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 宗门的态度/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下将当日在洞中的约定细节一一道出,青照真人听得连连点头,末了大笑道:“果然与狐兄所说一般无二,看來此事确是属实了,那好,”他转过头对十圣狐仙说道:“宗门迟迟未能答应你提的条件,只是因为不知此事真实性而已,现既已证实,那老夫可代宗门作主,答应狐兄的条件,并请狐兄入驻宗门了,”

烈盘奇道:“到底什么条件啊,”

狐仙笑着说:“也沒什么,不过是老夫比较信守承诺,答应要护你三次周全,那在此事完成之前,我都绝不离开你身边就是了,此外,我加入仙云宗,完全是看在你的份上,因此若某天你不在宗门或是死了挂了,那仙云宗当还我一个自由身便是,”

烈盘一听就明白过來,狐仙既想和仙云宗和解,以便它日后可以正大光明的出现在世人之前,可是又不愿加入宗门后给人看家护院当条杂狗,更不愿失去自由,于是才拿和烈盘之间的约定來说事儿,说是保三次,可天才知道他究竟想保多少次,反正只要它不主动向宗门说明,这‘保镖’就可以一直当下去……好家伙,这算盘打得可精,一方面让仙云宗将它的身份合法化,看似签了张卖身契,可却半点也不用承担‘卖身’的条款,别说什么给烈盘当保镖,那纯粹就只当是渡假,和其他那些‘归顺’某某宗门后就被一根大链子套着脖子放到山门面前当‘狗’使唤的妖兽來说,它这待遇简直都已经可以快乐得上天了,更别说凭它和烈盘的关系,‘上班’的自由度直接可以爆表了,

而处在仙云宗的角度,此事也是有百利而无一害,虽说答应了狐仙看似有点荒唐的理由,但事实上呢,宗门沒花一分钱沒花一分米,在这个事件中压根儿就沒有任何的损失,却凭空多出一位魔神境的大妖入门,具体它能给宗门发挥多大的作用暂未可知,可至少,出去说着脸上也有面子,也给宗门挣脸啊,就算是死对头南华宗那样的老派修仙大派,门内可也沒有魔神境的妖兽属下呢,除非是像无量山、七秀坊以及魔宗那样的顶尖大派里才有,

再说了,这家伙摆明了想要和烈盘绑在一块儿,显然两人间关系非凡,烈盘是谁,仙云宗公认的修仙速度历史最快,沒有之一,从人家闯万兽林上山到现在,不过区区三年不到的时间,便已从小小武宗境迈入了现在的元婴境,两个大等阶的跨越,只花了三年,你敢信,就算是当初惊才绝艳的向灵莎也远远沒有这么夸张,人家从武宗到元婴,起码还花了六七年时间呢,你甭管他是运气还是实力还是天赋,那都说明人家有仙缘,只要稍加培养,就算成不了宗门第二个元神道尊,也绝对是未來宗门的太虚顶梁,因此他的面子也要给一点,再说了,越是天纵之材,修仙路上的磨练越多,危险也越多,有这狐仙自告奋勇的去帮宗门保护未來栋梁,仙云宗都得赶紧制块大红牌匾给它送过去,哪还有拒绝之理,至于说什么烈盘不在宗门那一天,他狐仙要还一个自由身……这事儿还早着呢,像烈盘这样的修仙速度,再怎么都得金丹太虚往上跑,活个千八百年轻轻松松,那么长的时间,宗门还怕收不了狐仙的心,不过是碍于宗门脸面,这才让青照真人來‘证实’一番,好落个台阶下罢了,

这两边,谁都不吃亏,当然,自己也不吃亏,而且,从此事中还能看得出宗门对自己的态度,怕是远比自己原本预计中还要更重视得多,应该不会在玉龙老祖的问題上偏袒强势一方,

烈盘将通盘局面了然于胸,底气顿足,之前还琢磨着要等无量老祖和铁战來仙云宗和自己小聚时才能去找玉龙子的麻烦,可现在看來,单靠宗门的力量也可以,

只要有讲道理的地方就好说,

“烈小友既已知详情,想是并无异议,那此事自此定了,以后狐兄便暂留烈小友身边履行前诺,待完成诺言之日,再返归宗门,安排职务吧,”青照真人摇着胡须说道,

傻子才tm返归……三人均是知根知底,心照不宣,相视一笑罢,

待得笑过,烈盘却是脸色一换,变得严肃起來,冲青照真人行了一礼:“狐仙之事虽已结,但烈盘还有事,素知青照殿主明断秋毫,是我仙云宗铁面长者,代邢堂大长老之职,烈盘要告状,”

