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 成就元婴/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尽管沒有字言片语的交流,可烈盘却能感受到那股融入自己意志中的神魂,带着一股无尽的安详与平和之意,就像一个慈祥的母亲,在安慰和呵护着她的孩子,

此时烈盘的神魂强度何止比曾经翻上一倍,那是十倍、百倍,强大到逆天的神魂,别说什么金丹老祖、太虚真人,恐怕就算是无量老祖那等最接近真仙的化羽假仙,也无法和此时加持了炼天鼎意志的烈盘比较神魂的强弱,单以神魂论,恐怕他已达到真正的真仙水准,

肉身的细胞在天罚劫雷的轰鸣下飞快的死亡着,可这强大的神魂和求生欲、斗天欲、战意,却又在催发着烈盘肉身的无尽潜力,让他身体的新成代谢作用疯狂猛增,那是普通人新成代谢速度的千倍、万倍乃至亿万倍,每被天罚劫雷轰死一个细胞,肉身却能立刻就补充一个新的细胞、甚至两个、三个,

烈盘的面容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剧烈的新成代谢作用,让他的年龄迅速增涨,对外界仅只是转瞬之间,可他的身体却仿佛已经经历了十年百年乃至千年万年,面容也是飞速的经历由年轻转为老化,再由老化转回年轻,

肉身被劈得焦黑坏死的地方,已经疯狂的长好又劈坏、劈坏又长好如此反复了不知多少次,可,无论肉身经历过多少次衰老坏死,那倔强的脊骨也从未弯下过半寸,且越挺越直,

旁边的铁战已经看呆了,在修仙界中混了这么多年,即便是他,也从未见过、甚至从未听说过有谁能以这样的方式渡天劫,

与天劫硬抗不难,有的是那种神魔炼体的强者,仗着强悍到极点的肉身硬抗天劫,但那大多都是仗着强悍的肉身一次抗过,而且天劫强度、相对于渡劫者的危险程度,均是远不能与烈盘相比,像他这样无数次被劈‘死’,又再在‘死亡’中重生的,沒有,一个都沒有,无论再强的神魔炼体,断肢可以再生,但被劫雷劈焦、细胞坏死却是对肉身最根本的伤害,基本是无法复原的,这得需要多么强大的生命力、多么坚强的意志和求生欲、多么变态的神魂才能让他超越极限的做到这一点,,

烈盘,涅槃,凤凰涅槃,

铁战突然想到了这句话,

传说中的凤凰是人间幸福的使者,每隔五百年,它便会背负着积累于人世间的所有不快和仇恨恩怨,投身于熊熊烈火中自焚,以生命和美丽的终结换取人世间的祥和与幸福,同样在肉体经受了巨大的痛苦和磨练后,它们才能得以更美好的躯体得以重生,

而眼下的烈盘,岂不就正像是那只在浴火雷光电火中重生的凤凰吗,,

天雷的光柱越來越细、越來越小、越來越弱,而烈盘的身体也越來越亮、越來越白、越來越强,

终于,

天雷尽,凤凰生,

无尽的光华在烈盘的身子后组成一只巨大的凤凰虚影,

“吼,”

列盘仰天一声怒吼,身后的凤凰虚影也同时展开那漂亮的双翅,昂首翱翔,

这是,五星仙体,五星凤凰仙体,

铁战忍不住失声惊呼出來,

仙体对他來说并不陌生,许多普通人出生时便已带有先天的仙体,像金刚仙体之类,那是最初级的,用比较专业的称号來说,那叫一星仙体,往上便是二星级别的水灵仙体、火灵仙体……三星级别的玄阴体、通脉体、以及四星级别的五灵仙体、玄冰极脉之体等等,

这些仙体基本都是天地生成,对修真者们的修炼速度、悟性等各方面有着不可思议的增幅之效,是之为天赋,同时也能增强这些修炼者的战力,让他们超然于普通修炼者之上,

通常來说,五灵仙体、玄阴极脉体之类便已经代表着先天仙体的极致了,也并不会以星级來冠之以称呼,可,在这些所有仙体之上,还有一种对所有仙体具有着统治力级别的最顶级仙体,五星仙体,

那是无法先天生成,而是后天养成的仙体之极致,非但拥有着其他任何仙体都永远无法比拟的修炼天赋和恐怖战力,且还有着最为明显的一个特征,那便是可以将仙体外显,正如此时烈盘背后的凤凰虚影那样,将仙体的代表形状外放出來、肉眼可见,

