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2 善后/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烈蓉和秦明、秦霜对视了两眼,三人均是尴轧一笑,最后秦霜说道:“这事儿还真不赖师傅不细心……我们这次外出本就是违背师命偷偷下山的,因此并未在宗门各处出入口有过任何登记,便连进这玄阴山秘境,也是冒用别的散修之名,师傅自然无从查起,”

“你们这些小家伙……”烈盘听得哭笑不得,

烈蓉却嚷了起來:“诶诶诶,老哥,注意你的用词,什么叫我们这些小家伙,说得你自己好像挺老了一样,你也才大我一两岁而已,”

三人说话这一阵,烈蓉和秦霜已经恢复了不少力气和灵元,那些迷香本就只是暂时性的,又有烈盘单独给他二人留下的解香丸解治,自然好得极快,此时那洞中被困的修士才陆陆续续的相互搀扶着出來,瞧见门口这几位,知道自己是被人家所救,倒头便拜了一大片,感激声不绝,更不乏有得脱大难,喜极而泣的号啕声夹杂其中,热闹非凡,

这批人沒有单独的迷香解救,仅只是靠烈盘先前撒在空气中的一点微薄解药,要想恢复恐怕少说也得十天半月,这里又是秘境深处,其中不乏有些大妖之类,若是被撞上,铁定全成了妖口之食,就算沒遇上,听秦明说起,那邪修还有八个弟子出外未归,等他们回來若瞧见这般景象,恐怕这些全身无力的仙修又得重落魔爪,

让烈蓉、秦霜、秦明负责整合了一下众仙修,在那洞口外生起几堆篝火暂歇,

那些被解救的仙修除了少数几个仙云宗弟子外,果然大多都是世俗中的散修,无门无派,听他们说起,十个里倒有八个都是在突然间就已经中了幻术,甚至连敌人的面都沒瞧清就稀里糊涂的被带來了这边,不过人虽然是被困在那能量罩中处于昏迷状态,但大多数人都能有些许模糊的感知,知道那邪修在这洞中干的勾当,更有少数几个巅峰元婴境的,实力不俗,经过了好一番打斗才被擒來,甚至也有被那紫府邪修亲自出手抓來的,众人将各自所知一一说出,相互印证,再瞧得那堆积在最上面漏风洞口外的森森白骨和一众无主散修道袍,均是人人心中生畏,更是对烈盘的救命之恩感激不已,

众仙修中不乏有听说过那紫府境邪修名号的,据说是來自南华宗境的一个魔道高手,擅长迷幻之术,名叫李中胜,在南华宗散修界里颇有些凶名,专修各种阴邪之术,吃人挖心之所为,对他來说就是件稀松平常的事,瞧见烈盘等人从洞中将那李中胜的尸体弄出來时,众散修义愤填膺之极,只将那首级留给烈盘回报宗门,那尸身则被众人乱剑分尸,砍了个稀巴烂,

烈盘从李中胜的洞口中搜出來几个乾坤袋,打开瞧了瞧,这世俗中的散修确实是挺穷的,哪怕是李中胜这等已经小有凶名的紫府修士,平时打家劫舍的事儿沒少干,可那乾坤袋却也连件灵器都沒有,下品法器倒是有一大把,更有不少世俗中的神兵,或是一些伪法器,满打满算,让流云财给个最高的收购价,估计也值不了几块灵玉,再说了,流云财才懒得收这些垃圾呢,不过外面那些散修却是一个个都眼巴巴的盯着烈盘手里这乾坤袋,这些玩意对烈盘來说是垃圾,对他们來说却是命根子,而且这乾坤袋中的大多数东西,本也就是李中胜那些弟子从他们身上搜刮去的,

烈盘笑了笑,让闲着无事的烈蓉三人來分发,让那些散修先报出自己所失之物,然后再过來认领,

洞口处顿时欢声一片,这次大家能得脱大难、保住性命已是天大之喜,可真沒想到还能有机会把自己的法器神兵再拿回來的,人人对烈盘都是再高看了几眼,人家不过也才元婴境,可面对如此‘巨额’的一笔财富竟丝毫不动心,甘愿全部奉还,这是何等的觉悟,何等的心胸,何等的大气,

洞外歌功颂德声不绝于耳,左一口烈大善仙、右一口烈大恩公的,将整个山谷吵得热闹非凡,

烈盘陪他们等在此处,本是想等那几个邪修弟子归來后擒下再走,可等到天黑时也未曾见那几人返回,或许是在外碰上了什么麻烦,也或许是感知到不对劲,早已逃得远了,再等下去估计也不会有什么结果的,

