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 秒杀/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难怪之前在进入将军城前,曾感受到三股太虚真人的神念,其中一股让烈盘觉得有些熟悉,可当时却又不敢肯定,现在仔细回忆,那股神念确是超乎寻常的强大,绝对的巅峰太虚境,可却又透着一股子淡淡的妖气,应该便是十圣狐仙无疑了,难怪当时那股神念会一直跟随自己护卫周全,威慑住另外两位太虚,肯对自己这般上心的,原本也只有这位老熟人了,

烈盘心中已有数,他自有明断,多和这邪修废话,只是为了确认十圣狐仙的为人,若它是那等草菅人命的嗜血妖兽,那无论如何也不能再与他为伍了,现在看來,狐仙应该只是利用这邪修,至于他在这里草菅人命、捉拿仙修,应该与狐仙无关,只说道:“它让你传话,给你什么好处了,”

那邪修笑道:“大人果然是爽快人,狐仙教了小人一手地阶幻术,并说道大人会赏赐小人一件宝物……呵呵,只是沒想到大人竟如此年轻……”

仙修之士若是说谁年轻,那大多都含有瞧不起的意思,认为你资历太浅,不堪重任,那邪修喊烈盘时一口一个大人,但那大多都是看在十圣狐仙的面子上而已,此外,这小元婴既能和那等太虚境级别的妖兽打上交道,就算实力弱了些,可身家肯定是极其丰厚的,狐仙说让他送件宝物,邪修倒并不起疑,修仙界,一向是靠本事说话,装装嫩装装小,捧对方几句就能捞到一件宝物的话,那有的是大把的仙修可以把自己的面子踩到脚底去,

烈盘点了点头,又问道:“它教了你何术,食人吞修,”

说话时,指了指这洞中上百个被困的修士,

那邪修呆了一呆,意识到烈盘此言不善,可之前和狐仙打交道时,却感觉对方也同样是个邪性之辈,还道与它交好的这个人类小元婴也同样邪性,怎会來过问这些人的死活,下意识的瞧了瞧烈盘身边,那穿着仙云宗五灵仙袍的俏女子正对他怒目而视,心中醒悟,这小子感情是想帮他相好的出口气,嘿,若不是瞧在那狐仙已经答应过的宝物份上,老子才懒得受这鸟闲气,

想归想,脸上却堆着笑:“这点旁门小道不过是小人历來的炼功怪法,可与狐仙大人的传授相去甚远,小人境界低微,还沒來得及练习狐仙所授之术呢,只怪我那几个笨徒弟冒犯了尊夫人,哈,这不,大人已经把他们收拾了,算是给尊夫人陪罪啦,咱们……”

“谁跟你是什么咱们,”烈蓉怒道,

那邪修嘿嘿一笑,并不接话,转头看向烈盘:“大人,狐仙的话,小人已经传到了,大人是否也该兑现报酬了,”

烈盘哈哈一笑:“不是那老狐狸教你杀人的便好,我是不知道什么报酬,不过你若坚持想要,我倒还真有一物相送,”

“何物,”邪修喜道,

“送一你口薄棺,免得你死后那一身腐臭熏了这方天地,”

“小元婴,老子瞧在狐仙的份儿上已经忍你半天了,你以为在老狐狸哪里学了点迷术皮毛,治了我徒弟就敢得寸……”

‘进尺’二字还未出口,便感觉脖子后面一凉,紧跟着,他整颗头颅都高高抛飞起來,整片天地在他眼中飞快的旋转,同时,烈盘的声音响起道:“糟糕,出手快了,忘了问问他知道那老狐狸下落不……”

出手快了,,尼玛出手快了,,这是一个元婴在秒杀了紫府修士后该说的话吗,,

而且,那小子的速度好快,一个元婴修士,速度怎么可能达到这般程度,,那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剑术啊,,

邪修脑子里只來得及将这念头转完一半,两眼一黑,他可不是那些强大的神魔炼体,头颈分尸,灵气自散,瞬间便已死透了,

秒杀,

旁边烈蓉和秦明都瞪大了眼睛:“死、死了,”

“顺手灭了他魂魄,死得不能再死了,”烈盘就像是做了件极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般,普通的紫府修士对他來说本就不是什么难題,何况还是这等专精于迷幻术的,又未曾对烈盘有多少防备,更兼有镇魂鼎护身,让那邪修心中顾忌,压根儿就连迷幻术都未曾施展,自然是干脆利落的秒杀,

要想以境界压烈盘,至少得金丹老祖的级别,要想在实力上战他,那至少也得是同样苦修悟道的实战天才方可,余者皆不足惧,

“那、那家伙是元婴修士吗,烈大哥你也到元婴了,”

“刚才见那家伙和哥你套近乎,我还吓了一跳,还以为你真和那种家伙混一起去了呢……”

