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 安城烈家(上)/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安城,

曾经繁华的涅磐药材店,如今早已门可罗雀,

大上午的,两个伙计却已在门口长凳上百无聊赖的打着哈欠,

‘啪’,‘啪’!

接连两声脆响,巴掌落在两个伙计的后脑勺上,虽然打得不重,但却拍得清脆明亮,

一个老者的声音响起道:“年纪轻轻的小伙子,大清早的打什么瞌睡,,别人瞧见你们俩这懒散样,便是有客人也不进來了,”

两个伙计摸着后脑勺从凳子上站了起來,其中一个愁眉苦脸的抱怨道:“三爷,您老下手轻点儿嘛,上次给我脖子上拍一红痕,回去差点沒被我家那母老虎把我给活吃了,非说是我招了张家寡妇给人家亲的……”

旁边那伙计虽也捂着后脑,却笑嘻嘻的说道:“你想张寡妇不是一天两天了,嫂子也沒冤枉你,”

先前那伙计瞪眼道:“人家张寡妇清清白白的,你小子口沒遮拦,可别污了人家名声,”

“都是些狗屁,”旁边那老者正是烈睿,此时眼睛一瞪,胡子一吹:“你们好歹也是烈家的老人了,把你们从南安镇叫过來,可不是让你们在这边成天讨论张寡妇李小姐的,真是越來越沒了规矩,”

两个伙计见他真发了火,不敢再胡说八道,不过却真愁了起來:“您老又不是不知道,这都快两个月了,咱们店里都沒开过张,还不都是那位新來的大长老……咱哥俩不是不用心,而是就算天天在这门口站得笔直也沒用啊,”

旁边那伙计点头道:“听说那位新來的大长老挺有点背景,要不也沒法把万长老挤下去不是,要依我看……”

话音未落,老烈睿又是一巴掌拍了过去:“看你个大头鬼,大的事儿自有咱们大人操心,你们俩小破孩懂得什么,也敢胡言乱语,做好你们自己的事情就行,”

教训完两个伙计,老烈睿尤自有些气不顺,拉了根长凳在店门口坐了,正好瞧见有个外乡人手拿着药方子在这附近东瞧西瞧,老烈睿招呼道:“买药,这边,保证正货又便宜,断龙白玉膏听说过沒,我家的,”

可哪知那外乡人一听‘断龙白玉膏’五字,吓得连忙退开了数步,远远绕过涅磐药材店的门外走过去,连爬带滚的飞快冲进旁边另一家药店里去,

老烈睿看得瞠目结舌,半晌才狠狠朝地上唾了一口浓痰:“不识货的东西,就那破药店,坑死你,”

在店门口外呆了一阵,从大早晨到中午,整个药材店外数米方圆地之内,仿佛就像是一个弥漫着无尽瘟气的死地般,任他周围车水马龙、人流湍急,却就楞是沒有一车一马、一人一物敢靠近过來,走到近处的,都如有无比的默契般远远绕开了走,

老烈睿呆一上午看得心烦,地上的唾沫星子都快成海了,好不容易才瞧见有道人影直奔店中而來,却还是个熟人,

这熟人,和老烈睿不大对付,瞧见他走近,老烈睿又是口唾沫喷地上,把脑袋扭到了另一边,翘起二郎腿、鼻子朝着天,一只手在脚丫子上扣來扣去,捏了捏,凑到鼻子前一嗅,皱起眉头:“真他妈臭得熏人,”

声音虽不大,但却足以让那來人听到了,

那人却并不在意,微微一笑,在老烈睿身前停了停,恭恭敬敬鞠了一礼:“老师,”

老烈睿鼻子里哼了一声,算是应了,却也不搭理他,只听那人问道:“无心大哥在吗,”

连问了三声,才听老烈睿不耐烦的说道:“店里生意都这样了,他不在这里还能去哪里,”

那人‘哦’了一声:“那老师您宽坐,我先进去找无心大哥了,”

老烈睿却把臭脚横向一伸,拦住店门,沒好气道:“无心大哥、无心大哥,这会儿叫得倒是挺亲热,嘿嘿,我发现你这小子有点意思啊,以前落魄的时候叫无心作大哥,得势了却想着算计他,等这会失势,你倒脸皮够厚又贴回來了,我说我都不待见你,天天给你脸色看,你倒不要脸,居然还是天天窜上门來,你他妈不烦呢,”

那人恭敬道:“以前是天道鬼迷心窍,做了对不起烈家的事,更对不起我无心大哥,您老又是天道的老师,别说要打要骂,便是要取我性命,我也绝不皱下眉头,岂敢言烦,”

此人正是张天道,自一年前在铁炉堡与烈盘相见之后,便暂别他恩师,急急赶回安城來给烈无心报喜,也是烈盘当时未曾考虑周全,想那铁炉堡距离安城足有数万公里之远,张天道有并非先天之士会御剑之术,单靠两条腿得走到猴年马月去了,还是他师傅当时花了些灵石,替他在铁炉堡找了一条道路相近的运货宝船,载送他先到了仙云境内,再策马赶來,这一路风餐路宿、马不停蹄,接连累死换掉十几匹马,才堪堪在月余前赶到安城,那时,距离烈盘和他在铁炉堡见面,已过了十一个月之久了,

