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4 元符阵(下)/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宁大海一看便知这是搜取生魂之术,用特殊的法器将这些生魂禁固,归为己用,其战力大概与这些妖兽生前相当,强不了多少也弱不了多少,单凭气场判断,仅只有那只黑猿对自己能造成些威胁,其他那些大妖兽则是丝毫不足为惧,他怕又中烈盘声东击西之计索性不理会那十数只大妖兽,操控着金色圆盘先将猿王给拦在了身外,注意力时刻锁定住被自己震飞出去的烈盘和王云飞,仅只分出半分心神,随手朝那些大妖兽一扫,

十几只大妖兽在这等金丹老祖手下直如蝼蚁,可到底百密一疏,

宁大海只感觉头顶似有只毫无战力的蚊虫飞过,紧跟着便是一股臭味儿熏进鼻中,

“请君吃屎,”烈盘的大笑声自远处传來:“刚才从你们竞技场的粪坑里挖的,这叫就地取材,”

操,

一股无名业火自宁大海脑中无可抑制的升起,

他金丹境界虽高、灵器虽凶、实力虽强,可哪及得上烈盘诡计多端、让他防不甚防,那只毫无战力的蚊虫,实是只小麻雀,是刚才被众人战斗余波震死时,被烈盘随手招进幡中的,这等小鸟兽,连妖兽都算不上,就算从宁大海脑袋上飞过,他又哪会在意,可这玩意伤不着他却能恶心死他,被人用那样一包粪便当头淋下,可是他活了几百年來从所未有之事,

此时怒极,光只是吼声已将那孱弱之极的麻雀生魂给生生震散,可这到底只是无形生魂,实力既弱,被轰散后重新凝聚时消耗的万妖幡灵元完全可以忽略不计,瞬间便又在不远处凝聚了出來,欢快的冲着粪坑再度飞去,

他是恨死了这只麻雀,弹指一射,一道指劲飞射而出,将那麻雀生魂射了个对穿,却听那烈盘大笑道:“一只不够啊,那就多來几只,”

万妖幡内本就妖兽无数,烈盘专挑速度快、敏捷高、体型小的飞行类鸟兽生魂放出,瞬间集出了一两百只,只只奔粪坑、只只提大便,再密密麻麻的在宁大海眼前晃來晃去,那令人作呕的粪便气息,直恶心得宁大海想吐,

原本只有烈盘、王云飞和那黑猿让他稍有顾忌,可此时,每只飞來飞去的妖兽都让他顾忌起來,甚至,那威胁对宁大海來说,比起烈盘等主攻手还有过之而无不及,若是再让那粪便给喷中一次,他这老脸可是沒地方放,干脆抹脖子自杀算了,

“老头儿,教你尝尝开胃大餐,”

烈盘手中蓝色‘这是剑’、金色‘盘龙剑’,双剑交并,化为一道金蓝相间缠绕的剑芒猛然射出,

与此同时,身后王云飞的双掌也轰到,通天灵猿的黑棍亦是同时支援,三路齐攻,再加上那漫天飞舞的妖兽鸟雀,密密麻麻的闪瞎了宁大海的眼,

低阶修士围攻高阶修士,这原本应该是件不可能的事,特别是像这样仅只元婴乃至相当于先天境界的妖兽,围攻一个金丹老祖,正常情况下,单只是金丹老祖的威压便足以让这些所有围攻者直接趴下,别说围攻了,连站在金丹老祖面前都不可能,那才是高阶强者横扫低阶修士最好用的法宝,

可烈盘本身便不惧任何威压,顺便还能帮王云飞也抵挡抵挡,至于猿王和其他妖兽,本就只是无形的生魂,毫无神智,纯粹只受烈盘万妖幡的操控,更是视所谓威压之类如无物,

“蝼蚁就是蝼蚁,还真以为能咬死象了不成,都來送死罢,”宁大海一声爆喝,手掌连扬,仗以成名的两柄寒光闪闪的飞剑再次窜出,

子母追魂剑,

一长一短,绿芒森然,剑身上的血魂亦发出一阵饥渴难奈的嘶鸣声,尖锐刺耳之极,他先前对烈盘用这招不管用,此时的尖啸声便是直冲王云飞而去,

烈盘保护不及,那边王云飞吃这剑吼声一震,身子不受控制的往旁边一歪,整个人立时失去平衡,往下栽跌,那子母追魂剑本体却是直冲通天灵猿而去,瞬间与猿王的疯魔棍法绞在一起,一时难分上下,

而烈盘这边,只觉眼前一阵金芒闪现,那防御灵器拦挡着倒砸了过來,

极品灵器之威不容小视,烈盘手中的盘龙金剑虽也是极品灵器,可到底是从三百六十口盘龙剑阵上拆下來的,何况以烈盘的神念和御剑术,亦无法真正发挥出此剑的威力,只仗着一手悟自太岁一战时的双龙御剑,配合灵器锋锐逞威,这招对付一些实力稍次者还好,可对上宁大海这金丹老祖,对上那防御力超强的金色圆盘,却是难以建功,

