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 仙品大会(上)/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烈盘对炼云归还是比较尊重的,便且先不说他是季长风的师傅,就算没有这层关系,单凭其在自己出秘境时检查自己的乾坤袋,明明瞧见有洞天府地等诸多灵器级贵重之物,却丝毫不动贪心,并答应帮这小辈弟子坚守此秘,直到烈盘被宗门通缉也并不违誓。再有刚才即便面对无量老祖这等强者的威胁也始终坚守底线,处处以宗门为重……如此种种,已足瞧得出炼云归为人了。

他一手扶住炼云归:“炼师伯言重了,赔罪之语不过只是戏言,怎能当真?快快请起,烈盘可承受不起您老人家这一拜。”

“老夫说到做到,说赔罪便赔罪,岂能儿戏视之。”炼云归坚持道:“善恶对错,本就该泾渭分明。对了要奖、错了要罚!若都仗着辈分高便对小辈言而无信,那还配听你喊一声师伯?请满饮此杯!”

烈盘拧不过他,只得举那杯子将里面的酒给一口干了。无量老祖在旁边替他调和道:“哈哈,好!好一句善恶对错泾渭分明!敢做敢当,这才是我辈正道中人所为!”

好听话总是受用的,何况是无量老祖这等人物口中说出来的好听话。

炼云归之前纵是因为受无量老祖所胁,对烈盘有的些许心中不满,到此时也全都尽消,反倒是高兴了起来。恭敬还礼道:“无量前辈过誉了,先前不知前辈良苦用心,言语间多有冒犯得罪,还请前辈不要见怪。”

无量老祖笑道:“老夫可不是那般小气的人,再说你这直率性子还挺得我心的,何况你还是我这烈小友的师长辈,就算单看烈小友的面子,也不能与你计较不是!”

无量老祖确是说得上用心良苦、对烈盘喜爱到极点了,竟肯为了他以后在宗门混得顺畅,不惜放下身段主动和炼云归之流结交。否则若不是因为烈盘,纵是炼云归的性格再合他意,以无量老祖身份也是绝对用不着去多加半句解释的,更别说主动示好了。

他虽未挑明,但在场中人人心知肚明。烈盘自是暗暗将这份人情记在心里,旁人则多是对烈盘羡慕有加的。能得无量老祖如此看重、帮衬,那可真等于是傍上了这世间最大的靠山之一!这小子日后看来真是前途无可限量了。

‘秘境杀人’之事既已搞清,便再无多余纠葛。烈盘顺口问起此事前因后果,炼云归亲自作答。

原来烈盘前脚刚出万魔窟秘境,宁玉龙后脚便窜出来状告烈盘在秘境内劫杀同门之事了。他手中有烈盘斩杀李中堂和轩辕霄的景象,其所告罪名自然是毫无疑问。宗门弟子竟敢明目张胆的劫杀同门,如此胆大妄为之事,教炼云归震怒非常。当即随宁玉龙去勘察了杀人现场,对比李中堂和轩辕霄身上伤口、死因,证实了宁玉龙给出的记录景象并无虚假,于是上报宗门,立案在仙云境内通缉,将烈盘这个原本是仙云宗已战死的大功臣,瞬间给打到叛逆之徒、通缉要犯的位置上。

此事其实诸多疑点,比如李中堂二人明明死于数日之前,可宁玉龙在这段时间内一直未曾将此事上报,直到烈盘出了秘境才出来告状。比如宁玉龙说张嫣嫣多半也遭了烈盘毒手,但景象中并无张嫣嫣被杀的画面,炼云归派出多名弟子四处寻找,也都并未找到张嫣嫣的任何下落,也没有张嫣嫣出入秘境的记录,整个人如同人间蒸发了一样。再有如记录景象的前因后果残缺、如以景象中烈盘的实力,若真有杀他区区宁玉龙之心,这家伙根本就不可能逃得掉,却干嘛要留下这么一个漏洞让他有告状的机会等等……

不是炼云归等人眼瞎瞧不见这些,而只是烈盘杀李中堂是事实,纵然感觉这其中或有隐情,但也得先找烈盘对峙了再说了。哪知在仙云境内发出全面通缉之后,烈盘居然并不回去‘投案自首’,反倒是一番追查后,打听到他顶替了流云财跑来参加仙品大会之事。

这还得了?在这风口浪尖上还跑来远距仙云境数千里外的铁炉堡,不是畏罪潜逃是什么?这才让炼云归和季长风等原本相信烈盘的人都认定烈盘有罪了。正好炼云归本就要来参加仙品大会,本就有此处的邀请帖,于是率众追来,果然在仙品大会上与烈盘碰了个正着……

