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 剑道(上)/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文字只不过是一种载体,有无双在一旁,阅读此书倒是沒什么问題,

只不过,当烈盘在无双的引导下看懂了那书上的随笔之后,可着实是有点颠覆他曾经的所谓‘常识’,

剑道就是剑道,沒有什么多余的东西掺杂进來,纯粹而无杂质,那些所谓太极剑道、火灵剑道之类,但凡是掺杂了别的元素进入的,那都不是真正的剑道,

“吾练剑一年,达人剑合一之境,十年,晋天人合一,百年悟剑之小道,往后约百年悟一道,千年剑道大成,环顾天界众生,算是上乘之资了,得诸仙友送一雅号,南冥剑尊,”

那剑诀开篇第一句话略一介绍南冥道君的练剑过程,却是看得烈盘心中一凛,

在此之前,他确是不知剑道为何物,还以为自己悟太极之道再融入剑中,那便是太极剑道了,那完全是剑道上的门外汉看法,

若是按照南冥道君的剑道等阶记录來看,练剑,当先至人剑合一,随后讲究天人合一,最后才是悟剑道,那也将整个剑之大道分为了十条小道,合之方为完整的剑道,

南冥道君的天赋可算是十分逆天了,从无到有,人剑合一,人家居然只花了一年时间,这也是烈盘上辈子的境界,可当时他为了练成人剑合一,可是足足耗费了十年苦功,虽说自己无剑道上的明是指导,全是凭自己摸索,可这天赋也还是不及南冥道君的,

可,就是这样一个天赋超绝的大能者,感悟第一条剑之小道也足足花了百年时间,到悟通整条剑之大道,更是足足用了千年之久,,剑道之博大精深,可见一斑,

人剑合一,剑为人体的延伸,使之如臂使指!这是剑道最基本的入门,烈盘前世便已踏入此境,不过随后在剑道上却走上了歪路,去融入太极之道,反倒是失去了对剑道继续的探索和精髓,

此时看这手扎,烈盘心中豁然开朗,以往在剑道上自以为遭遇的瓶颈,此时竟瞬间便尽数消散,不是自己遭遇了剑道的瓶颈,而是自己压根儿就沒有走上剑之道,

别说剑道了,自己甚至就连‘剑’的基本功都还沒有练完,竟然就妄想悟剑道,简直是天方夜谭,

“何为天人合一,”烈盘问,

“那何为人剑合一,”剑册中给出的回答是个反问,

烈盘早已达人剑合一之境,自然清楚,

“所谓人剑合一,指剑乃人体之延伸,使之如臂使指,让剑成为自己身体的一部分,便为之人剑合一,”

“同理,”剑册中提到:“让自己融入天地,成为天地的一部分,便是所谓的天人合一,”

这个道理烈盘懂,甚至他也做到过,只不过,他是用太极之道做到了这一点,在运用太极之道时,他便会有一种与周围天地融合为一的感觉,甚至,在使用他自己所谓的‘太极剑道’时,也会有这样的感觉,

“那是你悟的所谓太极之道,而并非剑道,”无双替他当了回老师:“天人合一是悟一切道的前提,能在悟道前感受天地,能以‘将悟之道’为引,与天地融为一体,才有可能悟道,也才能悟道,”

“我懂了,”烈盘笑了起來:“所谓剑道上的天人合一,是指纯粹靠剑來进入与天地融为一体的状态,只有在那样的状态下悟出的道,才是剑道,”

“差不多吧,”无双笑着说:“天地间号称有九万道,每条道都独立特行,相互并不交涉,要想悟哪条道,就得进哪条道的门,不过所谓的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师傅能引导你如何正确的进门去悟道,但进门后悟多悟少,那就看个人的本事了,”

“要想我送你出去,那就先在此间悟道吧,不会花你太多时间,我可沒兴趣去替一个菜鸟专门开门,别不服气,修行近百年了还仅只停在人剑合一,说你是菜鸟也不为过,”

