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 通仙桥/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桥名斩仙,又宽又长,仿佛终年都弥漫在一片迷雾之中,桥头处耸立着一块石碑,大书着斩仙二字,

烈盘踏足其上,只见脚下所踩踏之处如同水纹般荡漾出五彩缤纷之色,甚为奇观,

难道只要走过这座桥就算过关,应该沒有这么容易才是,

正想要尝试着能不能联系上无双,让它给点提示之类,就听到无双的声音突然响起道:“选择你的对手,你可以选择神魔炼体者、炼气道,也可以选择气、体双修之士,”

此时烈盘的正前方是一团巨大的云雾,无双的声音便正是从这团云雾中发出來的,

看來闯关条件是以击败一个强大修士作为标准了,不过到底选择哪一种对手,这个问題烈盘还真沒想过,若这斩仙桥也是按照真仙境界作为最低标准,那跳出來一个真仙境的对手的话,无论对方是神魔炼体、炼气道,亦或是气体双修,那都绝对不是自己所能抗衡的存在,倒不如随便一选,反正如果真跳出來个真仙,自己就彻底放松下來享受享受被秒杀的‘快感’好了,好在这只是小小考验关卡,应该是由无双用幻术之类虚拟出來的场景,就算失败被秒杀,也绝计不会要了自己的小命就是,

“炼气道吧,”烈盘随口说道,

‘咻’的一生响,云雾中立刻喷出一团诡异的团状物,在半空中飞快的凝聚成型,化为一位全身都裹在斗篷里的神秘人影,这神秘人手中提着一柄法剑……

烈盘瞪大了眼睛,

是的,自己沒有看错,那家伙手里提着的确实就只是一柄上品法剑而已,多少显得和这听起來牛叉无比的斩仙桥考验有点不大相符,且……那家伙竟然和自己一样,居然只是个元婴修士,而且境界也都相当,初阶元婴,

一种被天上掉下來的馅饼砸中的感觉顿时弥漫上烈盘心头:不是对我这样好吧,

还以为会跳出來一个真仙境的对手,可万万沒想到会只是个元婴,看來,这斩仙桥的守关将是按照闯关者的实力等阶來调整的,闯关者强,守关者亦强,反之亦然,

这倒是个好消息,沒有直接蹦出个真仙來,那就有了周旋的余地,难怪先前无双会说这大概是目前的自己最容易通过的考验了,

可还沒等烈盘多高兴一会,无双的声音已再度从哪云雾中响起:“击败他,便通过了第一层考验,不过,可也别高兴得太早了,你若认为这家伙和你实力差不多就好对付,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烈盘对无双的话还算是比较重视的,不敢大意,只是心中稍有些不大相信,

自己的实力对无双那等层次來说自然连只蝼蚁都算不上,可要说在元婴境界中,烈盘还真是从來都沒有怵过谁!自打进了仙云宗开始,他一直都在跨阶战斗,早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将元婴境界的修士列入不值一提的行列中,要说有哪个元婴修士可以击败自己,那他还真不大相信,

只见那斗篷人站定身形,单手背剑,不言不语的站在原处一动不动,

他有时间慢慢耗,烈盘却沒有,见那守关人并不抢攻,‘这是剑’与‘盘龙金剑’已抓到手里,一闪身攻了过去,

他的剑术主要來自于两种,第一种是太极剑道,早在上辈子呆地球时,这便已经是他的压箱底绝学,來到中土大陆后数次突破,神魂也有极大增涨,领悟了重势法则融入到太极之道中,已成了他最强的近身战技,第二种则是从仙云宗藏书阁中所选取的基本御剑功法,让他练出了一手双龙御剑,威力不俗,

可,这两大看门的战技,此时在那神秘守关者的手下却显得是一文不值,

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沒有,

神秘守关者并未动用什么威力强大的剑技,而仅只是靠着俩个字,便已躲掉了烈盘的所有攻击,

速度,

烈盘从沒想到过一个元婴强者的速度竟然可以达到这样的地步,自己的太极剑势才刚刚凝起,对方便失去踪影,同时,他的法剑则是已经架到了自己的脖子上,他顿了顿,并未用法剑割开烈盘的脖子,而是手上一松,身子退开,仿佛在给烈盘第二次机会,

烈盘自然不会和他客气,一边悄悄打开乾坤袋,让万妖幡处于随时待命的情况之下,同时双龙御剑,剑影已化为一道流光直射向守关者的胸口处,

可,不同的招数却换回來同样的结果,仍旧只是影子一晃,法剑便已架到了烈盘的脖子上,让他连操控万妖幡的机会都沒有,

这还让不让人玩了,

烈盘有种想吐血的冲动,就像是自己明明有着一把AK47,却就是打不着人,可对方明明只有一柄小刀,却就跟TM小李飞刀似的,随便一扔都能次次扎到你脖子的大动脉上,让你连挣扎一下的机会都沒有,

“其蠢如猪……”无双的声音从云雾中响起,有点打击人,这还是烈盘上辈子加这辈子,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被人用这四个字來形容,

“看在你是第一个候选人的份上,再给你一次机会,”无双说道:“仔细瞧瞧别人是怎么用剑的!”

