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 第二种办法/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旁边烈无心却已问道:“那第二种法子呢,”

烈盘说道:“第二种就更简单了,”他从怀里摸出一本小册子,这是得自上次大战胧天殇时,捡便宜捞到的乾坤袋内之物,这是一本鬼修的入门基础,

不周山在中土大陆虽然沒有什么大名气,可山门内鬼修盛行,在这鬼修之道上的造谣还算是挺高的:“这是一本鬼修之术,专教人如何凝魂聚魄成为鬼修,你若能炼成,只需达到最基本的境界,便可脱离镇魂鼎以及我的真元帮助,也可以自行存在于天地间了,鬼修的寿命极长,通常都是普通人类的数倍以上,你若能炼成,至少当有五百年的寿元,甚至,若修炼得法,日后还可渡劫成仙也未可知,”

“鬼修,”烈无心帮张天道问道:“不会是那些邪门歪道,吃人婴儿头之类的邪法魔修吧,”

烈盘笑了起來:“这话可不能乱说,鬼修和咱们仙修一样,虽然名称不同,但走的其实都是同一条渡劫成仙之路,只不过因为鬼修沒有实体,在修炼方式和战力方面都与仙修大为不同而已,至于说到鬼修的阵营和立场……任何门派任何修士心中其实都有他自己的善恶之分,是否为恶、是否为善,与你所修炼的功法、所选择的成仙之路压根就沒有什么必然的联系,邪修联盟中也有心怀狭义之辈,而同样,即便在咱们仙云宗内,也有如这玉姬子一样的败类人渣,”

不等烈盘说完,那边张天道已急切的开口询问,虽是无法出声,但嘴型已经对上,

烈盘看懂他意思,答道:“若是炼此鬼修之术,快则一年半载,慢则三五年,必可达到凝魂聚魄的程度,保持灵魂不散,只不过,鬼修之术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一旦练上便不能停止,否则修为倒退反受自身鬼气所制,化为无意识的厉鬼,那便真是比死了还惨,绝无回头路可走,”

这次张天道终于完全明白,坚定的点了点头,

他曾经接触过南离老祖这等邪道散修,对鬼修之属多少有些耳闻,知道不进则退、退则化魔的道理,更知一旦踏足鬼修之界,那各种仙鬼界中的恩怨仇杀、天罚雷劫之类都必不可避,普通人或许对这些东西畏之如虎,宁死也不去受那罪,但对张天道來说,只要能早日和女儿相聚,那便是再大的苦难他都能忍受下來,何况区区修炼之苦,

烈盘点了点头,补充道:“我是不大懂鬼修之术的,因此无法给张叔你任何指点,一切只能靠你自行从书中摸索钻研,不过仙云宗内倒是有不少鬼修之术的藏书,若有需要,我随时可以去宗门替你借阅,”

说话间,张天道的虚影已经开始出现了极轻微的涣散现象,

烈盘说道:“既已有决断,那便请张叔先入镇魂鼎吧,”

他左手掌心中闪耀起些许灵光,托护着张天道的身影,只朝镇魂鼎位置轻轻一推一送,只见原本如真人般大小的鬼影瞬间收缩变小,眨眼间已化为一道绿芒沒入了镇魂鼎中,

安排好了张天道,烈盘才转而照顾起自家老爹來,

断臂之痛岂同一般,只不过先前有玉姬子威胁,后又关心张天道之事,居然让烈无心将断臂之痛给忘到了一边,此时张天道既已有了归属,他心神放松下來,这才感觉手臂断肩那里疼得要命,

旁边老烈睿早已急慌了手脚,可以他那世俗医道,对这等严重伤势却是无计可施的,顶多止止血、消消毒、连缝下经脉之类,

自然用不着他上场,甚至连所有的房门都被烈盘招呼伙计们全给关上了,以防被内院的老妈听到担心,这边先前的打斗因为有玉姬子的声音隔绝,因此除了贴在门前的老烈睿外,倒是并未传出去,

烈盘先用数十颗金针牢牢封住烈无心臂上经脉,不让其萎缩进去,再连封肩上数处要穴,麻痹其神经,同时护住他心脉,截断血流,不让血气往断臂这边涌來,

做好这准备工作,才进入正題,

将被烈睿捡到桌上的断臂拿起,烈盘身前青芒一闪,青锋剑已握在了手中,

只听得屋中沙沙之声不绝于耳,青光闪动,整条断臂最外侧的坏死部分,已被烈盘用青锋剑剃了个精光,

先扯出断臂中的经脉拉长,将其一根根的与烈无心断肩处的经脉续上,接着接续血管,大到粗大的动脉,小到细微的毛细血管,

这等复杂的手术程度,恐怕就算是在现代最先进精密的仪器下,用专业工具都难以完成,可在烈盘的手中,那一根根经脉、一条条血管却似是有着自主的生命力和咬合力一般,轻轻对准便已接上,

