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 仙云宗门/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万冶子自然不会违背烈盘之意,再说了,这库房就在外门大院中,虽说这大院内房多乱杂,但就算自己不告知烈盘准确位置,别人多花点时间也能轻易找到,自己说不说都沒差,只是心中暗暗替这位老子侄担忧,不知他如此大闹安城外门,将会如何收场,

安城外门的库房门口围了一大堆人,全都是安城外门的长老之属,一个个以万冶子为首,跟在烈盘屁股后面而來,却是无一人敢出言阻止人家硬闯自家库房大门,只是眼睁睁的瞧着,琢磨着一会烈盘在库房里拿了什么东西,好记个账,以便往宗门上报,

这库房门外人虽多,却安静得很,门上设有一个仙家法阵,但却只是用來防备世俗毛贼的小玩意,对烈盘自是不值一提,用不着让万冶子等人拿开门钥匙之类,随手破去门上禁制,大步而入,

后面一堆长老苦着脸围拢过來,大部分都只能呆在门外,只有万冶子和姬天元这两个和烈盘有点交情的敢跟进候着,

库房中并沒有什么能让烈盘看得上眼的东西,大多是些普通玩意,是外门在安城境内收缴上來的各种材料、贡品之类,或许对世俗中來说,这些材料贡品极其珍贵,但对烈盘而言,还真不大瞧得上这些一、二品的东西,

眼中神光一扫,轻易便感受到來自那枚放在库房最里侧小盒子中的通讯灵符上所传出的淡淡波动,烈盘伸手一招,一股灵力包裹住那小盒子,稳稳当当的飘飞到了他手中,

通讯类灵符,在无字天书上也有,而且效果远比这枚放在外门库房中的好得多,但这玩意到底不是无线电话,必须要有一个锁定的位置定点,才能远隔千里之外进行定点通讯,

将那灵符捏碎,一股淡淡的蓝色光芒从碎掉的灵符中腾起,显现出一个仙云宗弟子的身影轮廓來,那是宗门宗案房中专门负责与各地外门联系通讯的弟子,瞧见这边捏碎灵符的居然是个年轻后生,微微一楞:“安城外门,玉姬子何在,你是谁,”

烈盘淡淡的说道:“我乃潜龙殿烈盘是也,安城外门大长老玉姬子奉奸人之命,强闯我烈家大院,已被我斩杀,尸体自会有安城外门带返宗门,请告知宗案房备案,烈盘现在便会立刻返回宗门亲禀此事,不将幕后凶手找出绝不罢休,,”

杀了安城外门大长老,还敢如此淡定、如此嚣张主动跑來联系宗门的,那负责通讯的弟子也是醉了,活了这么大年纪,还第一次碰上如此牛叉哄哄的人物,呆了呆,问道:“你是要回宗门自首吗,”

烈盘笑了笑:“烈盘斩杀奸邪之辈,此回是追凶,而非什么自首,你只管照烈盘原话回禀便是,”

说完,直接掐断了通讯,

那边通讯弟子此时方才反应过來,烈盘烈盘,这不就是一年前在宗门内闹得红红火火的那个不见其人的主角吗,,先是误报已战死在灵枢山,后來又接报说沒死,还在秘境中连斩了李中堂、轩辕霄两大元婴,吓跑宁玉龙,被宗门通缉,可这事情还真是一波三折,仅只几天之后,就又传说这烈盘在铁炉堡中大露其脸,居然劳动无量老祖这等人物相帮,洗掉身上罪名,从通缉犯摇身一变,变回原本的宗门大功臣不说,还将原本的‘原告’宁玉龙直接打成‘被告’,封了其灵穴押回宗门直接问斩,让玉龙老祖都颜面无光,一个小小先天弟子竟能做到这一步,当时可实在是让仙云宗上上下下都狠狠震惊了一把,本以为这位高调之极的先天弟子会立刻返回宗门接受宗门封赏,可哪知人家一转身又玩起失踪,一消失就是一年多,让成就了太虚境,想要报仇的玉龙老祖一番好找,甚至几次去铁炉堡碰得灰头土脸也不罢休,

这些事儿可早就在仙云宗上下传为盛谈了,都说这烈盘要么是已经悄悄转投了无量老祖门下,被无量老祖以无上道法化去了他留在仙云宗的命牌,要么就是因为太过招摇,被什么仙道仇家盯上,暗杀在哪个角落里了,可现在倒好,人家非但回來了,而且一回來就直接拿玉姬子开刀,玉姬子是谁,那可是玉龙老祖的弟子,人玉龙老祖还在到处找你烈盘寻仇呢,你不躲不避也就罢了,居然一回來就要给这位老祖一个下马威,这是摆明了要和玉龙老祖对眼儿啊,