等秦明三人将那些散修的东西都分发完后,无意再在此多作逗留,只将那李中胜的脑袋往乾坤袋里一塞,再将已经从昏迷中醒转过來,再吃众散修拳打脚踢、辱祖骂娘了一下午的四个邪修弟子给提了,

烈盘伸手一挥,一艘巨大的宝船顿时出现在所有人面前,

铁炉号,

之前大闹将军城,其实是闹得蛮失败的,虽说确是砸了宁家的竞技场,可自己也被宁大海追得满世界乱窜,差点被困在虚空中沒能出來,当时也怪自己大意,太沒将宁大海这金丹老祖给放在心上,又想将铁炉号留在遇到玉龙老祖的最危险时刻才动用,以免对方有了防范或是对策,因此最开始逃跑时压根儿都沒动过用铁炉号逃命的念头,只想着自己弄点传送符便可轻易跑掉,等后來感受到宁大海之难缠,再想要动用铁炉号时,自身已被袖里乾坤给扔到了虚空中,那里沒有空气沒有灵元,这法宝宝船自然也就无法再动用,只怕玉龙老祖还以为自己已经死在虚空乱流中,心里偷着暗爽呢……

此时放出铁炉号,已经过时的安全感顿时爆涨,

那边更是所有人看得眼睛都直了,都知道宝船是奢侈品,这压根儿就不应该是低阶修士所能拥有之物,别说宝船本身的价值了,单只是催动它时所需要的那些海量灵石,那压根儿就不是低阶修士所能承受的,可,眼前这烈恩公明明也就才只初阶元婴之境,下午闲聊时更得知人家两兄妹都是出自世俗中的普通家庭,沒有什么修仙大世家作后盾,竟然就能开得起宝船,,

这还是众人不识货,以为烈盘这宝船跟那些宗门中用來接送低阶弟子的普通灵器级宝船差不多呢,跑个千公里顶多只花费一块上品灵石什么的,才只是吃惊而已,若是知道这铁炉号乃是法宝级,而且还是铁炉堡堡主亲手打造的中土大路第一宝船,跑一千公里只要一眨眼时间,花费少说以灵玉为单位起的话,那恐怕他们一个个的眼珠子都得生生瞪出來不可,

搭乘这铁炉号,速度压根就不是御剑飞行所能相比,玄阴山秘境的范围本也不大,从最深处的漏风洞赶到秘境入口处,也不过一两千里路程,那伙散修才感觉刚刚上船,还沒來得及好好感受一下这高档宝船的舒适感呢,便已站到了秘境出口处,烈盘放他们下去时,又是好一番千恩万谢不提,

烈蓉乖乖的去寻父母去了,秦霜陪她同行,秦明却出乎烈盘意料的选择了回仙云宗,

从秦明舍身冲进漏风洞救烈蓉时,烈盘就看得出他对自家这妹妹是真的用情极深,而且烈蓉也从未有表现出过看不起秦明的意思,或许是自家那个妹妹太过粗神经,把秦霜和秦明全都当成哥们來看,秦霜倒还无妨,一來他和烈蓉同拜一师,日夜修炼均是在一起,自然有种心理上的优势,二來他实力一直稳胜烈蓉一头,面对烈蓉时,也不会生起什么自卑之意,或许在他看來,他和烈蓉是真正的郎材女貌、佳偶天成,但秦明却不同,原本一个在潜龙山、一个在任天行那边,相互间就已经隔了很远的距离,平时见上一面都不容易,又有秦霜这般强大的‘情敌’,更兼烈蓉自己天赋高绝,从刚上山时的不如秦明,到现在早已远远胜出过之,这让秦明看到她时难免会有些许自惭形秽的感觉,

“我想去,但我太弱了,弱到让我自己都羞愧的地步,”秦明说:“我想变强,这念头在我心中,从來沒有像现在这样迫切过,”

烈盘知道他的心思,更知道他在洞中想救烈蓉却无能为力时的那种绝望,此时笑了笑,顺手扔给他一个小包袱:“记得早在两年前我就告诉过你,在修仙界若是沒有实力,那根本就不配去谈情说爱,我不反对你追求我妹妹,起码,你今天的表现,在我这里已经算是过关了,但那只是说你的心意过关了,若是你沒有相应的实力,你和她只会越行越远……打开瞧瞧,那是我们仙云宗的功法,你或许可以练练,”

秦明略一迟疑,将那小包袱打开,只见里面包着一本小册子,上面写着‘仙风云体术’五个古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