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9 舍身相救/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玄阴山,灌风洞,

作为仙云宗四个最主要的低阶秘境之一,玄阴山可谓是大名鼎鼎了,甚至,它的名气比万魔窟秘境的名气还更大,只因这是仙云宗唯一对外公然开放的低阶秘境,不单有仙云宗的宗门弟子前來此间历炼,同时也允许其他各门各派甚至是散修进入秘境中闯荡,当然,要收费就是了,这对于别的门派弟子來说还好,但对世俗散修,却绝对是天大的福利,因此玄阴山之名,早在它对外开放那一日起就已经传遍天下,教天下散修争相传颂了,

相比玄阴山的赫赫威名之下,灌风洞的名气可就沒这么大了,或者说,就连灌风洞这个名字,都还是最近才取上的,

那是在玄阴山秘境的一个隐蔽之处,周遭全是悬崖峭壁、深渊绝岭,而这灌风洞则就在这峭壁上,它四处都有漏风之口,因此取名灌风,早在数年前,这里还只是玄阴山上从來无人到过的一处空洞,可现在,却已在秦明的心中变成了龙潭虎穴,

他在这附近蹲守了大概有三天了,

烈蓉,这曾经心中的女神,自从烈盘‘死’后就已经变成了个修炼狂,日日呆在任天行的独峰中苦修,前些日子听说她已经突破了先天之境,遂起了替她祝贺之意,十数日前,他好不容易才联系上已经越來越少见面的烈蓉,正好烈蓉想要去宗门低阶秘境历炼,以验证自己的先天实力,她本是已和秦霜约好结伴,秦明找上门來,便顺路带上他,三人同行,选定的历炼之处,正好便是这玄阴山,

本以为这区区低阶秘境,以烈蓉和秦霜的身手完全可以进退自如,刚开始时也确实如此,秦霜摒弃曾经自创的‘霜’之道,醉心于任天行的真正剑道,虽还未大成,但却已近天人合一之境,配合上他巅峰先天的身手,战力几乎堪比当初刚进万魔窟秘境时的烈盘,在这秘境中哪怕就算遇上大妖级的妖兽也是足有自保之力,烈蓉更猛,未曾学习任天行的剑道,却不知被任天行从哪里给她弄來了一套大五行秘术,展开时攻防自成一体,有如一尊专射术法炮弹的机关堡垒,牛气的一塌糊涂,比秦霜的战力还隐隐强上一分,这二人组合,就算遇上通天灵猿恐怕都有得一战了,几日的秘境之旅自然是轻松自如,

哪知,三天前去到秘境最深处时,突然遭遇了突袭,秦明当时正好离开二人前去取柴拾火,躲过一劫,回到三人的小营地时,便只瞧见一片战斗的狼藉,烈蓉和秦霜则早已不知去向,

他脑子灵活、擅长追踪,一路寻着蛛丝马迹找到这玄阴山漏风洞处,在此埋伏观察已有三天三夜了,

这是一群不知明修士的窝集点,在此间埋伏的三天里,秦明总共瞧见有不下十七八个昏迷过去的修士,被或抗或拉的押送进洞去,敌方修士大概有十人以上,以秦明的眼力,瞧不出其究竟是何境界,只能勉强辨得个个都是先天修士往上,其中还有一个穿金色法袍的,就住在这悬崖峭壁最上层的一个漏风洞口,似是这伙抢人修士的头领,每天晚上,他们都要从漏风洞中带出三四个昏迷的年轻修士送到那头领洞中,早晨时又去抬出來,不过抬进去的时候还是活生生的人,可抬出來时却就已经是支离破碎的碎尸了,

这可苦了秦明,

他本就只是小小的八阶武宗,这次跟二人前來秘境,一路上全靠秦霜御剑带他,便连横穿秘境这上千里路程,也全是秦霜和烈蓉在前面披荆斩棘,

以他现在所见的状况,最好的办法自然是赶回宗门去报信求援,但他既不会御剑之术,单只是从这里赶回秘境出口处都有上千里路程,沿途还有数不清的大妖兽乃至大妖,别说他根本沒能力一路披荆斩棘的冲回去,就算沒妖兽找他麻烦,单靠两条腿赶数千余里路程少说得花上半个月,可漏风洞中天天都有修士被活着送进去、死了送出來,等半个多月后宗门來援,天才知道烈蓉和秦霜还有沒有命在,可他又能怎么样呢,以他区区八阶武宗的身手,冲进去救人只能是找死,

那离开,回到宗门后让人來给烈蓉秦霜收尸,说不定顺便还能给他们报仇,或许这是他这个八阶小武宗唯一能做的事,

他知道自己和烈蓉之间的距离已经越來越远,可只要一想到她正在那洞中受苦,他就狠不起心离开,还有机会,只要能知道那洞中的情况,就总有漏洞可钻,

于是他留在这里监视了三天,数清了从那个洞口中进进出出的每一个人,

算上住在漏风洞上层的那个头领,对面总共有十三个仙修,两个女的,十个男的,分三批轮流在那洞中看守或是外出抓人,轮换时有那么几分钟的空隙是洞中无人,有那两个女人的轮换时,这空隙时间就稍长些,

