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 盘斧竞技场/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进了那外厅,里面是个类似古罗马竞技场的大圆场,四周全是环型的绕台座位,中央底部有一大块空场,那是竞技台所在,四周绕着一圈淡淡的能量罩,显是宁家设在竞技场中的保护罩,防止里面仙家斗法时波及场边的观众,

烈盘进去时,竞技场中正好有两个高阶武宗在较技,四周看台上坐着数百观众,吼声震天甚是热闹,只见那王云飞也不通告,直接大步朝着那蓝色能量罩就走过去,

场中两人打得正白热化,猛然瞧见场外有人走过來,原本足够抵御下两位高阶武宗联手攻击的能量罩,竟在此人的身前变得好似一个气泡般脆弱,瞬间被他的强行‘插入’给挤得高高涨起,紧跟着‘砰’的一声巨响,整个能量罩被直接挤破,炸出无数星星点点的能量余波朝四周散开,宛若天女散花,遮蔽了满场的视线,

场中一些不明所以的观众还以为是竞技场安排的什么特殊节目,纷纷鼓掌叫好,但听在那片掌声之中,王云飞的声音吼起道:“云风山散修王云飞前來踢馆,”

本以为只是余兴节目,哪知是有人踢馆,可再细听到散修王云飞之名,四周看台上的观众顿时就乐了,

云风山,便是这将军城边曾经的那座高山,虽已被仙云道尊一剑斩平,可到底还留有山基,孕养着这一方土地,因此住在这附近的人,便连将军城中不少城民,都爱以云风山人自称,

云风山自古便地灵人杰,多有隐士高人,出个把元婴境的散修本不算大事,这王云飞听说也只是得一无名先天散修所教导,一路苦修磕磕碰碰,好不容易青出于蓝混了个元婴境界,但因还未曾出山,名声不显,

大概一月之前,这小子听闻将军城有个仙家竞技场,有不少散修都在这里实战赌赛、切磋较技,便想來试试自己的实战水准,结果连胜五场后,败在竞技场中一位女仙修,名叫张吴琼的客卿的手里,此后他接连又來过七八次,次次指名找那张吴琼挑战,却次次栽在人家手下,居然反似乐此不疲,被虐上瘾了,弄到后來,那张吴琼不胜其烦,根本都不接他的挑战,这小子见不着张吴琼,干脆把心一横,直接砸馆挑场子,

那张吴琼本是仙云宗弟子,在这盘斧竞技场中是挂名客卿,正好这段时间在将军城附近做任务办事,就住在竞技场中,被人砸场子了,她这客卿自然要被逼出手,然后來一次,揍一次,且一次狠过一次……不是张仙女下手狠,实在是这小子本身就神魔炼体皮糙肉厚,还天天死缠烂打,泥菩萨都得被他缠出真火來,这不,前天才被张仙女下狠手揍了个半死,以为这下总要消停消停,歇上几日了吧,可不成想,今天居然又來了……

他算是靠着‘被虐’在这竞技场,乃至在整个将军城都混出了名气,眼下整个竞技场中入坐的数百人,倒有大半便是专门冲这每隔一日必到的王云飞而來,早就侯在这里等着赌这王大仙今天究竟來不來找虐了,何况就算是在这竞技场中,仙家的对战也不多见,來看看这元婴境的仙家对决可也绝对是平日里见不到的大戏,

只听场中安静了约莫有两三秒,随即轰闹声顿时炸了开來:“王仙长又來啦,”

“给钱给钱,我买的王仙长今天会來,”

“奶奶的,少來一次要死啊,前天才被揍了个半死,看他抬出去的时候只有出的气沒有进的气了,我还琢磨着他怎么都得休息上几天再战呢,”

“靠,又输了,诶,我就沒想通了,王仙长你天天來找揍你图个什么啊,,”

台上噪音不绝,大多是拿这王仙长开赌的声音,王云飞却是毫不在意,也不理会那场中两个已经惊呆了的武宗,提声喝道:“王某又來领教张吴琼小姐的高招,”

他声如洪钟,直震屋顶,场中沒了保护罩的防护,被他那粗声瓮气在场内回荡开來,震得不少人耳朵发疼,捂耳尖叫不已,

还未等那回声给场中观众造成更多伤害,一道清脆的玲声传來,瞬间将那回荡的声波化于无形,与此同时,一个女子声音喝道:“不知好歹的家伙,张姐姐数次饶你性命,还敢再來我盘斧竞技场找茬,我來会你,”

话音落时,一道清秀的白色身影横空飞出,不等那王云飞反应,直接便是一道金芒夹着清脆的金铃声砸了下來,

那金芒初时极细极小,可砸下时却迅速变大,人人瞧得那是一颗金色铃铛,竟化为一人高大的金钟重重的砸下,直震得整个竞技场都狠狠为之一荡,将那青岗石造的地板砸得粉碎,瞬间将王云飞给罩到了里面,

这金钟落得极快,可王云飞掀得更快,

还未等看台上那些人回过神來,已落地生根的金钟猛然巨晃,紧跟着生生拔起数寸,从那钟底缝隙中伸出十根粗壮的手指,

半空中那白衣女子双手捏决,满脸涨得通红,显是在竭力控制金钟下压,可却完全无法阻止王云飞那怪力,

“起,”王云飞的声音既稳且平,便如他托起金钟的速度一般,稳稳上升,

不过数秒间,那沉重的金钟已被他高举过顶,

他双手托着钟,看着半空中那女子喊道:“你不是我对手,叫你师姐张吴琼出來,”

