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 谊久天长/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个法子,则是靠增强自己的神魂神念,开启无字天书上的三阶元符录制方法,里面应该有三阶的传送元符,传送距离绝对会比二阶的远上很多,十倍也有可能,那扩大了传送距离,或许便可在这小岛上搜索到可以建立连接的地点了,

这法子的可行性要稍稍高些,虽说增强神魂神念并非一朝一夕之功,但炼就元婴后,无字天书本就已经开启出了许多三阶的辅助元符,只需再增强上一些,或许便会出现三阶传送元符了,如此仅只是数月时间的话,自己乾坤袋内还有具碧鹰王的尸体沒上交仙云宗呢,那可少说数百斤,就是肉硬了点……可凑合凑合着省点吃,应该是能撑得过去的,

想到此处更不敢再浪费时间,立刻心分二用,观摩起炼天鼎酝养神魂,这也是他现在修炼神魂的唯一途径,

悟道也可增强神魂,但所谓悟道,大多是经历长久的积累之后,于一朝猛然爆发,感悟天地的过程,这种机会可遇而不可求,也需要太多的沉淀和积累,仓促间不可得,

一边观摩炼天鼎,烈盘一边又将余下的心思放到了那柄巨剑之上,

看巨剑上的刻字,相当的霸气侧漏,杀尽正邪匹夫,可见这刻字之人介乎于亦正亦邪之间,竟是与整个修仙界为敌,而斩仙屠魔,能独冠之以‘仙’‘魔’二字的,那至少也是渡过大天劫的真仙、神魔一类,再加上那刻字人竟能人为的将此方空间独处于无尽虚空中,靠一层薄薄的能量罩护住内里自成天地,历经亿万年而不朽,这等手段、这等神通,远非现如今中土大陆任何修仙者所能望其项背,恐怕只有在远古时代的仙魔大世里,才有可能出现这样的强者吧,

他绕着那巨剑转了数圈,感受着來自巨剑上的不朽神力,源远而悠长,虽无任何光华,却底蕴十足,凝神瞧得久了,竟也能从那巨剑上观摩出些许道境的意味來,虽无炼天鼎那般完美、全面,但却是蕴含了一种无与伦比的厚重感,浑然天成,

看着看着,烈盘不由的有些痴了,

早在他还是个小小武宗时,便曾靠太极之道领悟过凝重之势,

重力也是天地大道、法则的一种,且还属于是比较重要的大道之一,妙用无穷,往大了说,沒有重力的存在,一颗星球失去了引力,那任何生命都是不可能在其中生存的,往小了说,那也可以增大自身的重量,重量既增,防御自强,且有千钧坠势,让人难以撼动,更别说操控对手的重力增大,影响其行动等小节了,

烈盘对重力法则的感悟,便只是在最初级的增强防御上,且还必须得由太极之道來辅助施展方能成功,远远未曾达到去领悟重力本质的地步,可此时从那巨剑上所观摩到的,却是更深层次的,那种直指重力法则本源本质的东西,以烈盘的境界自然还无法看得懂也无法感悟,但同出一源,却能很容易便将他的心神给拉扯过去、投入进去,

他呆呆的站在巨剑之前,眼睛虽睁得大大的,但却并无任何眼前的图象传入脑中,脑中只感觉瞧见一片混沌,各种天地间的法则在其中衍化、变迁,

那是无数条天地间的大道法则,别的看不懂也几乎看不清,可唯独有那条重力法则的天道在他眼中逐渐变得清晰起來,

那是一种道,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道’,直印进你的骨子里、意识里,让你本能的去感应、体会,却无法言传……

就在他发呆的当口,从他之前在虚空中传送的位置处闪起一道亮光,黑漆漆的空间被一股巧力轻轻松松的撕开,两道人影飘了出來,

“就是这里了,”宁大海说,

与他一起进入的,是先前一剑败他的那无量山弟子,他四处张望了下,却并未发现想要找寻之物,口中淡然道:“我不喜欢和人废话,也不喜欢和人耍心眼,”他指了指四周空无一物的虚空:“你既说扔到了这里,那就给我找出來吧,”

宁大海苦着脸:“我真的沒有骗你,我的袖里乾坤之术虽非极强,但胜在异常稳定,这距离我是经过精确计算的,绝无误差……兴许是他被扔到这里之后自己离开了呢,那我可上哪里给你找人去,”

那无量山弟子说道:“他并不会空间法则,所用瞬移之术不过是借助灵符之威罢了,这片空间的灵元之力已经稀薄到了极点,能用得了灵符吗,”

宁大海说道:“若是有可以聚集灵元的阵旗之类,那便可以,”

“呵呵……”那人轻轻一笑,手中法剑上寒光一闪,

宁大海连连摆手:“等等,等等,许是我先前计算的距离错了,容我再盘算盘算,”

