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 狐仙传话/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但凡迷术、幻术之类,都属精神类攻击,大家若是神魂强度相当、实力相当,那大多都会中招,可,那大师哥挑错了对手,以烈盘的神魂之强,根本就不是他所能撼动分毫的,

烈盘只凝神静气,双目中剑芒一闪,一股剑意自他双瞳中反刺过去,

只听那大师哥一声惨叫,仰头便倒,

那边其他三人均是一惊,大师哥的实力是他们四人中最强的,深得师傅迷魂术真传,这些天替师傅在秘境中抓取各门派仙修弟子,大多也是由大师兄施展幻术先上,保证一出手一个准,让对方直接就丧失抵抗力,还从未有过失手,可此时,瞧对面那青年不过初阶元婴之境,远不及大师兄的中阶元婴,可竟能直接破掉大师哥的迷术,且反制之,

那三师姐反应极快,大声喝道:“这小子也是迷术高手,大家小心受他所制,别看他眼睛,用法器攻他,”

她分析得不错,能以元婴境就直接在迷术上反制大师哥的,唯有水平更高的幻术高手才行,那种说神魂极强直接一力降十会的,通常都是在双方实力等阶相差过大的情况下才会出现,毕竟修炼迷幻术的仙修,神魂强度原本就比同阶的其他修士都要强得多,眼前这小子仅只元婴境界,显然不应该算在此列中,而有利就有弊,迷术高神魂强,往往也意味着他在炼体和御器上要差一些,那种全能的一般都只是传说而已,

打蛇打七寸,攻其弱点,

另外两人应了一声,三件法器同时轰來,

只可惜,三件法器都落了个空,同时感觉耳畔风起,一只热乎乎的大手从后脖处斩下,瞬间将三个还沒回过神的家伙全敲晕了过去,那三件落空的法器失去主人控制,也哐当当的尽数掉到地上,烈盘随意扫了一眼,品级居然都还不错,尽是上品法器,不过那些法器上余留的主人神念极少,不像是长期孕养出來的本命法宝,想來是从这些被掳修士身上拿的了,

虽说自己现在身家丰厚,可该拿的还是要拿,从他对那三人出手反击,到他心神一摄,瞬间将那些法器,包括四人身上的乾坤袋全都给顺了,也才花了烈盘不到两秒钟,

那边秦明早看得呆了,直到烈盘随手取出一柄金光隐现的宝剑,轻轻松松如切豆腐般将那困住烈蓉的能量罩给切开,并叫他捂住口鼻时,他才‘啊’的一声回过神來,

这能量罩果然如烈盘所料一样,防御力并不强,但那罩壁带有空间法则,使其自成一个小空间,难怪可以隔绝烈蓉身上的宗门命牌,让仙云宗都查找不到其位置所在,且罩内含有剧烈迷香,刚一破开罩体,那汹涌而出的迷香便立刻四散开來,烈盘和秦明早有准备,闭气不吸,自是不其害,

伸手抱住烈蓉,本是想先将她手中的灵剑拿下,却不料碰之其上,居然感觉一股电流穿过,震得烈盘双手一麻,难怪这丫头被擒后,那些邪修居然沒有把这灵剑取走,原來是这灵剑上自有护主之能,非那些普通元婴、先天所能触碰,

烈盘也不强取,挥挥手将弥漫在这空气中的迷香驱散,再伸手掐住烈蓉的人中,捏开她嘴唇,灌进去一颗护灵养神的灵丹,如此约有一两分钟,那丫头才总算是晕晕乎乎的醒了过來,瞧见烈盘,这丫头的第一反应和秦明差不多,迷糊糊、呆萌萌的就问道:“哥,我死了吗,你们这边好黑哦,”

“我们这边,”烈盘大笑道:“我们这边不黑,就是有点呆,傻丫头,你沒死,哥也沒死,咱们都还活着,”

“活着,”烈蓉眨了眨眼睛,奋力想坐起身來,但长久时间受那迷香影响,身子还无法完全活动开,旁边秦明激动的说道:“蓉师姐,是烈大哥來救我们了,我们都活着,”

“嘿嘿,现在还活着,一会儿可就不一定了,”一个阴沉沉的声音在洞口处响起:“闯我仙洞,伤我徒弟,劫我药鼎,任其一条,都足够你死上万次,说吧小元婴,你想怎么死,”

烈盘早察觉到哪洞中上层的修士來到了洞口,先前隔着无尽虚空仅只是看景象画面,还未曾注意到这家伙的存在,可刚一传送來此间时,他便已经发现对方了,

比自己预计中可算是低了不少层次,一个紫府修士,而且也才仅只是中阶紫府,差不多到了迈入高阶的瓶颈上,看穿着打扮,乃是一介散修,其人面容猥琐,贼眉鼠眼,一对招风耳上绒毛隐现,让人感觉他活脱脱的就是只披着人皮的大老鼠,

