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 小人难防(下)/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烈盘淡定而立,完全没有在意玉龙老祖关上帷幕的动作,只问道:“未知玉龙师伯召唤烈盘有何指教?”

他倒是问得大大咧咧,仿佛浑然不知事情轻重。玉龙老祖一声冷笑,在这会场中到底是不敢再发飙,虽是关上帷幕,仍忍不住稍稍压了点声音,恶恨恨的说道:“你自己做了什么事,你自己心里最清楚!识像的,交出碧鹰王尸身和你身上的异宝,乖乖随我回宗门认罪,少受皮肉之苦!若敢道半个不字,将你剥皮抽筋、让你受尽世间万苦、万劫不复方休!”

既压低了声音,气势上便先弱了一大截,配上他这威胁的语气,显得那般滑稽可笑。

烈盘笑了笑,淡淡的问道:“不知烈盘犯了宗门何罪何法?”他一边说,一边看向旁边的炼云归等人。

玉龙老祖冷笑道:“怎么?还想花言巧语骗炼师兄救你?别做梦了!你这等不知天高地厚的入门弟子我见得多了!仗着受师门长辈宠爱,便恣意妄为、胆大包天!想知道你的罪名?哈哈,恶意抢夺同门师兄弟财物、见财起意劫杀同门、欺骗宗门师长,任其一条都是死有余辜!”

“呵呵,玉龙老祖,污蔑同门可也是宗门严禁。老祖给烈盘网罗罪名,张口就来,难道就不怕也犯了宗门禁令?”

玉龙老祖先是一楞,显然没想到关上了门后,这小子非但不惧,居然还敢和自己斗嘴。

他在仙云宗一向蛮横惯了,除了三大太虚和宗主之外,也就只有炼云归等极少数几个势力最大的金丹老祖他不敢得罪。至于旁人,他任谁都不放在眼里,那些已经出师自立门户的紫府修士,人人见了他这煞星都如老鼠见了猫一般,似烈盘这等先天、元婴级别的弟子在他面前就更是连个屁都不敢放了,呼来喝去如同呼喝下人,哪曾见过敢和他犟嘴的先天弟子?这脑子自然一时间转不过弯来。

这师傅给呛住,旁边宁玉龙终于跳了出来。

在秘境中时,他视烈盘如同恶鬼魔神,畏惧到心胆俱裂,连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口,只想有多远逃多远。可真等他逃出秘境后,回忆当时情景,却又深以当时自己的表现为耻,特别是想到那一幕还被同为宗门弟子的张嫣嫣看去,心中愈感羞辱。再加上这次万魔窟之行让宁方也被折了进去,让他背负了巨大的来自家族的压力,这些种种,自然全都要算到烈盘的身上去!让他对烈盘的仇恨与日俱增,直到恨不得生啖其肉的地步!

此时有师傅撑腰,周围又全是宗门长辈,且早已在他的污蔑下认定烈盘有罪,今天便是那姓烈的末日,哪还用得着怕他?!宁玉龙大声说道:“大胆!姓烈的,你谋财害命,为了区区一点宗门奖励,一言不和便杀了李中堂师兄和轩辕霄师弟!此行罪恶滔天、万死难赎其罪!宗门早已查明实情,今天便要你以命偿命!你不但不思悔改,居然还敢对我师尊无礼?!”

烈盘大笑道:“你说我谋财害命,可有何实据?若只是空口白话,那人人会说,这污蔑起人来未免也太容易了些。”他一边说,一边转头看向炼云归等其他几位金丹老祖:“这等污蔑之言,难道几位师伯也信?”

“污蔑?!”宁玉龙大笑一声,从怀里摸出一枚记事玉笺,随手打开。

只见那记事玉笺内投射出一副画面,如同投影。而在那画面之中,果如烈盘猜想一般,出现的正是他出手秒杀李中堂和轩辕霄的画面。不过整个过程极短,只有烈盘出手杀人那数秒画面,而且是从烈盘已经出手、李中堂和轩辕霄急退逃命开始,浑然没了之前轩辕霄和李中堂率先出手、随后宁玉龙又跪地求饶等画面。仅这几秒画面看起来,便像是烈盘在追杀仓惶无比的轩辕霄和李中堂,毫无纰漏之处。

仙云宗弟子外出游历时多有记录随行所见的习惯,因此随身携带有记事玉笺十分寻常。在秘境里碰到烈盘时,大概是想将烈盘被杀的过程记录下来以给宁方雪恨,哪想行凶不成反被烈盘所杀,不过却正好将烈盘斩杀李中堂和轩辕霄的画面给记录了下来。他记录下的其实是全过程,从李中堂和轩辕霄的挑衅开始,不过既是要害烈盘,有些画面自然是不能拿出来见人的,早已被他修减过了。

他怒声道:“烈盘你屠戮同门师兄弟,证据确凿!若不是我见情况不妙跑得快,只怕也已遭了你的毒手!”