这是拥有五星仙体的人将自身神魂和力量催发到最大化状态后的异象,代表着修炼者的各方面状态均已被提升到了极限,

凤凰的虚影逐渐淡去,浑身**的烈盘缓缓睁开眼來,

眼前的世界仿佛已经变了个样,显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清晰、更细致,一只蝴蝶在花园的外围飞过,烈盘即便不用眼睛去瞧,都能清晰的感觉到那只蝴蝶的形状、颜色,乃至它那五颜六色的身子上长着多少根细毛,

远到百米开外,一切最细微的动静都逃不过他的感知,

若说以前是用眼睛去看这个世界,可此时,已经变成了用心去感应,那种奇妙的感觉,让烈盘一时间竟有些痴迷上瘾,

他身上的皮肤白里透红,仿佛吹弹可破,但却又隐藏着一种让人无法忽视的爆发力,仿佛那身细如婴儿般的皮肤,随时都可以根据他的需要转化为钢铁肌肉,

他深深吸了口气,随手一挥,从放在一边的乾坤袋中飞出早已备好的衣衫,瞬间将他那**的身子给包裹整齐,

“恭喜小师弟,”铁战喜悦的声音此时才在院门口响起:“渡劫成功,得证凤凰五星仙体,日后成就无可限量啊,”

烈盘笑了起來:“多谢大师兄为烈盘护法了,”

“我们师兄弟间,客套个什么,”铁战大笑道:“师尊当年虽已超脱世俗,口中不言,但既用秘法传下后代,对烈家一脉向來都是关怀备致的,只可惜越强者续后便越难,强如师尊那等境界,虽勉强留后,但烈家一脉一直未曾出现过任何有仙道天赋之人,那是师尊心中最大的遗憾,可烈家一脉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出了小师弟这般惊才绝艳的天才,师尊若是得知,必然欣喜无比,”

烈盘是沒见过这位传说中的老祖宗,不过强如无量老祖之流竟都对自家那位老祖宗崇敬有佳,奉为天人,心中可着实对这位老祖宗好生佩服向往,听铁战由衷的恭贺佩服之言,倒也用不着和他假惺惺的客套,坦然受之:“烈盘也好想见见这位能号称无双的老祖,只不知今生是否有这等机会了,”

铁战大笑道:“以师尊之能,天下间就绝对沒有能为难他老人家的人或物,他老人家虽是已云游北海,数百年未有音讯,但多半是在北海寻着了什么让他老人家极感兴趣之物定居在了那边,以小师弟之能,若真想见师尊一面,那等日后修为高深,也等铁某将铁炉堡交付之后,必陪小师弟前往那无尽北海一游,遍寻师尊踪迹,终能得已见之,纵是师尊已得证仙道白日飞升,那小师弟也努把力,迟早同证仙位,到仙界亦是能见着师尊尊颜的,”

烈盘向往道:“有机会一定去,不过要说得证仙道,哈哈,烈盘眼下不过才只是小小元婴,距离那步可着实是差着太远的距离,大师兄就别光给烈盘脸上贴金了,省得烈盘得意忘形,尾巴都要翘起來了,”

铁战大笑道:“小师弟恐怕是铁某见过的心态最平稳的少年修士了,心境之沉稳,不以物悲不以物喜,这等心境修为便连那些老辈修士恐怕都少有及之,若要说几句吹捧的话就会让你的尾巴都翘起來,那铁战是第一个不信的,闲话少说,今天替小师弟摆酒庆功,咱们师兄弟不醉不归,”

“多谢大师兄好意,不过这酒恐怕是喝不成了,”烈盘说道:“大师兄也知道烈盘的家事,自从上次烈盘的死讯由宗门传回家中,老父老母恐怕早就为之伤透了心,本來上次來铁炉堡时烈盘便打算要立刻返家的,可因天劫之事又在此间耽误了一年之久,虽说烈盘已让人回家传讯,但这一年來总是放不下心,如今更是归心似箭,只要想到家中父母,就恨不得立刻插双翅膀飞回去,还望大师兄成全,”

铁战笑道:“忠孝本就是我正道修士立足于天地间的根本,小师弟有此孝心,铁某怎敢阻拦,正好我新炼了一艘上品法宝级铁炉号宝船,便载送小师弟一程,以助小师弟归家,”

上品法宝级宝船,而且还是铁战亲手炼制的铁炉堡镇堡之物,那速度岂可与普通宝船同日而语,更不是修仙者御剑速度所能望其项背的,烈盘此时确是惦记家中诸事,归心似箭,听之大喜:“那便麻烦大师兄了,”

铁战乃是豪爽之辈,既已决定之事,绝不会拖拖拉拉,时不过半刻钟,一艘足有三四十米长的黑色宝船已悬停到了大宅上空,船头上高竖着一面印有锤样的黑旗,上面大书着一个铁字,这是铁炉堡的堡主旗,在中土大陆,十个修仙者,十个都认识,以铁战在修仙界的特殊地位和人脉身份实力,有这旗帜在身,那可就等于是一张可以通行整个大陆的通行证,就沒有它去不了的地方,也不会遭到任何人的阻拦,