“我可没有拿李中堂他们的乾坤袋。”烈盘摇头道:“别说烈盘不稀罕他们那点东西,便是真有什么稀罕的,为避嫌也绝不会做此荒唐事。”

他一边说,一边转头看向已经吓晕过去的宁玉龙。李中堂他们身上的乾坤袋确是不见了,而知道他们尸体所在的,只有自己、宁玉龙和张嫣嫣三人。张嫣嫣当时失魂落魄,随后更是直接失踪,应该不是她所为,自己也没有拿,那最有可能的便是去而复返的宁玉龙了。当然也有可能是某位路过的不知名修士。但若是那样,别人拿了死者的乾坤袋后,绝对是会顺手挖个坑给入土为安的。那既算是自己拿人钱财、与人善后,同时也是毁灭自己‘偷’东西的一切证据,省得别人的亲朋好友来找麻烦。像那样只取乾坤袋而不掩埋尸体的,除了想陷害烈盘的宁玉龙外,旁人万难有此行为。

在场都是些高人,宁玉龙虽已吓得晕厥,但强行开启其乾坤袋还是小事一桩的。一打开他的乾坤袋,果然便瞧见有李中堂曾出现在景象中的飞针法宝、以及轩辕霄的法剑之类。

这才是真正的人脏并获。

在宗门内拉帮结伙、联合师兄弟劫杀同门师弟。劫杀不成被饶了性命,不但不幡然醒悟、思过悔改,反而捏造事实、诬陷好人!任其一条都足以将他打进十八层地狱了!

炼云归大怒,宁玉龙还在昏迷中便直接被封了灵脉,那押解之刑算是直接加到了他的身上。旁边玉龙老祖从头到尾一句话都未曾说过,大概他自己也知道,自己已经失去了说话的权利了。

直等炼云归处理了此时,正觉皆大欢喜时,无量老祖猛的一拍脑门:“我的灵宝啊我的灵宝!糟糕,该不会已经拍卖完了吧!”

众人这才想起帷幕外正是仙品大会的gaochao时候。此时真凶已经伏法,且又封了他灵脉,万事无忧,除了玉龙老祖外,炼云归和季长风等人都是心情大好,又本就对仙品大会极感兴趣,自然人人都忙不迭的将目光投向了前面的仙品大会。

刚才烈盘来时,刚刚投完选票,在统计今年十件仙品的排名高下。而随后便会是正式拍卖,也是整个大会最gaochao的部分。如此gaochao的时间,众人却在这帷幕内大论谁是谁非,拖拖拉拉直到看完烈盘的玉笺、再宣判宁玉龙的死刑,恐怕少说也浪费了将近两三个小时。其间人人精神紧绷,便连无量老祖都忘了外面的仙品大会,何况其他人?

此时掀开帷幕,只见上方看台的十个玻璃大展台上,已有六个被盖上了红盖。那是指已经被人出高价拍卖下了,货物已经易主之意。

这届仙品大会总共有三件法宝、七件灵器,法宝一般都是留到最后拍卖的,既是剩下四件,自然只剩一件灵器了。无量老祖急急忙忙的朝那最后一件灵器看去,只见那是一盏青色的盏灯。

他顿时忍不住跺了跺足,丧气道:“千机伞啊我的千机伞!这下亏大发了!”

烈盘先前未曾到场,不知无量老祖所说的千机伞是何物。旁边炼云归则插嘴道:“无量前辈喜欢那柄千机伞?”

“可不是么!”无量老祖说道:“千机千机,千变万化、寻求契机!一件灵宝能拥有那许多功能,足以当十件灵器用,既有趣又实在,谁会不喜欢呢?”

说到灵器法宝,炼云归自是另有一番见解,轻摇胡须道:“无量前辈此言差也,那千机伞有趣是足够有趣了,可实用却未必见得。便且先不说其繁复的变化造型容易让使用者在实战中操作失误,便单论其各种造型的功用,其实连普通灵器都未必及得上呢。您老虽然错过了拍卖此物,可未必便亏了。”

无量老祖瞪眼道:“你又没亲手玩过那千机伞,你知道?”

炼云归笑道:“都不用亲手实验。前辈请试想,不论是法器灵器还是法宝,其兵器本身的真元灵力都是有限的。别的兵器只需将自己所拥有的真元灵力发挥出来,自然便可发挥出它本身的超绝实力。但这千机伞,却要将这有限的真元灵力给分化为千百份,注入每一种形态之中,那分摊下来,这千机伞的各种形态能有多大的威力也就可想而知了。”

无量老祖立刻反驳道:“它又不是随时保持千万种形态,而是只能呈现一种形态的!既是只呈现一种形态,那自然可以将灵宝内所有真元灵气全都汇集到一起!”

ps:今天第二更,11点左右还有一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