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 烈家的荣耀(下)/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无双神兵之所以无双,之所以让旁人无法复制,那是因为蕴养神魂的步骤太难。这样的神兵对神魂要求极高,它并不要求神魂的爆发力,而是要求一种续航能力!便是强如无量老祖这等化羽假仙,要想连续三天三夜保持神魂的持续蕴养,那也是极难、甚至根本就无法做到的!不是他神魂不够强,也不是他无法持久,而是因为要在三天三夜的时间内,将神魂保持那种标准的输出蕴养状态,那实在是太难了!这就象走钢丝、走独木桥,普通人只要有一定平衡能力,那谁都可以上去走几步,但要是让你走上几百甚至几千米距离,那若不是专门练过的专业人员,任你天生有多强的平衡性,都绝难做到。而这样的专业素养,折换回来便是锻造术的水准高低。别说无量老祖了,便是现在号称天下第一人的铁战,都难以做到这一点!或者即便他做到了,也总会有些许偏差,达不到将这法器功率最大化的地步,称不上无双神兵,也不会出现无双神兵才特有的那种灵元效果和气息。

铁战的锻造水准要比无量老祖更胜一筹,因此在他的点评中又与无量老祖稍有出入。先是肯定了烈盘蕴养法器的手段,确是继承了他祖宗的天赋天下无双,但在锻器手法等各方面基础上,却还有些许的缺陷和不完美。到底是锻造术号称天下第一的铁堡主,对锻造术的基本功,绝对是在烈盘之上的。不过却自承,若是综合起烈盘蕴养法器的超绝天赋的话,他与烈盘的锻造术综合实力应该在伯仲之间。

倒是只有烈盘心中才明白,自己能炼成万妖幡,靠的主要还是炼天鼎。而且当时大概也有些运气成分,毕竟自己在万妖幡炼制的后半段时期已经半晕过去了,等于失去了对炼器过程的掌控,哪怕算上炼天鼎的帮助成分,但能以无双境界完成万妖幡,也绝对是有运气因素在里面的。说自己的锻器水准与铁战相当,这绝对言过其实了,便是比之无量老祖或是仙云宗的炼云归,恐怕都还稍有不及。

三人聊了一阵万妖幡,又说及北海之事。无量老祖对那片神秘海域显然充满了向往,只道在自己大劫来临之前,必学烈无双一般,也前往那北海一行。

但烈盘问及关于北海的详情,不论是铁战还是无量老祖,均是并不知其详情。只说曾经中土大陆的人将大陆北部海域称为无尽海域,是整个世界的尽头,无边无际、空无一物。直到烈无双意外的得到了一份记载有北海极深处群岛的地图,方知在那无边海域之外还有一片不为中土大陆世人所知的世界。且只知那片世界有着极为高深另类的炼丹炼器制符之道,其他的情况则是一概不明。

不论是无量老祖的渊博见识,亦或是狂锤铁战那超凡脱俗的锻造之术,都足以让烈盘为之折服。而烈盘的谦逊和多才,加上他对这片宇宙的独特见解,则更是让无量老祖和铁战都为之惊叹。

不知不觉间,三人已谈到深夜。无量老祖与铁战都是明天仙品大会的主角,要准备的东西很多,可不能在这里一直呆下去。依依不舍的告辞离去,临行前,铁战透露道:“今年的仙品大会虽有三件法器,但全都不是防御类的,并不适合渡劫所用。”

他固然知道无量老祖渡大劫在即,亦在刚才听说了烈盘想要找寻防御类法器以为渡化婴劫作准备,因此事先告知。

无量老祖听得大为失望,旁边烈盘倒还好。毕竟知道纵然有防御类法宝,以自己的财力和实力也是绝对抢不到手的。

不过铁战又补充道:“但今年有天宝阁的人来……”

烈盘还不知道这天宝阁是何玩意,旁边无量老祖却已眼前一亮,语带双关的问道:“你邀请来的?”

铁战笑了笑:“若是我邀请来的,便不用特意告知您老了。您老知道的,这五十年一度的仙品大会,原本的发起者便是天宝阁。自从被我铁炉堡抢走这份殊荣后,他们无时不刻都在想着重新夺回大陆第一锻造名家的声望和地位。前几届仙品大会他们一直隐忍不发,也从未到我这铁炉堡来挑衅过,这次突然前来,而且还是天宝阁主连同他们几大长老齐至,若说他们不是来找麻烦的,鬼才信呢。”

“这与无量前辈需要的防御类法宝有何联系?”烈盘好奇道。

无量老祖大笑:“烈小友问得真是可爱!天宝阁是在炼器道上被铁战这小子给踩下去的,他们要想重新夺回自己的名声和尊严,自然需要在锻造术上再将铁战这小子给比下去!怎么比?总不成搬来熔炉要现场分高下吧?毕竟天下第一锻造师只是个虚名,而真正拥有更多更强法宝的地方,才能让修仙者们驱之若膺!”

