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4 传讯/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自己都如此了,父亲更是个重情重义的人,又是当事者,面对张天道之死,心中肯定是更加难受的,何况,除了张天道之外,玉姬子还带來了另一个连烈盘都不知道的消息,

烈蓉失踪了,

就算是烈盘刚听到这消息时,也是诧异万分,

他见过任天行,更是早已从苗玉龙、烈蓉等人处,了解过这位宗门第一太虚也是第一神剑的风格作为,对徒弟那绝对是沒得说,而且他本就极看重烈蓉,又有秦霜作为烈蓉的师兄弟,怎会凭空让这小妮子失踪了,

宗门中任何弟子,都会有宗门配发的道服和一些小玩意,并且会刻下宗门弟子的命牌,弟子在则命牌在,弟子消则命牌碎,这是专用來探查外出弟子状态的,收录在宗案房中以备不时之需,虽说命牌并不绝对准确,但若真是命牌碎,那便绝对是九死一生了,

玉姬子向來忌惮烈蓉在宗门中的地位,因此即便他师尊施压,也总是左拖右拖,不敢对烈无心直下毒手,这次突然一改常态,想必是已经有了确切的消息才敢如此,难道是烈蓉在宗门的命牌碎了,那可绝不是什么好消息,

不过听父亲转述的玉姬子之言,烈蓉是在渡劫时引來天罚劫雷给劈死的,先天境就引來劫雷,虽说这种事儿在历史上确有先例,但毕竟太少太少,甚至都与修仙者本身的强弱无关,否则的话,烈盘当初成就先天,改道九百九十九条经脉这等逆天之举,岂不是也引來劫雷了,这事儿着实是蹊跷得紧,里里外外都透着一股子古怪的味道,只怕玉姬子的话也并不能就全信了,

趁烈夫人去亲自下厨时,烈盘与烈无心和老烈睿略聊了几句,烈无心和烈睿自是忧心忡忡,烈盘只说道:“此事多有蹊跷,也未必就要信那玉姬子之言,说不定是他师傅玉龙子为了督促他动手,故意用假话骗他呢,毕竟他也有半年未回仙云宗了,”

老烈睿皱眉道:“哪有坑自己徒弟的师傅,”

烈盘笑道:“玉龙老祖此人心狠手辣,别说徒弟,若是有必要,我看他连自己的亲人都可以毫不犹豫的牺牲,此事不用担心,待我明日前去安城外门请出紧急通讯灵符,与宗门一联络便知,”

“那紧急通讯灵符你能说拿就拿啊,”

“去安城外门,玉姬子的事怎么办,他那个师傅玉龙子,不是宗门新晋的太虚真人之一吗,这、这等……”

烈无心和老烈睿同时问道,

烈盘微微一笑,淡然道:“一张紧急通讯灵符而已,我若要拿,这小小安城还无人拦挡得住,至于玉姬子,呵呵,私闯民宅行凶,且闯的还是有免死仙牌的功臣之门,杀了他是便宜他了,二老放心,明日我便拿他尸首去安城外门,自有决断,那玉龙老祖若是不吭声也就罢了,若敢出声,必教他也吃不了兜着走,”

烈盘说什么要让‘玉龙老祖’都吃不了兜着走之类的话,显然只是为了让二老宽心,他明白在一个宗门内,‘四大太虚之一’这样的名头究竟意味着什么,那代表的可不是宗门内的一个级别或者说一个职位,而是整个宗门最大的基石,别说仙云宗,就算是无量山那样的顶级大派,每一个太虚真人都是宗门的根基,是绝对不可轻易动摇的存在,也就是玉龙老祖刚刚上位,不愿意在宗门内背负太过张扬的骂名,否则他若真对烈盘出手,就算再怎么过分,甚至直接灭杀了烈盘,得到的顶多是宗门的一顿责罚,而不会真拿他怎么样,

和这等层次的人物对抗无疑是件极度危险的事,但这事儿是别人找上门來,自己想躲也躲不开,也只有见机行事,

至于说躲避、逃,这些想法是并不可行的,单看这次玉龙老祖派玉姬子前來安城便能得知,对方可不是那种祸不及家小的善人,自己若是逃了、避了,那遭殃的只有世俗中的父母而已,何况,自己还要回宗门打探烈蓉‘失踪’之事,可不能一走了之,

再说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但人若犯我,则必诛之,玉龙老祖竟敢派人对自己父母下手,还斩了父亲一臂,虽说自己已用无上医道替父亲接上,可到底是接续断肢,日后必不如另一只手方便,且阴晴下雨时难免会有隐痛伴随父亲残生,如此大仇,就算玉龙老祖不來找自己麻烦,自己也还要去找他哩,岂有‘算了’的道理,

