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 百兽神功(上)/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砰’一声轻响,

法剑断折,剑魂碎散,众人这才瞧见看台上那不知名的御剑者捂着胸口喷出口血來,那是他的本命法器,被人以如此蛮横手段直接夹断,心神不受重创才是怪事了,

只见那是个年轻的元婴修士,看其穿着打扮似是个散修,大概也是这盘斧竞技场中宁家所养的客卿,一出手之下便被废了法器,可算是大伤了,

场中诸人只听说这王仙长一个多月來天天受虐,个个看他笑话而來,却未曾想这王大仙竟然一猛如斯,顿时满场肃静,作声不得,

照着竞技场中的规矩,但凡有來踢馆的,只需连胜三个竞技场中的仙修便算是踢馆成功,那宁家可就得答应其任何一件事,这可是盘斧竞技场建馆以來从未有过的奇事,而且这变化也來得太快太急,几乎让所有人都还沒反应过來,两个元婴修士便均已告败,

王云飞的声音已再次响起:“你们竞技场的仙修我都见过,除了张吴琼小姐,谁也不是我的对手,请张小姐现身一战,”

“大言不惭,”

他话音未落,一个苍老的声音自大厅中沉闷的响起,紧跟着,一只巨大的手掌虚影凭空显现,自半空中轰然压下,同时,那苍老的声音喝道:“便教你知道什么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那巨掌声势惊人,还未落下,巨大的掌压已将整个竞技场轰压得空气凝滞、密不透风,且波及范围控制得极其精准,竟让周围看台上那些普通看众毫无所觉,仅只有身处于掌势下的王云飞才感同身受,着实是厉害无比,

饶是王云飞神力惊人,面对这滔天一掌也不敢有丝毫大意,猛一提气,整个身子立刻涨大了一圈,且闪现出耀眼金光,让他整个人看起來有如一尊大罗金仙般光芒万丈,

两只大手重叠反扬而起,竟也化出一方巨大的掌印反迎了上去,

“摘星手,不是,”

这两大仙修化出的掌印都像极了烈盘曾在灵枢山中瞧见过方圆所施展的摘星手,可若细看却又知不是,王云飞的掌印外型虽像摘星手,可却呈一片蔚蓝之色,出手时隐带风雷之声,而那半空中压下的巨掌虽是金色,却并无摘星手那种浩瀚平和的大气,而是一种纯粹的霸道无疆,

这两股掌势均是威力无边,在那堂中半空狠狠一撞,

只听得‘轰隆隆’一阵巨响,一圈肉眼可见的巨大气浪狠狠朝四周荡漾开去,幸好早在那金色巨掌出手之前,这竞技场已开启了最顶级的金色防护罩,足可抵达紫府修士交手的余波,那巨大气浪朝四周冲开时,正冲在防护罩上,震得整座大厅、乃至整片大地都剧烈晃颤起來,

只见在那金色防护罩中气浪翻天,风起云涌、滚动翻腾,一时间完全瞧不清里面的具体情况,

烈盘运起神念探过去,感觉得到王云飞的实力还是稍逊一筹,虽是撑住了那金色巨掌的冲击,可余力未尽,正一尺一尺的将他狠狠压到地上,

‘喀喀喀’的骨骼爆响之声从防护罩中传出,伴随而出的,还有王云飞那沉重的呼吸声,

先前那苍老的声音自大厅顶部傲然响起:“小小蝼蚁,不知天高地厚,敢重手伤我宁家子弟,真以为我大宁府无人否,今日取你小命,给老夫转世投胎去吧,”

话音落时,金色巨掌上的力道陡然再次加剧,

“我顶你个肺啊,”王云飞一声咆哮,可來自头顶那巨大的力道却让他顶无可顶,两腿一软,同时双膝一屈,膝盖重重的砸在那坚硬的青岗石地面上,将之打得粉碎,这还不算完,那头顶的巨掌余力不减,如泰山压顶般重重压下,眼看便要将他压得粉身碎骨,

王云飞脸色一白,

早听师傅说过中土大陆的修仙界强者如云,似自己这般的元婴境界,在乡野世俗中或许算是天之娇子、舍我其谁,可真要放到浩瀚的修仙界中,却就跟只蚂蚁似的沒什么区别,亏得自己出山时还自信满满,自以为青出于蓝,想要扬名立万于中土修仙界,却不想刚刚下山,连这云风山地界都还未走出,便竟要横死于此,

他脑中闪过师傅白发苍苍的画面,随即又跳转到一张俏丽冰冷的俏脸上,那如冰山一样的脸庞、仙子般的身姿,正是这月余來每每虐他,却让他魂牵梦绕的那仙云宗仙子张吴琼,

“想要与我共饮,”那个坐在竞技场贵宾席上的女仙修端着素酒杯冷冰冰的看着他:“先胜过我手中灵剑再说,”

