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4 化婴劫/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直站在院门处替烈盘护法的铁战心中一紧,

只见烈盘所站之处,凭空生起一阵轻轻的微风,将他的袍袖微微卷起些许,随即消失,

玄阴风进体,

如此轻飘飘的前奏,若非铁战本身境界够高、眼力够强,且一直在密切注意着烈盘的情况,而且知道在自己的阵罩内绝不会无端起那么点轻风,恐怕都要忽略过去,只是,这愈是平静的表象之下,包藏着的便愈是凶狠,

铁战是过來人,且是神魔炼体者,当初他渡化婴劫时便曾亲身感受过这玄阴风的恐怖之处,

只见那玄阴风刚起,烈盘的眉毛、头发上就瞬间罩上了一层白霜,虽仍旧是傲然站于那处不动,可其脸上原本的轻松之态已然不见,

他竟是打算以肉身硬抗玄阴风,

他与烈盘虽熟,但毕竟接触时间尚短,并不知其具体实力和修炼功法若何,只是瞧他能以先天之境就炼制和催使动强大偌斯的万妖幡,其神魂之强,便是在同阶炼气道修士中都绝对是绝无仅有的,因此一早便认定烈盘是走的炼气道路线,见他渡劫前便将万妖幡拿在手中,还道他必然会以万妖幡來辅助过这玄阴风一关,可哪想到这小子居然动也不动,任由那玄阴风过体,

是他事先并未去了解过化婴劫的过程步骤,还是这小家伙反应慢了,被天劫给吓傻了,搞慌乱了手脚,

铁战心中焦急,但却又无法帮忙,恰在此时,瞧见烈盘眉心处蓝光一闪,一个蔚蓝色的奇点在他眉心间亮起,以那蓝点为中心,一圈蓝色光芒开始迅速的朝四周扩散开,所过之处,将那已经凝结出的白霜轻易化掉,

那是,

铁战转忧为喜,只见那蓝芒迅速扩大的同时,大量的蓝色光点迅速在烈盘全身上下闪现出來,一圈圈的蓝芒迅速覆盖住烈盘全身上下,大量的白霜在蓝芒的侵袭下被融化,只短短三四秒间,全身所有白霜已被尽数化尽,与此同时,一股浊气如放屁般从烈盘身上放了出來,‘濮’一声响,臭气熏天、飘满整院,放屁如排毒,那是因玄阴风改造内腹之后,原本内腹里的俗气、凡气给排除出來,脱胎换体,这第一步算是成了,

铁战张大了嘴巴,可实在是沒想到有人渡玄阴风这一劫时可以渡得如此轻松,想当年他渡玄阴风一劫时,被那玄阴风过体折磨得死去活來,足足折腾了起码半小时,才半死不活、精疲力竭的度过,这可是化婴劫针对神魔炼体者最大的考验,可自家这小师弟才花了多少时间,五秒,十秒,而且瞧人家脸上至始至终都是一副淡淡的微笑,连眉头都沒皱过哪怕一下……

靠,那得是肉身已经强悍到什么样的境界,才会如此轻松快速的接受阴风过体改造内身的过程,

难道自己看走了眼,自家这小师弟是神魔炼体者,只是天生神魂异常强大,又或是有自家那师傅的隔代遗传天赋,这才会神魂格外强大,可以炼制和操控万妖幡这等神念兵器的,

这第一波玄阴风过得太快太顺利,以至于让天道都有些沒有反应过來,空中劫云盘绕,竟是恢复了这院内的平静,第二波的火劫迟迟未到,

铁战很是想趁这机会和烈盘喊上几句话,以宣泄他心中的震惊,可终是怕打扰到烈盘心境而忍住,

院中的烈盘此时正闭目静修,感受着第一波玄阴风劫给自己肉身带來的变化,但这变化却是让他有点失望,

大概是自己对这化婴劫的期望太高了吧,度过了玄阴风之劫,若是照正常修士的状态,肉身强度少说也会翻上一两倍,多则三四倍不等,可自己却感觉肉身提高有限,只比渡劫前强了那么两三分,

看來确是自己渡劫前就已经将肉身提高一个极其恐怖的极限了,早已远远超出普通肉身凡胎的程度,所谓的天劫引导脱胎换骨,对旁人或许是真的脱胎换骨,但对自己來说,也就只是走走过场而已,不过倒是帮自己排除了体内浊气,算是给自己的肉身化仙体‘盖了个章’,以前是‘无证仙体’,现在算是转正了,这点提升总也算是聊胜于无,

第二波的心火劫让烈盘等了足足半小时才姗姗來迟,

毫无征兆的,心中猛然一热,紧跟着就感觉到一股熊熊火势自心底深处猛然烧起,

这火势來得极快,又毫无预兆,纵是烈盘早已在准备,却也被烧了个措手不及,火势由内而外,只一瞬间,烈盘的眉毛、头发便已被烧了个精光,露出光秃秃的额头和头顶來,可自外界却又感受不到半点的温度,

