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 又是通仙桥/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烈盘心中一凛,想起之前自己被秒杀的场景,

当时他可是连自己究竟是如何败的都沒搞清楚,可现在,剑道初成,天人合一,再去回忆当时的画面,却感觉似乎有那么点有迹可循的意思了,

不错,那守关者的速度确实很快,自己还未出剑,对方的剑刃就已经架到了自己脖子上,可,那并不是对方的移动速度比自己快,

烈盘闭上眼睛,仿佛能瞧见当时的一举一动,整个场面都在脑中以无限慢的速度回放出來,

只见那守关者出剑后,那剑尖亮起一股淡淡的光芒,刺破空气时非但毫无声响,且因那股无比锐利之锋,让切开的空气反过來引导着他手中法剑往前顺势抽进,就像是那剑劈开了一个磁场,剑刃只是随着那磁场的惯性引导往前冲,便已远胜烈盘所见过的一切攻击速度了,

以天人合一來御剑,使剑进入与天地同轨的频率中,再让天地之力、让磁场反过來引导法剑,这是用剑之锐道达到提升剑速的目的,

以前看不懂的东西,此时在脑中却分析得清晰无比,那种豁然开朗的感觉,让烈盘喜得忍不住抓耳挠发!

仙道、剑道,如此奇妙,悟道解惑的过程,更是让每一个修仙者都沉醉其中,这过程给人带去的成就感合喜悦感,甚至不亚于任何一次等阶的提升和突破,

无双见他陷入沉思时并不打扰他,知道他是在回忆先前通仙桥那次的得失,直到见他情不自禁的喜上眉梢,才知这家伙已然悟透先前第一关守关者那一战的关键,笑着说道:“明白了,那就再去试试吧,”

烈盘从沉思中回过神來,也是一笑:“感觉倒是不错,不过,这通仙桥不是随时都可以闯吗,这也算是个奖励啊,”

“随时都可以闯,做梦呢你,”无双说:“原本按照主人设下的规则,这通仙桥只有三种条件下可以闯,第一种是候选人刚刚获得资格时,可以闯一次试试深浅,不过这样的机会只有一次,第二种则是从真仙境开始,每提升一个大等阶,可以闯上一次,就你现在这状态,要想到真仙境可不知还得等上多少年!第三种便是这六色骰子的随机奖励了,虽然沒有次数限制,但别瞧这骰子只有六面,实则每一面的奖励都又细分有随机的六种,共计三十六种,能在这三十六种里刚好抽到通仙桥,嘿嘿……”

烈盘说道:“那么小气干嘛,咱不是第一候选人嘛,多让我闯几次能少你块肉,”

“你知道什么,”无双白了他一眼:“主人是在我这里留有系统的候选人培养计划,但可不全是为你一个候选人准备的,以后说不定还有别的候选人呢,像通天桥这样的,那是主人亲手炼制的至宝之一,失去主人的酝养,里面的能量只会减不会加,每使用一次就会少一次能量,都给你一个人用了,万一最后你沒能成功,那别的候选人岂不全都白瞎了?至于别的奖励,主人留下的那些培养系统中,也就只有这通仙桥可以模拟应照你的实力等阶來对阵,算是你能用的为数不多的培养系统之一了,让你抽这六色骰子,就数抽到这通仙桥的闯关机会为最佳,若是抽到别的,就算你进了那些培养系统,基本上也别想能对你起到什么作用,顶多算是让你涨涨见识而已,你居然还不知足……”

它先前说话时一脸得意之色难掩,烈盘便知道自己能抽中这奖励,多半是它从中作弊的缘故,忍不住想要得意得意,可嘴上又不敢真说,足可见它对曾经那位主人的崇拜和尊敬,此时被自己说得可有可无,不大领情,心中暗觉好笑,只装作不知,点头道:“看來我运气倒也不错,”

“那就闯來试试吧,“无双白眼一翻,沒好气的说道:“别以为你天人合一就一定能闯过此关了,要是你沒过,再想闯这通仙桥,瞧你得等到猴年马月去,”

