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6 青照真人/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宗门高层中,人人皆知玉龙老祖瑕疵必报的个性,瞧见烈盘,第一时间便想到玉龙老祖,可此时此刻,本该坐于厅中参加这议会的玉龙老祖,却并不在殿中,

“玉龙师兄呢,”

“今日议会,玉龙师兄并未前來,”

“早晨议会前,我还曾在山脚见过玉龙师兄,似是突然接到什么急讯,匆匆离去了,难道便是为了此事,”

所有人都立刻就意识到这一点,

就算是向灵莎,刚才亦只知此加急讯息是与烈盘有关,却也沒料到他居然直接出手杀了玉姬子,此时皱眉说道:“今日玉龙师叔未曾前來参加议会,我本已心中怀疑,被杀的玉姬子是玉龙师叔的弟子,人死牌碎,玉龙师叔当是第一个得知此事的,想必此时已前往赶去安城的路程上了,只是不知,他是否知道这是烈盘所为,”

旁边炼云归摇头道:“只怕不知,否则以玉龙师弟的性格,怕在今早知道玉姬子之死时,便已动用万里挪移道符瞬传去了安城,可今早我还瞧见过玉龙师弟,便是当时正赶去安城,已出发了一个时辰,以万里瞬移道符,此去安城不过一瞬之间,那哪还会有这小子嚣张闯外门、强抢通讯灵符的下文,”

“万里瞬移道符珍贵无比,若非大事,玉龙师弟应该也舍不得轻易动用吧,”

“以玉龙师叔的速度,赶去安城只需半日左右,”向灵莎略一沉吟:“若是到安城后得知此事是烈盘所为,恐怕纵然与正赶回宗门的烈盘错开,也会杀其家人泄愤,”

她顿了顿,朗声道:“这烈盘虽只是宗门先天小弟子,但却曾在灵枢山中力救同门,且提前预警了八妖王之乱,于宗门立有大功,若是因为某位宗门长老的私人恩怨而祸及于他,灵莎于心不忍,亦绝不答应,不知哪位师叔伯愿意前去安城走上一趟,以阻玉龙师叔愤极之时铸下大错,”

问的虽是在场十余人,但人人均知,要想阻止玉龙老祖杀人,这满宗门之中亦只有四个人可以做到而已,

向灵莎是宗主,若由她亲自前去,只怕传给玉龙老祖别样的信号,对宗门上层的安定不利,那剩下的,便只有另外三大太虚真人,任天行、玉华子和一向深藏不露的升龙殿殿主,青照真人了,此三位虽和玉龙老祖同为太虚,太到底已入太虚数十乃至数百年,道行深厚、实力自然也远胜于刚晋太虚的玉龙老祖,

这三人中玉华子门下大弟子李中堂便是被烈盘上次所杀,虽说后來查证烈盘是自卫,但玉华子能秉着不找烈盘麻烦的原则已经是很大度了,岂会为了他去专门跑这一趟,

而任天行前两天才因为徒弟烈蓉失踪一事焦破了头,这几天正满世界找他那宝贝徒弟呢,根本不在宗门中,

所有人的眼光顿时都同时转向一旁的青照真人,

真照真人,宗门中资格最老的太虚真人之一,早在数百年前便已达太虚之境,乃是向灵莎的师傅、前任宗主的大师哥,人人都道任天行是仙云宗第一神剑,但第一神剑并不等于第一高手,除了眼下已进元神境的向灵莎外,这位青照真人才是真正的宗门第一人,

他外表看起來仅只三十余岁,一派中年儒生风范,此时淡然一笑:“既是宗主吩咐,老夫自当尽力而为,不过……”

他看向这位威势日盛的宗主,缓缓说道:“为了一个布衣弟子,不知宗主希望老夫将事情做到何等样的程度,”

救人也分很多种档次,只是保此人一命,还是要保他毫发无伤,亦或是连带还要保护他全家,档次不同,代价也不同,毕竟对方可是宗门四大太虚之一的玉龙老祖,若是要让对方连口小小的怨气都不能出,必会对宗门诸人产生怨恨,

向灵莎的美眸里闪过一丝不易让人察觉的、坚毅的光芒,口中却只淡淡的说道:“对宗门有功之辈,我向灵莎绝不会亏待,何况早在此前,我已就烈盘之事找玉龙师叔谈过,他竟然还是一意孤行,派门下弟子去安城找烈盘家人的麻烦……”

说到此时,语气微微一转,冷声道:“青照师伯还请全力以赴,非只保烈家万全,且将玉龙师叔立刻‘请’回宗门,”

说是‘请’,可那冷冷的语气,却有如是说‘押’,

在场诸人都忍不住倒抽了口凉气,就连青照真人都忍不住一楞,

听宗主这口气,竟似要拿玉龙老祖这宗门四大太虚之一的真人开刀,

人人均知向灵莎一向有些看不惯玉龙老祖某些所作所为,别说向灵痧,就算是在场诸仙长,自命正派之士,都多有对玉龙老祖的心狠手辣、瑕疵必报的性格心怀不满的,不过对一个宗门來说,已到太虚境界的真人本身就有很多特权,除非是在大义上出错,否则管他秉性如何,宗门向來都是睁只眼闭只眼,只劝束而不管束,满天下所有宗门几乎都是如此,就算如无量山那等传统正派,门中也总有几个脾气火爆古怪的邪辈,处于亦正亦邪之间,无量老祖也还睁只眼闭只眼呢,

