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 元符阵(上)/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王云飞的师傅不过只是位先天强者.居于云风山中.以一套蛤蟆功享誉云风山一带.倒也算是小有名声.这等实力本是绝不能入宁大海法眼的.以至于第一眼瞧见王云飞的蛤蟆功时.他压根就沒有放在心上.甚至在心中还隐隐有一丝耻笑其幼稚孱弱的想法.可此时感觉到來自身下蛤蟆功的巨大冲击力.方知这蛤蟆功的威力远远超出他原本的想像.

宁大海刚刚才避过烈盘法剑.此时來不及挪移.仓促间出掌迎上蛤蟆功.双方刚一交手.那巨大的冲力便直接给了宁大海一个‘惊喜’.

千万斤力..

不.

宁大海双目猛然鼓涨得老大.整个身子亦在那股巨大的冲力下被不由自主的直接掀飞了起來.

若只是千万斤力.自己纵然仓促不敌.可也绝不至于会被掀飞.

这力量.怕是足有两千万斤之巨.

想当初烈盘战猿王时.猿王的疯魔棍法挥到第八棍时便有两千万斤力.那可是连强极一时的金丹老祖、乃至肉身强悍的九大妖王都要暂避其锋的.此时吃这股巨力正面冲中.又是仓促间未來得及蓄势出招抵抗.饶是宁大海也抵受不起.虽已靠往后掀飞來卸去一部分力道了.可肉身到底受不了.张口便是一大口鲜血喷出.身子也被冲飞掀起足足百米高才堪堪御空稳住.

宁大海伤势并不算太重也不算太轻.可真正伤的却是心.是脸.是面子.

堂堂金丹老祖.竟然被两个小小元婴玩弄于股掌之间.还吃了个如此大亏.被打得吐血.他可是宁大海.享誉将军城数百年.背后更有整个宁家的支持.财力物力功法均不缺乏.不是什么无名散修.

“两个……”

狂怒发泄的话语还未出口.一根黑色的滔天巨棍已从半空中当空劈下.力量比起先前的蛤蟆功亦是毫不逊色.

若是再被劈中.恐怕就不再只是吐血那么轻松.

宁大海又惊又怒.仓促间手中金光一闪.一道金色的圆盘自他手中亮起.紧跟着迅速变大.朝那黑棍顶上.

只听得‘匡裆’一声巨响.金盘被敲出一声刺耳之极的轰鸣.可那巨如两千万斤的力道.却如泥沉大海般被那金盘化为无形.

且整个金盘在接下猿王攻击后便恢复其黯然无光淡色.显然并非普通灵器.至少亦是极品灵器.

极品灵器.

区区将军城宁家.区区一个金丹老祖.竟有极品灵器护身.而且还是防御型灵宝..

要知道.别说区区一个修仙世家.就算强如无量老祖.贵为中土大陆十大修仙门派之一的创始人.也在寻那么一件防御型法宝而不可得呢.极品灵器虽比法宝稍次.但本身防御型便稀少.若单算价值.也比得上一件普通攻击类的法宝了.

这老儿看來也真是被逼急了.连这等救命用的防御手段都被逼了出來.

烈盘哪曾料到过他竟有如此异物.瞧那金盘挡下猿王重击时那轻描淡写的模样.便知此物绝非自己靠蛮力所能攻破.原本准备好的一连串后手攻击只能停了下來.连猿王也收回了幡中.

四周看台上那些看客早已惊得呆了.在将军城呆久了.來这竞技场中混熟了.任谁都知道宁家这位数百年前便已经成名的金丹老祖.这位在将军城中可一向都是无敌的老祖宗存在.每次有他一现身.任凭來挑场子的是何方神圣.都总要教对方吃不了兜着走.可就在刚才.这位将军城第一人.宁家大名鼎鼎的金丹老祖竟然被人打得吐血.还极其狼狈的被冲飞上了天去.甚至逼得用出那救命法宝.

“瞧.那少年下來了.”

半空中一道剑光御下.

下面王云飞得不到烈盘指示.亦是收了蛤蟆法身.站在原地朝半空中张望.

只见那剑光果是烈盘.御剑降了下來后.伸手就甩给王云飞一柄法剑.同时嘿嘿一笑:“小心那老儿要发飙了.”

青锋剑.剑刃红得发烫.显然已打上了组合神兵元符:“待会近身时.有机会就拿这劈他.”

王云飞炼体术掌法威力更大.但这加持了破元破甲之力的法剑.以他的蛮力若是劈到别人身上.那会更具穿透性.王云飞应了一声.顺手将青锋剑抓在手里.

此时只感觉头顶上空一片厚重无比的威压当头而下.

金丹老祖要发飙了.

别说王云飞.便连烈盘.这也还是头一次见识到真正金丹老祖面对你发飙时的威力.

那威压之强.丝毫不弱于烈盘曾在秘境空间中所遭遇的碧鹰王.甚至尤有过之.让人情不自禁便生起一种正面对无可撼动的神一般的感觉.

旁边本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初生牛犊王云飞.此时竟忍不住双腿微微发颤.在那重势威压之下难以聚起斗志.而烈盘.若非有炼天鼎护体.恐怕也比他好不到哪里去.

