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 无量老祖(上)/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辞别了张天道和紫极老翁,烈盘径直进了内堡。

铁炉堡对受邀前来的宾客,款待得十分用心。而在入堡前的门口,那内堡堡口处的守卫对前来的宾客态度,便瞧得出些身份上的高下之别。

只要是拿着像烈盘那般记名请贴过来的,守卫隔着老远就已经把你认了出来,亲切的叫着你的名字,让你感觉宾至如归、仿佛是这里多少年的常客般,顿时有种不同一般的优越感。而若是拿着不记名请帖过来的,那守卫的态度固然仍旧是极有礼貌,但却大多叫不出你的名字,也不可能知道你姓甚名谁。

若是旁人也还罢了,大概人家确实是常来这铁炉堡内堡,让守卫都给认熟了。但烈盘却绝对是实实在在的第一次来,可竟然从进入这内堡的门口开始,仿佛所有内堡中的人都认识他,都在亲切的和他打着招呼,帮他领路安排房间,周到到了极点。

这种贵宾式的服务其实并不稀奇,倒没有什么太过高深的名堂在里面,而是所有内堡中的下人,早在堡中贵宾即将到来的前两天起,便已经从堡内得到了关于这位贵宾的一些基本资料,比如长相之类,死记硬背熟了,自然认得每一位来客。不过倒也瞧得出铁炉堡在这方面确是挺下功夫,服务上无可挑剔,难怪能成为中土大陆消费的中心之一,那靠的可不仅仅只是锻造术天下无双而已。

整个内堡都是堡主铁战家的独院,广阔到勘称奢侈的花园、巨大到足以让人望而生畏的城堡,无不在彰显著铁家的身份和地位。

烈盘被安排在那巨大花园的一栋小楼中,这里也是距离堡主府最近的一排小楼之一。入住前,能瞧见距此数百米外的其他独栋小楼全都灯光明亮,显然是早已有人入住。而每一栋已经入住的小楼外,都挂着一个不大不小的门牌,上面大书着入住者的姓氏以及身份。

瞧了瞧距离自己最近的两处,一栋小楼牌匾上大书着‘无量老祖’,这是无量山山主!在中土大陆,无量山绝对是能排进前十的超级大派,无量老祖本身更是成名于四千多年前,一手创立无量山,是中土大陆现如今资格最老、年龄最大、辈分最高的修仙者之一。早在他成名时便已是元神道尊之境,时隔四千余年,外界传言他早已达化羽假仙境界,只是未曾对外公布罢了。

而另一栋小楼牌匾上,则写着‘通天教主’四个大字。通天教,与无量山同属中土大陆十大势力之一。现任通天教主贾思道成名于数百年前,是当时中土大陆公认的超级天才,不到百岁年纪便已达元神道尊之境,风头之劲,辅以通天教本身的威名,比之现在轰动正个中土大陆的向灵莎都不惶多让了。虽说论实力或许还及不上无量老祖这等老怪物,但通天教本身实力的整体排名还比无量山稍高一筹,绝对也是在中土大陆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超级大能者之一!

左右‘邻居’都是这等层次的人物,就算心大如烈盘,也多少有点心里没底。若不是小楼房门口上挂着仙云烈盘的牌匾,恐怕连他自己都要怀疑是不是带路者给他带错了地方。

不过烈盘很快就明白了,带路者当然没有带错地方,自己也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大的脸面。只不过他这住处,原本应该是流云财的,而流云财能住到这里,则是因为有无量老祖的关系。因为就在他住进来后不到半小时,就有人上门拜访了。

来访者豁然竟是无量老祖。

烈盘是真没想到过这位大能者居然会亲自来串门。在想象中,这等数千年前便已经达到元神道尊境界,现在更已是传说中化羽假仙境界的超级大能者,纵然不说有多大的谱、多大的架子,但最起码,应该不是那么容易接近的。而且自己与他素不相识,这是串的哪门子门?

无量老祖很是随和,非但没有丝毫的架子,且言谈间不由自主的便让人觉得很亲切很舒服,不会让人产生那种面对顶级大能者、上位者时的拘束感,最起码烈盘是如此认为的。

“烈小友是代替云财前来的?”

“哈哈哈,烈小友看来是把我那傻徒弟给吓傻了。”

“云财决定要帮那傻小子扭扭性子?哈哈哈,好,好,好!”