烈盘恍然:“他们必然带来了更多的法宝,自认为可以把铁堡主的仙品大会给比下去。”

铁战笑道:“他们若果真如此,只怕我铁炉堡也得大出血一次。好在这些年我私下还有些打造好的藏品,若天宝阁果真叫板,铁某也只有尽翻老本,舍命陪君子了。”

无量老祖瞪眼道:“你私下还有藏品?可有防御类的?借我与烈小友应应急!省得去花大笔灵石!”

铁战苦笑道:“您老把铁战看成什么人了,真没有防御类的法宝。若真有,又知道您老与恩师后人要用,铁某岂会私藏?早就已经主动拿出来了!”

无量老祖白了他一眼,再瞧了瞧烈盘,这才说道:“这倒是。如果只是老夫要用,你小子不一定肯老实拿出来,到底有没有防御法宝那还得两说。不过知道你这家伙对无双前辈绝无私心,连烈小友需要时你都拿不出来,那便是真没有了。”

“正是如此!”铁战笑着说道,这才又对烈盘说道:“法宝你虽然用不上,但那几件展出的灵器都还算不错。小师弟若是喜欢,明天看中后直接竞标便是。无论你标价多少,最后我都直接送你,便当作是作师兄的见面礼了。其实本该直接让你到后台挑了便拿走,不过那十件展品都是已经定好了评选展出的,临时少了一件,我也不好处理。便让小师弟多走一个过场,反正叫价随便叫,回头和我交结,都是个虚数而已。”

他是烈无双的徒弟,烈盘则是烈无双的后代。修仙界中年龄跨度本来就大,若要一辈一辈的分派下去,天知道烈盘得是铁战的第十几代之后!因此但凡此类,都直接视之为同辈,称一声师哥师弟。

烈盘哪肯无功受禄,本要推辞,可铁战看出他心思,一口封死道:“铁某一片真诚,小师弟万莫推辞。铁某受恩师大恩,却从未有半分回报。以前是没有能力去回报恩师,现在多少有点能力了,恩师却早已不知去向。正所谓子欲养而亲不在……哎……”

他堂堂元神道尊,铁炉堡堡主,说着说着却已快老泪纵横。

旁边无量老祖耸了耸烈盘,大笑着打圆场道:“都别扯来扯去了,听老夫一句,就依了小铁子的!哈哈,烈小友,他是权把送你东西看成是报答师恩,你若不给他这机会,只怕他要郁闷得吐血!再说了,小铁子这些年经营铁炉堡,早已经富得流油!别看他铁炉堡这一亩三分地没有多大点地方,但可着实是比我大无量山还有钱得多呢!送你件灵器算得什么?你明天便是直接拍他的法宝,连拍三件,对那家伙也不过就是九牛一毛而已!”

铁战大笑道:“不错,我刚才说灵器,只是想到以小师弟的境界和实力,若身怀重宝法宝恐遭来横祸。但若小师弟果真瞧上了什么法宝,尽管拍下便是,全由铁某买单!有我铁炉堡照应,只要保密工作做好了,天知道买走法宝的会是谁呢!”

人家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再推辞可就假了些。再说自己兜里虽然暂时富足,可随着日后修为高深,所需灵矿越来越高档,那花费可也是如坐火箭般往上直窜的。节约点、攒点先放在那里总是没有错的。再说了,都说盛情难却,白送的上品灵器,烈盘可也实在是没有客气的理由。

“还有,天宝阁这次来,必然所备颇丰。他们大概不会选择在仙品大会上闹腾,那里虽然尊客众多,名声也大,但到底有许多与我铁战关系不错的前辈在场,于情于理,都不会让他们扰乱仙品大会。他们不是来闹事的,而是来夺回名声的,不至于撕破脸把自己的名声给搞臭。所以多半会选择在自由交易市场上发力。到时候小师弟和无量前辈不妨多留意一下自由交易市场。天宝阁有备而来,应该各种类型的法宝都备有些,而且价格不会太过离谱。小师弟到时候若是看中了什么又差灵石的话,尽管问我开口便是。”

ps:第二更到,迟点会有第三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