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 烈家的荣耀(上)/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哪位客?”烈盘问,随即想起张天道,‘啊’了一声:“可是一位张姓客人?”

那下人答道:“不是,是铁堡主。”

在铁炉堡,能被称之为铁堡主的只有一位,那便是铁炉堡堡主铁战!那可也是位在中土大陆的地位不下于无量老祖的超级大佬。不过他与自己不过只是今天有过一面之缘,怎会专门到访?

对这样的大能者,烈盘可没资格去怠慢,若非旁边还有位无量老祖要陪,现在就已经迎出去了,连忙说道:“快快有请。”

那下人本就是铁炉堡的人,让自家主子等在门外,他可比烈盘还更着急些,此时急急忙忙的去了。

旁边无量老祖笑了起来:“小铁子与烈小友熟悉?”

烈盘摇了摇头:“烈盘不过是仙云宗区区一名布衣弟子,入仙道不过数月,怎会识得这般大人物?只是今天到铁炉堡时因为点意外,与这位铁堡主有过一面之缘,聊过几句而已。”说着,将今天在船舶平台上的事稍微一提。

无量老祖‘哦’了一声:“早听说小铁子前些年喜添了一位千金,十分淘气调皮,且天生身体缺陷无法修仙,倒是在锻器上极有天赋,深得其父真传,号称铁炉堡小锻神的,大概便是此女了。”

烈盘倒真没想到今天早晨碰到的那位‘手脚不太干净’的铁家大小姐居然还是个锻器高手,而且还号称什么铁炉堡小锻神,不过只怕是借了其父的名头,言过其实也未可知。还未来得及接话,已听门外一阵大笑声响起:“无量前辈可莫要听信那等外间传言。什么铁炉堡小锻神,不过都是无知之徒嘘吹乱捧而已。小女流英或确是有些许锻造天赋,可她才多大点年纪?什么小锻神之说可就太夸张了。那孩子本就骄傲,素来又崇拜您老精通各道各艺,若连您老也这般称呼,可要让她更得意了。”

这声音豁然正是铁炉堡堡主铁战,话音落时,铁战毫无声息的站到了屋中,朝无量老祖深深一礼:“晚辈铁战,见过无量前辈。”

“什么晚辈前辈,听起来那般别扭。”无量老祖笑道:“在这里,你是主我是客,你是堡主,我是宾家,你卖我买,所以呀,别整那许多客套的,省得我要买东西时都不好意思和你讨价还价!”

他自是在开玩笑,铁战也笑了起来,接着他的话说道:“您老会不会讨价还价我不知道,但有句话您老可说错了。”

“哪句?”

“您老说我是主,您是客。但这里的主人家,可不是铁某呢。”

“笑话,在这铁炉堡中,你不是主人家,那谁是主人家?”

铁战哈哈一笑,指着旁边的烈盘:“眼下这房间的主人应该是他,岂不见小楼门口那仙云烈盘四个字吗?哈哈哈,所以不但您老是客,连我也是客呢。咱们两个客人只顾自聊,可算是喧宾夺主啦。”

无量老祖恍然,大笑着摇了摇头:“哈哈,有五十年不见你这小子,还是那般圆滑讲究,做事面面俱到,难怪生意越做越大。放心,烈小友与老夫一见如故、可是忘年至交,绝对不是你那些普通客人,没那么讲究也没那么小气!倒是你,老夫见着就想多唠叨你几句,这圆滑世故,固然可以生意兴隆,可对你修仙悟道却多有阻碍。入世是种修行,可若光入世不出世,又如何超凡脱俗?你也该好好为你自己的未来多打算打算了。空有那般连老天都嫉妒的天赋,却停在元神境不思进取,老守着你这点家业,何时才能成就真仙、得证大道?难道真要等到如老夫这般弥留之际,才能醒悟不成?”

他说到后面几句时,语气渐渐变重,宛如在训斥一个小辈。铁战则是恭恭敬敬的站在一旁,无量老祖没说一句,他便应上一声是。

无量老祖说完顿了顿,随后自己摇了摇头:“算了,懒得说你。每次都是这样,虚心接受却累教不改,老夫嘴皮子都磨破了,你倒只是当成耳旁风。”

铁战恭敬道:“您老的话,铁战怎敢当耳旁风?不过是人在仙道身不由己,铁炉堡发展到如今这规模,已经不是铁战说放下就能放下的了。堡内还有数十万人口在受铁战保护呢。这里又是数国交界之处、贸易交流中心,每天乱七八糟、磕磕碰碰的事儿一大堆,我便是不想管都不行。”

无量老祖眼睛一瞪:“尽找些借口!你这铁炉堡要管几十万人你便丢不开手?我那无量山上上下下,再算上宗门地盘,过百亿人口!老夫不也得放手?少了老夫,无量山照样转得动。同样,铁炉堡早已上了规模,少了你狂锤铁战,没准儿发展得更快呢!”