烈盘点了点头,沉下心來,

‘剑之道’,主分为‘攻’、‘守’、‘意’、‘境’四个大方向,每个大方向又各有一到三条小道可以细分.比如‘攻’字中,有‘速’、‘锐’、‘式’三条小道,速自然是指剑的攻击速度,锐是指剑的锋锐程度,式则是指剑式剑招,合起來其实并不止十道,但用前辈的手扎记录來说,只要能掌握这四大方向中任意十条小道,当然,每个大方向至少掌握一种,那便可算剑道大成了,

达成人剑合一之境是练剑道的基础,天人合一则是悟这些小道的基础,而要想天人合一,手札中只记录了一种办法:练剑心,

在‘剑是人体延伸’的基础上更进一步,让剑与人完全融合在一起,让剑成为你的心,你即是剑,剑即是你,

这话听起來很玄乎,但实则很简单,说白了,就是将你的心磨砺为‘剑’一样的属性,锋芒毕露,极具攻击性,当然也有那种比较隐晦的,闲而依碧黛、起而令千军似的剑心,但说到底,剑心大多刚正挺拔,脊骨钢梁,少见那种弯弯绕绕的心态,这也是大多数有名的剑仙都出身正道,且大多脾气火爆的主要原因之一,

烈盘自认性格还算比较刚正,用无双的话來说,这就是天生练剑的坯子,只不过还沒有经过系统的打磨,也无人指点,又因走岔了路,未曾自己摸索出将这些天赋用到剑道的天人合一之境上,这才导致剑道水准一直停留在原处踏步,未得寸进,

无双特意创造出了一片虚拟的空间,模仿的便是它手拉九龙的那片雷雨天地之中,

烈盘端坐于一方高台上,双手托剑放膝,闭目沉思,

空中电闪雷鸣,龙腾云跃,却不能影响他心中分毫,四周风起云动、冰雹坚霜,亦不能动摇他的身姿,

心海中,一柄模模糊糊的剑影正在冥想中逐渐清晰,那些外在的影响因素,开始时还能印照到心海里出现,可随着那柄剑形的清晰度越來越高,所有的外界影响因素均已消失不见,仿佛整片天地都只剩下了那一柄剑,

这就行了吗,还不行,

心中有剑,沒有了杂物,可,还有天地,

冥想在持续,

无双从刚开始时就已经给他掐着时间在算了,作为前辈继承人的唯一把关者,同时也是给它自己找一个未來的主人,无双不可谓不用心,就像它告诉烈盘所说的,烈盘不过只是一个候选人而已,虽然这是目前唯一的候选人,但并不代表他就一定能变成正牌,无双想瞧瞧这小子的天赋,想瞧瞧他的可塑性,如果真是个可造之材,那也不妨多给他一点条件和空间,

说实话,他其实并不是太看好烈盘,一个连仙人体质都沒有的小家伙,在久呆上界的无双看來,那就是个卑微低劣的生物,能有什么样的天赋,虽说瞧出那小子居然有一颗天生的剑心,算是一个很好的开始,可那只是一个剑心的雏形而已,想要将之磨砺成真正的剑心,迈过这最后一步,沒有点天赋可得花上不少的时间,就算是曾经的主人,也足足用了半年,这小子虽说曾有过不少的剑道上的积累,但那大多是走的弯路,要想成就剑心这最后一步,恐怕少说也得花上数年时间吧,

好在,以无双现在的能力,在这样的小世界中幻化出的虚拟空间已可以达到无限真实之境,加速时间的流逝不过是举手之劳,数年时间而已,弹指一挥即可迈过,但他这指还未弹出去呢,虚拟空间中的烈盘便已经有了反应,

他心中那柄大剑已巨化到无以复加的地步,直到将整片天地都遮挡了起來,再也瞧不见半点,

到得此时,便已是迈入跨境的门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