不过此人双目邪光盛现,一看便知瞳术非同小可,但凡主修幻术、迷术者,那一堆招子都非同一般,烈盘曾听十圣狐仙说过,专精于这方面的高手,其危险程度可不能以对方的实力等阶來衡量,一般都是观其瞳术的层次,白底眼瞳是最初级原始的状态,往上依次是红、橙、黄、绿、青、蓝、紫七色,再要往上,那便是黑瞳或是专门的异瞳了,十圣狐仙便是烈盘见过的这方面最强者,一双狐狸眼已达到青底眼瞳的程度,而她身旁的那大妖小九,却才仅只是红瞳的程度,

但眼前这猥琐修士,一双眼瞳竟已达深黄显绿的程度,虽是不及十圣狐仙多也,但却远胜小九之流,

这等程度的瞳术迷术,恐怕不是单靠自己就能挡下的,虽说有炼天鼎护体无妨,但老靠那玩意总是让烈盘多有挫折感,

“哥,小心,他们都会邪术迷法,”烈蓉此时已反应过來,记起自己和秦霜在那小树林中被人暗算,便是中了敌人的迷术,知其厉害,赶紧提醒自家哥哥,

“呵呵,放心,”烈盘笑了笑,从乾坤袋里摸出一物來,

镇魂鼎,虽说此物本只是镇压邪魂之用,但经十圣狐仙数千年孕养,又在里面钻研迷术道法,早已将此物锤炼得灵性十足,极擅破迷除障之能,只要有此物在手,配合上烈盘自身的神魂之强,对方的迷术必然无效,那展开剑道,要收拾这样一个不擅御器和炼体的邪修还不是手到擒來,

可不曾想镇魂鼎才刚刚拿出來,还未开始动手呢,那邪修已瞪大了眼睛,突的摆手嚷道:“未知大人驾到,李某有失远迎,妄祈恕罪,”

烈盘三人都是一愣,见过变脸快的,可还真沒见过快到这样地步的,这家伙吃错药了,

只见那邪修满脸堆笑:“若不是瞧见大人手中的信物,小人都不敢相认,要是早知大人身份,岂敢那般口气和大人说话,”他瞧见烈蓉正被烈盘扶着,又说道:“这位仙姑是大人的朋友,哎呀呀,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之处还请见谅,”他一边说,一边摸出了一个小药瓶:“这里有解香丸数颗,专解那困罩中的迷香之读……”

他自在哪里说个不停,秦明和烈蓉却反倒都有点害怕起來,还道是自己已经中了对方的迷幻术在产生幻觉了,

烈盘却知自身完全沒有受到任何精神上的干扰,更不可能是中了幻术之类,此时察言观色,再对比这家伙的前言后语,心中生起一念,先不和他翻脸,只问道:“你既说信物,你可有,”

那邪修见烈盘面色缓和,自以为已经搭上,笑嘻嘻的从怀中乾坤袋里取出一物來,居然也是和烈盘手里这尊一模一样的镇魂鼎,只不过,那邪修手上的镇魂鼎空有其形而无具其神,乃是一尊赝品,不过单看外观,相似度极高就是了,

烈盘心中生疑,不知这是巧合还是真如自己所料那般,继续套那邪修的话道:“给你鼎那人可曾交代过什么,”

“交代了、交代了,”那邪修喜道:“狐仙让小人若是瞧见大人,便转告大人一句话,说‘出境安好,寻续前缘,仙云神峰,我自追寻’十六字,”

果然是它,先前那邪修说镇魂鼎是信物时,烈盘便已怀疑是十圣狐仙已经从秘境空间中脱困,看來自己给它设计的传送路线确是十分精确,大概也有那么一点运气成分在里面,才让它那么快就已來到中土大陆,

镇魂鼎是十圣狐仙的本命法宝,也可说是它的命根子,当初为了取信于烈盘,忍痛将这玩意放到烈盘这边,约好等它出來后将此物归还,并保烈盘三次平安,这事儿,它可比烈盘更上心、更急,可它出秘境的时候,恰好碰上烈盘在铁炉堡中躲到洞天府地里闭关苦修,准备突破元婴,连放在仙云宗的本命魂牌都找不着他,甚至连天道都不知他的存在而未降下天劫,十圣狐仙自然也是无法感知到它那件本命法宝的,

这可算是把狐仙给难倒了也急坏了,以为烈盘又跑去了什么世外秘境,它不敢在各大宗门中现身,于是只好广收这些各路散修邪修,许下好处,让他们帮它到仙云宗各处低阶秘境寻找烈盘,这姓李的邪修便是其中之一,至于它让人传的这句话,不外乎是告诉烈盘,它已经从秘境空间中出來了,正在到处找他以续之前的约定,不过中土大陆太大,它也无处找齐,只好去仙云宗附近坐等,让烈盘得知此传讯后,赶去仙云宗找它汇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