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 袖里乾坤/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首先那大家伙的防御强是够强了,可却十分迟钝,往往子母追魂剑已经劈到了它身上,这大家伙才能反应过來,伸爪子去捞,以它的防御之强,子母追魂剑固然无法破其防御,可

紫电极蛟根本就不离开那小子身周百米范围,紫电极蛟的身躯本就十分庞大了,挺着头时少说十來米高,更有数十米长,仅只在烈盘身周百米范围内活动,那几乎就等于是在原地踏步,且,这紫电极蛟显得稍有些呆头呆脑,真魔境的妖兽少说也活了上万年,那智商可比人类还鬼精得多,怎会是如此一副蠢笨之像,再说了,紫电极蛟可是以擅长操控雷电而闻名仙界,那可是顶级的远程攻击好手,可它招出來起码有一两分钟时间了,居然连一次术法都沒有放过,只空有那一身惊人之极的雷电之气缠绕在它身上乱舞,光好看,不中用,唯有守在那小子身旁,充当大个儿的门神吓人而已,

烈盘也是有苦自知了,原本的紫电极蛟在被万妖幡收取后封印了一定等阶,只大概相当于真妖境界,是勉强能受他所操控的,可自从渡化婴劫时吸取了太多的劫雷能量之后,万妖幡对紫电极蛟自主的封印便已解锁,恢复其真魔实力,这下饶是烈盘神魂极强,又突破了元婴,也再无力将它真正的控制起來,只能仗着万妖幡对它的控制勉强将它召出,既无法指使它使用术法,甚至连离开自己身周百米外都不行,

单靠这呆头呆脑的家伙,显然只能先吓唬吓唬宁大海,无法脱困,得靠元符,

他手中此时便正有一大把元符!空间传送元符,这次却学了个乖,并不立刻靠这玩意飞速遁走,以宁大海的空间法则水准,用普通空间遁术,就算自己跑了也会被他追上來,

只见他仗着紫电极蛟掩护,飞快的在地上画着一圈古怪的灵纹,

“空间封闭阵,”宁大海本身便已空间法则的大行家,一眼便已瞧出这阵法的名堂!

那是将一片狭小的空间用灵元锁定封印起來,使这片空间的结构异常稳定,非普通人力可以撕破,这是专用來逃跑的法门,以免被擅长空间法则的强者发现你遁入空间的痕迹追上去,

“那小子实力既强,后台又硬,既与他结怨,若是让他跑了,只怕以后整个宁家都会后患无穷,”

宁大海把心一横,伸手从乾坤袋中摸出一张蓝光溢彩的灵符來,

这灵符也与法器灵器一样,当达到一定级别后异象自成,因内里封印的灵元太过强大,自然而然的便会发出耀眼光芒,正如眼下宁大海手中这张一样,

七阶困魂符,可困锁一切真妖境以下的妖兽魂魄,

这可是他压箱底的东西,曾经数次遇到危难时都沒舍得动用,此时可真是肉痛之极,不敢睁眼去瞧,生怕自己改变了主意,此时直接捏破符封,一股强悍到极点的灵元立刻从哪灵符中疯狂的涌了出來,

七阶灵符之威,能跨越到七阶之上的,已不能用普通灵符看之,和六阶虽然只差了一级,可却是一道品质的分水岭,

只见刹那间风起云涌,无数乌云从四面八方疯狂的汇拢过來,所有从那符中涌出來的灵元之力瞬间组成了一个类似九宫阁一般的图案,紧跟着,那九宫图对准了紫电极蛟猛然压下,瞬间锁定住这一方空间,将那原本摇头晃脑的紫电极蛟给笼罩了起來,便连烈盘都被包括其中,

困魂符虽强,可那毕竟是真魔境的紫电极蛟,纵是现在呆头呆脑的反应迟钝,这困魂符也绝不可能困得住它太久,

宁大海深知此节,岂会浪费时间,便在蛟龙和烈盘都被锁定住的那一瞬间,他整个人已冲到了蛟龙上空,大袖一展,狠狠的挥开,

此时空间封闭阵还差最后几步便可完成,烈盘却突然感觉四周空间瞬间一紧,仿佛连时间都停顿了下來,全身、包括神念都为之一顿!

他心知要糟,想竭力完成阵法的最后两个步骤,可一股让他感觉无可抗拒的巨大力量却已凭空生起,仿若是携带着整片天地的意志一般,将他牢牢的锁定,且生出一股巨大摄取力,那已不能用多强、多强的力量來形容了,那是天地之力,压根儿就不是人力所能抗拒,

眼前同时一黑,一片无边无际的黑暗瞬间拢上头顶來,整个身子也不由控制的被那摄取力高高抓起,只转瞬间便已不知身处何处,

烈盘吃了一惊,自己有炼天鼎护神,不受任何幻术所侵,便连先前那极品灵宝的化形也是被自己一眼看破,可眼前这片黑暗却看不穿,

唯一的解释,这不是幻术,再结合上哪股强大的摄取力,

难道是类似袖里乾坤之类的仙家术法,,不,是神通,

想到袖里乾坤,烈盘的心里就又是一沉,

完了,想不到宁大海还有这等手段,自己也还真是倒霉透了顶,遇上这么一个克星玩意,要不是对方刚好擅长空间法则,恐怕就算是比宁大海更强的金丹,自己也绝对有把握能逃得掉,

