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 安城烈家(下)/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张天道在附近租了个小屋,烈无心本是想留他住在府中,可老烈睿打死也不同意,于是张天道每日都会他那租住的小屋休息,白天又过來找烈无心串门,他有意修复和老烈睿这位启蒙恩师的关系,可每次过來,都免不了要挨老烈睿劈头盖脸一顿乱骂,倒是早已习惯了,

老烈睿见了他那张脸就气不打一处來,张天道此时的姿态虽摆得很低,可在他看來这就是个反骨仔,之前既已坑过了烈无心第一次,那便必然还有第二次、第三次,此时口中喝骂道:“不要脸的东西,无心那小子老实,要受你花言巧语蒙骗,可老头子我却不瞎不傻,说,你这次费尽苦心的重新接近无心,又死劝无心留在安城,是不是沒安好心,,那个玉姬子究竟给你什么好处了,让你小子设下这等毒计,,”

张天道恭敬道:“老师多虑了,天道这次回來,一是为替小盘传信,二是为看望大哥,原本事情已经办好,天道早该回去追随恩师继续学习丹道,可如今安城正值多事之秋,天道岂敢丢下落难的大哥而去,我与大哥既是结义兄弟,自该有难同当,在玉姬子之事解决、或是小盘回來之前,天道绝不会离开安城一步的,”

老烈睿冷笑道:“说得倒好听,鬼知道你又打的是什么花花算盘,嘿嘿,”

正说着,店内早听到这边动静,烈无心从店内迎了出來,瞧见张天道便大笑道:“天道贤弟,三叔就那脾气,你可别往心里去,”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老师是天道的启蒙恩师,何况天道本就过错太多,老师骂得句句在理,天道岂敢计较,”张天道笑着说道:“只要老师肯骂天道,天道都欢喜不尽呢,”

老烈睿装模作样的打了个干呕,狠狠唾了一口,站起身來朝店内走去,口中骂道:“还他妈欢喜不尽,都是些贱皮子,”

烈无心与张天道对视一眼,默契的轻轻一笑,

其实两人心里都清楚,老烈睿这人最是口硬心软,当初是他把张天道从一无所知带入医道大门的,生平也最是以这个徒弟自豪,可后來张天道飞黄腾达了心境变质,并不如何鸟他,最后更是与烈家走到敌对面落井下石,这才让老烈睿由爱生恨,对他恨的咬牙切齿,但在内心深处,他却是一直将张天道视作关门弟子的,如今,这关门弟子幡然醒悟、迷途知返,且在烈家最困难的时候选择不离不弃,老烈睿心中其实是十分欢喜的,只是碍于面子,并不承认罢了,否则以此老的性格,他那几口唾沫就不是吐在地上,而绝对要直奔张天道脸上去,

见此老进了内店,两兄弟都是吐出口长气,对视一眼,烈无心这才笑着说道:“走走走,昨天那盘棋还未曾下完,今天咱哥俩接着下去,正好今儿早晨你嫂子找到点好东西,是蓉蓉上次从宗门托人带回來的灵毛尖,我还以为早喝完了,居然还被你嫂子收了那么半盒,咱哥俩今天下棋品茶,好好尽兴,”

“灵毛尖,”张天道喜道:“那可是玉灵山的供茶,听说每年只产数斤,大多数都上奉宗门,寻常世俗中,就算拿着再多金银也买不到此等仙物呢,这可得好好尝尝,”

“哈哈,那还剩有大半盒,今天咱哥俩品完,你若喜欢,尽都拿去喝去……”

“嘿,还有灵毛尖喝,是你家那个叫烈蓉的丫头寄回來的吧,”烈无心与张天道的话音未落,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已在店门外响起道:“啧啧啧啧,这灵毛尖,便是在宗门内,都只有那么几位顶尖大佬前辈才能尝得到,听说你们烈家的丫头师从任天行任师伯,宗门四大太虚之一,果然是风光无限、受宠之极哩,嘿嘿嘿嘿,”

这声音本就阴阳怪气,说到‘受宠’时,语气变得更是既尖锐又拖长,富有深意,

不论是烈无心还是张天道,都是在世俗中摸爬打滚成精了的人物,岂会听不出那言语中的‘猥亵’意思,

烈无心眉头一皱,看向门外,口中同时朗声道:“任仙长乃是我仙云境内赫赫有名的前辈大能者,更是仙云宗门基石般的存在,玉姬子长老如此出言不逊,就不怕传进他老人家耳朵里,吃不了兜着走么,”

只见话音声中,从那店门口外又走进來一人,

此人长得樟眉鼠目、猥琐古怪,却穿着一身白净的仙袍,让人一眼便感觉真是白瞎了那件闪光耀眼的仙袍,正是如今安城的外门大长老,玉姬子,

听了烈无心的威胁之言,那玉姬子嘿嘿一笑:“天高皇帝远,任师伯虽手段通天,可也沒法听到这远在数万里之外的小屋里的对话,何况我言语中本就毫无不尊重任师伯之意,倒是你心中龌龊、胡乱猜测,诬蔑于我,诬蔑外门大长老,这可是重罪,”

