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 谁敢动!(上)/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声音一响,顿时将帷幕内所有仙云宗修士都惊了一大跳。

帷幕明明已经被玉龙老祖给拉上,那帷幕上的隔绝灵纹虽说不上有多么高端,但最起码,便连太虚境修士都别想能轻易窥视到里面的情况。而如这声音一般,非但可以窥视,并且远在帷幕之外便将声音如此轻易、清晰的传进帷幕中来,并且浑然不让众人察觉者,其实力境界之高,实是让人难以想象!

一听这声音,烈盘便知道是无量老祖看不下去了。心中暗自好笑。想是自己今天迟到,刚才刚到此间时,必然便已被无量老祖和铁战看到了。本是想招呼自己来着,却不想自己突然被季长风叫住,随后又是玉龙老祖当众发飙,引人人侧目。因此自己虽是主动进了仙云宗的帷幕,但以无量老祖化羽假仙的顶级修为,又怎会将这区区帷幕的阻碍给看在眼里?至于铁战,大概瞧见无量老祖已经过问此事,知道烈盘吃不了亏,他又得忙着主持仙品大会,这才未曾多加过问。

说实话,听到玉龙老祖直斥烈盘之罪时,无量老祖别提有多开心了。他本就不大瞧得上仙云宗,若非仙云宗新出了个潜力无穷的向灵莎,恐怕他连仙云宗的名字都不会记得住。本就有心想把烈盘挖进他那无量山去,结果昨天提此事时被烈盘以宗门待他不薄而拒绝了,心中还好生遗憾。现在既然仙云宗和烈盘产生了误会冲突,最好闹个无法收场,那他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招烈盘进无量山了,简直就是瞌睡遇枕头,正合他意!因此先前玉龙老祖网罗烈盘罪名时他故意一直没有替烈盘出头,直到见他们双方已接近谈崩了,这才出声声援。

那边玉龙老祖等人哪曾想到居然有如此大能者会插手他宗门中事,既惊且惧,又深感愤怒。这种被外人插手宗门内弟子管教的,那是种极不尊重的行为!对方修为虽高,可仙云宗也不能受这等侮辱而无人出声!

炼云归定了定神,大声说道:“这是我仙云宗内部家事,未知是哪位前辈在说话?插手我宗门中事?”

无量老祖哪管他这套,大笑出声道:“我管你是家事还是外事,这事儿老夫管定了!你们仙云宗若是不服,尽管让你们那个元神小宗主来找老夫说理!”

炼云归等人听了这话都是心中一沉。仙云宗最近崛起的势头颇猛,靠的便全是成就了元神道尊之境的向灵莎宗主。这是仙云宗门人在外最强大的后盾,可在这神秘修士口中,却似是丝毫都不在意!能有这般底气的,要么是站在中土大陆上最顶尖的那几位,要么便是元神境的散修修士,无家无室,既不怕向灵莎找他麻烦,也没有任何后顾之忧。而无论是以上的任何一种情况,对他们来说都绝对是十分头疼的。因为人家根本就不在乎你仙云宗的名头,也不怕你那元神境的宗主!而且对方口气既狂、显然不是什么善辈。若真要冲突起来,随手将在场包括炼云归等仙云宗的金丹老祖全宰了,恐怕也是做得出来的,而且自己等人将毫无反抗之力!

玉龙老祖不敢吭声,炼云归却是个不怕死的火爆脾气,对方先前不顾规矩威胁他们也就罢了,有那种脾气古怪的仙道前辈,心情不爽了借口管别人家事随便找人发泄的,这被自己碰上了也是没办法的事,赔上几句好话,装点小,让这等前辈出出气,对方多半也不会继续胡闹。但刚才那神秘高手的话可是把向灵莎也给小瞧了!

一宗之主是宗门的脸、宗门的天!特别是在一向对宗门忠诚无比的炼云归眼里!你可以侮辱他,但绝不能侮辱他的宗门、他的宗主!哪怕无量老祖那话其实侮辱性质并不重,但只是沾了一点点也不可以!

炼云归大怒道:“身为前辈高人,说话却如此荒唐!炼某不才,却也不敢苟同!明人不做暗事!前辈有本事的便现身一见,在这天下群豪面前斩了炼某,躲躲藏藏算什么仙道前辈?!”

无量老祖的声音大笑着响起道:“哈哈哈,威武不能屈,有血性,老夫喜欢!不过老夫人就在你面前,可没有躲躲藏藏的见不得人!”

