经入了潜龙殿了。怎的又跑来了铁炉堡?”

烈盘随口答道:“左右无事,来瞧瞧这边的仙品大会。”

他说得虽然轻描淡写,可张天道与他身旁那老者却听得微微一惊。那老者皱了皱眉,似乎是想说点什么,嘴巴张了张,终是没有出口。

烈盘知道他见自己是个潜龙殿小布衣,早已认定自己不可能得到仙品大会的请帖,因此才有此态。倒也并不在意,也不解释,反问道:“张叔来此间做什么?”

“和你一样。”张天道笑了笑:“不过不是我来参加,是我师傅,我不过是陪他过来而已。”他一边说,一边恭恭敬敬的对那老者说道:“师傅,这便是我曾与您说起过的那位侄儿了。别看小盘年纪虽小,呵呵,可一手丹药本事,可远在徒儿之上呢。”

那老者淡淡的说道:“是个不错的少年。”

“小盘,这位是我的恩师紫极丹翁。呵,自离开安城之后,我离乡途中几次病重,积屙难返,幸得恩师瞧见出手,非但治了我一身病痛,还收我为徒。”

烈盘恩了一声,冲那老翁微微欠了欠身。对方既敢号称丹翁,想必是个丹药界的大。

张天道见他态度冷淡,知道烈盘心里始终是不屑自己为人,叹了口气,说道:“我以前做过太多错事,不敢奢求旁人原谅,只能自己用下半生来慢慢偿还了。就是、就是有几句话想问问小盘你……咱们到前面的茶楼去坐一坐吗?”

烈盘瞧了瞧天色,早已暗了下来。照他以前的性子,既是已将张天道此人打入黑名单,那便是绝不会再给任何面子及和好的机会了。但眼下渡劫在即,心念并不如往日那般坚定,反倒多了几分多愁善感。

何况这次再见张天道,虽只是短短三言两语,可确是能瞧出其人品性已然大有好转,非但没了曾经的那份嚣张和戾气,反倒是多出了几分敦厚和善。烈盘不知这是因为他大难不死后大彻大悟,亦还是受那位他的恩师紫极老人所染,但眼下的张天道绝对已经和曾经的张天道不是同一个人了。

他略一迟疑,终是不忍直接拒绝,但茶馆照样是不去的。只说道:“太迟了,茶馆就不去了。张叔不是陪紫极前辈来参加仙品大会吗?咱们还是先进内堡,等安顿好了,张叔再来串个门,烈盘一定有问必答。”

张天道微微一楞,随即略有些尴尬的说道:“我不过是陪师尊前来,只有师尊有一张不记名的请帖,可没法把我也带进去。我们还是……”

话音未落,便见烈盘扔了一张金箔纸印的请帖过去:“我这正好有张不记名的请帖,我拿来并无大用,便送与张叔吧。”

“这是?!”张天道看着烈盘递过来的这张请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就连旁边的紫极老翁都楞住了。

那确实是仙品大会的一张不记名请帖无疑!非只如此,这不记名请帖也是有差别的,紫极老翁的请帖只是蓝色箔纸,那是铁炉堡长老送出来的。而烈盘递出来这张则是金箔纸,这代表着铁炉堡堡主铁战亲手送出的请帖!虽说都是请帖,都可以进入内堡参加仙品大会,但进入后也有个待遇差别。最起码,给你安排的招待规格会稍有些不同,甚至,便连仙品大会时的坐位也会有个远近之别。当然烈盘倒是用不着这个,他拿的是记名请帖,比这不记名的可又还要更高一等了。

“一张请帖而已。”烈盘倒是满不在乎,反正这玩意扔兜里也是无用:“张叔若是有什么问题,晚间再来找烈盘吧。”

ps:今天第一更,感谢happylizx兄的贵宾票,今天除了保底三更外,再加更一章!不是狂神突然变小气了,之前文里也告诉过大家关于出版社在网上发文的速度限制,望谅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