这是用剑的关系吗,烈盘想骂娘:这明明就是速度的关系吧,

果然,这第三次机会,有和沒有都沒差,

又只是一瞬间,败得不明不白,让烈盘想试着照无双所指点那般去瞧一眼对方的剑都沒能瞧到,

只是这次那守关人沒有再留手,手中的上品法剑并未再在烈盘的脖子前停留,而是干干脆脆的一抹而过,当烈盘的神念退出那片空间时,还能瞧见自己的头颅被一蓬血花冲溅得高高飞起的场景,

画面切换回了无双坐在那片雷电天地中的情景,他看着烈盘连连摇头:“弱、蠢、废,我已经有点后悔让你过关成为侯选人了,”

烈盘挠了挠头,嘿嘿一笑,弱者就该有弱者的姿态,虚心求教,远比去争那点可怜的自尊要有用得多,

他笑呵呵的说道:“这还真是头一次瞧见自己的脑袋飞起來,”

“感觉爽吗,”无双问,

“那可一点都不爽,”烈盘顿了顿:“只是,我有点不大明白,”

“我可不是你的老师,”

烈盘哈哈一笑:“那么小气干嘛,你看你成天坐在那里也是无所是事,给我解释两句又少不了你一块肉的,”

无双嘴皮子蠕了蠕,终是默认了这小子的厚脸皮:“说,”

“刚才那守关人,速度恐怕不止元婴之境吧,”烈盘对自己的战技、神通方面虽然沒有信心,可要说到攻、速、防、灵这些基本四围,那却是绝对不怵任何同阶修士的,可刚才楞是接连三次,都沒能瞧见守关人究竟是如何移动到自己身边,再把法剑搭到自己脖子上,大家同样是初阶元婴,差距不可能这么大,

“我提醒过你,让你看剑,你却去看人看速度,”无双叹气道:“看來你连剑道为何物都不知……”

他顿了顿,补充道:“斩仙桥的九关关卡,只比道境高地,而不比实力等阶,因此若是真仙去闯关,那出现的便是真仙境对手,而若是你去闯关,出现的自然也就是和你拥有着同样肉身、同样灵元、同样神魂强度的对手,只不过,你的对手比你更会用剑而已,”他看着烈盘:“你该不会是想让我慢慢给你讲解剑道为何物吧,”

“是这样吗,”烈盘用‘这是剑’画出了太极剑道的雏形,

无双摇了摇头:“你这是阴阳之道,和剑道有什么关系,不过是借了一柄剑施展出來罢了,”

“给仔细讲讲呗,”

“讲不通,道不明,”无双想了想,伸手拉了拉一条巨龙的铁链,那巨龙吐出金珠來,一大片的神通、战技、功法之类书籍铺满了天地、亮瞎了烈盘的双眼,

无双随意一招手,一本淡蓝色的小册子已捏到了他手中,

他关闭上宝库,同时将那本淡蓝色的小册子扔到烈盘手里:“主人定下的规矩不可废,未能成功闯关者,不允许借阅宝库中的任何仙阶功法,不过这一本……这是主人当年修炼剑道时的随笔之作,记录有许多直指剑道本质的东西,这算是一本随笔,或算是一本经验之谈,并未在宝库中入库登记,因此给你倒也不算坏了主人规矩,”

南冥道君的随笔记录,这虽然是不入品的东西,但要论实际价值,却恐怕要比许多号称仙阶的功法更实用牛叉得多了,

烈盘有点惊喜的接过那小册子翻开,脸色却顿时黑了一半,

那确是南冥道君亲笔记录的各中剑道知识不错,但,能不能不写我看不懂的文字,,那一个个弯弯曲曲的符号,就像是一只只的蝌蚪,在那满书册中爬來爬去,仿佛在嘲笑着烈盘的无知一样,亮瞎了所有人的二十四k汰合金狗眼,

无双,你是來坑爹的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