众人都是一呆,只见这帷幕未动,可帷幕内却不知何时多出了一人。

这人外表看起来一派仙风道骨之气,虽是须眉尽白,但满面红光,气度非凡,一身正气。可不是众人想象中那种蛮不讲理的邪辈模样。

炼云归一瞧这人便直接呆住了。旁边如玉龙老祖之流并不认得无量老祖,只能感觉到从那老者身上所散发出来一股无边霸气十分震慑人心,估摸着至少也是巅峰太虚真人的境界以上!若只是如此,他们还并不太惧。毕竟从那老者刚才的话语和这身气度来看,应该是正道中人,不至于太过乱来。何况现在宗门也有元神境界的宗主,这让玉龙老祖等人多少还是有些底气。

可,他们不认识,不代表炼云归也不认识!

炼云归是谁?中土大陆上赫赫有名的锻器名家之一,这仙品大会,他每届都不会落空,到现在为止,少说也已经参加了七八届之多,自然次次都瞧见了同样每届不落空的无量老祖。只不过,他认识无量老祖,而无量老祖不认识他而已。

这可是无量老祖!无量山的创始人,现存于中土大陆修仙界中身份最高、资格最老、实力最强、势力也是最大的超绝顶尖人物!在整个中土大陆上,就没有比他无量老祖还更大牌的修仙者,顶天了,能拉出两三个在身份地位实力上和他平级的人物,但那绝对不会是仙云宗宗主向灵莎,自然更不会是他炼云归!

怎么会是此老?!怎么可能是此老?!

炼云归瞪直了眼睛,打死他都想不通无量老祖怎会替仙云宗一个小小先天布衣弟子出头!

没道理啊!无量老祖在修仙界中的名声一向不坏,可不是那种会因为心情而随便插手别宗别派家事的无理之人。不过此老的倔脾气和强硬也是在修仙界中出了名的,他若不插手便罢了,但既是插手,便绝没有随随便便了结的道理!

想不通,打死炼云归都想不通。

他只是心中下意识的一紧。若是别的修仙道高人无理取闹那倒也罢了,顶多自己拼了这条老命,也要替宗门撑起脸面来。但对方若是无量老祖……

自己死了不要紧,最怕的是牵连到宗门!别看仙云宗最近势头挺猛,向灵莎更是号称中土大陆万年不遇的奇才,但真要放在无量老祖这等大豪面前。仙云宗压根儿就还不入流,而就算是元神境界的向灵莎,也顶多只算是个有潜力的后辈而已。不值一提!

见炼云归突然作出如此震慑的表情,无量老祖知他心中所想,直接开口说道:“我不管你们仙云宗有什么样的狗屁规矩、有什么样的狗屁刑法,也不管烈盘究竟犯过你们仙云宗哪条哪法,总之一句话,他是我新认的小兄弟,谁敢给他难堪,便是给我无量子难堪!老夫是个眼里揉不得沙子的类型,谁敢给老夫难堪,那我管你什么宗门什么规矩,老夫一巴掌全都给你拍飞了!”

他一边说,一边便要来拉烈盘的手:“烈小友随老夫走,我看谁敢给你用什么刑!”

那边玉龙老祖等人直听到‘无量子’三字,方知眼前这位口气大得吓人的老者究竟是何来头!连一向臭硬脾气的炼云归都为了顾全大局选择闭口不言,他们自然更是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烈盘却是哭笑不得的说道:“您老这不是来帮烈盘,是来帮着陷害烈盘的吧?”

无量老祖愣道:“你这小子好没道理,老夫过来帮你解围,反倒落下不是了。”

烈盘说道:“好意心领啦,不过是有小人污蔑而已,烈盘自能解释清楚。您老还是先在一边呆着吧。”

敢叫无量老祖‘一边呆着去’的,恐怕找遍整个中土大陆,也就只得烈盘一人了。

旁边炼云归、季长风、玉龙老祖,特别是宁玉龙等人早已齐齐的张大了嘴巴愣在那里,敢情烈盘还真是认识无量老祖?而且瞧人家这口气,两人间的关系可比众人想象中更亲密多了。这烈盘到底是走了什么样的狗屎运?居然能和无量老祖攀上关系!

但更绝的却是无量老祖的回答。面对烈盘如此‘无礼’,这位在中土大陆数一数二的大能者居然毫不发火,反倒笑呵呵的应了一声:“好好好,老夫便帮你守着,看你怎么处理。”他一边说,一边转头瞧了瞧先前在烈盘面前跳得最厉害的玉龙老祖师徒,意味深长的说道:“也好帮你防防小人,大家坐下来讲道理老夫便不吭声。可谁若敢无理欺负你,哼哼!”

最后哼哼那两声哼得极重,威胁之意不言而喻,吓得玉龙老祖暗地里一哆嗦,脚一软,差点跪了下去。现在他悔得肠子都青了!他再恨烈盘,说到底也只不过是当初在潜龙殿外受了点闲气,外加自己那傻逼徒弟挑唆而已。本来屁大一点的事,死的是李中堂和轩辕霄,又不是他玉龙老祖的亲爹,自己去强出个毛线头啊?!凭空惹下如无量老祖这等大人物,真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