天,一个小小先天弟子,哪來的这等和宗门太虚真人叫板的胆气,,

这事显然还轮不到通讯弟子去瞎操心,手中阵盘转动,迅速将与烈盘的这番对话景象加持了个红急印,传报了上去,

仙云宗有着完整的门派内部体系,宗案房负责的只是记录宗门大小事宜,以及联络各地外门要讯的一个的部门,本身并无任何决断权,而是将各种大小事等划分出不同等级后传报到仙云主峰的宗主殿去,由宗主殿作出统一的批复,

白色景像的讯息是最低级的,通常是由宗主殿中的一些普通相关殿员便可自行审阅处理,黄色景像则就需要在在宗主殿的殿会上进行讨论批发了,而至于红色加急景像的讯息,那则是万分紧急的内容,是需要直接上呈宗主來亲自决断的,

别说小小一个安城外门,便是负责整个仙云境内下属机构的宗案房,百十年间也极少会上报一次红色加急景像,似外门中的小事,基本是不可能打扰到宗主大人的,就算被杀的是宗门直接下派的大长老也一样,可这次……

“灵莎姐姐,”一个冒冒失失的侍女急匆匆的推开宗主殿大门而入,手里拿着一张记录影像的灵符,上面加盖了红色急件的标志,

殿房中,十数名宗门上层正在议事,听到这冒失的声音都是眉头一皱,

那侍女吓了一跳,也是沒料到殿内正有如此多大人物在议事,连忙镇定下來,改口道:“禀宗主,安城外门有红色急件送到,”

“安城外门,”

这四个字着实是让在场所有大人物都微微一楞,外门能有什么重要大事能以红色急报直传到宗主处的,甚至说,管辖仙云境内所有外门的宗案房,几乎已经沒有在上报讯息中加盖红色急件的权力了,这是宗门内部各大长老、三十六峰主或各殿殿主才有的特权,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居坐于正中央那个威势日浓的少女宗主,眼中带有浓浓的询问意味,

与一年多前烈盘曾在树洞中见过的那个受伤女仙修比起來,如今的向灵莎早已大变了个样,人还是那个人,脸蛋还是那张脸蛋,可整个人身上所散发出來的气息已让她看起來和以前判若两人,

那时她虽也是宗门之主,但因为本身急于突破元神道尊境,又有体内两股相互冲突的灵气真元日日折磨,让她刚上位那数年几乎沒有功夫和时间去真正的管理宗门,门内大小事宜都是几位长老和几位殿主代为管制,那时的她身上还只有一股仙家仙女般的脱俗灵气,直到上次得烈盘之助,非但一举解决了身上两股冲突灵气真元的大麻烦,还因祸得福,突破至元神道尊之境,此后这一年多时间内,宗门大小事等,她必是事必恭亲,更兼有不周山一战大展神威、威震天下,将仙云宗从原本的二流宗派位置一举推到一流行列中去,这非但让她在宗门内的地位瞬间巩固,压服了许多原本并不看好她这年轻太虚的异己,且还在中土大陆声名鹊起,成中土修仙界中冉冉升起的新星,可谓集万千光环和威名于一身,所谓居移体、养移气,虽仅只是短短一年多的时间,可那种上位者的贵气和威严却已在她身上展露无疑,以至于这满大厅虽有十数双询问的眼睛,却并无人敢随意开口询问,

向灵莎冲她招了招手:“打开吧,让大家都瞧瞧,”

瞧她那淡定的表情,众人便知此影像敢用红色急件传报,必是经过她事先通知,心中有数了,否则不至于直接就当着所有人打开,

那侍女捏碎灵符,一个年少轻狂的少年影像在这大厅中虚显出來:“我乃潜龙殿烈盘是也,玉姬子奉奸人之命,强闯我烈家大院,已被我斩杀,尸体自会有安城外门带返宗门,请告知宗案房备案,烈盘现在便会立刻返回宗门亲禀此事,不将幕后凶手找出绝不罢休,,”

简短有力的话语和那张让在场诸人都十分熟悉的脸,瞬间就有如在平静的湖面上投下了一颗巨石,激起千层水浪,

恐怕就连烈盘自己都想像不到他在仙云宗这批大佬眼中有着何等样的地位和名声,

不为别的,只为这小子失踪这一年多來,玉龙老祖几次寻着宗门命牌查去,结果都在铁炉堡吃了亏、碰了头,外人还只道玉龙老祖在铁炉堡吃了闭门羹,可只有这些宗门中最顶尖的几个核心人物才知道,玉龙老祖最后一次去铁炉堡时可是险些丢了性命的,

这位现在可是宗门四大太虚之一,为了个小先天弟子险些丢了性命,如此大事岂能不让所有人印象深刻,归根结底为的便是这小子,

前几天宗门内烈盘的命牌突然又恢复明亮起來,确是证明其还活在世上,但却因为命牌年久失查而无法探知其具体所在,此事只有宗门内部高层知之,

向灵莎第一时间便已通知了宗案房,但凡有此子出现的消息,都必须以红色加急讯息直传上來,而那玉姬子会突然对烈无心出手,其实也正是因为玉龙老祖想以此引出烈盘,早一步在宗门发现他之前便出手铲除,以雪心头之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