铁战只是笑。无量老祖摆了摆手:“不说了不说了,光是听你打马虎眼,一点意思都没!人各有志,你既是喜欢世俗这些铜臭味,那便留在这里嗅个够好了。”

说着,他这才问道:“话说,我与烈小友本正聊得起劲,你突然来串的这是哪门子门?打扰咱们聊天的兴致,好没道理,你与烈小友挺熟吗?”

“一面之缘,不过瞧您老这话说得,您能因为与烈小友一见如故便来串门,我便不能?”

“少扯,就你现在这俗气性格,不忙着去准备你明天的仙品大会,跑来和仅见过一次的烈小友闲聊?骗鬼都不信你哩。”

这次不等铁战开口,烈盘已笑着说道:“铁堡主只怕是为了此物而来吧?”

他一边说,一边从怀里摸出万妖幡来。今天在平台上时,他便看出铁战对万妖幡极感兴趣,只不过当时平台上人多乱杂,自己又不愿多提,因此才没有当面问清。而且以铁战这等身份,本身就是在中土大陆上首屈一指的锻造宗师,什么样的法宝没见过?铁炉堡每次仙品大会卖出一两件法宝,都是出自他手,可见便是他自己亲经手打造的法宝恐怕都有不知多少了。万妖幡虽然神妙,但到底只是法器级,或许等三个主魂集满,能达到中上品灵器的程度,怎能引起狂锤铁战如此大的兴趣,连明天的仙品大会都不顾,也要先来一探究竟?

烈盘自己也感觉好奇,索性不等他开口,自己就直接拿了出来。哪知刚将万妖幡取出,先惊呼出声的不是铁战,而居然是旁边的无量老祖!

“这、这是?!”无量老祖腾的一下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丝毫不掩饰他脸上的惊讶之色!

以此老的眼界和境界,别说区区上品法器,就算是法宝级的宝物,恐怕都很难让他如此失态,除非是如炼天鼎那等神器级别倒还差不多。可,此时他就是失态了。而且,失得如此的彻底!

难道自己这万妖幡还真有什么大大了不得的来头或者秘密是自己所不知晓的?

烈盘的胃口也被吊足了起来,先有铁战如此,现在无量老祖的表现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让烈盘想不好奇都难。饶有兴趣的看向那两位,可那两位此时的注意力显然全都没在烈盘的身上。

铁战笑着问道:“您老也认出来了?”

“当然,当然!这股灵元的脉动那般独特、这奇异的周天星象造型……烈小友,可否借我细观?”无量老祖激动道。

对修仙者来说,随身法宝无疑如性命般珍贵,就算是再好的朋友,也不会轻易借看别人的法器。因此烈盘虽是已经拿了出来,做出任凭观看的姿态,但无量老祖若要过手,仍旧要先征求烈盘的同意。

烈盘点了点头,那边无量老祖早已迫不及待的将万妖幡给拿了起来。

刚将手放到万妖幡上,无量老祖便表现出一种如痴如醉的表情,神色变得激动起来,口中连声道:“没错、没错!这绝对是他的技艺!无双神兵!”

“无双神兵?”烈盘实是忍不住了,问道:“何为无双神兵?”

无量老祖答:“既称无双,自然是天下无双之意!是说他这样的法器,无人可以复制、无人可以模仿!只有他才能锻造得出来,因此号之无双!”说到这里,他忍不住问道:“烈小友,我这般问你可能有些唐突了,但却又非问不可!”

烈盘道:“您老有什么问题直说便是。”

“好!”无量老祖已经完全替代了铁战的角色,直接开口问道:“这件神念兵器,你是从何处得来?”

“自己打的。”

“什么?”无量老祖和铁战就是扣破头皮大概都没想到过会是这样的答案,两对完全不敢置信的目光盯向烈盘。

烈盘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脸:“我锻的。”

“这怎么可能?!”无量老祖和铁战同时都蹦了起来:“你、你懂锻器?”

“手艺还过得去吧。”烈盘这话就还真是有点谦虚了。拿季长风的话来说:假如你都只是锻造术过得去的话,那我老季上半辈子的年纪就算全活到狗身上去了!

“什么过得去过不去的?我、我是说这杆幡,这真是你自己锻造的?!”

ps:再次感谢happylizx兄的贵宾票。新书期还有三天,三天后改为一天两更,希望大家继续支持烈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