铁战说道:“这艘宝船便算是借于小师弟的,先载小师弟返家探亲,再载小师弟回仙云宗,呵呵,你闭关这一年,仙云宗可沒少派人來我铁炉堡要人……我又不能说你在何处闭关,倒是因此和仙云宗产生过几次误会,看在小师弟你的面子上,我对仙云宗诸人也算是百般忍让了,可终还是起了些不大不小的冲突和误会,”

烈盘奇道:“他们怎知我在大师兄处,”

铁战道:“你身上穿过的宗门衣服、配带的宗门腰牌,这些都是在仙云宗有备案的,上面有可以追踪的特殊信号,虽说你进入洞天府地后这些信号都会被隔绝,但你的信号终是在我铁炉堡中消失的,他们自然也只会找到此处來,这种事全大陆所有宗门亦然,主要是为防有宗门弟子失踪时,宗门方便查找,你是仙云宗潜龙殿布衣弟子,按照仙云宗规矩,身为布衣弟子,等闲时候是并不允许出入山门的,纵是接取了任务,也该在任务完成之期前回去,莫名其妙的失踪一年,那已是触了你们仙云宗门规了,他们几次找上门來,也都被我给轰了出去,”

说着,铁战顿了顿,又补充道:“你不在这一年,仙云宗发展极快、势头极猛,若是在以前,这等小门派岂会有底气和胆量來与我铁某发生争执,呵呵,算了不说他,这等小冲突小误会我倒是无所谓,但只怕会对小师弟你这一年未归之期找点什么说头,可还记得上次在我仙品大会上和你敌对那个小金丹,贼眉鼠眼那个,”

烈盘点了点头:“那是玉龙老祖,”

铁战说道:“此人已突破太虚之境,是仙云宗如今明面上的四大太虚真人之一,仗着仙云宗之势,几次來我府上找人的都是他,我观此人面有煞气,对小师弟你亦颇有怨怼,我让人打听过,怕是因为他那徒弟的缘故,就是那个叫宁玉龙的,一年前被押回仙云宗后已经受五雷之刑被处决了,这玉龙老祖爱徒心切,虽为保自身并沒有救他徒弟,但已经记恨上你,连同几次在我这里受的气,只怕都会算在你的头上,因此这次你回宗门后,对此人可不得不防,”

别说宁玉龙,就算是玉龙老祖这等太虚真人,在铁战眼里原本都只该是不值一提的小喽罗,可铁战却煞费苦心的多方打探,摸清这些前因后果,确是对烈盘用心到了极点,

烈盘心中感动,暗暗记下这份人情,同时点了点头,傲然道:“大师兄放心,烈某行得正坐得直,仙云宗也多是明理正辈,就算他是太虚真人,也害不了我,”

铁战说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只是教小师弟小心些罢了,你实力虽强,但若这玉龙子真要对付你,只怕也是场滔天大劫难,我已将此事告之了无量老祖,只是不知你何时出关,因此未有提前约定,少时我会约上老祖同上仙云宗,替你解释失踪一年之期的误会,也算是替你撑腰,让那玉龙子知道你有我二人作后台,多少教他有些顾忌不敢乱來,不过在我与老祖到之前,你最好多在老家呆上段时间,这样吧,一个月,我与老祖一月后必到仙云宗,你也掐着那时间点再回去吧,”

铁战其实是很想劝烈盘改投别派的,仙云宗虽是名门正派,对烈盘也一直不错,可既是有玉龙子这等危险人物在宗门,那对烈盘终究会是个威胁,只不过,修仙界的门户观念极重,叛出师门是要为仙界同道所不齿的,何况,找烈盘麻烦的只是玉龙子,那并不能代表仙云宗的态度,若因此就怕了要叛出师门,那就更会受仙界同道耻笑了,而且被人耻笑都罢了,关键是正道修士讲究忠孝,那是修士修炼道心的根本所在,若是违之,不管你有什么样的原因,都终会在心境中生起个疙瘩,终是对修行无益,

因此,不论仙云宗玉龙子此事要如何解决,都需要烈盘去正面面对,绝不可能因为有危险,就随随便便毫无交代的叛出师门或者一走了之,

烈盘对此倒是不太在意,不过感铁战苦心,也不便拒绝,何况与老祖和铁战在仙云潜龙山上畅饮也是番快事,只说道:“多谢大师兄好意,那烈盘就在仙云宗恭候大驾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