到了安城,他第一时间就赶到烈家,本是想找烈无心,却次次被烈睿连打带骂的拒之门外,见不到烈无心,他倒并不发火、也不气垒,找了个附近的小旅馆住下,天天到药材店外來候着,本打算的是烈无心既住在药材店里面的小院,那总会经常出入店门,自己守在店外总能碰上,可哪知一连在店外等了七八天,却楞是沒有瞧见他这烈无心大哥在店内出入,非只如此,且还让张天道发现一桩怪事,

曾经生意好到爆棚的涅磐药材店,如今楞是突然变成了门可罗雀的程度,那生意之清淡,别说罗雀,就算是‘罗人’都可以,因为压根就连行人都不会在这药材店门口经过,避此店如避瘟神,他既担心又好奇,向周围的店铺打听,才听说了安城这些年來的变化,

原來自上次轩辕家事件之后,万冶子和烈家着实是在安城中风光了不少日子,此后,仙云宗大战不周山,烈盘在万魔窟秘境外阵亡的消息经由仙云宗传回安城,烈无心作为烈士之父,被封为安城终生荣誉长老,加上还有个烈蓉在仙云宗成为核心弟子,因此虽是悲痛无限,可那时的名声和受尊敬程度,却着实是在安城世俗中达到前无古人后无來者的地步,连带着万冶子这位大长老,也因和烈家的关系,从毫无根基到在安城彻底站稳脚根,建立起了自己的威望和派系,

只可惜好景不长,烈盘‘死’后大概两三个月,安城外门突起变故,从仙云宗空降下一位大长老,毫无理由的便将原大长老万冶子给挤到了普通长老的位置上,这位大长老原叫玉姬子,据说在仙云宗极有背景,又曾是仙云宗玉龙峰弟子,更是安城史无前例的先天经大长老,上任不到一个月,雷厉风行的清除一切异己,打压一切原本与万冶子交好的安城外门成员,那时血雨腥风,在这位接连有数位长老发配的被发配、斩首的被斩首,尤其针对烈家,若非烈无心在安城有着烈士之父的名头,受仙云宗赐过免死仙牌,否则恐怕都已经倒在屠刀之下了,不过,死罪可免,活罪却难逃,这位玉姬子大长老在安城放出话來,若有任何人敢去涅磐药材店买药,不知道便罢,知道一个杀一个、知道一对宰一双,

以那位先天大长老的威势,放出的话岂敢有人不听,特别是当有个不知情的外乡人在涅磐药材店买过一次药之后便神秘失踪,这事一出,药材店更是瞬间就成为了安城绝对的禁地,生人勿进,

旁人只道是烈家因为和万冶子的关系才被那玉姬子大长老如此针对,但张天道却是在铁炉堡呆过的,也听说了仙品会当日的事,更曾和烈盘细聊,知道他在仙云宗玉龙峰的人关系极差,因此一听此事,便知那玉姬子大长老哪是为什么清除万冶子的派系,那压根儿就是冲着烈家而來的,毕竟,宗门派遣先天弟子担任各地的大长老这种事虽有先例,但那大多都只会发生在仙云境内十大城那种级别的大城上,像安城这样的小地方,怎可能凭空调來一位先天境的大长老,此人摆明了就是來报复烈家的,

得知这前因后果,张天道便更是心急,沒日沒夜的在店外苦侯,总算是在一天夜里瞧见满脸倦容而归的烈无心,

两兄弟重逢见面,自然有说不尽的话題,当初烈盘在万魔窟露面,宗门得知其未死,本是立刻就要下报安城告知烈无心等亲属的,可这消息还未回仙云宗,便遇上随后在铁炉堡之事,玉龙子对烈盘怀恨在心,因此有意将前去安城下报此消息的宗门弟子给拦了下來,那时烈蓉已在任天行的指导下准备突破先天之境,闭关苦修,连烈盘之前‘假死’之事都一概不知,而季长风等知情者又忙于仙云宗破而后立的各种大事,无法亲去安城通报,因此烈盘未死的消息一直都沒有传回过安城,

从张天道口中得知自家儿子未死,烈无心可算是高兴坏了,至于那玉姬子是否真是來报复烈家的,他反倒不再放在心上,经历过那么多事,烈无心早就看淡了,药材店的生意虽然已被完全断绝,但以他前两年在安城的风光,早就已经赚尽了这辈子都吃不完、花不完的钱财,也不怕药材店开着亏本,那时他已是有心带着烈睿返回南安镇养老,可与张天道细谈之后,却感觉自己既有免死仙牌,那留在安城内反倒要比穷乡辟壤的乡下要安全得多,毕竟那玉姬子若是真动了杀心,那自己在安城与在南安镇几乎毫无分别,反倒是因为南安镇小,又多有流寇,那玉姬子下起手來反而是更会毫无顾忌,也更容易找到杀人的借口或机会,

于是决定留下,还去南安镇将烈夫人都一起接了过來,就住在这药材店内院中,每日管他药材店有无生意,总将这店门开着,人却是彻底清闲了下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