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 谁敢动(下)/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连玉龙老祖都这般模样了,宁玉龙更是早已吓得瘫了下去。

还未等他们回过神来,烈盘已转身开口道:“李中堂、轩辕霄此二人,确是为烈盘所杀。”

炼云归以为烈盘仗着无量老祖之势,要和他们来硬的。他为人颇为硬气,不过是为宗门作想才不肯开罪无量老祖,但自身安危却不放在心上,更不会给烈盘什么好脸,冷冷的说道:“既是有无量前辈替你撑腰,那我等也无话可说。仙云宗庙小容不下烈兄这等高人,今日炼某作证,烈兄脱离宗门,日后与宗门两不相欠,我仙云宗得罪不起无量山,也不敢找烈兄的麻烦。不用多说了,这就请便吧!”

“师尊!”季长风却深知烈盘性格,听出烈盘话未说完,似是另有证据或隐情,说不定可以洗脱罪名。不想却被师傅误会,眼看着连逐出宗门这等话都已经出口,忍不住便想出言阻止。

“炼师伯还真是如季大哥所说那般火爆脾气。”烈盘正色道:“不过若仅只是因为宁玉龙一面之词便认定烈盘有罪,那也未免太武断了些。烈盘行得正坐得直,并没有违反宗门门规,更没有携无量前辈之势以要挟宗门的意思。仙云宗待烈盘一向不薄,宗门荣辱便是烈盘荣辱,岂有自辱的道理?!”

“哦?”炼云归的脸色稍稍好看了些:“这倒像句人话!好,你既还认我宗门,那便再听你说道说道!若你果有证据证明你自己无罪,炼某给你倒茶认罪,尽释前嫌!但若你没有证据,只想呈口舌之能,那对不起了!宗有宗法、家有家规!炼某今日便是拼死在无量前辈手中,也得拿你问罪,行那押解之刑!”

无量老祖在旁边大笑道:“好,有骨气!回头等你给我烈小友赔完罪,老夫到有兴趣找你喝上两杯!”

无量老祖看似粗鲁,但实则心细如发。他看得出烈盘心在仙云宗,想拉烈盘去无量山显然只能是空想而已。因此倒也看得开,不愿让烈盘因为自己的原因得罪宗门中人,这才主动向炼云归示好。当然,确也是炼云归的血性是他欣赏的类型,否则若是如同玉龙老祖之类,就算是为了烈盘,他也是懒得搭理的。

炼云归赌的不过是一口气,自然也听得懂无量老祖的话外之音。高高在上如无量老祖居然都先让了一步,还出言褒奖,他心下实是极其受用的。此时冲无量老祖拱了拱手,脸上神色已再缓下来大半。

只见烈盘此时从怀中乾坤袋内摸出一物来,也是如宁玉龙那般无二的记事玉笺。这玩意在宗门仓库中多的是,免费提供给宗门弟子。宁玉龙有,烈盘自然也有。宁玉龙能用之记事摄景,烈盘自然也能!

他本就是做事滴水不漏的性子。当初在秘境内起心要斩杀李中堂等人时,早便已防着了日后会出现今天这一幕,因此在李中堂等人先出手之前,他便已将记事玉笺的摄像功能给打开了。只不过,当时他想防着一手的是张嫣嫣,毕竟他答应过父亲,不找张嫣嫣麻烦,自然也包括不会轻易杀她。当时是怕杀了李中堂、轩辕霄和宁玉龙三人后,放走张嫣嫣却被她回宗门状告自己屠戮同门。却不想张嫣嫣没来告状,反倒是歪打正着,接着了宁玉龙这小人的阴手……

烈盘也不再废话,直接启动玉笺。只见从那玉笺中投射出一幅完整的画面,正是李中堂、宁玉龙、轩辕霄、张嫣嫣在秘境内刚碰到烈盘那一幕!

轩辕霄狂笑的声音瞬间从玉笺中传出:“小子!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要闯进来!本以为你已经死在胧天殇手下,你若滚出仙云境内,去别处隐姓埋名,倒还可以过些安稳日子,嘿,居然嫌命长了还敢在咱们眼前蹦出来!”

