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 老祖出手/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烈盘摇了摇头:“万妖幡本身并无任何威力可言,强是强在被万妖幡拘役在内的生魂!生魂强,万妖幡则强!生魂弱,万妖幡则弱。我不知他这万妖幡究竟从何而来……”他本是想说‘也不知幡内究竟拘役有何种生魂’,但说到此间时,猛然想起远在安城的母亲!

记录有万妖幡炼制方法的玉笺在烈母处,而若如无量老祖和铁战所说那般,写下那玉笺内炼制之法的是烈无双,那此类玉笺应该不会再有任何副本。毕竟就连铁战这个烈无双的亲传弟子,也从未从师傅那里看到过任何关于炼制法玉笺之类的东西。他的锻造知识全都是烈无双口口相述的。而自从烈无双北上北海失踪之后,这些炼制之法便已经全部失传了。

既然如此,那玉笺和这万妖幡的炼制之法应该是世间的绝版才对!天下间除了自己之外,再不应该有第二人知晓!方天正居然能拿出一件来,难道母亲那边……

想到母亲和家里有可能因为这玉笺而出现什么变故,烈盘便有种心急如焚之感,恨不得立刻上台去纠住方天正问个明白。但此时不论时间地点都不合适盘问,那方天正一身金丹修为,实力更是远在自己之上,也只得先将这口急气给强行咽下,伺机再动。

无量老祖听烈盘的话只听到了半截,见他突然眉头紧锁、满腹心事,倒也并不多加追问,而是将目光转向台上的方天正,静静等候。果然,隔不多时,烈盘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道:“万妖幡虽强,但不论是我手上那杆,亦或是方天正身前那杆,其原始品级应该都差不多,炼制手法也都差不多。这样的万妖幡应该只是先祖所创万妖幡的一个残版,虽然侥幸炼制成功,但必然有其能力的上限……”

他说得极快,显然是因为台上方天正已将铁战逼到悬崖边上,时间紧迫。

“我最初炼制的那柄万妖幡,因炼制材质的关系,别说容纳极其强大的大妖之类,便连第一组的副生魂里,都仅只能容纳四五百之数,再多便要爆旗了。当时我以为这种爆旗感,似乎只受限于生魂数量,而与生魂的强弱无关。因为最初在万妖幡内拘役银狼王时,主魂空间并未表现出任何特殊感应。但此后我收了通天灵猿的生魂作为第二个主魂,便能明显感觉到其强大的生魂将整个主魂空间都撑涨了起来,有种明显的饱胀感,仿佛若是再多装一点便会溢涨出来。说明这一品级的万妖幡对生魂强弱等级仍旧是有上限限制的。万妖幡的三个主魂空间,一个比一个的容量大,以我这万妖幡来估计,第三个主魂空间中所封印的主魂,应该可以达到封印真妖境的地步。”

“因此万妖幡的生魂数量应该是与妖幡本身的材质有关。而万妖幡所能容纳的生魂强弱,则应该是视炼制手法和万妖幡本身的等级所致!方天正这杆旗与我的旗,在炼制手法和水平上应该相差无几,能容纳一只真妖境的妖兽应该便已是极限。不过这只是我自己的推测,毕竟我的万妖幡才只开启到第二重境,对第三个主魂的猜测未必一定准确。至于所用材质倒是次要。只要能容纳下三千六百九十个生魂便足够了。”

无量老祖昨晚便已了解过了万妖幡的一些详细情况,此时听烈盘一点就通。但却疑惑道:“若那方天正的幡内只是一只真妖,岂敢真叫板盘龙剑阵?那等上品法宝一剑之威,别说劈到真妖身上了,恐怕就算还没真劈到,光吓也吓死了它!方天正哪来的底气?”

烈盘摇了摇头,问道:“无量前辈剑术通神、实力无边,可否做到一剑斩真妖?”

无量老祖微微一楞,他可是这中土大陆最顶尖儿的几位化羽假仙之一,实力虽不敢说天下第一,但若只是斩杀一只相当于人类金丹境的真妖,那可真是跟玩儿似的:“自然可以。”

“十只呢?”烈盘又问。

“百只也一样!绝对不用第二剑!”无量老祖自信满满。

“好吧,那千只呢?”

“吁……”无量老祖楞了楞:“这世上哪有那么多聚在一起的真妖……不过要说一剑斩千妖,恐怕还真有点难度……单只是上千只真妖汇在一起时所形成的那股妖云,要想斩破恐怕就已经得花费些力气了,更别说轻易一剑便尽斩里面的真妖……绝对要漏掉大半,这可不是一加一等于二的问题。多补几剑倒还差不多。”

妖云,那其实就是人类对‘士气’‘军威’的说法。但凡众多同类众志成城、团结一心时,无论数量多少,皆可结出军威!这与个人修为无关,而是一种人多力量大所凝聚出来的气势。这种军威军势,人少时还不觉得,顶多只能让你的对手感觉到一些畏惧。可若是人数多起来,并且团结一心时,那凝聚出来的军威便十分厉害了。那种古战场上动则上百万人所凝起的军威,就算只是百万普通人,可那军威也足以让许多修仙界的大能者都不敢轻易靠近。否则轻则受军威所袭,影响其修为,造成神魂上的暗伤。重则直接被冲得引动气血、走火入魔、爆死当场!更别说这庞大的军威还可以给凝聚者加持上各种强悍的增益效果,让其攻防两端的实力尽皆大增了。妖云的功用与军威完全相同,只不过叫法不同,且妖云因煞气太重,可以凭空凝现,肉眼可见而已,不同于军威潜藏于无声无息之间。