青照真人知道他要告谁,早先跟他那一路时,便已这小子是个什么样的性格,典型的得寸进尺、顺杆子往上爬的角色,眼里还揉不得半点沙子,有仇必报型,玉龙子上次险些杀了他父亲,这小子岂有随便罢休之理,其实玉龙子之事,宗门内早已有了决断,甚至连玉龙子本人眼下都已受罚而不在宗门山中,否则今天第一时间赶來此间的恐怕就不是狐仙和自己了,这是上次向灵莎宗主派他前去安城时就已经决定了的,只是这小子不知而已,他顺口接道:“烈小友要状告何人,”

“玉龙峰峰主玉龙子,”烈盘朗声道:“一告玉龙子以怨报德、以权谋私,利用职务之便,指使门下弟子谋害宗门功臣家眷未果,二告玉龙子贪赃枉法,勾结世俗仙修世家,榨取钱材灵石宝物无数,三告玉龙子草菅人命,谋害家叔张天道,致其身死,仅留残魂于世间,此三事人证物证俱在,如此修仙界的败类人渣,若不清除,实有损我宗门清誉、损我宗门威风,还请殿主作主,”

他三言两语间便已给玉龙子勾造出三大重罪,这些都是宗门门规中明令禁止的事,但事实上,作为门内太虚长老,在很多事情上都有特权,像害死张天道、暗杀烈无心等事,都是他徒弟去做的,且死无对证,人家一个太虚真人,寻常情况下,这么点小事压根就烧不到别人头上去,至于说勾结世俗修仙世家榨取钱材灵石,宗门中任其一位金丹老祖,在世俗间都是有大世家作后盾的,或是他们自己出生的世家,亦或是像玉龙老祖这样因为联姻或是收徒之类乱七八糟的关系给拉到一起去的,真要告这一条,宗门中随便哪位大佬都得查出一身的猫腻來,烈盘这小子在宗门也呆了两三年了,不可能连这么点事都不知道,却故作全不知这些潜规则,理直气壮的搬出宗门门规來说事儿,还真是教人反驳不得,

青照真人给他弄得哭笑不得,本是诸事办妥心情不错,想拿这小子打趣打趣,这才配合他让他尽情‘告状’,哪知这家伙人小嘴不小,厉害得跟刀子一样,上岗上线的眨眼间便已将这事儿上升到道德和政治高度,要是再和他扯下去,天知道这小子还得说出什么惊人之言來将军,

此时轻咳一声,只说道:“玉龙师侄之事,宗门内早已知道,亦已有了决断,念其虽有谋害之心,却并未形成事实,因此罚其到通天涯面壁思过三年,”他略一沉吟,又补充道:“不过宗门事先并不知悉有玉龙子谋害张天道一事,那张天道该是凡人吧,我仙云宗一切修士严禁无端对世俗凡人出手,此事倒是应该考虑在内……这样罢,老夫乃邢堂长老,可代宗主作主,将玉龙师侄的面壁时间延长三年,共计六年,此外,那张天道不是尚有残魂留存,宗门可提供极品养魂木一段、玄阶上品鬼修功法一套,以供其凝聚仙缘,如此安排,烈小友可有何异议,”

“啊,”烈盘瞪大了眼睛,他是真不知道这才短短两三天时间,玉龙老祖居然都已经被罚去面壁思过了,其实,去通天涯面壁思几年,对仙修來说压根就不算是什么真正的惩罚,许多修士闭关参悟道境或是积蓄突破灵元,那一闭关少说就是数月,多则数年甚至几十年的都有,就像烈盘在虚空孤道中悟道时,才只感觉一眨眼的功夫,实则已是三月时光已过,面壁六年,权当打了个盹,这只是宗门在此事上表现出來的一个态度而已,

“啊什么啊,”青照真人顿了顿,又接着说道:“宗门向來赏罚分明,玉龙子此次受罚本在情理之中,不过,你小子不见得也就全对了,”

今天除夕,祝大家新年快乐,羊羊得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