无量老祖问起烈盘如何取代流云财之位时,特别是当烈盘说起自己如何瞧见流云德泽嚣张跋扈、又是如何出手救人、最后又如何收拾流云德泽时,无量老祖开怀大笑,一连说了三个好字。

烈盘笑道:“刚才听您说到流云德泽是您的徒弟,我还以为您是来兴师问罪,却不想您连声赞好。”

无量老祖笑了笑,并未直接应声,而是转而说道:“德泽确实是个不可多得的修仙奇才,若不是受限于他那嚣张跋扈的性子的话……他平时在师辈、父辈面前都还算恭敬,也学会那些做面子功夫的假事。有师辈父辈在面前便老老实实,对世俗凡人也好、对低阶弟子也好,都恭敬得很。可一但背转身,却又换了副脸孔。呵呵,这孩子什么都好,但在这方面,对一个正道修士来说,却是个难以容忍、甚至说十分致命的弱点。他现在已是巅峰先天之境,渡化婴劫在即,以如此狂妄嚣张的心态,别说渡劫时必遭横祸和意外的天道惩罚,纵然是让他侥幸渡劫成功,也必会影响他以后的心境和道心方向。甚至,最后若是让我培养出一个邪心修士,那无论他成就有多高,都绝非我愿!”

说到这里,无量老祖摇了摇头:“或许是我教徒无方,这小徒弟在我这里是累教不改,最近渡劫在即,心境失平,其嚣张跋扈的品性更比平时为甚。他生平除了敬畏我之外,便只服他爹,云财兄的管教。所以我让他在渡劫前先下山回家呆上一段时间,又让铁堡主将云财兄的房间安排在我旁边。本是想和云财兄商量下如何管教这孩子,让他别再那般目中无人,倒没想到有烈小友先行带劳啦。这样更好,让那小子先明白天外有天之理,云财兄也明白了我的意思,放弃这次仙品大会,只为管教他。哈哈,不错,不错!”

无量老祖显得十分高兴,看得出他在教导流云德泽一事上极为上心,可不仅仅只是随便教教、随便收徒而已。

若说之前烈盘还只是敬畏于对方的实力和身份,那此时此刻,便真是被对方这种认真的教徒态度所折服了。在这种实力为尊的修仙界中,其实正邪二道间的划分界线已经很是淡薄了。善恶本就只在一线之间,正道人士若是生出邪心,只要不是大肆杀伐,天道降临的惩罚一般都不会太重,表面看起来仍旧还是个正道人士。因此现在的正道中,多的是那种披着羊皮的狼。而在这样的环境下,还能坚守正道本分,以一个真正正道人士的修养来严格要求自己及其门下。将人品品性看得比实力更重要得多的,绝对是难能可贵之极!

由衷的敬佩道:“流云德泽能有您这样良苦用心的师傅,真是他的福分。”

无量老祖摆了摆手,显然没有想要自夸之意,只淡淡的说道:“当年我无量山曾欠过云财兄一份大人情,何况德泽这孩子确是天赋非凡,我自然更用心些。”说着,他颇感兴趣的看向烈盘:“不说那小子,刚才本只是无聊了过来瞧瞧这取代了云财兄住处的仙云烈盘是何方神圣,哈哈哈,我本还以为是御剑宗或是天魔宗那几个老家伙强抢了住处,要来和老道我伸伸手腕,却不想居然是烈小友这般少年才俊,还与云财兄、与我那小徒弟有这许多瓜葛关系,意料之外,意料之外啊。”

在这等大能者面前,烈盘可不敢装粗,谦虚道:“什么少年才俊,老祖过奖了。”

“我这人从不说客套话,不过奖!一点都不过奖!”无量老祖笑道:“德泽那小子虽说只是刚刚踏入仙家之门,但在先天境界内,也算得上是个高手了。就我那无量山的先天弟子中,绝对可以排到前五以内。便是放眼整片中土大陆,也算得上一流水平了。可不曾想在同为先天的烈小友手下,竟连一招都走不过。而且,我瞧烈小友应该才只到中阶先天之境吧?”

不愧是数千年前便已杨威中土大陆的元神道尊前辈!烈盘眼下的境界十分古怪,便连天道都会判断错误,认为他已达巅峰先天之境,进而准备降下天劫。连天都瞒得过去,却没能瞒得过这位元神道尊的眼睛,而且还判断得如此精准,这份眼力确非常人所能及。

烈盘说道:“老祖眼力惊人,烈盘确才只达中阶先天之境,距离巅峰还差得远呢。”

“哈哈哈哈!以中阶先天却拥有普通元婴都未达到的实力,烈小友这份实力和天赋,只怕可直追你们仙云宗宗主向灵莎了!”无量老祖大笑道:“看来你们仙云山的风水确是不错,连出如此两个奇才,改天还真得去你们仙云山逛逛,也沾沾你们仙云宗的好运气。”说着,他顿了顿,笑呵呵的看着烈盘:“看烈小友一身潜龙布衣,未知烈小友的尊师是谁?应该不会是你们潜龙殿现任的那几个小家伙管事长老吧?难道是干天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