可宗门这次为了个小小先天弟子,竟要拿太虚真人开刀,而且还是赶在宗门正蓬勃发展之时,

青照真人略一沉吟:“玉龙师弟此事应对虽有欠妥,但应该及不上问罪之责,宗主……”

他话音未落,上面向灵莎已玉手一挥:“烈盘情况特殊,上次在铁炉堡便已有无量老祖等仙家介入,难保他们不对此关注,若是处理欠妥,那可不单只是我宗门内部之事,只怕还要在天下仙家前大大的丢一次脸,说我仙云宗自命正派,却对门下弟子不公,”

她口气既坚决又威严,竟让在座诸人无言反驳,青照真人还想说点什么,可向灵莎淡淡的扫了所有人一眼,又把目光定格在青照真人脸上接着说道:“宗门要发展,门内顶梁之柱固然重要,可基石、名声更重要,此事我意已决,真人不用多言,即用万里瞬移道符前往安城护住烈盘及其家人,等候玉龙师叔即可,当然,也不用让玉龙师叔太过难堪,只要他不反抗,请回來便是,”

说是请,可却又加了个‘不反抗’的前提,这已是十分强硬的态度,

人人均感受到自向灵莎身上所发出來的那种霸气,心中敬畏的同时,亦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凝聚力和宗门的主心骨,自前任宗主死后,多少年了,这些宗门高层已经习惯了遇事东说东有理、西说西有理、在议会上凡事难以决断的过程,可现在,这些都已成了过眼云烟,一个团结而强大的宗门,需要的便是可以一锤定音的主心骨,那便是现在的向灵莎,

“是,老夫定当完成宗主之托,”青照真人站起身來肃声道,

向灵莎点了点头:“我仙云宗能在时隔六百年后重返修仙联盟,靠的不仅仅只是我向灵莎一个元神道尊,而是我宗门这六百余年來的积累和在正道中的声望,那才是我宗门之根基所在,绝不可因谁而废,”

所谓修仙联盟,可以说是中土大陆所有最顶级修仙门派所组成的一个‘俱乐部’,只有进入了其中,才代表着你这个门派获得整个中土大陆所有大派的认可,认为你有资格和他们平起平坐,仙云宗在成立之初时,仗着创始人仙云道尊赫赫威名,便曾是这修仙联盟中的一员,可自八、九百年前,仙云道尊渡仙劫失败、驾鹤仙去后,仙云宗便逐渐从大陆最顶级门派的地位上慢慢的滑落下來,到大约六百多年前,宗门内连个元神道尊都沒有,又连遭几场妖兽大劫,门中人材凋零,最惨的时候,整个宗门才只有青照真人这样一位太虚,以及数位金丹,这才直接被修仙联盟给除了名,

这些年來仙云宗一直稳步发展,门中后辈如任天行、玉华子、向灵莎等天才崛起,潜龙殿、升龙殿等广撒网的模式也着实是给宗门培养了一大批基层骨干,在修仙界中又多行善举,这才名声日盛,再有向灵莎突破元神道尊,在灵枢山一掌轰平三大太虚掌门,名震天下,这才在修仙联盟提名,得已重返联盟,代表着仙云宗再次回到中土大陆一流修仙门派的行列,

可以说向灵莎是这一切的主要推手,但若沒有仙云宗这六百年來的积累、沒有仙云宗一贯秉承的正派作风,那纵是多她这么一个元神道尊,也只能彰显其个人名声,而无法提升整个宗门在正派中层次的,

“宗主明见,”殿内诸人对向灵莎这番话都是心服口服,纵然有曾怀疑向灵莎和那个叫烈盘的先天小弟子有什么特殊亲戚朋友关系的,也都就此打住,不再多疑,

“其他各殿各部各峰,都将心思用到今年的宗门大较上,今年不同往年,不再只是我仙云宗关起门來的内部比赛,既已是联盟的一员,那最终的个人前五和团队第一都将代表我仙云宗去和大陆各派年轻高手们比赛交流,那便不再单只是一个名次脸面问題,更是一个向中土大陆各一流大派重新介绍我仙云宗的机会,因此挑选出的弟子非但要实力出众,更要人德品性皆可代表我宗门正派才行,”向灵莎淡淡的说道:“比赛仅限于先天与元婴,各殿各部各峰需努力教导选拔弟子,着重培养,将这次比赛当作我宗门现在的头等大事來对待,万不可轻怠,这次宗门大较的奖励也会不同于往年,少时我会将奖励之物敲定并公布出來,还请各位师叔伯尽力配合,激励门下弟子,拿出最好的状态來应对,”

“谨尊宗主之令,我等必不辱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