此时可缺不得王云飞这助力.将心中所观摩到的炼天鼎神念微微朝四周扩开.将王云飞也护在其中.避免其受到这金丹老祖威压的压制.

“这还是头一次.”

宁大海狰狞可怖的、愤怒的声音也正在此时自头顶上响起:“被你们这样低劣无知的元婴蠢材戏弄.”

话音落时.只见得半空中那金色圆盘缓缓降下.一脸铁青的宁大海踩在那极品灵器之上.如视死仇般狠狠的盯着烈盘和王云飞.恨声道:“不管你这小子有何來历.今天都得死.”

他指的自然是烈盘.虽说越打下去越让宁大海感觉这神秘少年來头非浅.杀了他只怕会有无穷后患.可龙亦有逆鳞.在一个小小元婴手下吃了如此大亏.若不杀他.只怕还未等对方的长辈寻上门來.自己就得先气死、憋死了.

“废话真多.要打便來打.”烈盘不咸不淡的说道:“你所谓的五百年修行.全都修到嘴皮子上去了.”

“无知小儿.死到临头还敢口出狂言.”宁大海单掌一压.脚下那金色圆盘顿时扩宽千丈.化为一座直如整个竞技场一般大小的巨山:“想要联手.两个小小元婴.联起手也是废物.压死你们这两只不知天高地厚的蝼蚁.”

那极品灵器竟可守可攻.照着两人当头压下.

王云飞吓了一跳.先前面对宁大海的掌势.他还尚有一战的yuwang.可被这极品灵器化身的巨山砸下來.那可真是连反抗的勇气都无法升起.

那可是一座山.岂止千万斤力..

可烈盘本就练有玄天眼.又有炼天鼎定神.不受一切幻术迷惑.早看破其虚实.提醒道:“那只是灵器所化的幻象.别理会.小心他暗藏的掌势.”

“小子倒还有点眼力.”宁大海的声音响起时.竟是已到了两人身边不足数米处.

瞬间挪移.那金盘果然只是惑敌的幻术.

左右各一掌.滔天掌力瞬间及身.王云飞反应不及.直接被打得飞跌出去.可烈盘早有所备.万妖幡中的包子窜了出來拦挡在他身前.虽然并未祭出包子的完全体.可那厚厚的肉身却如一个巨大的软垫.直接就先卸掉大半掌力.余下的掌力隔山打牛般震及到他身上.将他打得朝后连翻了十数个跟斗.全身自然渡起一层铜色.居然仅只是被劈得气息不平.

宁大海看得一楞.先前瞧烈盘使用神念兵器.便料定了这小子是个炼气道修士.自以为及身一掌必可取其小命.可哪想到居然连块皮都沒给别人蹭掉.竟然有如此强化的肉身.那小子居然还会神魔炼体.是个气、体双修.

可金丹老祖的攻势既起.岂会那般容易便结束.

烈盘只感觉胸口那股巨压掌力将消未消之际.突的又转化为一股爆力在胸口处炸开.威力之强.便连组合龙甲元符的符铠都被炸出一个大坑.震得他全身五脏翻腾、气血涌动不止.

幸好这是龙甲元符.若是六甲元符.恐怕这一掌便已让自己受伤.烈盘心有余悸的稳住身形.还來不及去瞧瞧对面同样中掌的王云飞.便见眼前又是一道绿色寒芒射至.

子母追魂剑.

一长一短.绿芒森然.一看便知这法器带有剧毒.

宁长海曾经号称子母剑仙.一手子母追魂剑下葬送过多少亡魂恐怕早已不能计数.自百余年前收山归隐于将军城來.不动此剑已久.此时祭出.剑身上的血魂立时发出一阵饥渴难奈的嘶鸣声.尖锐刺耳之极.

剑未到.剑声先伤人.

所幸烈盘有炼天鼎护神.对这些精神类的攻击一概无损.手中‘这是剑’与‘盘龙金剑’相互缠绞.一圈太极图案瞬间凝形.在身前显现.

“剑盾.”宁大海不识太极.还道那只是普通剑盾.子母追魂剑直刺而上.

只听得‘当当当当当当’的连击声不绝于耳.子母追魂剑瞬间已与组成太极剑阵的盘龙金剑、这是剑交锋了不下百次.

每一次撞击.都让烈盘心神一阵剧颤.接连十数次碰撞后.神念震伤到难以维持之地.强行靠手抓剑柄维续太极剑阵的运转.还好这太极剑道本就是他以手中剑练成的.不像其他那些炼气道修士.神念受创后沒了御剑术.便什么招都使不出來.

仗着太极剑道、盘龙金剑和这是剑的强势.竟将这子母追魂剑的冲击完全挡了下來.

那边宁大海一楞.早料到这神秘小子实力不俗.可谅其不过小小元婴.纵是有灵器、灵符等奢侈品堆砌.可也强不到哪里去.敢挑衅自己.不过是因为他初生牛犊.不知天高地厚罢了.可却不曾想.对方竟然能正面拦下自己的子母追魂剑.这份实力.恐怕就是自己宁家中那堆紫府修士.都沒一个能办到的吧.

“哈.手软了.”烈盘的大笑声响起:“那便我们來攻.”

还未等宁大海回过神.一只黑色巨猿已提着大棍从背后捅过來.与此同时.另有十数只大妖兽也从四面八方朝他围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