这声音一出,整个帷幕内已然鸦雀无声。都不用继续看下去了,在场的都是明白人,就只凭轩辕霄此言,便知当初在秘境内挑事儿的必然是李中堂等人无疑。不只如此,李、宁、张、轩辕此四人明显还是专门组队合伙故意追去秘境内找人家烈盘的麻烦的!故意找同门寻仇,而且还拉帮结伙,这情节之恶劣,甚至比临时起意谋财害命之类更加严重得多!

帷幕内一时间静悄悄的,并无人出声,宁玉龙则已是吓得不停发抖、险些晕死过去,他哪曾想到烈盘居然还留有这样一手?!

众人虽静,那玉笺记录的画面却仍旧还在继续。

只见轩辕霄话音刚落,宁玉龙手中法剑便已冲着烈盘电射而去!却被烈盘随随便便捏出的一杆白色道旗所阻。

这下更是明显不过,最先出手的,居然是宁玉龙这家伙!

无量老祖眼前一亮,昨天他便已对万妖幡极感兴趣了,此时再瞧见万妖幡雾气的神奇妙用,忍不住喜上眉捎,赞了个好字。

画面仍在继续。只见烈盘随手震推轩辕霄,却并未追击。反倒是那边宁玉龙和李中堂同时出手参战!

整场战斗可说毫无悬念,以李中堂、轩辕霄和宁玉龙当时的感觉来看,似乎在最开始时还和烈盘打得有来有回。可落在旁观者眼中,特别是如炼云归乃至无量老祖这些高手眼里,从烈盘动手的那一瞬间起,便已知道交手双方完全就不在同一个等级上了!

烈盘一再的容忍相让,起码在最初的几回合里并未起丝毫杀心。反倒是宁玉龙等人招招重手,阴狠毒辣之极!

图像放到此时,谁是谁非已经再明显不过。直到烈盘‘忍无可忍’,召出万妖幡中通天灵猿大开杀戒时,那已然不再重要了。倒是随后,宁玉龙气节全无,为求活命跪到地上大喊‘饶命’、大喊‘小人有眼无珠、小人是废物’时,场中包括曾经最宠他的师傅玉龙老祖都臊得满脸通红。

修仙者可以没有实力、没有法宝,但却一定不能没有气节、没有胆量!因为没有实力你可以勤修苦练、没有法宝你可以拼命去寻找,但若是没有气节和骨气,纵是你实力再强、法宝再多也只是个废物而已!因为那样的废物是绝对不可能在仙道上有任何突破、更进一步的!

当玉笺中的画面尽数放完时,宁玉龙的脸上已面如死灰,犹如抓取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般去抱住他师傅的大腿。玉龙老祖却是一脚踹到他屁股上,将他直接踹到了一边去,口中喝道:“滚!丢人的畜生!”

无量老祖恼他之前对烈盘凶恨,更不耻其贪生怕死、欺软怕硬的为人,听他此言,在旁边大笑道:“都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儿会打洞。我看你这当师傅的和他也是一样的德性,就别五十步笑百步了。”

这话说得毫不客气,玉龙老祖一张脸气得通红,却是连屁也不敢放上一个。

“烈贤弟!”旁边季长风自是惊喜无比,这些天因为担心烈盘之事,早已把这位炼器殿大师兄给急得都快白了头,还险些害他与兄弟反目,现在总算是守得云开见日明,那心情之舒畅,简直是妙不可言!

烈盘冲他眨了眨眼睛。

炼云归这才深吸了口气,突然站起身来,端起旁边桌上一盏茶,对准烈盘恭恭敬敬的拜了下去:“炼某白活了偌大年纪,竟听信小人之言,险些害了我宗门英才,真是老眼昏花了!烈师侄,炼某给你赔不是了,请满饮此杯,炼某任打任罚,绝无怨言!”

ps:抱歉,第一更迟了,今天还是三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