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 炼天鼎的神魂/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盘绞回旋的双剑终于是再也顶不住天罚劫雷的冲击,耗尽最后一分力气后被狠狠的冲开到了别处,凶猛的插进这铁家后院两边的铁墙上,烈盘眼下已顾不上再去管剑,全身真元、力量、神魂全都调集了起來,催发到了一个极致的状态,这已是最后一步,只要肉身抗住不死,天劫便已过,

“來,”

他对着空中劫云一声暴吼,全身精气神均已调整到最佳,

而就在此时,突破重重防御的天罚劫雷终于直接轰到了烈盘的身上,

天罚劫雷触身,

尽管早已有了准备,但此时被那巨大的罚雷冲击力硬生生狠劈到头顶上,整个脑袋猛然一阵晕厥,与此同时,巨大无比的力量当头压下,瞬间便已将原本站直了身的烈盘给压趴了下去,他双膝猛然一屈,膝盖狠狠砸落到地上,将地面直接砸出两个坑來,脑袋也被那劫雷的冲击力死死往下按住,全身如承受着起码数百上千倍的重力,别说抬头,脖颈沒被那巨力直接压断便已经是万幸了,

好不容易吃住这股力,可更为巨大的痛苦立时扑上身來,

先前电得烈盘外焦里内的那点区区小电流,与此时直接加身的天罚劫雷相比简直就是不值一提,狂猛的电蛇瞬间就将烈盘整个身子都给吞噬掉,那代表着雷电的最凶猛狂野的能量,以光速在烈盘的身子里飞速抄过,经过了他体内的每一根骨头、每一寸皮肤、每一根毛发甚至每一个细胞,

修仙者的肉身之强悍那可不是说着玩的,体现到最细致之处,就是体内每一个细胞都极其强大,似烈盘这等肉身强悍的程度,恐怕就算是烈盘体内的每一个单细胞,都比一个完整的普通人类的生命力更顽强,

但饶是如此,那电流过处,全身的细胞都瞬间就被电死了一半,身上那股浓烈的焦臭糊味,就算是站在老远的铁战都能清晰无比的闻到,

他整张脸都已经被电黑了,全身死掉一半的细胞,那程度看起來可不是半黑半白,若只是单看表面的话,他整个人几乎都已经变成了焦碳,全身上下找不到任何一块完好的皮肤來,这幸好是有组合龙甲元符护住他体内心脉五腹内脏,才勉强保下了那另一半的细胞,否则恐怕这一瞬间的接触就已经让他挂掉,

铁战在旁边看得心都快崩出了嗓子眼儿去,如此相当于金丹劫雷的威力,却只轰在一个小小先天强者的身上,,

烈盘是很强,强到让铁战都觉得不可思议的地步,他手持万妖幡和法剑时的战力实在是强大得让人汗颜、发指,别说先天和元婴境了,就算是在铁战所见过的所有紫府修士中,都极少有人拥有这个小小先天的实战力,

可那是有法宝在手啊,如今沒了法宝,只剩肉身……他再强也就只是个小小先天,对修仙者的无数道境界、悠长的修炼岁月來说,等于就还只是个孩子,竟然敢以肉身去硬抗如此程度的雷劫……那焦臭味,难道说已经失败了吗,

不,不,绝不会,师尊的后代,且又是如此才华横溢、旷古烁今般的妖孽天才,怎可能如此轻易就败在老天的手中,,

“动起來,动起來啊,抗住那波劫雷,”

铁战大声呐喊,此时此刻,就连他都在那天罚劫雷的威势下看出里面的烈盘究竟是死是活,不过雷劫并未立刻停止,想來怕是因为烈盘还有口气在,只要有一口气就好,必须叫醒他、让他打起劲來,在这种与天劫对抗的过程中,绝对是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退则死,

“我让你站起來啊,你难道甘心就这样抱着遗憾死掉吗,,你难道甘心好不容易打下如此强悍的修仙基础,却败在小小天罚劫雷手中吗,,醒过來,”他撕声力竭的用真元灌气大声吼道,直震得整个铁炉堡都为之微微颤抖,也只有这般大的声音,才惊醒得了已经半死的烈盘,

甘心,

不甘心,绝对不甘心,

已经被那劫雷差点劈傻了的烈盘,在铁战的狂吼声中,将原本已经涣散的神识重新凝起了一丝,

神识这玩意就如同是一个带有强烈凝聚力的球体,只要有那么一丝、一点作为基础,立刻就能飞快的恢复,

我不能死,绝对不能死,更不能死在可笑的天罚劫雷之上,那么艰难的两世修行我都熬过來了,这是两世人生中距离我曾梦想中的元婴修士最近的时候,无论如何都不可以倒在这里,我要成仙成圣,区区化婴劫怎可以成为我的阻碍,