一股股柔和的灵光频频闪动,在那些刚刚接上的断经断脉断管处,如游龙走凤般缠绕走过,

断脉重续、断骨重生,

这神奇的一幕,直教旁边行医六十余年的老烈睿看了个瞠目结舌,只感觉神乎其技,

当烈盘接完最后一根经脉,以灵元开始滋养断臂皮肉生长时,已是足足两个时辰过去,

只见烈无心的断臂已被完全续上,竟然已能微微试着握了握拳头,

那可是两个时辰前完全分离开的断肢啊,如此神技,已与仙术无异,当然,烈盘以神魂真元滋养断脉,使之连接,那原本就已经属于是仙术范畴了,

包扎纱布之类的事儿,自是有老烈睿來亲手完成,烈盘这边先是替张天道招魂凝魄,紧跟着又是工程量更大的断肢再生,着实是被累得不行,坐到一旁小歇,

稍事修整之后,烈盘先做的便是将张天道的遗体给保存了起來,用了一张二阶冰晶符,那是将元符化为冰晶牢笼困敌所用,倒是正适合当作冰棺用來保存尸体,虽说无法持久多少年,但保得一刻是一刻,日后再通过流云财的关系去弄副专门保存尸体的水晶棺也就是了,毕竟张天道虽决定走鬼修之路,但将他尸体存放起來,日后总归会有所用处,

内院那边烈夫人早已赶來,只是之前被拒之门外,不得其门而入,在门外焦急等候,好不容易开了门,瞧见丈夫手臂虽有包扎但却‘完好’,更是瞧见日思夜想了几年的儿子居然出现在厅中,忍不住喜极而泣,

“盘儿,无心,”

烈夫人快步走了上來,紧紧拥住丈夫与儿子,欢喜无限,

与老父老母团聚,心中的欢喜自然不用多言,而且跟在烈夫人身后一起过來的,竟然还有一个小家伙,

小六,

自烈盘丧生的消息传到仙云宗后,分配给他的别院自然就已经取消了,小六则被作为烈盘的遗物,随那传报消息的仙云宗弟子一起返回了安城,

小六极通人性,对烈盘这救命恩人感情极深,爱乌及屋之下,对烈夫人也是视若亲主,何况它早便已在南安镇与烈夫人有过一段缘分,这次回到安城,烈夫人又将之视若烈盘的替身,因此便在烈家一直住了下來,除了日日偷吃老烈睿的药材,让老烈睿常常拿大扫帚满院子追它外,倒是在这里过得挺滋润的,体型都比以前长大了不少,老烈睿的补药看來是沒少让它偷吃,

瞧见烈盘,这小家伙也是惊喜得无以复加,嗖的一声便直窜入烈盘怀中赖定,半步也不肯再挪动,瞧那滴骨滴骨直打转的眼珠,瞬间就泛起一片雾气,

烈盘哈哈大笑着伸手捏了捏它的小鼻子:“今天可是我回家的大好日子,怎么见着的全都在抹眼泪,嘿嘿,你这小家伙可别也这样啊,”

小六呜呜的叫了几声,伸出小爪子牢牢抓定烈盘的领口,小脑袋在他衣服上蹭了几下,再抬头时果然不再哭了,

众人都笑了起來,唯有烈无心的笑容稍稍有些勉强,

烈盘知他心事,

张天道舍生替他挡剑,等若救了烈无心一命,说实话,这事儿就连烈盘自己都是沒有想到过的,他原以为张天道肯改过自新、重新做人,不再玩弄以前那些阴谋手段就已经算是不错了,可哪想到这人居然是两个极端,想來其人性本善,也是当初未曾见过世面的他,进入安城后一路高升、飞黄腾达,被世俗的繁华和权力扭曲了其本性、冲昏了其头脑,到如今大彻大悟,幡然悔过,思及前事,心中愧疚愈盛,这才能在烈无心遭遇危险时,奋不顾身的挡在他前面,

以那时的情形和玉姬子的手段,张天道当时若是有哪怕一丝的犹豫,都绝不可能救得下烈无心,足可见他当时确是把烈无心的安危放在了最重要的位置上,而且以身体挡剑,也有那么一分赎罪的意思,

假若说上次在铁炉堡时瞧见张天道,烈盘原谅他是看在父亲的份上,那到此时此刻,他就已经真正从内心原谅了张天道当初的所作所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