现在玉姬子既死,他在宗门中的命牌立碎,玉龙老祖必会亲查,不过自己最不怕的就是玉龙老祖來查,有铁战的铁炉号宝船,这可是铁战亲炼的上品法宝,整个中土大陆已知唯一的一艘、也足可堪称最强防御、最快速度、最高品级的宝船,开足马力之后,那可绝对不是任何修士御剑便能追得上的速度,何况,以上品法宝级宝船的防御,就算扔在那里一动不动的让玉龙老祖攻击,那恐怕他手段尽出、打到手软也都还未曾伤着宝船分毫呢,

玉龙老祖若是來追自己,必要把他气怄到吐血,自己担心的只是家中父母,看來也只有让父母暂且先避开一时,好在家中殷实,父亲烈无心也算交友广阔,便让二老和三叔公外出游玩一两年,权当旅游,仙云境那么大,玉龙老祖要想找几个四处乱逛的凡人可也沒那么容易,若是出了仙云境,那就更不在玉龙老祖的追查范围之内了,

至于自己……

哼,自己就这般大摇大摆的回宗门去,只要有铁炉号宝船护身,任他玉龙老祖手段通天也别想伤着自己分毫,到时候若是宗门公正,那自有宗门为自己作主,而若是宗门不公,那还有无量老祖和铁战呢,倒要瞧瞧你一个刚入境的太虚真人究竟能奈我何,

至于现在,自己虽然暂无手段收拾玉龙老祖这等太虚境人物,可打打他手下小虾米们却绝无问題,搞不死你我也要恶心死你,算是替父亲那只手和张天道一起先收点利息,倒要瞧瞧是你玉龙老祖心狠,还是我烈盘手辣,

安城的清晨,宁静而清闲,那安城外门阔气的大门前,几个外门弟子正在打着哈欠打扫清洁,突听得半空中‘咻’的一声响,一道光华从远处瞬闪而至,

是玉姬子大长老回來了,

这安城外门虽是仙云宗之地,可平日里却也极少有仙长架到,玉姬子外放下來当大长老,天天御剑在这外门大院里进进出出,可着实赚足了这些外门弟子和周围人群的眼球,让这些凡夫俗子们天天艳羡不已,

几个外门弟子赶紧原地立正站好行注目礼,可目光瞧及半空中,那御剑之人踩的却是一柄蓝色法剑,与玉姬子的黄色法剑完全不同,

这是,

几个外门弟子还未反应过來,就瞧见那御剑之人随手扔下一物,口中朗声道:“安城外门大长老玉姬子违反门规、刺杀宗门功臣家眷,现已伏法,让你们外门中能说得上话的人出來答话,”

‘扑通’一声响,从半空中扔下來那玩意狠狠的砸在地上,

那是一具已经泛起尸斑的尸体,不用去细看其人其脸,单看那身穿着和那尸体奇特的五短身材,几名外门弟子已认出那正是曾经在安城中呼风唤雨、无所不能的外门大长老,亦是安城内唯一的真正仙家,玉姬子,

两个外门弟子瞬间就吓尿了,这一大清早的,居然就被人把自家大长老的尸体给扔到了面前!而且、而且这可是玉姬子大长老,先天境界的仙长啊,如此仙家人物,谁能杀他、谁敢杀他,,这是什么情况,

两人呆了数秒,紧跟着就是两声高分贝的尖叫声:“來人啊,”

最先从外门出來的居然是原安城大长老万冶子,以此老与三叔公的关系,烈盘自是一向都尊敬有佳,从半空中御剑而下,万冶子瞧见是烈盘也是吃了一惊,万沒想到仅只一年多不见,这曾经还是自己眼中的后辈小家伙,已然成为需要自己仰视的存在了,

烈盘已是仙云宗仙长,虽对他尊敬,可万冶子却也不敢再像当初对待小辈那样称呼他,恭恭敬敬的叫了一声烈仙长,再仔细查看了下旁边玉姬子的尸身,微微皱着眉头,有点不知该如何自处,

他虽然也算是宗门成员,可到底只是世俗一外门长老,对宗门内部的斗争和权力分布并不了解,对于他來说,安城外门大长老被杀,而且还是从宗门直接空降下來的先天境大长老,这可是件天大的事儿,虽然烈盘是宗门仙长,但这事儿他到底抗不抗得下來,心里可真沒谱,自己是有心想要帮烈盘,可又不知从何帮起,

烈盘知他心思,只说道:“万长老只管将玉姬子的尸身收管,发配回宗门,其他一概不用过问,”

万冶子小心翼翼的问道:“那回禀报告如何书写,”

烈盘笑道:“玉姬子强闯烈宅,已被烈盘所杀,万长老如实上报便是,如需查证,万长老可去涅磐药材店亲查,也可等宗门下派调查人员处理,另外还可以多加一条,便说烈盘强闯安城外门库房,拿取了外门常备通讯灵符,”

万冶子楞了楞:“库房并未被……”

话音未落,烈盘已说道:“马上就要被闯了,还请万长老告知库房位置所在,省得烈盘慢慢去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