就在刚才,四个仙修刚刚离开,轮班的四人正在洞外交接聊天,他把心一横,从那悬崖侧面偷偷摸了上去,

一入洞中,立刻便瞧见洞里那如星罗密布般的白色能量罩正困锁着上百个仙修,最靠外侧的那几人秦明见过,正是这三天被他们新掳进洞中來的,穿着五花八门的散修仙袍,并非仙云宗弟子,且个个都陷入昏睡状态,毫无知觉,

秦明心中咯噔一下,早猜到被困者不会就那么被随便关在一起,开始时他还猜想会不会是用铁链锁住,那自己仗着法剑锋利,或许还能切开,可瞧这能量罩的模样,一看便知非凡,只怕自己的法剑也未必管用,此时他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知道自己时间紧迫,來不及去细细研究那能量罩,举目四望,好在洞中被困的仙修虽多,但总共百余人,一眼还是可以看清全部,烈蓉穿着的五灵法袍又极好辨认,让他一眼就认了出來,

瞧见烈蓉,秦明心中一定,既紧张又欢喜,

当此时刻,不容多疑,

他一个箭步电射过去,手中法剑已高高举起,

却只听‘当’的一声响,锋利无比的下品法剑劈在那能量罩上,竟是无损那能量罩分毫,反倒是震出一声清脆的回响,回荡在这空阔的洞中十分刺耳,

秦明又惊又急,可既然进來了就再无任何退路,他咬破舌尖,一口鲜血喷到法剑的剑刃上,只见那剑身上瞬间血光隐现盛,破元力大增,他举剑再劈,竟然将剑尖劈进那能量罩些许,可却卡在那里,抽也抽不出、斩也斩不进,

恰在此时,听的洞口处一声嘻笑,有女子的声音说道:“哟,这是哪儿钻出來的小老鼠,居然敢來老虎头上拔须,”

秦明手一抖,深吸口气,此时既已知道被发现,不用再担惊受怕,反正横竖是一死,反倒镇定了下來,

他连瞧都沒有去瞧那边一眼,只因他知道瞧了也沒用,此时只管将全身真元尽数灌注到法剑中,用力朝那已经破口的能量罩内切进去,

“破,破,破,”秦明怒目圆睁,法剑以蜗牛般的速度逐步切入,

能破开,但,对面那女人显然沒打算给他慢慢破开能量罩的时间,

只听一声轻笑,一道绿色光芒自洞口处闪射而入:“似你这般的小武宗,师傅连吃你的兴趣都还沒有呢,还是乖乖躺了吧,放心,今天我就先送你这小情人下去陪你,”

她话音未落时,绿芒已冲进眼前,秦明料知必死,只可惜自己连死都未能破开那能量罩救得烈蓉,他暗自叹了口气,却听得‘啵’一声轻响,那迎面儿來的绿芒竟消失不见,与此同时,另一个声音冲那御器女笑道:“似你这般的小先天,我连伤你的兴趣都沒有,还是赶紧去找你那个什么师傅报信,放心,我保证揍得他****,再扭送仙云宗,”

有救兵,

秦明大喜过望,只觉那说话声极其耳熟,可一时间却又想不起來是谁,

扭头一瞧,顿时楞住,

只见自己身旁不知何时已多出了一个年轻男子,穿着一身普通凡民的长袍,脸上带着一股似笑非笑的表情,

烈盘,,

秦明这一惊非同小可,

早在一年多前,烈盘在灵枢山抗击鬼修牺牲的消息便已传回了宗门,虽说不久后烈盘便重新在炼云归等人面前出现,可当时玉龙老祖对烈盘已怀恨在心,回到宗门后对此事绝口不提,炼云归则是因为在铁炉堡内曾被无量老祖‘威胁’,虽说事后已经释嫌,可毕竟当时他服了软,以他的性格一直视此事为耻,回到宗门后,除了对向灵莎汇报过此事外,其他人面前也是闭口不提,以至于烈盘‘死而复生’的事情在宗门内几乎都沒有传开,唯独季长风是想将此事单独告知烈蓉的,可任天行却又觉得烈蓉知道烈盘死后发奋图强,修炼速度极快,想让她化悲愤为力量,继续保持那样的状态,索性让烈蓉闭了生死关,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季长风就算想说也找不到地方说去,一來二去便彻底耽误下來,以至于连秦明这些曾经和烈盘最亲近的一伙都全然不知他还在世的消息,

此时猛然瞧见烈盘,秦明还以为自己已经在刚才被那女仙修击杀,眼下瞧见的是烈盘的鬼魂,忍不住掐了自己一把:“烈大哥,,我已经死了吗,”

“沒死,也不会死,”烈盘笑了起來:“就冲你敢舍身救我妹妹,我便不会让你死,”

这边才说上两句,那边洞口却已一闪身冲进來三个仙修,加上之前那个女的,刚好两男两女,那女仙修气急败坏的说道:“大师哥二师哥、三师姐,那小子破了我的追魂针,”

其中稍高些的那邪修,似乎便是她口中的大师哥,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烈盘,一股邪光自他眼中荡出,

烈盘大笑道:“迷魂术,啧啧啧啧,可惜太次太嫩了些,赶那狐狸可差了十万八千里还不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