“可惜这不是生死对决,而是比的法宝,只能一剑定输赢!”烈盘沉声道:“妖云军威已然如此,而在万妖幡内更可将那上千只副魂通过阵法手段,让三组生魂完全汇集,非但有三千六百九十之众,且其结阵之势更是比军威妖云更胜数筹!”他顿了顿,说道:“万妖幡最强之处其实便是副生魂对主幡的为了加成。若那方天正果真能凑齐三千六百九十只真妖来作为副魂兽……那此万妖幡的威力实是难以想像!何况,万妖幡本身还带有幡雾,更是坚不可摧!恐怕纵是无量前辈全力出手,一剑两剑也难以破尽其势。当然,这也只是咱们最坏打算的假设。天宝阁虽然曾经势力庞大、家底丰厚,但要说凑齐三千多只真妖,就算给他们几十甚至几百年时间,只怕也没那么容易。”

无量老祖自然相信他,但只要稍稍假想一下那三千多只真妖汇聚在万妖幡内的场景和威力,光是想想都感觉头疼。他固然不是对付不了这样层次的无双灵器,但要想一剑破之,满足方天正所说的比试胜利条件,却是难上加难。略一沉吟:“万妖幡可有什么弱点?”

烈盘说道:“要说弱点,必然是主阵之人。但万妖幡幡雾对主阵人的保护十分周到迅捷,要想绕过万妖幡的正面攻击到他,绝非一击两击所能达成。若是生死之斗的话,那以绝对的实力,要破万妖幡倒还并不困难。可在仅只是切磋法宝的前提下,铁堡主只怕要输。不过正面强破虽难,但我倒有个不完整的歪法子!”

“何法?”

烈盘笑着说道:“都说不完整了,怎好直接告知您老?我还需要再观察观察方天正那万妖幡的具体威力……便烦请无量前辈出手,替烈盘试试对方那万妖幡的成色如何?若果真能如烈盘所料想的那般顺利,那就算铁堡主这比试输了,烈盘都必然能替他将声誉挽回来!”

无量老祖对他本就是既喜爱又信任,更想瞧瞧这小家伙究竟能有什么样的办法在天下群雄面前替铁战挣面子,此时哈哈笑道:“你倒是会指使人,把老夫甩出去当枪使。你这说的是顺利的话,那要是不顺利,或者方天正的万妖幡不是如你所想那般样子,老夫这脸可就替铁战丢大发了……到时候若真让老夫丢脸,那老夫也不要求多的,把你这万妖幡借老夫玩上个把月就成!”

烈盘摊了摊手:“说得铁战好像不是您老的朋友似的,帮朋友还讲条件?”

“亲兄弟还明算账呢。”无量老祖瞪眼道:“老夫拼着丢人现眼都豁出去帮忙,要是轻轻松松赢了倒也罢了,可若是输了,总不能让老夫连个安慰奖都不拿嘛!”

烈盘知他是开玩笑,笑着说道:“安慰奖没有,鄙视奖倒有一个,您老要不要?”

无量老祖白了他一眼:“小里小气,就跟谁会贪你那点小孩子玩意儿一样!不过就是瞧着感觉挺稀奇嘛……不借拉倒,到时候老夫找方天正借去!”

两人说话间,台上方天正已然再度逼近:“未知铁堡主在犹豫什么?可是先前介绍时夸大了你那盘龙剑阵之威,现在倒不敢当众试剑了?哈哈哈,若果真如此,那我看这铁炉堡以后也别再腆着脸号称什么天下第一锻造之都了!”

铁战历来崇拜已经北去无踪的烈无双师傅,见到他老人家所特有的无双神兵,你甭管这神兵是什么品级,先就让他心里怂了一半。本是心中无把握,见烈盘和无量老祖窃窃私语,老祖又给他挤眉弄眼的,料定两人必与自己看法一致,是在想法子帮自己,那自然是极力拖延时间,可方天正却不给他这样的机会,步步紧逼,立时便将上军来,一时间有些进退两难。烈盘昨天曾和他说起过万妖幡之能,他也能猜得到方天正拿出的这柄万妖幡内,一定封印着一只防御力强大到了极点的妖兽生魂!恐怕至少也是真魔境,甚至乃是半神境界的妖兽!不,到了真魔或半神境界,那岂还能用‘妖兽’二字称呼之?妖兽到那种级别已经完全摆脱了兽态,彻彻底底的进化出神体了。若果真是这样级别的妖神,真不知究竟是让方天正捡到了何等样天大的便宜才能将之封印进万妖幡中!不过那样的妖神固然强大,但以万妖幡这种灵器级的‘容器’来盛装,究竟能发挥出多强的战力还有待考证。不过若是能发挥出其原本的实力,挡下盘龙剑阵一剑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他再朝烈盘那边看过去,见无量老祖与烈盘还未商议完,可场中所有人的目光却都已经朝他看了过来,此时再难拖得下去。

他深吸口气,正要跃入场中,却见下方无量老祖终于谈完,一个瞬移站到了方天正身前。

“盘龙剑阵已然是老祖我的东西。”无量老祖笑呵呵的说道:“铁堡主就别再来把玩了,便由老夫来试试方阁主的灵器之威吧!”

ps:第二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