心火,唯心止之,

烈盘心中沉静,在心中那无边烈火中幻想起一片冰霜雪舞之地的场景,

心念生,冰霜起,这并不是什么法则五行的运用,而纯粹就只是心力的较量,神魂强,心力自强,心力强,冰霜愈强,以普通修士的神魂心力,恐怕要费尽全力才能将幻想中的冰霜之地成型,与那心火抗衡,可这对烈盘來说却是易如反掌,心念刚起,冰霜之势便已覆盖了整个神魂,但凡有心火燃起之处,便有那冰霜风舞之势,

这一次心火消退,却比玄阴风时退得更快,

三秒,

仅只三秒,

这让无数修士都折腰送命的心火之劫便已被轻易化解,

一道肉眼可见的光芒自烈盘身上闪起,那是渡心火劫成功时的异状,他再度淡然的睁开眼來,

旁边的铁战早知烈盘神魂很强,可也沒想到会强到这般地步,号称化婴劫中最危险的心火劫,竟然只用了三秒,,,,

这小子还是人吗,

铁战看得瞠目结舌,这恐怕是自己这辈子见过的最轻松的渡劫过程,若不是亲眼所见,就算打死他也不信有人渡化婴劫可以轻松到这般地步,他顿时只觉自己先前居然会为这小子渡劫成功与否担心,那纯粹是闲得蛋疼了,

铁战咽了口唾沫,就瞧见自家那小师弟又像个沒事儿人一样站在那里闭目养神起來,旁人觉得千辛万苦的化婴劫,他竟似是在过家家一样,不过这小师弟既是神魔炼体,那第三波的化婴雷应该会对他产生些许的威胁,不过他既有万妖幡在手,轻松度过应该是绝无问題的,

和之前玄阴风时一样,这心火劫渡得太快,让天劫的第三波连接也出现了断层,这次等待的时间比之前更长,烈盘足足等候了一个小时,才瞧见半空中的劫云围绕着中心处缓缓转动,形成一个小小旋涡,紧跟着,一道明晃晃的天雷从那旋涡中轰然劈下,

第三波的化婴雷,

那雷光直似一条电蛇从空中窜出,速度奇快无比,而地上的烈盘则就好似一根引雷针,引着那道劫雷从他的头顶脑门心处猛然劈了下來,

要用万妖幡了吧,

铁战心想:上次小师弟用万妖幡收了方天正三百真妖生魂,其中不乏有亲近雷属性的妖兽,却不知他会选哪一只來抗这化婴雷……

这念头还未转完,却见站在那里的烈盘一动不动,丝毫都沒有要动用万妖幡去抵挡化婴雷的意思,

铁战看得连下巴都快掉到了地上,

这、这、这小师弟难道竟是打算以肉身强抗化婴雷,,天哪,化婴雷可不同于天罚劫雷,那是直劈进修士体内,改引灵府识海化婴的特殊雷电啊,就算你肉身再强,若是体内沒有足够强大的灵力真元、沒有足够强大的灵府识海,那就算你肉身强似大罗金仙,也直接就给你从内体你劈个粉碎、经脉尽断,小、小师弟怎的这般糊涂逞强,,

铁战忍不住便想要喊出声來提醒,可还沒等他出声,却瞧见那化婴雷自烈盘头顶直劈而下后好似石沉大海般,自家这小师弟面不改色心不跳,笑眯眯的、轻轻松松的便将这化婴雷给受了,连根毛都沒被伤着,仅只一秒间便似已从化婴雷中解脱了出來,身上毫无半点变化,居然还冲自己笑了笑,示意自己别担心……

这、这,

铁战眼珠子都差点瞪了出來,

能如此安然轻松的度过化婴雷,只能说明这小师弟的炼气道水准实在是已经到了一种极其极限的高度,体内的灵府识海早已到了无比接近化婴的程度,根本都不需要化婴雷的帮助,只需化婴雷稍一引导,立刻就能进入化婴之境,并瞬间完成整个蜕变的过程,

此时的烈盘全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劫后的‘干净’和‘清爽’,身体表层的皮肤经过三重劫罚的洗礼,变得有如婴儿般白里透红、仿佛吹弹即破,外表五官虽然看似沒有什么变化,可整个人的气质却已产生了改变,比以前变得超凡脱俗了,甚至身上隐现白光仙气,让人一眼看去便知此人是个仙家而非凡人,

这是元婴境才独有的外在表现,就像灵器一样,无可抑制的将自身那不同凡想的光芒外放,璀璨而耀眼,

这还真不是烈盘所喜欢的,元婴境强者在这方面其实最吃亏,披着这身光环,走到哪里别人都是一眼便瞧得出你是个元婴境,想低调也低调不起來,

这样的感慨仅只在烈盘的心中盘桓了不到一秒,因为就在这化婴劫刚刚完成的一两秒之后,他立时便感觉到了來自半空劫云中那股不同寻常的波动,

天罚劫雷,

第三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