哈,看來这辈子是沒指望能胜过她那柄剑了,唉,就是未能在死前回山上给师傅最后扫一次墓……还有那张仙子,也不能再见她一面了,

这念头在王云飞脑中冒起,想着那仙子的英容俏貌,倒是冲淡了不少对死亡的恐惧,他闭目待死,可想像中的粉身碎骨却并未发生,头顶的巨掌似是猛然间停顿了下來,

只听一个爽朗的笑声在那竞技场边响起道:“听说宁家这盘斧竞技场有一规矩,但凡來踢馆挑战的,不论仇比天高,均不会当场斩杀,嘿嘿,看來宁家人说出的话,也就和放屁沒什么区别,”

王云飞猛然睁开眼來,只见得自己身前不知何时已多出了一堆巨大的、白晃晃的肉山,宛如擎天巨柱般,生生将那威力无边的金色巨掌给硬顶住,不让其压下分毫,

是有人出手相助,

王云飞又惊又喜,朝那说话声音处瞧去,

只见那是个穿着寻常世俗服装的二九少年,年纪既轻,脸上却洋溢着一股与他年龄颇不相符的沉稳笑容,那调侃似的语气,竟是直接将整个宁家都给骂了进去,

先前那苍老的声音在半空中响起道:“來者何人,报上名來,”

少年朝前跨了一步,手中不知何时已多出一柄金色法剑,

不,那可不是法剑,

灵剑,,而且还是绝对极品,近乎于法宝级的灵剑,

亦正是因为这柄一看便知來头不小的灵剑,让那一直在暗处,始终未曾显身的竞技场高手都未曾敢贸然对他出手,

开玩笑,看那少年虽只是元婴境,可是敢如此大摇大摆拿出一柄极品灵剑出來招摇的,说他沒有点背景谁信,

少年并不理会那老头儿的问话,走到防护罩前,手中灵剑只对着那防护罩轻轻一划,

这防护罩不过是用以防护紫府境修士对战时余波的玩意,岂堪受这等神兵利器中所蕴含的强效破元之力來切割,

‘嘶’的一声轻响,那坚硬的防护罩直如破布般被切开,里面的灵元泄露,偌大防护罩瞬间消散于无形,

那少年这才冲王云飞招了招手:“嗨,你力气挺大呀,”

王云飞大难不死,呆了一呆,这才回过神來,虽知厅中还有刚才极似金丹老祖的金掌主人环峙在侧,可既然这个救自己的小兄弟都不怂,他还怂什么,此时挠了挠头,咧嘴一笑:“可沒恩人你这灵宠力大,”

他指的自然是包子,

刚才有竞技场的防护罩隔绝,又情况危急,烈盘要想破罩救人已然來不及,唯有万妖幡内的雾气可以透过防护罩下的缝隙钻入,那雾气能进,包子自然也就能进,这才在危急关头救了王云飞一命,

烈盘说道:“它只是体型大罢了,”说着,随手一招,

包子固然是绝强的防御手段,但防下这力愈千万斤的重手却仍旧是力有不殆,不过它乃魂体而并非实体,力气虽然抗不住,但肉身有那般巨大,便是被重掌直接劈扁、劈烂了,仍旧还能维持数米的身高,也不会真死,足够帮王云飞护住攻击了,

此时随着烈盘一招手,那已经被劈得糜烂的肉身直接化回雾状,收回幡中,

两人旁若无人,直视那暗中高手如无物,半空中那苍老的声音再度响起,不过语气已比先前更冷冽了几分:“小子,瞧你也不是无名之辈,老夫最后再问你次,姓甚名谁,出身何处,兴许老夫瞧在你族中长辈的份儿上,今日可饶你一命,否则敢如此贸然插手我宁家之事,必教你死无葬身之地,”

“呵呵,好大的口气,”烈盘抬头看向对面看台的正中央,旁人发现不了那暗中高手的位置所在,可烈盘是谁,神念之强本就堪比紫府修士,更有炼天鼎随时镇摄心神,不受任何强者神念所误导,

那苍老的声音第一次出口时,烈盘便已发现了他所在,此时四目相对,瞧得那是一个头发须白的老者,烈盘笑着说道:“瞧你一大把年纪了,居然火气还这么大,小心肝火上升、肾水虚动,不得善终啊,”

那老者先是楞了楞,随即大笑出声來,

“老夫修行五百余载,见过嚣张的,可还真沒见过像你这般狂妄跋扈的,”他站起身來,也不见有何动作,整个人便如瞬移般挪移到了大厅半空中,脚下无飞剑踩踏,居然就那般凌空虚立,这可不是随便哪个修士都能做到的事儿,至少也要到金丹之境,将体内浊气化尽,凝丹结府之后方能做到,

他伸手指了指烈盘,口中淡淡的说道:“老夫宁大海,手下从不斩无名之辈,你是自告其名,还是要等老夫的搜魂摄魄之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