白衣女子又羞又怒,喝道:“你还沒赢呢,收,”

她这‘收’字是喊出了口,手决也开始发力猛颤,可那金钟便似在王云飞手中生了根儿一般,任凭那白衣女子如何催使,就是纹丝不动,

“还给你,”王云飞又稳了数秒,这才哈哈一笑,改抓为扔,将那金钟狠狠朝半空中贯去,

只见那金钟化为金芒,用比砸下來时更快的速度反冲回去,去势之疾、之速,让那白衣女竟不敢伸手去接自己的法器,侧身避开,但听得‘轰’一声巨响,这竞技场的房顶被那金钟冲出一个大洞,落下无数瓦砾,而那金钟则早被他扔得不知去向了,

场中诸人看得目瞪口呆,就连烈盘都颇觉意外,本來瞧这王云飞无甚仙家手段,还道他就是个普通散修,实力低劣,只是运气好才结了元婴而已,哪知这一身神魔炼体威力竟如此之巨,蛮力惊人,那白衣女亦是元婴境,金钟法器催使到最顶峰时,少说有上百万斤,能将之举起并不稀奇,可是能直接这般扔到沒影,连法器主人都招不回來,而且还似轻描淡写未尽全力,这般蛮力,恐怕便比之万魔窟秘境内的通天灵猿都不惶多让了,当然,那是在灵猿王不动用疯魔棍法的情况下,

在中土大陆,仙家间的实力高低有着泾渭分明的分界线,

先天、元婴、紫府、金丹之类的等阶固然是衡量一个修仙者实力高低的判断标准,但却并不绝对,

通常來说,同样的实力等阶中,无门无派的散修最弱,主要是缺乏强大的功法、招数,亦沒有渠道去弄取强大的法器灵器,更沒有门派弟子那些丰厚的修炼资源和丹药,他们的基本功或许很扎实,确实是靠自己一步一个脚印这般爬上來的,跨境所遇的瓶颈也会稍小,但实战能力真的很一般,往后是一些二流修仙门派的修仙者稍次之,而真正顶级修仙门派中的修仙者,越阶挑战普通的散修只是家常便饭而已,

像烈盘常常能越阶挑战一些高阶强者,甚至现在敢号称面对金丹老祖也不怂,那其实只是针对世俗中散修界的普通金丹老祖而已,若是遇上真正宗门大派的老资格,别说金丹了,紫府都绝对能把他吃得死死的,当然,散修中也有些异类极其强大,远超普通同阶,

这些战力远胜于同阶的仙修,又有另一个比较专业的称呼,号之为大圆满仙修,指其道境、等阶、实力相互匹配,乃是真正的修炼圆满,比如大圆满先天、大圆满元婴、大圆满紫府等等,

王云飞明明只是个无门无派的散修,而那白衣女穿的明显是仙云宗道袍,且大家同为元婴境,居然被打得毫无反抗之力,这份战力已超越普通同阶范畴,着实是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

这小子被连虐了那么多天,居然还是个大圆满元婴,

白衣女一时僵住,楞在那里作声不得,整个竞技场也都静了下來,此时才听王云飞的声音再次响起道:“张吴琼小姐何在,请现身一战,”

如此超强的一个神魔炼体大圆满元婴修士,能接连灭杀他无数次的那女人是该有多强,

张吴琼、张吴琼……烈盘接连听他说了几次这名字,只感觉颇为耳熟,略一沉吟,猛然醒悟起当初在前往万魔窟秘境时,遇到來自宗门织女峰的陈冰,便曾听她说起过那织女峰大弟子,似乎便是叫张吴琼的,

原來是她,

烈盘顿时从脑中搜出关于这张吴琼的资料來,

张吴琼,仙云宗织女峰大师姐,高阶大圆满元婴,同时,还是上一届仙云宗大较时的宗门十强弟子,排名比苗玉龙高,在第四顺位上,牛叉哄哄的仙云宗第一女弟子,可是宗门内无数女弟子的偶像、男弟子的梦中情人,却不知她居然还是这将军城宁家盘斧竞技场的客卿,虽说一个姓张一个姓宁,不可能是一家人,但看來宁家和仙云宗还真是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这等在宗门境内立足了上千年的大家族,可还真不是如表面那般简单,

不等烈盘继续细想,那边从看台席上又是一道蓝芒朝着王云飞射出,

那是一柄蓝色法剑,速度极快、破空声十足,感觉那御剑之人的实力与刚才那白衣女在伯仲之间,不过白衣女的法器是钟铃,镇邪方面或许强些,要论破坏力,却绝对是赶不上剑类法器的,

不过,在王云飞面前,这本是威力不俗的法剑却好似成了小孩子手中的玩具一般,只见他动也不动,满不在乎的站在原处,待得那剑光近时才猛然伸出双掌狠狠一夹,

‘啵’的一声闷响,两只蒲扇大小的巨掌狠狠的、牢牢的将那法剑夹住,剑尾不停摇晃,显是余力未尽,想要穿过他双掌的夹持穿透过去,但却很快就在王云飞那怪力下被稳稳钳住,

他大笑一声,钳住了法剑的两只手掌好似拧麻花一般一拧一扭,这本该韧性十足的一柄中品法剑竟发出不堪重负的哀号声,那是剑魂的哀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