仙家术法,妙变无方,无关乎力量、灵元,而是一种由大能者将各种大道、天道法则的皮毛公式化后,凝聚出來的术法精华,

虽说只是法则的皮毛,但只要能施展出來,那便已经有了‘道’的层次在里面,或许到了太虚、元神等境界后,这些‘皮毛之道’很好破解,甚至说不破解对他们也无损,但是对于一切低阶修士而言,甚至就算是金丹老祖,这些皮毛之道却就都是要人命的催命符了,

而能称之为神通的,则是这些所有仙家术法中的顶级绝学,威力无边,所凝聚出的‘道境’,亦大多都取自于大道法则,而并非小打小闹的一些皮毛小道,

袖里乾坤,所运用的是一种空间法则,在被摄取者的身周瞬间建立一个空间法则,打通虚空之门,让被摄取者直接消失,这是最为阴毒的袖里乾坤之法,一旦中招,就连施术者都沒法把你找回來,运气好的,或许能碰上虚空裂缝跌到别的地方去,但运气稍微差一点,那可就直接迷失于虚空中永世不得超生了,还有稍微平和一些,但却更为高级的,则是建立起一个可由施术者掌控的空间,施术者可掌控被摄取者的去向,可以把你扔去虚空乱流,也可以把你扔到他家后花园里,更可以将你暂时禁固在一个固定空间中,任他拿捏,

这样的空间神通可远比最初级的空间仙术五鬼搬运要高深得多,亦正是仙界中号称十大主流神通之一的绝学,

既称主流,那是指流传广泛之意,学会的人不少,并非哪门哪户的独门绝学,但能在主流中号之十大,却已绝对可以与那些盛名之下的独门神通相提并论了,

此时烈盘感觉被收取的空间中空无一物,只有些许稀薄的空气,只怕这已是被扔到了无尽虚空中!

不过倒也有两个好消息,一是那宁大海并未立刻追进來赶尽杀绝,这多少还给了自己一点喘息的机会,二是这虚空中居然有些许微薄的空气,

其实所谓无尽虚空,用烈盘的眼光來看那就是地球上所说的外太空,那可是应该是真空地带!看來自己现在的位置还不算太过糟糕,应该是在无尽虚空和中土大陆的一个夹层中,类似大气层这种对星球大地的保护层,却又并不全是,毕竟这里可不是地球,

……不过不对啊,那老家伙恨自己入骨,岂会袖里乾坤一展,把自己随便一扔就肯罢手的,要照着烈盘的想法來,宁大海应该是生要见人、死要见尸恐怕才能安心吧,

烈盘还真沒冤枉了宁大海,他确是沒打算就此罢手的,用袖里乾坤收走烈盘,一來是阻他的封闭空间之阵完成,二來那也是宁大海感觉自己唯一能在紫电极蛟恢复行动前所能收服烈盘的手段,那小子一身皮糙肉厚的,还有那大把大把的‘高阶灵符’,自己用子母追魂剑或是掌法之类,一时半会怕还真不见得能破那小子的防御,

虽说将一个小小元婴扔进无尽虚空中已等若判了他的死刑,可宁大海到底不大放心,毕竟自己的袖里乾坤只是初成,未必能把那小子扔到最危险的虚空乱流中去,若只是将之扔到了无尽虚空和现实世界间的夹层中,那可不算绝对保险,他一招得逞,本是要立刻追入虚空中彻底以绝后患,可还未等他出发,便听见远处传來一声怒喝:“老贼住手,”

宁大海微微一怔,只见一道白色剑芒从远处飞速掠近,

那剑光來得又快又急,眨眼间已冲到跟前!

宁大海定睛一看,只见那是个年纪轻轻的少年仙修,穿着一身无量山弟子服饰,瞧境界不过巅峰元婴境,一双丹凤眼瞪得鼓圆,好似要吃人,口气更是大得吓人:“袖里乾坤,,老贼你将他扔到哪里去了,速速取回,饶你不死,”

“哈哈哈,“宁大海今天也是有够窝火了,先是一个小元婴烈盘,在他宁大海面前充叔辈,这会儿又來一个元婴,居然直接一口一个老贼的喊起來!这他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小小元婴修士反倒爬到金丹老祖的头上去作威作福了,他大笑后厉声道:“小子,这里是仙云地界,可不是你无量山,敢到这里來嚣张,无量老祖可救不了你,”

那少年仙修不惧反笑:“我无量山弟子在外闯荡,可从不借家师之名,”说话间,未见有何动作,可他手中已然多出一柄红色法剑:“我最后再问一次,你究竟将那少年扔到何处去了,”

宁大海一辈子被人威胁的次数加起來也沒今天多,此时已是恼到了极点,更不打话,金丹老祖的威压猛然扩散开,手中子母追魂剑同时冲着那少年飞射而去:“你还是去阴曹地府找他吧,”

那少年却微微一笑,似乎并未受到他金丹境威压的影响,显是身上带着有镇摄心神的特殊法宝,手中法剑转了个圈,挽出一朵不温不火的剑花,冷声道:“我先前见过你出手,不过只是灵强力大的莽夫而已,果真是偏野之地,荒村野夫不识仙道,还真以为金丹境便可压过一切元婴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