烈无心朗声道:“是非曲直,自有人心,玉长老欲加之罪何患无词,需知小女也是宗门核心弟子,玉长老若是想要在我烈家乱來,只怕日后回了宗门你交不了差,”

“哈哈哈哈哈哈,”玉姬子大笑出声,

此前在安城,玉姬子对烈家有三忌,

一忌烈无心的免死仙牌,那是仙云宗御赐,别说让他杀烈无心了,就算是烈无心在他的辖区内出了事儿,宗门都绝对会倾力调查到水落石出,拿凶手抵命方休,不过,免死仙牌到底只是块死物,仙云宗山高皇帝远,若无人通风报信,就算烈无心死了,宗门也不会知道,或者在宗案堂里以老死入记,只要无人告发,那便屁事沒有,因此这反倒是玉姬子对烈家的三忌中最薄弱的一个环节,

这第二忌,则是忌烈无心之子烈盘,他到安城來上任是大约半年前的事,对烈盘在万魔窟秘境中一剑破三豪,连斩李中堂、轩辕霄,吓得宁玉龙跪地磕头求饶等情节知之甚详,因此虽是师傅着他前來安城找烈家的麻烦,可心中顾忌烈盘日后报复,一直都未敢对烈家赶尽杀绝,只一方面敷衍师傅,杀了些无关紧要之人,另一方面封锁涅磐药材店的生意,算是替师傅的仇账收点利息,好在那段时间玉龙子苦心于突破太虚,因此对他的敷衍不甚在意,让他一直蒙混到现在,可,最近才刚从宗门那边传回消息,师尊玉龙子已经突破太虚境,成为宗门第四位明面上的太虚真人,风头无双,更兼有听说烈盘自一年前露过一面之后,便已在铁炉堡里失踪,开始时师尊还能遁寻着他身上的弟子追踪符,在铁炉堡内感觉到些烈盘残余的气息,可到大约一两个月前,便连这最后的气息都探之不到了,因此师尊断定,烈盘要么是在铁炉堡附近被仇家或眼红他身上法宝的散修斩杀,要么就是误入了什么秘境空间,总之是基本已经可以断言死定了,既是此人已死,那还何忌之有,

唯独只剩下那第三忌,也是玉姬子直到今天前都还担心无比的事,那便是烈无心的女儿,烈蓉,

此女在仙云宗虽然未曾像她哥哥那样出过什么大风头、成为什么风云人物,可,人家却是仙云宗创派以來所收过的最强仙体,五灵通脉之身,非但有着任天行那样的宗门第一剑仙作师傅,且还在宗门上层中极受重视,岂未听说连玉华子玉华真人,都曾亲去任天行的山头上与此女传道么,可说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超级核心弟子,

这样级别的弟子,只要不遇到什么意外夭折,未來的成就会有多高,就算是玉姬子也无法断言,但最起码的,这烈蓉日后最少都会是如同自己师尊那样的金丹老祖、乃至太虚真人,甚至便如自家宗主那样,成就元神之境都不是沒有可能,只要一想到会给自己日后的修仙路上立下这等层次的敌人,玉姬子就心里发毛,打死他也不敢真对烈家乱來,

但就在昨天晚上,他收到來自师尊那边的消息,终于去除了他心中这块最大的石头,也是最大的心病,

烈蓉失踪了,不,还不只是失踪,就连宗门给门弟下弟子打造的追踪符,都无法探知到世间还有烈蓉的存在,就像她那个已经消失的哥哥一样,甚至尤有过之,毕竟烈盘虽然失踪,可好歹还能在铁炉堡内感觉到那么一点半点的蛛丝马迹,可这烈蓉,却是彻头彻尾的突然消失,连半点蛛丝马迹都查探不出來,就仿佛此人完全沒有在世上存在过一样,

会出现这种情况的,绝不是被谁突然杀掉或是误入了什么秘境空间之类,因为那总会留下些许淡淡的痕迹在失踪地点,唯一有可能的,便是被天雷给劈死的,只有那蕴含有天道意志的天雷,才能在劈死人的一瞬间,瞬间抹去此人在世上残留过的一切信息,

那小妞不是在准备突破先天吗,按常理说,先天境本不该有天劫天雷,但若是修炼者太过逆天,再加上种种巧合,那在突破先天境时招來天罚便并非不可能之事了,历史上就曾过类似的记载,

因此玉龙子已断言此女已死,可绝非空口无凭,

这第三块心病去除,玉姬子总算是从成天的那种提心吊胆中解脱了出來,他早就不想呆在安城这鸟不拉屎的破地方了,他是修仙者,虽已达先天境,可还想着突破元婴呢,哪有时间在这里浪费,以前是有所顾忌,完不成师傅交代下來的任务,因此无法脱身,但现在可不同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