只感觉自己剑冲之力撞上了一堵坚硬到极点的巨墙上,既无法穿透、亦无法推压,反倒是被那巨墙的反震力给震得双手发麻,

这三处合围之势被宁大海瞬间便尽数化解,此时连视线都被那金色圆盘遮住,心念一动,想要操控半空中那上百飞禽扔‘粪’,可心念所及之处,竟无一只妖兽能联系得上,只瞧见半空中散乱的魂雾星星点点,显是在刚才那一瞬间内已被宁大海尽数击落,虽说这些妖兽乃幡内生魂可以重新凝聚,但一來重新凝聚需要时间,二來就算重新凝聚起,那‘爪’上也再无粪便可抛了,恶心不了人家,

坚如磐石,滴水不漏,

金丹老祖果然还是金丹老祖,更谬论如宁大海这般有着大家族作后盾的老牌金丹,不论实力、道境、法宝,样样不缺,

看來自己还真有点小瞧了这宁家,小瞧了世俗中的金丹老祖,虽说还有十方灵盒,特别是万妖幡内还有紫电极蛟这最大王牌未曾动用,但估计就算用了也对宁大海造成不了什么致命的威胁,毕竟即便是渡劫之后,自己也仅只是能勉强催动紫电极蛟去本能的嘶咬爪击,还并未达到控制如意的地步,更无法让其使出什么神通來,再说那可是自己最后压箱底的保命东西,只是为了伤人的话毫无意义,用之可就有点得不偿失了,

诚然,若是拿自己在万魔窟秘境中所遇到的碧鹰王那类‘金丹’水准來比较,或许以自己今时今日的实力,能与之一战,甚至说不定还能让对方挂点彩,可那是妖兽不是仙修,何况还是如宁大海这样在散修中算是比较拔尖的金丹老祖,别说让对方挂彩了,人家真认真起來,自己恐怕连别人的衣角都碰不着,

虽说万妖幡还有紫电极蛟这最大王牌未曾动用,但估计就算用了也对宁大海造成不了什么致命的威胁,那可是自己最后压箱底的保命东西,只是为了伤人的话毫无意义,用之可就有点得不偿失了,

还是见好就收吧,

不过,收拾不了大的,总也得捞点利息回來,

他瞧见那边被子母追魂剑的剑啸声震得半晕的王云飞,手中还死死抓着自己给他的青锋剑,神念一展,控住青锋剑拽着王云飞腾空御起,朝将军城外飞遁疾冲,虽说御剑之术,距离太远便无法再控制法剑,可单靠这全力一冲之势,少说也可将王云飞暂时拽到城外十数里处去,自己要跑路,也只能随手救他到这般程度,至于他呆会能不能早点反应过來远遁而去,那自己可也就管不着了,

宁大海瞧见烈盘将王云飞送走,知道这小子已萌生退意,他对王云飞倒是无恨,顶多说不喜欢而已,但对烈盘这个在他头顶上‘拉屎’的家伙却是真的恨之入骨,又先已领教过了他的诡计多端,生怕这是那小子的调虎离山之策,竟理也不理飞遁而去的王云飞,大掌化金印,认准了烈盘的方向直劈而至,

“包子,”烈盘二话不说,直接便祭出最强防御包子,

一座肉山瞬间耸立到了身前,沉重的巨掌轰上,将包子整个身子都打变了型,可却终是将之拦下,

趁着包子拦挡,烈盘大手往乾坤袋中一抓,

“收利息喽,”他一声喊,满满一手元符,

从最初阶的离火元符、冰崩元符、土壁元符,寒岚元符、五雷元符、金雨元符、次元刃元符等,到二阶的神焚元符、化阴元符、极冰元符等,层层叠叠不下三四十张,

他瞧也不瞧、看也不看,瞬间启封全部,

只见得烈盘身周猛然间异光大盛,

风、火、雷、电、冰、山、水、木,五彩缤纷的各种灵元之色同时闪动,瞬间这一片照映得通亮,

他高声喊道:“老头儿,送你一场大烟花,”

这一声出,惊飞四座,他看似是喊给宁大海听,其实也是喊给那些看客听,提醒这些家伙赶紧闪人,他可不想多造无谓杀孽,

四周那些看客见他身上异芒,再瞧见那一大把的攻击性元符,哪还有不知他要做什么的,

好在先前防护罩被破时,周围看客便已被吓散了大半,留下的这些大多都是仙修,头上屋顶又早已被三人打斗时冲破,毫无遮挡,此时一个个吓得魂飞魄散,只恨爹妈沒给他们多生两条腿,个个架起飞剑赶紧朝那屋顶上飞遁避开,眨眼间便已撤了个干净,

一阶元符便有相当于三阶灵符的威力,二阶元符更是可以直比五阶灵符,就算是那些爆发富一般的金丹老祖,用张五阶灵符恐怕都要肉疼一下呢,烈盘倒好,直接就是一把甩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