这剑灵,脾气还挺大,可不是什么老老实实的‘NPC’,烈盘心中好笑,本想哄它俩句,却见它大手一挥,眼前光景变换,一幅熟悉的景象已幻现到了眼前,

通仙桥,

依旧是那座雾气缭绕的石桥,依旧是那团飘飘荡荡的云雾,依旧是那个混身都裹在斗篷里的守关者,

可烈盘却已不再是先前那个烈盘,

那守关者居然有记忆和智慧,瞧见又是烈盘,居然开口说道:“又是你,”

烈盘咧嘴一笑:“又是我,”

“这么短的时间就來闯第二次,不怕浪费如此珍贵的机会吗,”它问,

“反正是白拣的,”烈盘说道:“你到底是守关的还是查户口的,问題这么多,”

守关者点了点头,不再言语,手中法剑一亮,比划了个请势,

玩笑归玩笑,可真当临敌,烈盘心中可沒有丝毫的大意,

就像无双所说的那样,自己能看得明白守关者先前败自己那一剑,可不代表自己就一定能挡得下來,更别说胜过它了,

此时收心凝神,盘龙金剑在手,

一股剑意迅速凝形,让他整个人看起來已化为他手中所握的那柄盘龙金剑,气势瞬间出鞘,锋芒毕露,

守关者眼中一亮,出剑,

剑影随形,在空气中划出一道清晰的破空痕迹,整个空间就如同被那一剑劈出了一条清晰的裂痕,剑影顺着那裂痕的痕迹和轨道飞快的蔓延过來,

比自己先前回忆中的过程更清晰、更直观,虽说对方的速度依旧那般快,虽说自己的眼力、速度并未提升,可既能瞧见空间的那道被剑气震开的裂痕,那便已能提前预测到对方剑影的轨迹,从而提前避开,

烈盘只轻轻一侧身,那锋利无匹的剑刃寒光便已擦着皮肤掠过,虽近在咫尺,却无损烈盘分毫,

心中大定,这一手,速度是极快了,可到底并非真正的‘剑速’,必须依遁着那空气中剑痕的轨迹行进,无法偏离轨迹是其弱点,当然,也可以强行操控法剑在中途偏离航线,但那样的话,法剑就失去了痕迹中磁场剑速的加成,变成了普通的御剑术,躲起來就更是容易了许多,甚至还能让烈盘分出心神來更仔细的去领会那手破空剑轨的奥妙,

他并沒有抢着出手,仔细观察着守关者的每一个动作、每一条剑行轨迹,脚下如闲庭信步般左走右闪,任它法剑來回飞御,却就是无法触碰到烈盘分毫,

剑之锐道,破空时完全是靠那剑锋上的锐意去震裂开空间,而不是靠蛮力或灵元,

不过,那股锐意是从何而來,

从剑本身,从御使手段,

不像,不是,

那是剑心,

将剑心磨砺得无坚不摧,便自生锐意,

一个个问題在烈盘的脑子中冒出來,可很快又在他的持续观摩中被破解,思路融汇灌通,掌控一切,

如此來回了十余招,烈盘心中已然明镜一般,将守关者的这一首剑道运用了如指掌,

他再让了几招,本是想瞧瞧这守关者是否还有别的手段,可对方似乎已是黔驴技穷,

“那你就败吧,”烈盘淡淡的说道,手中盘龙金剑一挥,

一道比那守关者劈出的空间剑痕更密的网络纹理瞬间遍布整个空间,这‘破碎’的痕迹轨道越多,剑形的轨道也就越多,选择也就越多,且,以那守关者为中心的一片空间内,密布的剑痕痕迹几乎已经覆盖了他的全身上下及周围五米范围,无死角、无躲避之处,

那守关者吃了一惊,它既通此道,自然也瞧得出这空间中的剑行痕迹,可瞧得见归瞧得见,躲不躲得开却又是另一回事,烈盘在此道上虽是顿悟,可威力竟然比它这个掌握了此道数亿年的守关者还强得多,根本就沒有留给它任何躲避的余地,除非是逃出距离原地五米外的距离,还有些许小空间可供避剑,但要想靠肉身來横跨这五米的距离,恐怕早已被那金剑不知给刺穿多少回了,

守关者停止了抵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