“呵呵,刚进元婴,”烈盘并未去多作解释,说那邪修已是紫府之类,随口回了秦明一句,这才伸手在烈蓉的小脑袋上轻轻敲了一下:“我说,才两年不见,就这么不相信你哥了,”

烈蓉眼睛一瞪:“那不是你们说话说得太玄奥了嘛,一会什么信物,一会儿又什么狐仙的,不过哥你放心,就算你真变了个十恶不赦的大坏蛋,老妹也陪你一路就是啦,”

烈盘摸了摸她脑袋:“跟着我做什么,修仙者必须要有自己的道心,自己的路,随别人改变,那只能永远慢别人一拍,永远落在下乘,”

烈蓉满不在乎的说道:“管它呢,就算真要这样说,那哥你就是我的道心、我的路,追着你跑了十几年,以后也这样,沒错就是啦,”

烈盘本是想借机灌输她一些道境上的常识,可听她如此胡搅蛮缠居然也颇有几分道理,更多的则是让人感动,沒法教下去,只好喊了声:“都先出去吧,”

“啊,秦霜也在这里,”烈蓉突然喊道,

烈盘点了点头,早已瞧见了秦霜,何况就算沒有瞧见秦霜,顺手救下洞中其他修士也是必须的,等烈蓉和秦明出了洞口,烈盘祭出盘龙金剑,朝这洞中所有能量罩一圈横扫,

在锋利无匹的上品灵器面前,这些能量罩全然起不到半点的防御作用,瞬间便已被尽数破掉,烈盘一手握剑,一手则掌着镇魂鼎,那些从能量罩中散出來的幻术迷香,正是镇魂鼎的最爱大补之物,尽数被收了进去,烈盘再将得自那邪修处的解香丸捏碎,混入灵元中飘散开來,洞中顿时弥漫起一股如雨后天晴般的淡淡清香,

迷毒尽解,

不少修士昏昏醒转,先醒來的大多是实力较强的元婴境修士,也有个别超常的先天,秦霜自然也在此列中,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第一眼瞧见的便是站在他身前的烈盘,和烈蓉的反应不大一样的是,这家伙开始时也挺吃惊,认为自己到了阴曹地府,见到了在这里当‘鬼’的烈盘,不过他先问的却是烈蓉,

自己这妹妹命好,外面有个秦明为她不要命,沒想到秦霜这小子似乎也是个痴情种,烈盘心中好笑,倒不便在妹妹的私事上多加干预,拉着秦霜到了洞口,和外面的烈蓉一碰面,自然是诸事皆知晓,

三人得脱大难,再加上迷香作用在身,一时间还难以提气,坐在那洞边小歇,均是对烈盘这一年來的行踪极其好奇,烈盘虽无心多谈,但瞧着妹妹那一脸期待的样,加之有些事必须让她知道,略一思索,终还是将万魔窟之行、包括此后铁炉堡事件、渡元婴劫,乃至回到家后父母遇险、将军城遇宁大海等事,捡要紧的说了一遍,

烈蓉一听那还了得,大嚷着立刻便要回宗门找师傅任天行去掀玉龙老祖的玉龙山,

烈盘呵呵一笑,淡淡的说道:“孩子气想法,且不说任天行任师伯此时正满世界找你,并不在宗门中,就算真在宗门,也还得顾全宗门大局,不会与他真起正面冲突,大不了吵闹几句,于事无补,何况,张叔叔的仇要报,但这种事,我可不打算假手于人,宗门内不乏明辨是非之辈,我身后更有数位大能者撑腰,这次回去暂且只是作息事宁人的打算,玉龙子不敢把我怎么样的,等日后我有实力单独收拾他时,再与他慢慢清账,因此现在倒是不用麻烦天行师伯,还有你这丫头,性子冲动,若跟我一路,只能添乱添堵,你暂且也不用回宗门去了,爸妈现在漂泊在外,我很不放心,你也有两年沒回家了,正该去看看他们,陪他们散散心,短则三五日,多则半月,等我处理好与玉龙老祖之间的问題,你再回宗门,顺便也替爸妈另外寻个安稳的养老中处,别再呆在安城那人人可查之地了,以免日后我们在外惹了什么仇家,害二老受我们的牵连,”

烈蓉是个孝女,拿别的说事儿沒用,但提到父母安危,顿时就把这丫头给压得死死的,再说考虑到烈盘说的确是实情,自己这点微末道行和冲动性格,回去宗门只能是给哥哥添乱而已,因此心中虽是千般不愿,却也只得答应下來,烈盘怕她反悔,赶紧先敲定此事,不再多提,而是问及烈蓉这次突然‘失踪’的事儿,按理说,即便是身上的命牌被那能量罩隔绝,让宗门探查不到,可是以任天行的能量,轻易便能查出三人在失踪前是呆在这片玄阴山秘境的,怎会不专门派人來此间寻找,反倒发疯似的满世界乱找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