烈盘笑道:“画面中只有我斩杀李中堂和轩辕霄二人一幕,怎说得上烈某谋财害命?”

宁玉龙大笑道:“笑话!若非为了谋财害命,你怎会杀人?!我已带宗门师长返回你杀人之地查看过了!李师兄与轩辕师弟身上的乾坤袋早已被人拿去,不就是你拿走的?!还有张嫣嫣师妹!我来不及救援她,之后也一直未见她的行踪、未见她出秘境,铁定也是遭了你的毒手!如此凶残好杀恶毒,实是我仙云宗门百年来仅见!你竟然还敢狡辩!”

他口才极好,说起来一气呵成,丝毫不给烈盘反驳的机会,虽然烈盘也没打算反驳……

旁边炼云归此时才缓缓叹了口气。

之前他一直未曾说话,其实也是心中不知该如何处理此事。论公,烈盘斩杀同门,证据确凿,实是罪该万死,枉费他曾经还对烈盘抱以了极大的信任和喜爱。理该毫不迟疑的将之拿下。但论私,烈盘与他大徒弟季长风乃是忘年至交,又极善锻器之道,天赋纵横,让他实是喜欢,要是就此毁了烈盘也太可惜了些。

此时听宁玉龙再提起烈盘的‘重罪’,终还是宗门大义战胜了理性,开口道:“烈师侄,你好糊涂……这里是铁炉堡不便将家中丑事多言,你且先坐下,待此间事了,随我等按录押之刑返回宗门,你所做的一切,到时候自有宗门来裁定。”

那所谓押刑,是指宗门担心修仙者半途落跑,因此特设此法,封掉已经定罪的重犯真元。那虽说不是直接散功,可只要是曾封掉过真元之后的修仙者,即便是再度打通真元脉络,也终会因曾经的封闭而造成一些真元运转上的不如意。轻则数年乃至数十年方能恢复,重则影响终身!等若半残!

旁边季长风急道:“师尊!烈盘如今罪名未定,怎可便先将刑法加身?那宁方远的影像记录虽然真实,但并未记录有整个冲突的前因后果!烈盘纵是杀了人,可未必便真的有罪!说不定是李、轩辕二人先出手偷袭他呢?”

旁边宁方远大笑道:“笑话!这烈盘的手段,你也在影像中瞧见了!仗着那不知名的灵符和灵剑,对上我等普通元婴,那是想斩谁便斩谁!我等嫌命长了敢偷袭他?真是鬼扯!明明就是他见财起意!姓季的,你可别想着巧舌如簧,便能颠倒黑白是非!任你说破了天去,姓烈的都是屠杀同门的杀人凶手!”

季长风说不过他,只央求炼云归道:“请师尊收回成命!押刑不过是为防被押者逃跑,我可以性命保证烈盘绝不落跑!”

炼云归还未开口,旁边玉龙老祖已重重的哼道:“保证?保证值得个什么?!姓烈的在影像中展现出的实力已远远超过宗门押刑所定的战力,按录当刑!此乃宗门宗规,岂容你随意更改!”

炼云归其实也并不想给烈盘重刑加身。不过仙云宗宗规如此,烈盘所犯之事太大,他又只是炼器殿长老,管不了刑法,反倒是玉龙老祖这涉事的一峰之主在此事上更有发言权。此时叹气道:“宗有宗法、家有家规,此事非老夫所能作主。不过烈盘你放心,若回宗门后查明你是另有隐情,老夫必亲炼一柄灵器相赠,并请丹殿替你量身炼制灵丹,抵偿你受刑之苦!”

炼云归肯将话说到这份上,已算是极其维护烈盘了。不过,这显然不是烈盘所需要的。

烈盘直等他们全都说完,这才仿佛事不关己般突的大笑出声来。他其实就是想瞧瞧季长风在这事儿上最终会选择站在哪一边。毕竟对这位将自己领进仙云宗的忘年之交,他心中还是十分看重的。至于旁人,就算是炼云归的态度,他都并不在乎。

季长风的选择显然没有让烈盘失望,即便因为对方的不信任让烈盘感觉有那么一点点的不完美,但他到底是选择站到了自己这一边。

“死到临头还笑得出来!”玉龙老祖冷笑道:“别以为这是仙品大会我们不敢随便出手,你便可以趁势逃跑!哼,你那点实力在先天、元婴弟子中或许真个无敌。但在老夫眼里,要擒你杀你真是易如反掌!”

“易如反掌?”

烈盘还未开口,一个威严且沉重的声音已在这‘完全封闭’的小帷幕中响了起来:“我倒想瞧瞧你是怎么个易如反掌法!别说你那个什么破押刑,今天我看谁敢动我烈小友半根汗毛!老夫不把他肠子抽出来打个死结,老子便跟你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