“法剑、万妖幡、元符皆已不能用,”

“洞天府地,不行,就算是死,也绝不进入洞天府地之中去苟延残喘余生,”

“唯一还能靠的,便还唯有自己的肉身,用太极之道,也不行,”

“太极之道讲究借势、顺势、导流,尽管那确是一种极为高深的天道,但实际上却终是借用外力的旁门小道,难怪在中土大陆,根本都沒有听说过太极之道的存在,”

“这世间有十万天道,但能称得上至高天道的,却仅只有区区十种,往下则是所谓的天道,共计九十九条天道,再往下,则是更次一等的大道,约莫九百条大道,最后则是世间最多的各种小道,是整个宇宙万物所有运行法则的基础和细到极致的延深,

“太极之道说起來牛叉,但其实顶多只算是世间十万道的一小区区小道而已,即便将之彻底悟透,也不过才只能算是在天地大道中买到了一张入门级的门票,那根本算不了什么,”

“岂不见在这天罚劫雷面前,太极之道的作用就已经被削弱到极致了吗,那便是因为太极之道在天罚劫雷面前的级别实在太低了,自然而然的便会受到一种天道的削弱,否则以自己肉身的强势,用太极之道强化上数倍,度过这雷劫根本就是件轻轻松松的事情,”

“靠太极之道是沒有用的,想要度过这波劫雷,要靠的还是只有自身最根本、纯粹的力量,真元,”

“一力降十会,看似回归野蛮,但其实何尝又不是一种走到极致后的变化,”

“我要力量,真元,力量,真元,”

强烈的思维活动在神魂的催使下如同打开了烈盘脑子里的一片禁区,将他整个人猛然间施放了出來,而烈盘的神魂也在劫雷的洗礼和瞬间开放的‘禁区’中,以一种惊人之极的速度猛增着,神魂既强,意志越强,潜力越强,实力越强,

只见在那电光雷柱中,那个已经被劈成焦碳般的身影,竟硬顶着那狂猛巨雷的威压,硬抗着那亿伏电流的冲击,一点点的、一寸寸的悍然直起了腰來,

‘劫’,‘去力’是也,

去力,人无力而无骨,无骨则不立,既是不立,因此遭逢劫难,势必让人不死也脱一层皮,

而去力亦是指卸力,这是指应对劫难的方法,

在天道中,劫难是每个人的人生命运之路上重要的组成部分,所谓天道循环,就普通人來说,一个人要想成功,必然先遭遇挫折,修仙者也是人,只要还未成仙成圣,未跳出三界五行的掌控,那便和普通人一样,必遭这种必经的天道劫难,

大多数人,包括修仙者在内,遭逢劫难时大多都会选择‘劫’字中最精髓的卸力之路,不与天道正面抗衡、不与天道争雄,方为上策,

可烈盘此时所选择的,却是与天道走到彻底对立面的硬碰硬之举,

劫雷声轰鸣,雷柱纵横,却打不跨也压不弯那道倔强的身影,

逆天而行,逆雷而立,

天地要不容于我,我便斗天,

天雷在持续,破坏力强横到了极点的劫雷在疯狂的撕碎着烈盘身上的一切,皮肤、肌肉、骨骼、内脏乃至每一个细胞,

烈盘的肉身在奋力抵抗,星宇决所修炼出來的肉身确实够强横,天雷每破坏一寸,强烈的求生欲和强大的神魂便引导着真元和生命力强行修复一寸,但,这样的修复速度却仍旧是远远及不上天罚劫雷的破坏速度,他身体表面的焦坏部分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增加着,

要失守了吗,难道还是得躲进洞天府地中去避此一劫,以争取最后那么一点苟延残喘的时间來交代后事,

不,绝不,

宁愿站着死,也绝不坐着生,

若不能突破自我,若不能成就真仙,重生此世还有何意义,,

给我力量、给我力量啊,我要斗天,我要逆天,

强烈的意志在此时超越了一切,成为烈盘脑子里唯一的东西、唯一的念头被无限放大,

终于,这强烈的念头和意志在烈盘已经接近崩溃之时,触及到了他内心中最深处的那个地方,

一道青色的光芒在无尽的黑暗中微微亮起,仅只是这么微微一亮的一丝光,却透出了一股无尽的平和与安宁,

炼天鼎,

青色的鼎盖微微开启了那么一丝,从鼎中所泄出來的是一股耀眼到了极点的青光,只一瞬间,便股青光便已将烈盘那已经陷入无尽黑暗的世界给点亮了起來,将这片世界照得通亮无比,

那是一股神魂之力,加持融入到烈盘的意志中,让他已经逐渐淡化的意识猛然清醒恢复了过來,且,比以往任何一个时候的意识都更清醒、更为坚定,不受任何外物所能动摇,

这是……

这是炼天鼎的神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