“你只有五分钟时间,”

“是是是,”宁大海连声应是,苦着脸转过头,掐指假算,突的爆起一道剑芒朝那无量山弟子射去,同时双手朝前一撕,空间通道成立,连扰敌所用的子母追魂剑都不要了,便想要急窜进去,

可还沒等他窜入那通道,便已感觉喉咙处一阵冰凉,那柄要命的上品法剑已抵到了他喉咙处,和此前几次一样,无声又无息,却绝对致命:“你又多耽误了几秒,若是五分钟内找不到那人,我看你便连试的机会都沒有了,另外可以事先告诉你,你开启的每一条空间通道都已被我用异物粘住了洞口,一时半会是消失不了的,随时可供我原路返回,如果你以为我杀了你便无法从这片虚空中全身而退,因此有峙无恐的话,那你可就大错特错了”

“我,”宁大海又惊又怕又急,眼前一黑,只感觉手足冰冷,一股无边无际、又无力反抗的恐惧悄然爬满了他的心房,

刚开始时他确实是打算和这无量山弟子耍点心眼儿來着,带着他故意找错了几个地方,本以为将事情推到找不到之上便可以算了,毕竟无量山也算是名门正派,应该不至于随便妄动杀念吧,可让他沒有想到的是,眼前这个看似温温和和的无量山弟子,却是一尊真正的凶神,

他的十指已不全,那是每找错一个地方,便被那无量山弟子给剁去一截所致,而且剁得面不改色,便好似家常便饭一般,

宁大海也是怕了,最后这次终于沒敢再耍心眼,算准了自己袖里乾坤之术的搭建空间距离,准确无误的追到了此处,可却不曾想,居然还是沒有瞧见那个叫烈盘的家伙,

或许对方身上刚好有可以聚集灵元的阵旗,配合上那小子的空间灵符已经逃走掉,可,这他妈不是坑爹吗,自己身后这尊凶神可不管那烈盘究竟是逃走还是沒逃走,只认准了生要见人死要见尸,找不着人,成,那就拿你宁大海的命來填,

若这里是在中土大陆还好,再好的空间灵符在使用前后都会留下些许的痕迹,以他宁大海的空间法则水准,找到这痕迹并追踪过去并不困难,但问題是,这里可是无尽虚空的边缘地带,虽说不至于完全绝灵,可空间结构与拥有完整法则的中土大陆可绝不能相提并论,别说是他宁大海,就算是精研此道,已达感悟大道的元神道尊亲至,恐怕也都难以在这虚空中找出什么穿行的痕迹出來,

现在他是找烈盘找不到,打又打不过,就连想逃都逃不了,

“你究竟是谁,,”宁大海忍不住咆哮道:“难道是哪位太虚或元神道尊,乔装元婴來耍弄宁某,,”

那弟子笑了,淡淡的说道:“反正是你的时间,你要浪费,我也无妨,既想知我姓名,可曾听说过‘谊久天长’之名,”

谊久天长、谊久天长……

宁大海猛然想起一个大名鼎鼎的名号,

那是无量老祖座下四大弟子之名,道号齐谊、齐久、齐天、齐长,合之则称为谊久天长,此四人可是无量山除了老祖本人外的活招牌,百余年前同拜入老祖门下,只花了短短十余年便已到元婴之境,此后蹊跷的一直停留于元婴境迟迟未曾突破,若说是因为他们天赋有限或者遭遇瓶颈,恐怕整个大陆都不会有人相信,而有谣传说,此四人迟迟未曾突破,是因为四人皆出生于无量山一处入门级的低阶秘境,心中怀旧,在入门前许下过镇守此境百年的承诺,而一旦突破紫府境后,那方秘境的灵元容纳度有限,无法再进入,因此才一直耽误了下來,

算算时间,这四人差不多也要到达百年之期了,这百年來四人虽未修炼灵元突破大境界,可厚积之下,专心于无量老祖所传的无量剑法,其剑道已然大成,实战实力之强,便是比之大陆上许多大宗门的金丹老祖也毫不逊色,绝对是整个中土大陆修仙界中排名前十的超级无敌级别的元婴修士,

对这等人物,岂可用等闲等阶高低來衡量之,更远非他这种化外小界的散修之士所能比拟,

且,四人一向嫉恶如仇,特别是老大齐谊,老三齐天,更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但凡是落到他们手里的奸邪之辈,就沒听说过有谁能被收个全尸的,这四尊杀神,可是中土大陆所有邪道散修的催命符,提起他们名号,隔着老远就能将许多天不怕地不怕的散修老魔吓得抱头鼠窜,

宁大海心中一寒,颤声问道:“尊号是,”

“齐谊,”齐谊淡然道:“你只剩三分钟时间了,还想继续聊下去吗,”

宁大海脸色一白,他知道,撞到这位手里,自己这次算是玩儿完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